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与S&M

在现在大家还抗震救灾,写这样扯淡的文字,会遭到“道德勒索者”辱骂的。但我喜欢冒这个风险,总是沉浸在某一种状态中会出现短期抑郁症,所以我换个频道。

这篇文字很早就想写了,动因是我经常看连岳老师的“Q&A”,倒不是在这一问一答中我能得到什么心灵启发,而是我很佩服连老师的耐性和毅力,其实每次回答一些人生活情感问题,自己内心都要承受一次历练。我肯定没这个耐性,也没有辅导年轻人的能力,所以看到连岳老师多年来一直这样耐心细致答疑解惑,我不得不佩服。

我的邮箱里也经常收到一些人各种怀疑人生的问题,信都写得很真挚,把我当作一个值得信赖的大哥或大叔,把心里话都倒出来,希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很遗憾,对这些来信,我基本上都没有回复,所以请那些感到杳无音信的人原谅,实在抱歉,我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

我除了没有这样的耐心之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这些问题往往都是我经历过或者看明白的,回答还是轻而易举的,但我认为,我的回答毫无意义,为什么呢?我一直说,一个人吃到第六个馒头才会感觉饱,我吃了六个,你吃了两个或者刚刚吃,然后就求证饱的滋味,我只能说,您再吃几个吧,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答案。另一个理由是,每个人对人生的理解不一样,适合我的不见得适合你。

比如有很多同学来信问我:我大学刚毕业,工作不久,感觉很迷茫,各方面都不顺利,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老六听到这个问题后,会皱着眉伸出兰花指:“讨厌,年轻人,闭上你的乌拉嘴,你问的根本不叫问题。”的确,这真是个破问题,跟CCTV-5的记者提问有一拼。人走向社会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你看看人家怎么过的,周围都是答案。还有人写信问我:我发现我女朋友跟别的男人上床了,我很痛苦,怎么办?涉及到两性情感问题尤其多,这是整个社会的灾难啊。我最怕回答这个问题,要是我女朋友跟别的男人上床我估计一点办法都没有,得去问连岳老师,还怎么指点你?如果我说“那你就把她从楼上扔下去”大概也太不负责了,而且又该有人进行人肉搜索了。到时候一调查,说是王小峰出的主意,估计我也算共同犯罪中的从犯。你判死缓,我判1年。哈哈,太不划算了。

我这个人出不来什么好主意,都是馊主意,时间长了,我心理崩溃,你人生偏移,误入歧途,典型的双输。

后来我就研究在媒体上很流行的“Q&A”,一般时尚、休闲类杂志都喜欢开设这个栏目,甚至有很多人写这个写出了名,台湾就有一批这样的作家,靠答疑解惑出名。国内做得比较好的有连岳、洪晃老师,涉及到情感问题,你们可以问这两位老师,涉及到人生理想和该阅读什么书问题,可以问余秋雨或者于丹红老师。

为什么会有“Q&A”?做媒体的人都知道,这个栏目没什么门槛,操作起来容易,很容易吸引读者,只要你找到一个人生指导老师负责这个栏目,就算成功了。另外,每个人每天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困惑中总想抓救命稻草一样以短平快的方式知道答案,于是供需关系就这样形成了。而另一个被人们忽略的是,Q&A一旦变成媒体的标签,就变成游戏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是——你的人生答案难道仅仅在一个专栏作家的几句话里面?我操,要那样也太危险了,那你的人生简直是“豆腐渣人生”。

我没有反对“Q&A”之意,相反,我很喜欢看,当相声看,还很佩服Answer者的智慧能耐心。我猜想,有时候指点别人的人生会有一种快感,像牧师一样。以前杂志上没有这种“心灵白菜汤”之类的问答栏目。我最早看到的类似文章是80年代初期在某个《××青年》上,吴阶平老师写的一组性知识问答,编者按说“根据很多年轻人提出的问题整理而成”,在我青春期都快过去的时候,才第一次接触性知识。后来广州有一本杂志比较大胆(该杂志叫什么我忘了,类似《家庭与生活》,询问小强老师未果),里面专门开设一个栏目,回答来自全国各地读者提出的性问题。那时候我高中快毕业了,每次买这本杂志就是为了看那一点问答,可惜每期只回答两三个问题。再后来,当我不再需要了解性知识的时候,媒体就遍地开花,开设Q&A,乱搞男女关系了。

