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钢不是大张伟

这几天,关于那什么的主题歌跟某一首曲子相似而产生的所谓抄袭的争论受到关注。那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新闻,更何况大家都听过的主题歌呢。

昨天四川一家媒体采访我,让我做判断题。我不懂乐理,简谱、五线谱、菜谱我都不懂,我听了之后觉得是很像啊,越听越像啊。作者怎么不是大张伟呢,如果是大张伟那板上钉钉就是抄袭了。可惜是陈其钢。

你会说为什么是陈其钢就可以排除他抄袭嫌疑?我还就这么判断了,怎么着吧?我就这么不讲理。而且我在网上还发现了第三首曲子《天堂之路》,跟那什么的主题歌也很像。这问题就出来了,这三首曲子,如果按公开发表时间的顺序排列,草履虫就会知道谁抄袭谁了。班德瑞抄袭邓伟标,陈其钢抄袭班德瑞和邓伟标。反正陈其钢在草履虫眼里肯定是抄袭了。我再给草履虫补充一下,陈其钢抄袭班德瑞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邓伟标。因为陈其钢和班德瑞用的都是西洋音乐的手法,邓伟标用的是相对民族一点的手法。哈哈。

真正站出来怀疑抄袭的应该是班德瑞,而不是邓伟标,邓老师在其博客也没有肯定陈其钢抄袭了他的作品,邓老师如果想认定抄袭,该对准的对象首先是班德瑞,班德瑞在2007年发表专辑《翡翠谷》,里面有这首《天堂之路》,然后再找陈其钢算账。但我相信邓老师肯定不会像草履虫这样干傻事,顺边推销一下自己的专辑倒是最实惠的。

从一个常识角度来讲,那什么是件很重大的事情,作为一个音乐总监,打死他也不能干抄袭的事情,说白了那不是自毁前程吗,陈其钢不是大张伟,他不用靠抄袭来混饭吃。你会说,为什么那段旋律如此相似呢?

我打个比方,袁阔成老师讲评书《三国演义》,当曹操牵着赤兔马送给关羽的时候,袁老师一定会有如下描述:嘿,这匹马红的一根杂毛都没有,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刘兰芳老师说《岳飞传》,当岳云出场的时候,刘老师也会有如下描述:嘿,但见岳云胯下这匹白龙马,一根杂毛都没有,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

下面请草履虫听题:袁老师和刘老师谁抄袭了谁?

如果有一天我写文章,有这样一段描述:但见关羽关云长,跳下马来,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你说我是抄袭袁老师的还是刘老师的?还是抄袭郭德纲的?

我的意思是,音乐这东西,它有个规律叫和弦,说白了就是套子,类似“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无觉》也好,《天堂之路》也好,《油和米》也好,它们之间相似的那段旋律,其实简单到已经是和弦了——mi so do。这三个音经常会碰到一起,所以,“油和米”相当于“蹄至背高八尺”,“在一起”相当于“头至尾长有丈二”,哈哈。

邓老师自己也没有认定陈老师就是抄袭,如果他听完之后大概会一笑了之吧,这种容易撞衫的事情是回避不掉的。我觉得草履虫们都比较傻逼,听风就是雨,尤其是去质疑一个那什么的音乐总监是件很有快感的事情。说白了,绝大多数人无权认定这首歌就是抄袭,《油和米》与大张伟的抄袭系列不同的是,《油和米》只有那么三句相似,而这三句恰恰是常规套子,大张伟那些“作品”直接偷的就是别人与众不同的旋律。

嗯哼。

13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过客
过客
Member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3:53:29

看来陈其钢没有抄袭,陈其钢捅出来那谁对口型假唱倒是真的。

华夏
华夏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4:16:38

先是假的焰火,这个那个,唱歌,现在又来抄袭, 这些人道德品质怎么这么差啊! 这可怎么好啊??

