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钢不是大张伟

这几天,关于那什么的主题歌跟某一首曲子相似而产生的所谓抄袭的争论受到关注。那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新闻,更何况大家都听过的主题歌呢。

昨天四川一家媒体采访我,让我做判断题。我不懂乐理,简谱、五线谱、菜谱我都不懂,我听了之后觉得是很像啊,越听越像啊。作者怎么不是大张伟呢,如果是大张伟那板上钉钉就是抄袭了。可惜是陈其钢。

你会说为什么是陈其钢就可以排除他抄袭嫌疑?我还就这么判断了,怎么着吧?我就这么不讲理。而且我在网上还发现了第三首曲子《天堂之路》,跟那什么的主题歌也很像。这问题就出来了,这三首曲子,如果按公开发表时间的顺序排列,草履虫就会知道谁抄袭谁了。班德瑞抄袭邓伟标,陈其钢抄袭班德瑞和邓伟标。反正陈其钢在草履虫眼里肯定是抄袭了。我再给草履虫补充一下,陈其钢抄袭班德瑞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邓伟标。因为陈其钢和班德瑞用的都是西洋音乐的手法,邓伟标用的是相对民族一点的手法。哈哈。

真正站出来怀疑抄袭的应该是班德瑞,而不是邓伟标,邓老师在其博客也没有肯定陈其钢抄袭了他的作品,邓老师如果想认定抄袭,该对准的对象首先是班德瑞,班德瑞在2007年发表专辑《翡翠谷》,里面有这首《天堂之路》,然后再找陈其钢算账。但我相信邓老师肯定不会像草履虫这样干傻事,顺边推销一下自己的专辑倒是最实惠的。

从一个常识角度来讲,那什么是件很重大的事情,作为一个音乐总监,打死他也不能干抄袭的事情,说白了那不是自毁前程吗,陈其钢不是大张伟,他不用靠抄袭来混饭吃。你会说,为什么那段旋律如此相似呢?

我打个比方,袁阔成老师讲评书《三国演义》,当曹操牵着赤兔马送给关羽的时候,袁老师一定会有如下描述:嘿,这匹马红的一根杂毛都没有,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刘兰芳老师说《岳飞传》,当岳云出场的时候,刘老师也会有如下描述:嘿,但见岳云胯下这匹白龙马,一根杂毛都没有,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

下面请草履虫听题:袁老师和刘老师谁抄袭了谁?

如果有一天我写文章,有这样一段描述:但见关羽关云长,跳下马来,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你说我是抄袭袁老师的还是刘老师的?还是抄袭郭德纲的?

我的意思是,音乐这东西,它有个规律叫和弦,说白了就是套子,类似“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无觉》也好,《天堂之路》也好,《油和米》也好,它们之间相似的那段旋律,其实简单到已经是和弦了——mi so do。这三个音经常会碰到一起,所以,“油和米”相当于“蹄至背高八尺”,“在一起”相当于“头至尾长有丈二”,哈哈。

邓老师自己也没有认定陈老师就是抄袭,如果他听完之后大概会一笑了之吧,这种容易撞衫的事情是回避不掉的。我觉得草履虫们都比较傻逼,听风就是雨,尤其是去质疑一个那什么的音乐总监是件很有快感的事情。说白了,绝大多数人无权认定这首歌就是抄袭,《油和米》与大张伟的抄袭系列不同的是,《油和米》只有那么三句相似,而这三句恰恰是常规套子,大张伟那些“作品”直接偷的就是别人与众不同的旋律。

嗯哼。

134 thoughts on “陈其钢不是大张伟”

    • 很简单的道理:对小偷可以谴责,对大偷只能恭维。
      超市里抢钱包的肯定判刑,股市里抢钱包的肯定是银行后面的老板或老板的老板。
      旋律不同节奏不同尽管是手段相同肯定结果会不同。
      古话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就是这个道理。
      不一定非得编曲唱歌,佐嘛都是届个理!

      Reply
  1. 大张伟也说“我们的音乐是听来的”,多草根的解释
    照我看,音乐是简单的,抄袭是不简单
    别拿简单的脑子扣在抄袭的帽子下,好好研究,你就是下个张伟大
    话说,“你和谐我”有这么大罪过么?

