爱的风险

中央电视台《爱的奉献》赈灾晚会中有一段情景让我非常难忘,主持人董卿带上来三个北川中学的学生,他们是北川地震中的幸存者,主持人让这三个学生回忆当时的情景,三个学生声泪俱下,泣不成声,在哽咽中说出了很多坚强的话,其中一个女生说:“你们知道我都看到了什么?看到的都是手和脚。”台下的观众也都为之动容,泪流满面。之后,主持人朱军又带上来一个北大的学生,这名女生的父亲在地震中因为保护四名学生而遇难。然后,主持人让这个女生说话,这名女生说了很多令人感动的话。然后,一群人上来唱《让世界充满爱》。

如果这时候电视机旁坐着一位心理学家的话,我想他一定会愤怒的。至少我在看到这段煽情的情节后为中央电视台深深地感到失望,同时也在担心,这三个北川中学的孩子,还有那个大学生,他们的未来将会怎样?

煽情一向是中央电视台各类节目和晚会中必不可少的手段,如果在一个祥和的氛围中,加点煽情倒也无妨,并且这么多年我们都习惯了。但是在这么一个特殊时候,恰恰又让孩子从恶梦中走出的孩子变成了主角,这是对孩子的残忍和不负责,这无异是让他们在心灵中经受的另一次地震。我甚至还会想到,在这台晚会播出之前,这几个孩子在编导的诱导下,告诉他们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要表现出一种坚强、信心,我想,如果换一个成年人,可能都无法承受,更何况三个孩子。

为什么要牺牲这三个学生的心灵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去煽情呢?在常人看来,这没什么,它可以唤起更多人的爱心,做出爱的奉献,支援灾区。但是这三个孩子的心理是否承受得了,对他们未来的成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却被彻底忽视了。

1976年唐山地震,赶上文革,那时候中国没有心理学教学与研究,那些当时震后余生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成长的,后来研究心理学的人并没有作过调查和研究。如果后来能有一些调查和跟踪研究的话,会对这次汶川大地震青少年心理治疗提供很多宝贵经验,甚至不会出现募捐晚会上折磨孩子的一幕。

美国传媒学者尼尔·波兹曼写过一本书《童年的消逝》,他的主要观点是,在传媒极度发达的年代,人的童年特正变得越来越模糊,这对人的一生有着重大影响。如果说唐山地震没有出现晚会折磨孩子的一幕是一种不幸之中的万幸的话,那么这次汶川地震出现拿孩子说事的做法对这三个孩子的心灵侵害就是雪上加霜,因为他们赶上了一个传媒发达的年代。

成年人有时候喜欢用自己思维习惯对待孩子,如果一台晚会想达到煽情效果,成年人可以尽情煽情,赚取公众的眼泪,倒无可厚非,比如朱军就经常在他的节目中泪眼婆娑地问嘉宾:“您怎么去看您四十多年的艺术人生呢?”我想这时候没有人会反对朱军这样做,因为这是成年人之间的问答,但对那些受到惊吓甚至连自己父母生死都还未知的孩子来说,无疑是残忍的。这台晚会从一个侧面暴露出媒体对青少年心理学了解的太少太无知。大人替孩子思维的习惯有时候让孩子在成长中失去了应有的保护,对他们正在形成的性格和人格都会造成扭曲。

这次地震我看到了很多人在呼吁保护孩子,关注孩子,并且非常重视对震后孩子的心理治疗,这无疑是进步的,但让几个孩子在如此沉重的场合下曝光,是非常不妥的。我不知道这三个学生当中有没有未成年人,如果有,在他们父母尚下落不明的情况下,让这几个孩子做这样的事情也不符合法律程序。我希望以后在电视上不再看到这样的场面,虽然很感人,但是太残酷。当央视做出爱的奉献时,没有想到会有爱的风险。

2006年5月,我去海南三亚参加一个活动,音乐家林海给俄罗斯别斯兰市在车臣恐怖事件中遭到绑架的部分孩子进行音乐治疗,音乐治疗只是这些儿童心理治疗的一部分。在现场,我看到这些当时被恐怖分子围困在体育馆里的孩子,他们最小的只有几岁,最大的有十六七岁,从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已看不出当时的恐惧,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甚至嬉闹,跟我们见到的任何一个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没任何区别,那为什么还要大老远来到中国?其实孩子的心理治疗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如果干预不及时,很快会形成心理定势,影响到日后的成长,甚至言行举止心理判断都会出现问题。选择三亚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跟俄罗斯不同,它更开阔,更容易让人心情舒畅一些。事实上,这次三亚的心理治疗活动距车臣恐怖绑架事件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他们并没有停止对学生的心理治疗,这是一种负责的态度。

