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记

我一直是很喜欢养花的,这个兴趣要追溯到我很小的时候在农村生活的经历。我家住在山根底下,院子里有两个大菜园子,东边一个,西边一个,里面种的是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家里一年的蔬菜来源都在两个菜园子里面。除了能种蔬菜水果,在杖子边上往往能长出些花花草草,比如牵牛花,它爬满了整个杖子,天亮太阳没出来的时候,杖子上开满了红色、紫色、粉色和白色的小喇叭,好看极了,太阳一出,它们就谢了,第二天还是这样。我出来进去看着它们,多了一些欢喜。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小时候没什么游戏,乐趣也不多。我的乐趣慢慢就集中在这些花草上了。

春天一来,我就四处观察,什么草先发芽,什么花先开,一年四季,可以随时观察,几年后,对周边花草的变化就有了印象,所以,春天一到,我先留意最先发芽的草,最先开花的花,如果它晚了几日,我可能还会着急,天天去看。山上的野花也很多,第一次看见蒲公英开花,我非常兴奋,便把它挖回家,种在杖子底下,几天后,当我再到山上,天啊,嫩绿的草地上,到处都是蒲公英花,白色的,黄色的,铺在地上,往家里挖是挖不过来了,就让它长在山坡上吧,没事我就坐在山坡上,看着面前的蒲公英,像在看一幅画。

看来,只有把那些稀少的花草挖回家,才有意义。于是我看中了芍药,芍药花开的时候只有一朵,花瓣很大,白色的花朵在绿树掩映之间特别明显,远远望去,像发现了珍宝,跑过去,把它挖出来,种在菜园子里面。然后每天看它生长,花慢慢地枯萎了,我也跟着有些伤感。有一次,我在山上见到一株粉色芍药花,这种颜色是少见的,我便挖回家,种在一棵杏树旁,为了和那些白色的芍药区分开,可是第二年,它再开花,却变成了白色。这个芍药变色事件,是困扰我童年的一大谜团之一,至今还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山上还有一种叫细辛的草药,它也是很稀少的植物,为什么呢?因为在村里供销社收购的中草药里面,只有细辛最贵,一斤两块八,两块八对我来说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现在口袋里有一百块钱,有了这两块八,我就可以把全套的《动脑筋爷爷》买回家,还可以买8本《三国演义》连环画,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我几乎翻遍了附近山上的角角落落,细辛一般只长一个叶子,桃形的叶子,很大,直径大约10公分,如果看顺眼了,很容易在杂乱的草丛中发现它,但是它太少了,翻过几座山,可能只发现一两棵。而且,它的根一点不压份量,都是细长的须子,洗干净晒干后,一两细辛大约要八九个,一斤就意味着八九十个,上哪找这么多细辛呢。

但最终我也没有挖到一斤细辛。我只好作出一个愚蠢的决定,把我妈给我的两块钱学费偷偷买了《动脑筋爷爷》,后来我知道,这两块钱是我妈借的,也知道如果不交学费就没法上学了,妈妈知道,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

后来,我干脆把细辛挖回来种到樱桃树下,这东西喜阴,所以,樱桃树下种了不少细辛,我希望它能像草莓一样串根,很遗憾,它不会像草莓一样呈几何数增长,人工栽培细辛的愿望泡了汤。但是,我还是花了不少时间,挖了几斤的桔梗,卖了钱,交上了学费。虽然桔梗只有六毛钱一斤,但是它遍地都是。

桔梗开花的时候,紫色的花很显眼,它通常只有一朵花,没有开花的时候,它的花蕾像一个气泡,用手一捏,“啪”的一声响,所以我们都叫它“炮仗花”,闲着没事,抓一只蚂蚁,把它放进花里面,把花瓣包好,几秒钟后,打开,放出蚂蚁,会发现,紫色的花变成了红色。小时候不知道这个奇妙的变化原因,上中学后知道,这不过是个简单的化学作用,但在当时,也算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了。

后来,菜园子的周边被我种上了很多花草,姥姥总说,你一个小子,没事种什么花。有时候,姥爷拾掇菜园子的时候,会把我精心养育的花草一铲子给铲掉,常常害得我伤心不已。在我眼里,那也是条命啊。后来,我去别人家玩的时候,看到人家园子里有些花草,就跟人要花籽,回到家里用纸包起来,放在头顶上的一个小篮子里,第二年春天,拿出来,种到地里,四周用小木棍插上,提醒别人不要踩踏,没事浇上几瓢水,天天盼着它发芽,发了芽又急于盼着它长大,长大了又急于盼着它开花,开花了却又担心它谢掉。老舍说:“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实,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这就是养花的乐趣。”我那时虽没有老舍的更深的生活体验,但养花带给我的快乐是很多东西替代不了的。

