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吃,我比不上《北京晚报》的戴方戴少爷,他是我见到的最能吃的人。不是说他胃口好,而是他比较讲究吃,善于寻找吃,能从吃中品味出乐趣和文化。十多年前我认识他,他的身材看上去像藕,十多年后他现在的身材看上去像西瓜,一个柱状物体演变成球状物体的轨迹,告诉我们吃是可以改变物种的。最近一次见到戴少爷,我想像着如果拿一根针朝他身上刺一下,他就会立刻“啪”的一声爆裂。

当然,论吃我也比不上陈晓卿老师,陈老师对吃的讲究源于他小时的经历,非洲是个穷地方,富有的国家也就南非、尼日利亚,一个出生在赞比亚的人,平时只能靠香蕉度日。我记得有一集《动物世界》,赵忠祥老师用他浑厚且深情的男中音说:“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干旱~~一直威胁着这里的动物……”这时镜头从一只被晒得半死的非洲猎豹转移到一间茅草屋,屋子里出来个小黑孩,这人就是陈晓卿老师,陈老师听到了赵老师的声音,被迷住了。中国援建非洲,拯救了陈老师,得以以中赞文化交流方式来到中国,看到这么丰富的中国吃文化,陈老师就再也不想回去了,同时出于对赵老师的崇拜,陈老师考进了中国广播电视大学。不过陈老师跟戴少爷比,是小球见大球。我跟陈老师比,是小小球见小球,当然,老六跟我比,是小小小球见小小球。这个关系就是月亮、地球、太阳、银河系。

我对吃的理解境界不算高,尤其是对吃文化没什么兴趣,饭桌上我基本上不喝酒,因此兴趣点集中在吃上,我看过一些吃文化的论述,其实这些文字大都是显摆自己多有文化,而不是多么善于吃,但是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什么东西被包上一层文化的糖衣,就好入口了。这一点我比较佩服戴少爷,丫从来都是光吃不练——既不会做饭,也不写关于吃的文字。你想想,他一口气把七百多页的《加缪传》看完,就是想知道里面介绍一种吃的,可见人已到了“痴境”。

强行插播一段广告:
本年度DV《你丫真狠》需要冠名和贴片广告,有意者请跟我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这不快中秋了吗,于是就有好友打电话,说要送我一些月饼,反正每年都有这么一出,快过年的时候送挂历,快中秋的时候送月饼,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我对月饼十分反感,但每次我都痛快答应。为什么?因为既然它都做出来了,你不要,过几天就没人买了,过期就扔掉,形成浪费,还不如让我扔掉,至少这个过程体现了一种情谊。

有一次吃肯德基,看见墙上贴着肯德基爆发史的介绍,哈兰·桑德斯7岁的时候就会做饭(我9岁的时候学会的),后来他就研制各种配方,慢慢就变成了一个品牌,等他长得跟一个圣诞老人的时候,肯德基就成了国际知名品牌。如果你去了解任何一个国际食品品牌的发家史,都会发现,他们在残酷的资本主义市场竞争中一直与时俱进,不断改良,适应大众需求,这有点像音乐剧,一边演出一边修改,直到观众满意为止。我们的传统食品,都是在某一段时间推出来,一直是那个口味,没什么改良,或者在外包装上下功夫,这一点很像春节晚会,管你喜欢不喜欢,反正在某一天会给你弄出来,而且让你别无选择。