怡然工作室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6:00:58

呵呵,白马非马啊…..!

lyl
lyl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7:06:48

李一磊:奥运会主题歌是改编的,还是抄袭的?

奥运会开幕后,主题歌也亮相了,各界议论纷纷,而凯迪社区的“音乐之声”却爆出了惊人消息:有人怀疑奥运会主题歌《你和我》不是陈其钢原创的,而是受启发一家瑞士乐队班得瑞的《天堂之路》,应该是改编的作品。于是找来班得瑞的《天堂之路》(Bandari 《 The Way To Heaven》)来听,果然开头《你和我》的第一句与《天堂之路》如此相像,并且也不断反复这一句。于是把这两首歌的谱子记下来分析,发现陈很巧妙地使用几个关键的音符,就是把《天堂之路》附点音符稍微改成一拍的4分音符,第一段的“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4小节”,“为梦想,千里行”,与《天堂之路》开头前8小节雷同相似。这一句旋律是最好听的,最优美动人,并且都是反复,全曲的风格几乎相同;一个是营造“同是一家人”,一个是营造“天堂路上”,陈以东方人的思维重新解读,删繁就简,感觉更顺耳一些。如果真是这首《天堂之路》启发了陈老师,那《你和我》就算不算改编的作品呢?由于下面这句“来吧,朋友,伸出你的手”还是陈老师的谱曲,看来不算是抄袭吧,还有点陈老师的原创吧?但奥运会征歌是要原创歌曲,评委不会要什么改编的作品啊!目前,“国际版权公约》规定,雷同8个小节以上算做抄袭,也就是说4/4拍的歌曲32拍雷同算抄袭,2/4拍的歌曲16拍雷同算抄袭”。所以,可以庆幸陈老师不是抄袭的;但如果累计反复的总量是否超过32拍。是否涉嫌抄袭,应该由内行来鉴定。据说,有的唱片公司打着班得瑞的旗号,真正的作者却是默默无闻的人。陈老师据说是一个不太张扬的旅法音乐人,他对媒体还声称为办好北京奥运会听了一万首中外歌曲。希望这只是一种巧合!大家认为是不是抄袭可以听听这首《天国之路》就可以判断,陈老师的天国与班得瑞心目中的天国是如此美丽和相似啊,这大概是上帝的暗示吧!希望怀疑和抨击陈老师的网友适可而止哟,这是关系国家名誉的事情,陈老师怎么会有意抄袭呢?他不是我们华人所骄傲的“在世界上属一属二的音乐家”吗?!不过有一细节,使我怀疑陈其钢的大师身份,因为他宣称自己先前一直使用《你与我》,后来才改成《你和我》;这“与”,“和”一字之差的改动就更适合演唱者歌唱,“与”字不适合歌唱者打开口腔,声音出不来,这种书面词汇是作曲家最忌讳使用的,一般声乐作曲家会使用适于打开演员口腔的通俗的词汇,观众一听就明白,这几乎是声乐作曲家的普通常识,不需要考虑就会采纳口语词汇,而陈其钢却要等待那么长时间才纠正这个错误,不就令人费解吗?看来他只是一个器乐作曲家,做歌曲还欠点火候。哈哈,还是请中国和世界的音乐家去听听下面这首优美的《天堂之路》吧,相信他们做出权威的判断!—荒唐年代什么鸟都出来啦。(现在又有一个叫邓伟标的作曲家声明他的《无觉》与奥运会主题歌相似;不知邓伟标与班得瑞是什么关系。)
请点击收听《天堂之路》:http://feizhuliu.monalisha.com.cn/up1983/media/thewaytoheaven.mp3

社会批评家李一磊 2008-8-11(李一磊歌曲)

(一“唱”成名北京小女孩林妙可在北京奧運開幕式上演唱《歌唱祖國》,一“唱”成名,原來是幕後有楊沛宜代唱。)

星探
星探
Reply to  lyl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5:12:00

社会批评家是啥玩艺?《天堂之路》就一臭肉拼盘,前抄邓后抄夏威夷《骊歌》,还真有傻瓜把它当大餐了。好好查查英文去,有那么个乐队吗?