在这次汶川地震中遭到恐惧创伤的孩子远远要比别斯兰绑架事件中的孩子要多得多,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该怎样去保护,进行怎样的心理治疗,让他们一步步走出阴影,形成健康的人格,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的心理重建课题,而不是让他们频频在媒体曝光,这对他们心理恢复没有任何好处。

———————————-
顺便说一句,很多在网络上的暴民都需要心理干预,这也充分暴露出中国的心理学应用很落后。

197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reek
creek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8:17:13

将自己的悲痛示人,带有表演的性质,是对爱的亵渎。这些孩子在别人的劝导下,为了给家乡募捐,宁肯牺牲自己。真正奉献爱心的正是这些孩子。也可能这种奉献也能使他们坚强,使他们很小就明白要面临的残酷。

CCTV是靠着出卖别人的悲痛赚取广告费的,应受到社会的鄙视。

我想当流氓
我想当流氓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9:19:27

岂止是小孩子,看看这个老太太吧,都折腾成啥样了!!
http://news.sina.com.cn/s/2008-05-27/015215623008.shtml

我要喝水
我要喝水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0:32:53

三个孩子大哭那段,我不觉的感动,只觉的很不舒服,电视节目,不是这样做的。。。

我哭的最多的片断,基本都是总理去看望灾民的时候,还有那个手机宝宝。。。简单的几句安慰、鼓励的话,在这种时候给人心灵的冲击很大,这,是那种刻意的节目做不到的。

定見
Reply to  我要喝水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1:13:40

贊同、支持。
當時,覺得異樣,哪不對勁。
到這明白了,主持人提問已超出人性的界限。

定見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1:08:29

當時,就覺得異樣,哪不對勁。
到這明白了,主持人的提問,已超出人性的界限。

zzH
zzH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1:24:32

对生命的尊重与心灵的呵护更重要!
他们太无知!或者自私!我不相信他们不会不懂这些!
但他们全然不管,只管自己无知的很自以为是的煽情。
========
zan

渔夫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3:01:02

那一期的cctv我也看了,除了压抑之外,感觉作秀的成分比较多。确实残忍了一些。

克兰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5:33:12

这样缺乏心理常识、只顾宣传轰动效应而人性缺失的记者、主持人多得是!为了煽情不惜接连往心痛伤口上撒盐!为博得一时感动而残酷摧残英雄。这就是我们的媒体工作者的职业道德?

周瑜
周瑜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5:42:54

引用《童年的消逝》太牵强了。根本是两码事。

自由裸体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6:38:45

CCTV我现在就看新闻联播钱10分钟的领导人活动
其它节目我都不看
如果想成为一个健康思想的人
强烈建议不要收看CCTV
太无耻,太白痴了
文明都发展到现在了
国家都进步到现在了
媒体的传播宣传手段还这么WENGE的

自由裸体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6:39:25

三个代表
你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
那晚会我是没看的
强烈赞同你,鄙视CCTV

自由裸体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6:43:20

这些年意识 形 态领域的突破太缓慢了
有些甚至开历史倒车
媒体的春天何时到来

KK
KK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7:49:31

相当同意…这帮子搞不清楚的人

痛就痛在反复
痛就痛在反复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18:51:27

不须为别人的悲惨而感动,基于受了一定教育的情况下,尽自己能尽的力去帮助别人完了。义演、报光感人事件那都是表白自己是有感情的。

愚乐
愚乐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21:39:50

不是心理学家的专业问题,是起码的人性问题,在现有体制下,起码的人性都没了。

凝重
凝重
Reply to  愚乐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12:21:12

非常同意,就是人性缺失的问题.

Aldebaran
Aldebaran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21:45:04

这贴我顶!!!

笨死自己算了
笨死自己算了
2008年05月27日 2008-05-27 23:46:50

缺少的哪得只是心理常识,还有防灾常识,建筑常识,急救常识……

我们对我们自己的生命缺少太多的基本关注了,虽然我们有的是勇气和爱心

bigbogboy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1:50:51

突然想再来谈谈CCTV

有人骂CCTV 骂完接着看
有人说只看他几个台 其他的台他不看
有人说这个这个频道有几个节目还是不错的
有人说你能不能替别人工作人员想想 其实人家也不容易
还有人说他看CCTV的新闻联播 但是只看前面几分钟 以免被洗脑

我只想说
当我有时候怀旧的时候
我就会等到北京时间19:30左右听听新闻联播后面天气预报节目的
那个背景音乐
这就是

和谐之声

mickey
mickey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3:01:42

我将用我有生之年所有的时间用于诅咒那些策划如此戕害孩子心灵的编导…

凝重
凝重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12:16:49

同意!