早期的Q&A还有点正经,后来变得更游戏化之后,其实它显示的是回答者的智慧、刻薄、精辟,每次我看到Q&A,都觉得是一个貌似经历丰富的人在修理一个白痴。在这种智商不平等的文字游戏,显得非常有趣,体现出回答者的优越感。提问者其实并不想得到最佳答案,而是希望得到一种善意的建议,他也未必会按照答案规划人生(傻子才会言听计从),仅仅是看到有人回答问题后感到一丝满足而已。但对于回答者来说,如果你真的很认真回答,那就相当失败,你必须用最尖刻恶毒并且散发着人生智慧火花的文字来对付这些迷路者,这种问答的真正意义是问答者之外的人——众多读者的反应。万峰老师之所以走红,不是他挽救了多少走近伊甸园里的迷失者,而是他像一个厨师一样用锋利的菜刀削去莴笋的皮过程中给众多听众带来的快感,他是一个八级修理工,砍瓜切菜中树立了他人格魅力,这也是Q&A的魅力。当然,更多人像连岳和洪晃老师一样,用一种涵养把一种含氧的成分传达给提问者,柔里带钢,绵里藏针。一个好的A,应该是个出色的修理工。Q&A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逗你玩。

现代人活的都挺累的,这跟在农村生活的人不同,农民面对的都是现实问题,他们提问的都是“化肥是不是涨价了”“我家的蔬菜该用什么样的农药才不至于把城里人毒死”之类的问题。都市人活得比较矫情,心灵都比较脆弱,需要按摩、抚慰、关爱、呵护,活得都跟小鸡崽一样,稍有不慎就会出乱子。说白了,都市人就需要蹂躏,Q&A就是一种变相的蹂躏,它更像S&M,有人喜欢M,就会出现喜欢S的人,不管是大S还是小S,只要你S了,他就满足了。肉体上的S&M与心灵上的S&M殊途同归,都是游戏的一种。Q&A是一种温柔的粗暴或是粗暴的温柔。

其实我更喜欢科普或人文类的Q&A,因为可以从中获得知识,比如我以前看过《这种问题你也敢问》《男人为什么长乳头》。

昨天,老颓贱兮兮地跟我说:“我媳妇要出一本书,你写句推荐语。”老颓的媳妇叫水晶珠链,这几年一直在《女友》杂志上负责Q&A栏目,专门修理80后后和90后的小姑娘,他们家的链儿最近把修理心得集结成册,叫《天使爱混蛋》,我看了这些振聋发“溃”的问题,不由得佩服起老颓这个80后的媳妇,这么年轻就敢解答人生,现在的孩子都早熟。换我的话我先崩溃。

157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uyouerguo
huyouerguo
2008年06月02日 2008-06-02 16:22:49

男人为什么长鸡鸡?

秋天当门
秋天当门
2008年06月02日 2008-06-02 19:53:25

三表哥就是强,这文章一些,下面果然有那么多人提问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说的那本产自广州的杂志应该是《人之初》,当时我在一个哥们家第一次看到的一篇就是关于如何刺激乳头挑逗性欲的,真是一个不错的启蒙啊,以至于多年后……不说了。。。。