现在回想起来,养花是我小时候不多的乐趣之一。也许是生活的环境跟周围自然环境没什么区别,所以,周遭的点滴变化都会很细心去体验,从中能找出各式各样的乐趣。但是,随着我来到城里生活,这种和谐被打破了,自然环境对我来说变成了奢望。2002年,我跟几个朋友去北京西边的黄草梁爬山,1700米左右的山,在爬山时,我惊奇地发现,这里的植被跟我老家的一模一样,要知道,我到过的北京周边,植被都是很华北,不仅跟土壤结构有关,也跟地理环境气候有关。爬到山顶,我仔细观察这一草一木,简直就是在老家的山上,甚至那些花草散发出的味道,都是那么熟悉,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生活的情景。我当时激动的眼圈湿润了,我仿佛回到了家乡,站在家乡的土地上,一草一木竟能如此触动我。如果我小时候没有留意那些花草,后来也不会这样睹物思情。

进城后,住楼房,就没了养花条件了,即便在屋子里种上几盆花,也是常常觉得碍事,所以,养花的兴趣慢慢就没有了。最近一两年,我养花的兴趣又慢慢恢复了,自己的东西不多,能腾出一些空间,养些花草,倒也能给忙乱的生活添些乐趣。

大概是小时候习惯了绿色环境,所以,在城里养花,基本上喜欢养绿色植物,开不开花无所谓,有点绿色,哪怕仅仅是点缀,都能让人心里舒展许多。所以,我就常常往花市上跑,每次都不会空手回来,买回来的花放在阳台上或是屋子里,每天看它生长,好像就是有个人在陪伴着自己,你多看它两眼,它都能有感觉一样。慢慢地,就已经养了二十多盆花,这些花草,没什么珍稀名贵品种,一来生活环境不允许我养这样的花草,二来我没有在城里养花的经验,名贵的品种拿回来养,万一养不活,挺可惜的。

事实上,这两年我养死的花草跟我现在养的一样多,连仙人球这类植物都能让我养死,只能说没有经验。后来我慢慢总结,养花,的确是要学问的,它喜阴还是喜阳,喜湿还是喜干,都要慢慢去了解。之前不了解,存活率较低,现在了解了,存活率也就高了一些。

还有,花卉市场上那些长得葱葱绿绿的花草,一旦买回家,它就开始容颜衰败。因为家里没有这个环境,温度、湿度、空气、营养都不如暖棚里好,换了环境,这些花草也要适应,不适应就花容憔悴,最后枯萎。想想人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环境确实挺恶劣。要懂得养花的学问,才能延长它葱绿的青春。所以,养花跟养女人一样,领回家的时候花一般美丽,一段时间过去就容颜尽失,这个中原因,跟养花一样。卖画的时候,跟花主聊天,他们说,如果你买回去的花越活越好,那我们不就没饭吃了。这话又多少透着一些商品时代的味道。

没事的时候,我就坐在阳台上,花草围着我,我看着它们,观察它们的变化。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有个房子,阳台上全是花草,高低错落,走进去,你就被它们包围在中间,阳光透过它们的枝叶斑驳地洒在脸上、身上,然后中间摆上一个茶几,沏一壶茶,邀几个朋友,谈天说地,忘却外面的纷扰,这,大概就是现代城里人的《桃花源记》吧。

guest
6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tXh
StXh
Guest
2006年7月6日 15:51

好象应该写成“障”子?

正在读博
正在读博
Member
2006年7月7日 14:20

你怎么那么像我啊。

kiki
kiki
Guest
2006年7月8日 10:57

三表哥,去你家看花唠嗑,吃你家宝宝做的饭,多么幸福啊。祝你们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春泥
春泥
Guest
2006年7月10日 15:11

原来三表还喜欢养花。

养花需要耐心的。
我家阳台的花开得都不错,下次来广州,让晴朗带着你过来看。
当然要是你有时间和心情的话~~

EVE
EVE
Guest
2006年7月11日 04:00

有点绿色,哪怕仅仅是点缀,都能让人心里舒展许多。所以,我就常常往花市上跑,每次都不会空手回来,买回来的花放在阳台上或是屋子里,每天看它生长,好像就是有个人在陪伴着自己,你多看它两眼,它都能有感觉一样。

我从小就喜欢养花,源于幼年时外公家一阳台的各种花草。

梦幻夏夜
Guest
2006年10月30日 20:26

我现在在读5年级,我们刚刚学了一篇你写的的文章,我决得你写得非常好,有些句子很生动,我很喜欢你这篇文章,我还听老师说我们六年级还要学一篇你的文章.叫。我现在很期待看你的文章!!!!

梦幻夏夜
Guest
2006年10月30日 20:27

哈哈!!!!我现在很希望你看见我写得东西

zyni
zyni
Guest
2006年12月4日 21:16

从12月份倒着看过来,终于看到一篇平静的文章.晃晃悠悠的记忆,让我也想起了小时候爸爸养的君子兰.

nancy
nancy
Guest
2007年2月9日 19:42

在对花草的热爱上,童年的我几乎和你一模一样。我也挖过细辛和桔梗卖过钱,还有金银花和牯牛角,后者也是一种植物。
即使在今天,看见路上的一棵树,一朵花,总会顿足良久,观赏品味半天。

小乐
Guest
2008年3月1日 16:01

这篇文章写得真乖

60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