现在是老百姓忧国忧民,殚精竭虑的百分比多过公务人员.

从这次采访看,感受到我们的很多媒体工作者都风花雪月,形式主义惯了.

他们的头条任务和职责是好大喜功.

凝重
凝重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12:20:00

在表现上努力不落人后.

而不懂得什么是’根本’.

不想进化成猩猩
不想进化成猩猩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14:42:21

我就是看到那一段回去睡觉的
前几分钟才看凤凰台的名人面对面
三个小孩还是好好的
不明白为什么到了中央台的晚会
就说了那样的话
极像是写好了的台词

过客
过客
Member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14:43:17

看地震报道,有个给很多小孩喂奶的女警察令人敬佩,体现出了伟大的母性和人性的光辉,跟她是不是警察和是不是共产党员没有什么关系。

闲张
闲张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23:33:34

最近电视又演美国片好像叫《父辈的荣誉》几个硫磺岛战役竖起美国旗的军人,被请回国做宣传,最后被痛苦折磨而死。

beaured
beaured
2008年05月28日 2008-05-28 23:34:58

对“汶川5-12大地震”孤儿救助的人类学思考

索玛(彝族人网)
2008-5-19

距“汶川5.12大地震”爆发已有一个星期,随着死难者人数的攀升,国内外也转入到对灾害遗孤的关注上来。无论是民政部门的热线还是互联网,已经涌现出大量的单位、团体和个人表示出对孤儿收养极大的热情。像捐款的数额一样,一些大的企业财团还出现了在集体收养孤儿人数上的攀比。
虽然等待民政部门对于地震灾区孤儿的认定还有些时日,但部门地区已经开始了有关收养、助养等的前期工作,如四川省开通了收养地震孤儿咨询专线;北京市在5月17日开通96156热线,供市民个人登记报名收养地震灾区孤儿等。从全国各地跃跃欲试的声音来看,孤儿们终将被带离家乡似乎已成了不争的事实。那么,灾区的孩子们将有权选择自己的归宿吗?

一、现状——站在前台的孩子
我们不妨先看看媒体中地震孤儿们的形象:主持人往往这样介绍,“他(她)是大地震中的孤儿,父母双双遇难。地震毁了他的家,但是他(她)很坚强,很少哭。……”然后镜头特写舞台上孩子们哭泣的脸,以及在场大人们的唏嘘。在给孩子们设计的节目中,孩子们一边哭着,一边唱着思念妈妈的歌。带给观众们的巨大震撼继而转化为对孤儿乃至整个灾区的同情和更加踊跃捐款。
就宣传策略来讲,似乎只有展现出孩子们最悲惨的一面,才会获得更多外来的援助。这时候的孤儿形象无疑像社会学家戈夫曼在拟剧理论中的阐释:“在扮演某一角色的过程中,个体必须努力使他在情境中传达出来的印象与实际赋予他的同角色相称的个人素质相一致……”文学作品和舞台展演的那种无助、凄惨的“孤儿”形象早已成为大众心目中的刻板印象。于是,我们不断地看到,越来越多的汶川孤儿在地震后,被放置在前台。他们不必讲更多的语言,只要站在那里,就足以满足大众同情心的需要。
让人担忧的是,这些来源于外界的过度关注,最终将共同完成对“孤儿”角色的建构。按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提出的实践理论,在对大地震实施救助的“场域”中,失去亲人们的孩子们被建构成“孤儿”的社会角色,这种社会角色在不断地前台表演中被强化。随着孩子们面临的各种形式的救助,他们也就逐渐地被灌输进一整套与“孤儿”有关的性情倾向,以适应各种不同的救助模式对他们的角色期待。这种性情倾向较为持久,并很有可能内化为孩子们的“惯习”,让他们从此成为本文化中的另类。
在被建构的过程中,孩子们是无声的。他们有选择的权利吗?谁将决定他们的去向?民众们震耳欲聋的热情早已淹没了孤儿们弱小的声音,他们似乎被罩在一张大的“救助之网”里,朦胧地看不到他们的未来。