各类留言
各类留言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7:35:52

三表老师,没机会去观摩您了,但您不能厚此薄彼,电影也得尽快上线的是不~~!

星星作态
星星作态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7:54:26

《有何米》那个调调在没人的时候哼几下还真他妈有感觉,可惜开幕式那天太闹了。

丫涯
丫涯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8:38:39

那个叫婉的,跑到别人的博客上来给别人脸,“现在,我可不想再给你脸了。把我所有的评论都删除。”

哈哈,一大早晨就收获这么好看的笑话,真好!

kcufunu
kcufunu
Reply to  丫涯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5:39:59

马甲吧,丫芽

洛阳相问
洛阳相问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8:39:22

啊哈~~我是乐盲,我不懂~~

Jenny
Jenny
Member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9:20:27

我只要有时间就会光顾你的博客,喜欢但又有些不喜欢,现在没有刚开始那么喜欢了,因为我们生活的圈子显然太不相同,但还是得承认,你的博客信息量还是挺丰富的,内容我多少也感兴趣,经常浏览似乎能感觉到时代的脉搏在跳动。我一直在想你的语言表达方式为什么还没有走到人的心坎里去,你说的道理也对,语言也坦率流畅,没有什么毛病可挑,可是看你的文字总觉得这心里头少了点什么,就好像是做菜,少放了一味调料,又记不起来是哪味调料了。你文章里提起马未都老师让我想起来了,我看了他的说收藏,很喜欢,究其原因和他那种语言表达方式真有很大关系,最直白的语言说好了是最有力量的,不错,但这个话说得直白并不等于能说好,有很多道理用直白的语言表达好像也是需要心智的。你的话不知道是表达太超前还是有些太专业了,经常让我有云里雾里的时候,这也无所谓,反正你也没有指望我们都看明白,可瓷器我们也都是门外汉,为什么马老师一说就觉得浅显易懂呢,而且还很有意思。我就想,要是换了你或者李承鹏去说收藏(假使你们也都是收藏界人士),会是什么效果呢?可以想象,你们俩说得可能都更精彩,而且出的书都很厚,但是估计马老师说的卖得最好,是不是文物可以让我们心平气和、从容淡定呢?况且马老师也不会称呼不懂他的人是大猩猩呀。我可没有讨伐你的意思,相反,倒觉得你很真诚,所以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假使你喜欢音乐,要是也能象马老师那样出一本说音乐,并且娓娓道来,让人看完有一种吃了大餐的感觉该多好啊

mingz
mingz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9:42:40

为了说草履虫而说草履虫,没意思

0.0
0.0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9:44:51

头回看你博文后面的评论~一看之下发现还真有二到家的~

tt
tt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9:49:47

sb

倚檀
倚檀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9:54:59

所以才说前面那个猜猜看很难。就算把那几秒主旋律记谱记下来,也会搜索出一堆来,还不说配器不同的、改编过的、节奏不同的。

咸小小
咸小小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0:06:03

我的数学撇的很,排列组合懂滴滴儿,那么多的曲子,那么少的音符,正常的很啊!但是佩服小疯老师,分析的透彻,比喻的巴适!
欧耶!

xin
xin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0:19:49

嗯哼~

P.S. Doe Me Sew 是和弦~

P.S. 那什么的主题歌,我没听过。

复姓王大
复姓王大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0:53:48

支持音乐界抄袭!
他们抄袭多好啊,咱们还能听到好听的。
总比他们自己创作的好听啊!
不抄的话,咱小老百姓也听不到好的,和三表比不了啊 。

复姓王大
复姓王大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1:10:23

我十年前买到过三表和章雷(?)合编的 欧美摇滚指南。可惜没太用功学习。以后多用功,少吃别人嚼过的馍了。

koko
koko
Member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1:20:56

《天堂之路》是长袖T恤,《无觉》是圆领T恤,《油和米》是无袖T恤,都是一个系列,领口和袖子是最基本的,有啥抄袭不抄袭的。

大张伟那是直接穿了人家的长袖T恤挽了袖子当短袖了。

Gracie
Gracie
Reply to  kok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7:43:01

这个说到点儿上了!