    Reply
  2. 这点版权意识也没有,他怎么陈其钢。也许这还是他顾意的。天知道。
    天下文章一大抄。音乐为什么不能抄。抄也不抄得有水平。直接拉法院就不太好。最好是有争议,又不要承担责任。这分寸比写首曲子难多了。

    Reply
    • 以前看过一节目议论了一下歌曲抄袭,现在也忘了标准是什么.
      查了一下,如有四小节雷同就算抄袭.
      我听了一下,只是前面的部分相似而已,类似情况的歌曲有很多,应该不算抄袭.
      而表哥说的那首就只有前面”我和你”的部分相似,更不能说是抄袭了.
      再说音乐创作是随性而致,一共就那么些音符,一两个小节的相似说明名不了什么..

      Reply
  3. 大张伟郁闷的说

    拿我说什么事,用郭敬明打比方不是挺好的嘛,还可以私自维稳韩寒

    Reply
    • 说说大张伟的典型:
      1、大张伟的问题就是曾经说过要做中国的nirvana,非常典型的大言不惭。
      2、大张伟开始做中国的强盗了,这个不说,还有脸说郭敬明。50步笑一百步,典型中的典型。
      3、崔老师说过,中国没有真正的摇滚,请大张老师认认真真做个娱乐大众的俗人,别没事老往自己脸上贴金。张老师,您也就那价码。永永远远也就是一朵结不了果的“花儿”——典型的雏。

      Reply
  4. 看你博客半年了,几乎每两天看一次,时间长了都成了我生活的内容.当初发现这个博客的时候很开心,文笔非常顺达,思想很出挑,虽然有时候不免偏颇.不过看得时间长了让我思维有时候老走偏路,反映在生活中就是死别(第四声)子,这极大地影响女孩庄重内秀的传统,因此当有叛逆的小火苗要出来的时候,都得极力忍住.哈哈,原来看王表哥的博客对生活在中国特色下的人民来说是生存的负迁移,所以看者小心喽,呵呵.

    Reply
  5. 三个都抄了《乡村骑士》间奏曲,陈还抄了《歌剧魅影》。

    “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整段使用了《培尔金特》组曲里面的《清晨》。

    Reply
    • 还有我刚听到油和米的时候,脑子里立马反应出来轮回唱过的满江红,那句“靖康耻,犹未雪”。有没有人有同感?

      Reply
  6. 昨天晚上把3首都使劲地听了一遍,真的,除了“油和米”那3个字,后面的都不一样哇…连紧接着“油和米”的那一句都完全不同的调…
    为什么现在草履虫那么多咧?一搞就起哄。先仔细听听好不啦…
    (虽然我也当过一两回草履虫)…嘻嘻

    Reply
  7. 怎么这么多人采访你啊!喜欢你的博客,看起来很有意思,最不喜欢总在文章中写道有人采访你。你是干啥的?还是这是你的文法,从有人采访你说起。

    Reply
  8. 表爸怎么改下午发文了。。。一夜醒来没有文章突然觉得少点什么。。。
    回避主题讨论。
    我也很赞那个“嗯哼。”。。。太有味道了。。。很嚣张的样子呦。。。

    Reply
  9. 想不到,你竟然如此评断和理解音乐以及音乐的创作?
    竟然说什么7个音符难如拼节一样,难免有相同的韵律。你真的懂音乐吗?古往今来,多少优美韵律的传唱,是发自音符的拼接?
    人类是先懂得了韵律,然后才发明了记录韵律的符号的。到现在为止,很多原生态的韵律,还很难以用音符准确表达和描述。
    因此,音乐创造的精髓,韵律,是独特的,不是刻意,是没有可能雷同的。

    音乐是最具灵性和奇异而直达内心,对创作者尤其如此,因此,从真正意义上说,韵律是最难以作假和真的偶然重复的。

    抛开别的不谈。作为奥运开幕式主题音乐,让人家指出一点抄袭之嫌都是不能原谅的,何况,却是那么雷同呢?

    一段是时间以来,三表的文字所散发的气息,越加远离了以往的清新,当然,我不是指文字本身。我是说文字所散发的气息。

    很遗憾,很可惜。
    三表,好走。

    Reply
  10. 你怎么不删除?还屏蔽了我上一个评论?你太抬举你自己了,我不是给你留言,我是评论。
    现在,我可不想再给你脸了。把我所有的评论都删除。