二、回顾——唐山大地震的启示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共留下了4204名孤儿。国家先后在邢台市和石家庄市建立了两所育红学校,陆续接收了1000多名孤儿。后来,唐山市也在企事业单位、街道和乡镇办起71所育红院,收养了300多名孤儿。此外,还有相当多的孤儿由亲属们领养。
(据《新京报》)在所有人群中,地震对孤儿的影响最大,虽然没有受到身体的伤害,但他们的内心却被永远地改变了。学者王子平等人所做的一项研究中,1000多名孤儿中,早恋孤儿占42.1%,而早婚者占已婚孤儿中的24.4%。在1995~1996年,开滦精神卫生中心神经症病区主任于振剑和十几个伙伴开始了以“唐山地震对人类身心健康远期影响”为主题的系列研究。在包括地震孤儿在内的近2000人的抽样调查中发现,“失去父母后的自卑、封闭自我、缺乏社交,也降低了他们的社会自信心。……因为成长环境的不同,他们在恋爱和婚姻中有自卑情绪,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胆小怕事,女性则显得很柔弱。”另一项名为“唐山地震孤儿21年后的心理健康状况”的学术研究显示,孤儿之间性别、年龄等的差异会影响他们未来对于工作、家庭、经济、社会和环境等的应激性,而决定其生活质量的仍是孤儿心理状况的“正常化”。
可见,大地震给孤儿们带来最大的创伤主要体现在心理层面,而孤儿彼此之间的个体差异,也将影响他们未来的生活。在孤儿救助问题上的,及时、恰当的决策,对减少孤儿心理问题、增强应激能力、促进心理健康水平将具有重要作用。

三、隐喻——没有差别的个体
已见的团体和个人,纷纷表示要通过收养、助养的方式,满足孤儿们从生活到教育的不同需要。但是有一点,至今无人提及,那就是如何针对孤儿们的个体差异,提供相应的救助。
处于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有不同的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多数低龄孤儿对地震缺乏较为清晰的记忆和理解,他们更多地需要来自家庭的温暖和父母之爱;步入青少年阶段的孤儿,已经处于人生观形成的初级阶段,他们的需要较之低龄孤儿更为复杂和全面。性别造成的孤儿之间的差异,也将随孤儿年龄的变化而呈多样化。另外,还有一种差异性不容忽视,那就是孤儿们有对源自既有社区中的“文化”的需要,这是基于人类心理层面上的对自我的认同。
我们不要忘记,随着地震坍塌的不止是水泥钢筋的建筑,还有当地人世代沿袭下来的文化与社会生活。我们更不要忘记,在大地震的重灾区,还存在着一种叫作“羌”的文化。
美国人类学家克利福德•吉尔兹提出了“地方性知识”的概念。在羌文化中,作为羌族“地方性知识”的习惯法,对于孤儿的抚养有专门的说法:“家族为死者遗孤幼儿指定监管人,履行抚养管教之职,代为保管死者遗产,待孤儿长大后归还本业。”其虽缺少大而化之的规定性,但却在羌文化中具有一定局域的普遍性。这要求我们在救助中,应该尊重当地人的“地方性知识”,而不是妄自作为孤儿们的代言人。
毋庸置疑,人们的关爱是出自善的本性。然而,这种关爱应该是由内而外的,即站在孩子们的立场上。如今,在来自国内外的众多呼声中,孩子们的需要往往建立在大人们想像的基础之上。这些原来属于本社区的孩子,正被慢慢从既有的文化中被剥离出来,裸露在众人的视线中。如果没有正确的决策,灾区的孩子们将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成为可以被各种势力任意安置的棋子。