婉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1:22:20

我刚才写个回复,又消失了。其实,我本来是要删除,所以也无所谓。
这里本着对音乐的热爱和尊重,我再写一次。
音乐决非这里所说的什么1-7的排列组合。古今中外,那些浩如烟海的交响乐,世界上那么多民族、宗族的音乐,按照对1-7的排列组合,那么早该重复了,但实际上,优秀和优美的音乐,尤其是民族的音乐,几乎没有。而且,各民族音乐风格差异很大。

关于声音,人类在长期的记录声音的过程中,最后逐渐固定了留下来在音乐中使用的,大体上就是现在的钢琴上所能奏出的那88个音。
这88个音各有自己固定的音高;由低至高依次排列起来,成为”音列”。音列中的音根据振动频率的倍数关系,被划分成若干”组”。每组–即每一个”八度”之中,按高低相等的距离,分设12个半音,其中有7个音被称为”基本音级”(如钢琴上的白键音),另5个音被称为”变化音级”(如钢琴上的黑键音,7个基本音级分别命以固定的名称–C、D、E、F、G、A、B,这就是”音名”。变化音级的名称,按基本音级加注”升””降”来称谓。如”升C”(#C)、”降D”(b D),”升D”(#D)、”降E”(bE)等等。

此外其它若干音依不同的倾向关系与稳定音联结成一个体系–调式。
调式种类很多,现在广泛使用的调式有:西洋大、小调式;中国汉族五声调式,其它民族调式等。调式体系中的音叫做”调式音级”。

调式音级除了按各自级数称谓–二级音、三级音、四级音、五级音……–之外,还分别命有专用的名称,如大小调式各组音分别称为:”主音、上主音、中音、下属音、属音、下中音、导音”。

音乐的纷繁和复杂,决不是排列组合可以穷尽的。甚至,至今我们很多调式,不知如何标注和认识。

最后,奥运开幕的主曲,竟然旋律到让人猜测抄袭,这本身已经是耻辱,这已经说明创作的不成功。至于是否抄袭,那是需要音乐家个人最后面对自己的良心。

秀才
秀才
Reply t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2:05:01

你怎么没完没了?
看看你的回复,都在挂着示众呢

点一点
点一点
Reply t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3:34:30

其实婉老师在音乐上说的很正确,但是我认为三表告诉我们的只是不要捕风捉影。
拿我们现在办丧事的哀乐说事,这个段子本来其实是东北一民间小调,主要是在办喜事、节日之类用来庆祝的。
但是后来被一神人放慢了拍子放,就听出了特别哀的感觉。
婉老师上面讲到的是音阶、音调的问题,其实音乐还涉及到拍子,就是长短停顿,多点少点,同样的一小结都会有不同的味道。
所以说,婉老师才会觉得但听就能听出相同的味道是件很失败的事。
然后,撇开老表想要真正表达的东西,请各位猩猩真的静下心去想想,如果音乐这东西的重复性很高的话,它是不可能存在几百年的。
尤其推荐各位听一下交响乐,不过说老实话,我只喜欢勃拉姆斯的狂想曲,其他的我还是比较喜欢摇滚。hoho,口味比较重。

外行过客
外行过客
Reply t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5:30:59

婉儿姑娘的认真在牛博就闻名,当然,音乐造诣也是不可小觑。
有看到你关于品质的音乐评论,譬如索尔仁尼琴去逝你听音乐的那段感受。

xin
xin
Reply t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7:43:02

起、承、转、合,1个字都没看到~~

唉~~无视无视~~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Reply t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9:07:27


