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书:千古奇案

今天终于拿到了陈景元先生的新书《秦俑真相——一个跨世纪的考古奇案》,翻看这本书,我心里多少也生出了一些欣慰,老人家七十多岁了,为了这本书,为了书中的观点,抗争了三十多年,我猜想,当他看到这本书,可能老泪纵横,也可能毫无感觉,他所付出的,不是这几百页的文字所能回报的。

关于陈先生,关于我是如何认识他,我在以前的博客里有所介绍,这里不再罗嗦,有兴趣的认可一点进去看看(《一个人的战争》《三访陈景元》),没兴趣的人可以看看别的。

我一直希望能帮助这位老人把他的著述出版,先后联系过国内七八家出版社,但终因题材敏感,最终没有出版,我也帮助他联系过不少媒体,希望通过媒体能发出他的声音,一个被考古界剥夺发表文字权利的人,他应该在今天有说话的机会。我想帮助他的目的也很简单,人家想说,你干吗不让人家说?最终,香港时代国际出版公司将这本书出版,有兴趣的同学并且恰好你有亲戚朋友在香港,可以买来看看。

这本书凝结了陈先生三十多年的心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推翻秦俑的定性。关于秦俑,从它出土的那天起,从新华社第一篇报道开始,就跟秦始皇老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本书就是从新华社的报道说起,书中用了65篇文章,全面系统地否定了秦俑属主是秦始皇的说法。这65个理由针对的都是这几十年围绕秦俑发掘出的各种文物的鉴定结果,陈先生通过大量的史料说明了一个问题,秦俑坑里发掘出的各种东西都跟秦始皇没任何关系。

我从来没有触及过考古这一块,对历史知识的了解也就是高中生的水平,一次采访让我认识了陈景元,也让我对这件事产生了兴趣,所以这几年一直关注此事,现在书出来了,这只是第一本,这本书主要是反驳那些考古学家的观点。不接触不知道,接触了之后才发现,其实学术界也挺腐败的。你说秦俑这么重大的发现,居然存在这么多的错误,而且那些专家还出过不少书。真奇怪。看陈先生一一驳斥那些专家的观点,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陈先生那些观点还都挺有依据的,至少把一直以来既定的东西推翻了。但秦俑毕竟是中国考古界的一个重大发现,用一本书就彻底否定先前的定论未必那么容易,因为考古结果已变得不重要,重要的是秦俑已经变成了陕西、临潼、考古学界的一个名利场,秦俑早就超越了学术范畴,从它浮出土面那天起就命中注定,它是个政治战利品,它不属于历史。如今,它又属于商品,一个产业链和某种势力的附庸,真正的秦俑从来就没有出土过。当陈景元先生呕心沥血,写出这本书,在强大的既得利益者面前,他的声音显得太弱了。

陈先生在否定秦俑属主是秦始皇的证据相对充分一些,甚至现在很多专家都在质疑秦俑的属主问题。可是,秦俑不是秦始皇老师的,那会是谁的呢?陈先生的观点是,它是秦宣太后的,也就是秦始皇的高祖母芈氏。芈老师的生平大家不太了解,她是中国最早垂帘听政的人,在位41年。慈禧老师才37年。陈先生列举的种种证据证明芈氏修的秦俑,在史料上尚显单薄,很多不是靠一手证据,而是通过推断。如果了解芈氏的人生经历,其实都可以拍个电影了,她的一生比慈禧、武则天精彩。

实际上,让我好奇的是,你说秦俑这么大的发现,这么浩大的工程,怎么史书上就没有记载呢?秦始皇老师活着干的那些破事,都被司马迁老师写进了《史记》,怎么唯独没提到秦俑这件事呢?所以说,历史留下的空白太多,可以让人去想像,去求证。考古专家在定性秦俑是秦始皇的方式是:因为是秦始皇的,所以后来所有挖出来的东西都跟秦老师有关系;陈景元先生的定性方式是:用史料和出土文物证明不是秦始皇的,然后用一些蛛丝马迹的史料和文物证明它是宣太后老师的。至少,后者更像是考古方式,前者更像是空想社会主义。