天使爱混蛋
天使爱混蛋
2008年06月02日 2008-06-02 21:29:27

哈,缩写下,,,,,,,,,,,,,,,

吃了番薯不要给我进电梯
吃了番薯不要给我进电梯
2008年06月06日 2008-06-06 16:58:30

貌似有个名人说过:人生没有正确答案。
也就是说,人生满是错误的答案啊。

胡子
2008年06月06日 2008-06-06 21:25:26

王小峰喜欢王小波于是借其前二子加上万峰老师后一字。

小小爱吃鱼
小小爱吃鱼
2008年06月07日 2008-06-07 22:13:45

喜欢这一段:……其实它显示的是回答者的智慧、刻薄、精辟,每次我看到Q&A,都觉得是一个貌似经历丰富的人在修理一个白痴。在这种智商不平等的文字游戏,显得非常有趣,体现出回答者的优越感。提问者其实并不想得到最佳答案,而是希望得到一种善意的建议……
还有这一段:……都市人活得比较矫情,心灵都比较脆弱,需要按摩、抚慰、关爱、呵护,活得都跟小鸡崽一样,稍有不慎就会出乱子。说白了,都市人就需要蹂躏,Q&A就是一种变相的蹂躏,它更像S&M……

trackback
2008年06月11日 2008-06-11 13:34:53

[…] “带三个表 ”的“六个馒头” Lanwang Add comments cT=”0″;nc=”#444444″;nBgc=”#FFF7DE”;nBorder=”#F5E5A9″; tc=”#649B00″;tBgc=”#FFF4D0″;tBorder=”#F5E5A9″; tDigg=”%E6%8E%A8%E8%8D%90″;tDugg=”%E5%B7%B2%E8%8D%90″; defaultItemUrl=”http://cunfu.info/2008/05/30/dai-san-ge-biao-de-liu-ge-man-tou/”;defaultFeedUrl =”http://www.cunfu.info/feed/”; 关于馒头,自己能想起的当然首先是小时候想吃却吃不到,后来有震惊中国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再就是“不许联想”在Q&A与S&M一文中所说的馒头有些意思: 我一直说,一个人吃到第六个馒头才会感觉饱,我吃了六个,你吃了两个或者刚刚吃,然后就求证饱的滋味,我只能说,您再吃几个吧,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答案。另一个理由是,每个人对人生的理解不一样,适合我的不见得适合你。 […]

trackback
2008年08月11日 2008-08-11 19:14:07

[…] 3.Q&A有时候读blog时,会看到几个相关主题的文章,这种感觉非常好。比如我在牛博上读了编辑的推荐帖,无意发现了连岳的两个Q&A,回答了两个比较人性的问题,我感觉很好,就收录,没想到第二天,就看到三表在他的blog上对Q&A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且言之成理,让我信服,此时我就感觉我的理解能力提高了不少,从问题延伸到到对QA这个专栏的思考。两个Q&A: A片问答 SY问答 三表的文章: Q&A与S&M […]

trackback
2008年08月17日 2008-08-17 8:44:39

[…] 今日语文:“带三个表 ”的“六个馒头” 30th 05月 2008, 02:12 pm cT=”0″;nc=”#444444″;nBgc=”#FFF7DE”;nBorder=”#F5E5A9″; tc=”#649B00″;tBgc=”#FFF4D0″;tBorder=”#F5E5A9″; tDigg=”%E6%8E%A8%E8%8D%90″;tDugg=”%E5%B7%B2%E8%8D%90″; defaultItemUrl=”http://cunfu.info/2008/05/30/jinriyuwen6gemantou/”;defaultFeedUrl =”http://www.cunfu.info/feed/”; 关于馒头,自己能想起的当然首先是小时候想吃却吃不到,后来有震惊中国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再就是“不许联想”在Q&A与S&M一文中所说的馒头有些意思: 我一直说,一个人吃到第六个馒头才会感觉饱,我吃了六个,你吃了两个或者刚刚吃,然后就求证饱的滋味,我只能说,您再吃几个吧,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答案。另一个理由是,每个人对人生的理解不一样,适合我的不见得适合你。 […]

trackback
2008年11月27日 2008-11-27 23:25:31

[…] 来源:不许联想 我的邮箱里也经常收到一些人各种怀疑人生的问题,信都写得很真挚,把我当作一个值得信赖的大哥或大叔,把心里话都倒出来,希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很遗憾,对这些来信,我基本上都没有回复,所以请那些感到杳无音信的人原谅,实在抱歉,我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 […]

trackback
2009年05月18日 2009-05-18 1:45:28

[…] Q&A与S&M […]

157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