好长噢
呵呵
何必这么较真呢
说实在话
你第一个评论我觉得挺好的
下面的感觉就有点小家子气了
对与错本来就存在
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又何必这么执著
多费劲啊

和一把
和一把
Member
Reply to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15:49:08

姑娘(如果弄错了向您说声抱歉)先别急。
到底是谁在这里说过“音乐是什么1-7的排列组合”?
除非王三表删改了否则我真没看出他是这个意思呐。

各类留言
各类留言
Reply to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21:42:49

哦~~好专业的,赞一下
认真的姑娘最美丽

秀才
秀才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2:28:03

三表你废话太多
只说最后两个字就什么事没了

鸡气猫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2:40:46

被和生套子给套了!
就是一首简单的歌,do mi so用得很多的歌往往比较简单!就是因为简单,大家都用!

鸡气猫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2:51:07

楼上的楼上摆了一堆的基本乐理知识是要说明什么的?是说明任何两个歌曲都不应该有相似的部分还是说明你懂基本乐理?我觉得你特无聊!

点一点
点一点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3:48:23

再补充一点,我觉得婉老师其实想说这么隆重正式的闹运会主题曲,
却被人这么轻易就指指点点,有点憋屈。
以上纯属个别草履虫单就主题曲问题的意见。。。不代表广大草履虫
over

牛奶
牛奶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5:03:30

唉~虽然喜欢花儿乐队,但挺郁闷大张伟的,这事要说到什么时候啊
同意你的意见
现在听歌,特别是一些新歌,有时老觉得好像再那听过,现在的创作人越来越不行也是不争的事实

laogao
laogao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6:21:24

关于假唱就不说了,这是个神奇的国家。

有一点不知道是不是问题:陈其钢身为音乐总监,与主题歌词曲作者的身份为一体,这两个身份是怎么统一起来的?貌似有一个音乐方案招标过程,那么这个招标的结果哪里去了?

如果是因为先选中主题歌然后让陈其钢做总监,无可厚非。

但是如果是陈其钢以总监的身份,确定自己的作品作为主题歌,这样的游戏规则就太乱了。

昔日河山归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6:29:53

上面这位意思是非得创作人员用原始的民族的东西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不会与别的雷同,也不会被指有抄袭的嫌疑呗?可是,哥哥我就生活在新时代,就是接受的现代音乐知识教育,我将来要创作的话,是不是在现代音乐的基础上进行呢?那么,势必有与别人作品的个别部分会重叠,那我就是抄袭了?你整个就是草履虫思维啊.模拟信号时代向数字信号时代的转变,一定会引发这样的问题的。但是,别凡是重叠了的就认定是抄袭,就耻辱的。麻烦你说话过过脑子,不要用看大张伟的眼光看待每一个人。说白了,你太紧张了。

昔日河山归
Reply to  昔日河山归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22:06:59

我这说的是那位叫什么婉的。当时还在他那条后边,今天怎么串后边来了?

昔日河山归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16:37:31

(1)大张伟,芙蓉姐姐,郭敬明,杨二车娜姆,杨臣刚,杨丽娟。
(2)张郇,王小节,陈鲁豫,宋祖德。
(3)王朔,张一一,李湘,
(4)徐静蕾,
(5)韩寒,杨澜。
这就是差别!