如果这本书在内地出版,大概影响会大一些,我能想象得出,考古界只要不回应陈景元,这个谜案就会一直谜下去,他们仍然会成为一群既得利益者。

陈景元先生的博客在此

108 thoughts on “每日一书:千古奇案”

  1. 只不过对这些几千年前的陶制品提出点不同看法,都要跑到香港出版。
    又一可怜的中国人。

    Reply
    • 那个高行建,不久前在香港中文大学作讲座…更加可怜,别说他的书在中国内地卖, 估计他的人想入境都难, 申请visa永远被拒…

      Reply
  2. 一场丰富的“文化盛宴”在香港读者的热烈期待中开场。7月23-29 日,“2008香港书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开幕了。在为期7天、展览面积33179平方米的书展中,吸引了来自21个国家和地区的483家书商参展,前来参观的人数,也达到83万之多。陈景元的《秦俑真相:一个跨世纪的考古奇案》一书,受到了各界人士的青睐,此书在香港的大小书店中,己经开始大量销售。

    ================================这是陈景元博客第一篇,一个理应严谨平实的考古学者,不该以这种笔调自我宣传,若是第三者的口吻,倒也无可厚非,就这段文字,让我倒了深入探究的胃口,中国从来不缺哗众取宠故作惊人之举的学术骗子,虽然相信三表会慧眼独具.

    Reply
  3. 一场丰富的“文化盛宴”在香港读者的热烈期待中开场。7月23-29 日,“2008香港书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开幕了。在为期7天、展览面积33179平方米的书展中,吸引了来自21个国家和地区的483家书商参展,前来参观的人数,也达到83万之多。陈景元的《秦俑真相:一个跨世纪的考古奇案》一书,受到了各界人士的青睐,此书在香港的大小书店中,己经开始大量销售。

    Reply
  4. 红学界外有个陈林,考古界外有个陈景元。二界二陈相映成趣。正是“什么圈到头都是花圈,什么坛到了都是祭坛”。圈里坛里界里都混浊一片,“满场是假”!

    Reply
  5. 成天讨论什么言论自由、隐私权,中国的现状难呀难。
    不说远的,就说前二天我参加的一个小型论文研讨会,一作者的观点与主观相悖,于是他的论文到哪哪都不敢发。。。。连我们那个小型研讨会也不敢评他的论文为优秀。。。。
    学术FB满地都是,怎么办怎么办?反正办法我们想得出也用不上,悲哀呀

    Reply
  6. 相信真理不会被磨灭。希望有人能像陈景元一样,坚持下去继续找出更多的依据!

    我去年去西安的时候,去看过秦俑,看后很心酸,我们把他们保护的并不好,阳光直射在他们身上,这样是最不适合出土文物的环境!

    Reply
  7. 故事真是精彩绝伦,好看。可见学术届搞东搞西从80年代初就开始了,可是这帮腐朽知识分子不是老毛的时候都被打倒了吗?

    Reply
  8. 一本红楼梦都能养活那么多专家,别说那么多泥人了
    多掐掐好,不掐怎么能显示出自己的存在
    13亿人,不掐怎么能整出那么多养闲人的饭辙呢

    Reply
  9. 许多事情外国人都知道了,中国人(准确的说是大陆人)还蒙在鼓里。
    想了解真相,可怎么去了解呢?这样的书在哪可以买到,难道让我们去香港?

    Reply
  10. 苏州刘志 @ 2008-08-06 17:03:26

    怎么没人请你当火炬手,奇了,怪了

    =================================
    那闹心事,你以为谁都愿意去瞎球闹啊?闲得蛋疼了.

    =========================
    学术争论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也不是民主集中制问题。”

    这个改一下也可以用在媒体对于中国姚黑现象的态度,哈哈

    .