四、未来——家庭还是福利院?
目前国内对于孤儿救助已有的研究和实践多是由社会工作者们进行,围绕“家庭寄养”和“集中供养”这两种模式展开。
在家庭寄养中,被收养的孩子们固然可以得到较为细致的关爱,是较为理想的救助模式。但是,由于缺乏相关知识和条件,很难为孤儿找到合格的后备爸爸妈妈,亲戚们即使愿意收养这些孤儿,其关爱和教育也是良莠不齐;另外,家庭寄养模式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地方政府的支持,而很多地区限于经济原因目前暂不可能进行推广;第三,该模式对“家长”的素质和家庭氛围的要求很高,而这方面建设和专项培训尚需时日;第四,国家政策支持,特别是儿童教育和娱乐体系尚有待完善。
存在于大型福利院中的集体供养,虽然较为方便集中管理和减少歧视,但是儿童得不到照顾者的细致关爱、缺乏照顾者的个别关注,有些甚至会遭受虐待和忽视;其次,孩子们在集中管理机构中要接受行政管理和千篇一律的作息时间,以满足秩序、效益和顺从的需要;第三,这种集中供养模式很少考虑到孤儿们自身文化和心理问题,在集中管理机构中度过童年的孩子,在脱离集体供养之后,很难与主流社会融合。
时至今日,已有的孤儿救助实践、许多有关孤儿救助的法律法规、政策、救助模式等,虽然考虑到对儿童权利的保护,但往往认为他们是没有区别、雷同的一个群体。规划建议常常没有考虑到由于文化、地域、经济、年龄等等所引起的关键性差异,忽视了由此导致的孤儿的认知力、感情和社会心理方面所特有的差异。许多研究成果依旧在政策、经济等问题上绕圈子,并未提出具有建设性的具体救助模式;群起的救助之声,虽然口号喊得很响,但是在可参考和可操作性上则显得苍白无力。
因此,针对汶川地震灾区的特殊历史文化背景,应探索一种更适应当地的孤儿救助模式。这需要来自政府、学界以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五、期待——救助中的人文关怀
(据人民网5月16日)民政部表示,在灾区的生产和生活秩序逐步恢复正常后,地震灾区孤儿的收养工作将依法开展,使符合法定条件的收养申请人可以依法收养灾区孤儿。(据中国新闻网5月17日)四川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处长叶路说,“收养地震孤儿要依法进行,也就是在抗震救灾各项工作结束之后,民政部门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展开孤儿送养工作。”
这是一个让人期待的过程。在最终的认定数据出来以前,我们还来得及为地震留下的大量孤儿的救助模式进行论证。站在人类学者的立场,我建议在汶川地震的孤儿救助过程中,充分尊重当地的民俗和社区人民的自主选择,并发挥传统文化对于突发社会问题的协调机制,协助当地人做出更适合灾区遗孤救助的抉择;其次,在灾情严重的地区,尽量在靠近其生存地、并有着类似文化特质的社区,为孤儿找到合适的收养家庭,并由政府部门或其它爱心机构等为收养家庭提供相应的经济保障;最后,对于那些无法找到合适供养家庭的孩子,可集中成立关爱机构,在集中供养的过程中,根据孩子们的个体差异,为他们联系来自原社区或临近社区的“后备父母”,并开设与本民族、本地区文化相关的课程。
某网友的博客有这样一句话,“我们不要施舍与作秀的捐赠!”“谁将受益?”这是一个尖锐的问题。对孤儿们的关爱是为了他们更好的成长,还是为了满足大众泛滥的爱心?人民自发的热情和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应该予以肯定和发扬,但是在汶川地震孤儿的救助中,不当的安置措施势必会造成冒进。
希望国家下一步的救助计划能够慎重地从灾区的长远利益出发,能够兼顾孤儿们的差异性,能够尊重当地的“地方性知识”,能够考虑到灾区文化传承的需要,能够更大地保障孩子们的权利,体现出人文关怀。同时,请热心的人们保持冷静,要知道,你们的过分关注可能会带来对这些身处痛苦之中的孩子们的负面影响。

愿那些在“汶川5.12大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孩子们,能在及时和恰当的救助中获益,以告慰他们父母的亡灵。

彝族人网索玛
2008年5月18日

slxj
slxj
2008年05月30日 2008-05-30 9:03:36

当我听到其中一个孩子说:“你们知道我一回头看到的是什么吗?教学楼倒了,手脚乱飞”时(记不清是不是原话了,只是根据自己的记忆整理),那一瞬间我没有任何同情的感觉,而是一种恐怖。 我相信,这样的恐惧感会在那个孩子心理一直深埋,希望这个孩子能够早些从深深的恐惧中走出来,能够平安健康的生活。

69
69
2008年05月30日 2008-05-30 16:24:23

三表,你太心细了,中国人需要心理治疗吗?如果需要,全世界的心理医生都不够用。

南窗笔谈
2008年06月01日 2008-06-01 9:47:39

这个情煽得实在不妙。

蜘蛛女
蜘蛛女
2008年06月03日 2008-06-03 23:13:20

我同意,我非常不赞同采访孩子,还把他们从北川带到北京来采访,我相信心理工作者都很痛心,我就是一个学心理学的学生。

胡子
2008年06月06日 2008-06-06 22:08:48

这帮人我都不稀罕说。歌功颂德

猩猩小三
猩猩小三
2008年06月07日 2008-06-07 16:43:43

在成都,不单是在地震中的人当收到心理方面正确的引导,在地震以外的人也是。
网络上与真实世界一样,人总是需要被医治的。

197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