豆豆
豆豆
2008年08月15日 2008-08-15 23:34:54

为什么老拿大张伟说事儿呢不要总是盯着张伟抄袭事件嘛。我就觉得花儿的歌比那个you and me 好听。

鸡气猫
Reply to  豆豆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2:04:24

谁也没说不让你听啊

昔日河山归
Reply to  豆豆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22:16:05

我看着那个大张伟就不爽,就好象哪个耍猴的没看住猴子,结果他那猴子就跑出来一只,到处蹦达,张牙舞爪……,真他妈是怪胎!其实,原本不烦他,后来他老抄袭,这感情色彩就加上去了,再看他就不烦别人了。行他到处烦人,咋就不行别人拿他说事呢?除恶即是善念。

讨厌你
讨厌你
Reply to  豆豆
2008年08月19日 2008-08-19 4:50:20

楼上的,你自己就是个猴子版的怪胎吧,你上来就骂人让我质疑你的人品,让我怀疑你是否受了刺激,你还是先把自己心中的恶除了再来吧

昔日河山归
Reply to  豆豆
2008年08月19日 2008-08-19 11:45:03

这位叫“讨厌你”的,你这名字起的好!从你说这话看,我是挺讨厌你的,你能起这样一个名字,可谓有自知之明。脚正不怕鞋歪,鞋歪就不能怕别人来给正!我心中的“恶”不是无中生有,他是某些人的所作所为在我心中的切实反映。但凡有是非观、正义感的人对这种无赖行为都不能视而不见。你要想“纠正”我的话,还是把是非弄清楚了,再出来讲话,你的话就能站住脚、有说服力了。另外,你说我骂人是受了刺激,那么,你骂我又是受了什么刺激呢?

讨厌你
讨厌你
Reply to  豆豆
2008年08月20日 2008-08-20 3:36:44

楼上的,我可没有骂你,那不是你自己说过的话吗?
这回不错,你没有再骂人,进步了,看来人是需要教育的

昔日河山归
Reply to  豆豆
2008年08月20日 2008-08-20 10:24:58

把你认为是骂人的话用在别人身上,不是骂人?敢做敢当才是男人。如果你是女人,不跟你一般见识。但,建议你好好学学逻辑学。

丁芗树下
丁芗树下
Member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14:03:45

不懂五线谱还当音乐评论?

各类留言
各类留言
Reply to  丁芗树下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22:49:26

孩子,即便音乐有它纯形式美,但音乐的美妙也并不仅仅存在于它的结构中。物理的考察一件艺术作品不是一件很高级的事。

568g
2008年08月16日 2008-08-16 16:24:31

通常是不现实的啊

小八
2008年08月17日 2008-08-17 15:10:47

吴克群有首歌《我的自传》中就有一句:“难道曲风也可以抄袭吗?”

估计是这样
2008年08月18日 2008-08-18 3:12:08

我听了第一句,觉得哎呀妈呀,怎么这么像。

结果过把瘾就死,YOU AND ME这句以后一点都不像了,按照国际惯例,应该不构成抄袭。

讨厌你
讨厌你
2008年08月19日 2008-08-19 4:18:38

首先说一下,你所在单位的那本杂志我一次也没看过,因为我们这个几十多万人的城市居然买不到,好奇怪啊,似乎不是因为读者太多抢光了吧

讨厌你
讨厌你
2008年08月19日 2008-08-19 4:42:05

昨天四川一家媒体采访我,让我做判断题。我不懂乐理,简谱、五线谱、菜谱我都不懂,我听了之后觉得是很像啊,越听越像啊。作者怎么不是大张伟呢,如果是大张伟那板上钉钉就是抄袭了。可惜是陈其钢。
———————————————————————————————
您瞧瞧自己说过的话,自相矛盾,别在这儿丢人了!同样一首曲子作者是陈就不叫抄而变成张就肯定是抄,有你这么白痴的吗???就好比同样一块糖在甲小朋友手里没事而在乙小朋友手里就一定是偷的,就因为乙小朋友曾经偷过一次糖吗?即使他改过了也一辈子离不开偷字吗
问题不在小朋友而在糖,你是想转移大家的视线吗,居然又把花儿乐队抬了出来,你的思维一直没能进化吗,有点新鲜东西给我们看吗?
最后竟然把评书都搬出来了,真有你的,你那“油和米”的说法又是抄谁的。
有种你就删贴!!!