    Reply
  11. 本红楼梦都能养活那么多专家,别说那么多泥人了
    多掐掐好,不掐怎么能显示出自己的存在
    13亿人,不掐怎么能整出那么多养闲人的饭辙呢

    Reply
  12. “托林格突然记起了一则古老的故事,那是一个著名的受人尊敬的物理学家的故事。一个陌生人到他的实验室来拜访他。
    “我能够飘浮,”那个陌生人说。
    “噢?”物理学家说,感到很有趣。“证实一下。”
    于是,那个客人用脚趾微微一点,便慢慢地向上飘浮起来,用手掌抵住天花板,控制着自己。那个物理学家凝视着,知道他的世界正在他的周围崩溃,因为他的法则、理论、公式、证据——他存在的所有骨架、肌体、血肉——现在在哪儿呢?一切都否定了,变成了零。”

    陈景元就是飘浮起来的那个人,如果让他飘浮起来,多少人的世界将随之崩溃。

    于是他们决定,不再让陈走动,

    “有本事你就飘啊!”他们得意地在办公室里说。

    于是我们再也不知道还有那么多人可以飘浮。

    Reply
  13. 三表说的公允
    整件事情焦点不在陈说对与错,而在于不让陈说话。

    我看了陈的观点,强词夺理的不少。兵马俑上有字的不少,不能有芈就是宣太后,那更象制作者的签名。者的
    秦朝尚黑,不是举国皆黑。
    汉朝尚赤,举国一切皆红么?“汉代的朝服,服色是随着五时色,即春青、夏朱、季夏黄、秋白、冬黑。”

    Reply
  14. 看了博客,下班特意跑去湾仔的三联旗舰店,找半天未果。一问才知人家已经订货,还未收到。无奈等待中。。。

    Reply
  15. 《中华古今注》: 袍者,自有虞氏即有之……秦始皇三品以上绿袍深衣, 庶人白袍,皆以绢为之

    Reply
  16. 真理不可能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被遇到。国内那些所谓学者,专家们,有多少人又真的在乎学问,努力追寻真理呢?

    Reply
  17. 都是没有定论的要讨论的学术问题,留言的人怎么就认为陈老先生说的肯定就是对的呢?陈老先生出的书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能说绝对正确,这是一种可以探讨的意见。绝对反对早就已经不流行了。

    让我想起了对阿波罗计划的怀疑,不知道过些年会不会有人出书质疑中国的载人航天和探月。

    Reply
  18. 学术界是由什么构成的?——人
    什么人?——跟着党走,整天都可以背三个代表;从中国教育制度里脱身而出的人!(当然不排除有认真做学问的,但这样的人对待党的问题上就显得没有那些跟着党走的人真诚)
    这样的人会滋生什么?——其他我不知道,但肯定有腐败和名利。

    Reply
  19. 表哥你好,这本书我也拿到了,陈老先生送我一本。那天我到他家,他再三感谢你,说第二本书中多处提到你。
    我也要再次感谢表哥,当初是你把陈老先生的电话给我,从而有机会接触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文人圈内像表哥这样大度的人真的很少,下次来南京我请你吃饭吧。
    最近工作很忙,很少来按摩乳了,手机发你信箱了,还是短消息吧。

    ——南京小六

    Reply
  20. 莫要以为翻案就是好了,不过是提出一个不一样的观点而已,尚未经眼,便嚷嚷着它是如何了不起,实在可笑。学界比权威更可怕的是为了凑合民众乐趣而不断翻案的恶趣味

    Reply
  21. 哗众取宠,自身的历史知识严重贫乏,只是从一些古书得来的支离破碎的描述断章取义,加上自己的主观臆断不断提出所谓的“疑点”,奉劝陈老一句,不要老觉的自己“学术”被压制,只是你实在是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人家也懒的回应,有空多补补考古和历史知识,对你有好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