    Reply
    • 婉哥儿,瞧你上面那些磕磕碰碰的句子,还评论呢,你应当先把话说利索了再评论。要说服别人,光言之有理、有想法是不够的,在语言技巧上,三表有你学的(粗话不算),谦虚点儿别骄傲。
      再有,婉哥儿竟然认为,三表曾是个气质清新滴妙人儿?!
      呵,呵,除了任性、淘气、蔫儿坏,我还真没看出他哪儿就清新了。难怪他没有屏蔽你后来的评论,想是赚大了。
      另外,个人感觉,这条评论不及上条评论戏好,语气上过于铿锵,且给不给脸这句台词的设计尤不准确,戏有点过,不合“婉”的语征。
      哦哦zzz

      Reply
    • 这个shellball一开始我以为也不错,我的留言也删除,我以为他真是什么旗帜,靠,这一个站在阳光下的老鼠,还挺肥。

      Reply
    • 赞同各类留言所说“个人感觉,这条评论不及上条评论戏好,语气上过于铿锵,且给不给脸这句台词的设计尤不准确,戏有点过,不合“婉”的语征。”

      婉儿姑娘就是常在牛博发评论的那位吧,印象至深。

      Reply
  11. 一大早过来看个热闹,三表这里总是很热闹。
    有道理,很喜欢那个嗯哼,估计今天三表的午饭吃得很美。
    嗯哼~

    Reply
  12. 连续两天,分别有来自香港与扬州的两位网友在我留言簿用悄悄话留言,称这届奥运会主题歌的旋律与我写于四年前的一首曲子很相像,并疑问我是不是“根据陈的曲子改编的”,我有必要在此做个公开回答,请继续存在这个疑问的朋友不用再问我了,直接去质问陈其钢吧。

    我的回答如下:
    1、8月9日凌晨 2时7分我就撰文写了关于看开幕式的感受,文中我表述直播声音有问题,我听不清直播的声音,所以我至今不了解奥运主题歌整首歌曲到底是怎么样的,它到底是不是和我《空》专辑中的第八首曲子《无觉》很像,我暂时没有发言权,等我有时间找到奥运主题歌《你和我》,听过之后才有发言权。
    2、无论我们之间是不是很像,我的《无觉》是出版于2005年3月的,出版之前有四个月的制作期,制作之前有半年的创作期,也就是说,我至迟也是在2004年下半年完成这首曲子的创作,而奥运主题歌《你和我》是在2008年八月才出来的,两首曲子相距四年时间,四年前估计陈其钢同志连想都未想过要为奥运写主题歌并且百分百命中,也就是说,你们如果非要认为其中之一是抄袭了,那也肯定是他抄袭我而不是我抄袭他--当然,我不会这样想这个问题,至少在我听到《你和我》,并研究过之前不会这么认为。

    仅声明如上,请继续有疑问的朋友直接在这里跟贴即可,别再使用悄悄话留言了,这个系统有个毛病,悄悄话留言是不能回复的,你悄悄疑问了我也没法悄悄回答你。

    谢谢大家记得我的《无觉》,现在将《无觉》以及悄悄话留言一并发上来。

    Reply
  13. 大致人对了,其言其行也不会歪到哪里去。
    虽然人可能很难识,像《壹号皇庭》里那个邻居阿伯真是时时敲打着内心对人的表面印象的依赖。

    但是陈其钢,就冲他这一次,心里是力撑的。虽然起初也略觉诡异;对于接下来虽抱着希望能看到进步但其实也无底。

    Reply
    • 嗯,其实也就这个理儿。不过坦率地说,我也拿这事儿YY过,因为我嫌这首主题曲儿不及孔祥东的《Forever Friends》。

      Reply
  14.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事后播出的一段音频采访中,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透露了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开幕式上的《歌唱祖国》并非舞台上的“微笑天使”林妙可所唱,那个稚嫩、真挚的声音来自一位7岁的小女孩杨沛宜。
      
      陈其钢解释:杨沛宜小朋友落选主要是因为考虑到对外形象,是“为了国家利益”。

    Reply
  15. 开幕式后,老谋子答记者问时,说这首歌是音乐总监推荐,他听了感觉不错,又叫几个人本听,都觉得不错,然后向领导汇报,就通过了。

    Reply
  16. 小峰你好像是以音乐评论起家的,才知道你原来是个外行,
    真的不通乐理么?那么以后稍微专业一点的发言要注意。

    Reply
  17. 这回我要当黑猩猩,陈其钢的个案确实不同,虽然他不可能想不到别的曲子也早用过这段了。

    Reply
  18. 看来的确是事实了。想不到那么大的盛事都会如此罔顾国家形象。
    不过我确定高层一定会秋后算账。
    走了一步险棋,抢先一步把最大的风险转移。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