昔日河山归
Reply to  讨厌你
2008年08月19日 2008-08-19 11:36:23

此言差矣!有过前科的人,他的信誉记录就是不良,遇到问题时肯定要考虑的。比方说,有个偷过你们家钻戒的人被逮后,没过几天又跑你们家小区转悠,你戒备不戒备啊?行不行说啊?有过错误就别怕说,要么就别犯错。这是内在的本质的东西。至于,别人怎么思维,那是外在的形式的东西。万不可本末倒置。我敢打赌,大张伟以后还得偷东西。不服的话,咱们现在就下注。

讨厌你
讨厌你
Reply to  讨厌你
2008年08月20日 2008-08-20 3:43:31

看来你挺喜欢赌的,好啊
你没博主那么偏激,考虑,调查,取证,认定 这个过程不错,我们的博主上来就肯定了,好象愤青一样

昔日河山归
Reply to  讨厌你
2008年08月20日 2008-08-20 10:21:54

我没调查,也没取证,就是惯性思维。博主是怎么考虑的我不十分清楚,但我们的结论是高度地一致。你否定博主的观点也就相当于在否定我的观点。俗话说,是狗改不了吃屎,俗人都这么思维。我们都是俗人。
非得等事后再给事情定性,也太没预见性了。事后追究责任是法律的局限性。我们弥补不了法律的局限,无法在大张伟再偷东西之前把他拿下。但是还有句话说,防胜于治。不能治他,还不能在言论上修理他帮他改邪归正吗?帮不了他一个人,预防性地帮潜在的这类人不好吗?这类人在舆论的影响下能树立正确的是非观,今后不犯张伟的那种错不好吗?

别不把自己当人
别不把自己当人
Reply to  讨厌你
2008年10月21日 2008-10-21 13:45:42

昔日河山归,知道人跟猪狗不一样的是什么吗?一盆泔水放在猪圈的角落,第一次,你把猪牵到那儿,多牵几次,猪就自己跑过去了,这就是惯性思维.来还想说你用屁股思考问题,现在好嘛,自己把自己打回原形啦.最后一段更是暴露了自己的心虚,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也没人尿你啊.

昔日河山归
2008年08月20日 2008-08-20 10:33:39

“作者怎么不是大张伟呢,如果是大张伟那板上钉钉就是抄袭了。可惜是陈其钢。”这是博主的调侃性说法,常读王三表的文章应该能领会其中的。

讨厌你
讨厌你
Reply to  昔日河山归
2008年11月07日 2008-11-07 9:21:08

拿你调侃一下怎么样,领会领会

没有昵称
2008年08月23日 2008-08-23 5:21:12

mi so do 或许是他们共同的动机 由同一个动机的不同展开 可以说是两篇完全不同的音乐。拘泥于宫商角徵羽的五音中 重复很难避免。

不过话说回来想起 S.H.E的不想长大对莫扎特老先生的侵犯 那就不这么简单了

星星
星星
2008年08月25日 2008-08-25 15:45:28

大叔是名人名嘴,所以这么多人吵得热闹,他们不吵,很多人看得也就没劲啦,使劲吵吧,我们就喜欢和稀泥。

南岛
2008年08月25日 2008-08-25 20:18:43

这里很是热闹——好!

前天才把从灾区回到成都的邓伟标送上回广州的飞机,他们在广州地区为灾区募捐了18个亿…

我们的老陈同学是否抄袭了阿标小朋友的作品,实际上你听一下就会知道了,当然,我赞同老陈同学可能是无意抄袭(可还是抄了)…

老陈同学和我们阿标小朋友过几天要在广州见面,见面后会不会谈及此事?我就不知道了,哈…

来不及
2008年08月26日 2008-08-26 16:11:56

我发现,用油&米的曲子
配李叔同的《送别》词,天衣无缝!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