中国有很多老字号,不仅仅是吃的老字号,各行各业的老字号,都是在经济迅速发展中倒下了。原因很简单,一个是观念问题,不知道如何应对市场;而是概念问题,不知道如何改良品种。后天我要去天津,有朋友问我,要不要给你买点麻花。我说算了,天津知名的传统食品就那么几样:十八街的麻花,耳朵眼儿炸糕,狗不理包子,果仁张的花生糖……这几样东西我在1987年第一次去天津的时候都尝过了,基本上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很多外地朋友来北京,我做地主,请吃饭,对方总是建议说,我要吃你们北京特色的吃的。我暗想,你长了牛马的胃口了吗?就敢说吃北京小吃?不是我贬低北京的特色小吃,说句实在话,那是真鸡巴难吃。但是我还会带朋友到比较特色的北京小吃饭馆让他们体验一下什么叫难吃的过程,我会点上一桌子,当然我明白这些吃的90%都会浪费,因为我自己就不喜欢,对方看看那些菜的形状,稍微品尝一下,基本上就饱了——就是常说的饱眼福。我发现这类饭馆永远是人满为患,同时我也观察了一下,饭桌上剩下的东西永远比人的胃里消化的要多。你不要老责怪农民不喜欢种粮食,我们城里人的浪费太惊人了。我在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就从来没有看见有人剩东西。

在北京特色吃的东西当中,我能接受两样东西,炸酱面和涮羊肉。我不喜欢吃饭馆里的炸酱面,因为太难吃,我喜欢自己做,我的配方绝对比饭馆里的牛逼多了,这也是我反复试验后的结果。以前我妈总做炸酱面,但我不爱吃,不是我妈做得不好,是我不喜欢面食。后来我就琢磨,怎么能把面条吃下去,就自己动手做,一来二去就弄出来了。涮羊肉好吃是因为它没有技术含量,这是一种最原始的吃法。

北方人对吃真没有什么讲究,小时候在东北,那里的人对吃永远停留在吃饱的层面上,所以不管怎么做,一定要量大,搞得东北人天天都当成量多的第二天过,究其原因,大概就是为了体现出能吃饱的念头,盘子直径跟篮球那么大,盘子里面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而且浪费惊人。可是你要是量少一点,人家会说你小气。东北人的大气都体现在浪费上。几年前,我采访一个叫任泉的人,他好像是个演员,在上海开东北菜馆,他说上海人就受不了量大,不是说上海人胃口小,而是一种生活习惯,一个讲究精致的城市,你弄得粗糙,人家就不喜欢。开始就没多少人吃,后来任泉“偷工减料”,上海人民就稀饭啦。

我发现,黄河以南的吃的,我都喜欢。去南方出差,朋友请吃饭,都会问我,吃得惯南方菜吗?我说我吃不惯北方菜。比如很多北方人吃不惯上海菜,酱油很多,而且偏甜,我就喜欢。北方人不太习惯广东菜,因为偏淡,我就喜欢。很多北方人不喜欢太辣的东西,我就能吃得惯湖南、四川、贵州的辣的。相反,在北京我很少吃东北菜,可能是小时候对家里的东北菜记忆太深了,怎么吃都不如家里做的。

据说北京现在是一个国际性大都市,国际性大都市的标志之一就是什么好吃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事实上也是如此。从巴西、墨西哥、泰国、马来西亚的美味佳肴,到福建沙县小吃,应有尽有。但由于本地人对吃的要求不高,所以开饭馆的人也就容易放任自流,随便一对付发现北京人也挺好养活的。对于有那么一部分经常到各地出差吃遍大江南北的人来说,在北京吃是一种痛苦的事情。但是话又说回来,北京不就是这样吗,兼收并蓄,但从不精益求精,从外观上看底蕴十足,从里面看空壳一个,从空中看传统与现代紧密相连,从地上看都是十三不靠……而吃在北京则永远处在串味中,任何特色的吃到这里都变得不伦不类。

你又会说我矫情了,有本事你别在北京呆着。我的意思是,北京是个大杂烩的城市,什么东西在这里都会取平均值,因为没有一个主导的东西,所以没有审美、没有品味,也就没了特色。我再打个比方吧,比如成都,以川菜为主,这是她的特色,她就像个良家妇女,只有老公才能上,北京就像个妓女,谁都能上。

嗯哼!
(老颓同学对本文某句话亦有贡献)

guest
12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方
游客
2008年9月4日 17:28

北京烤鸭还不错呀,不过吃一次半年都不待想的
卤煮真好
不过最好吃的还是在家里自己做,那种味道,他妈再好的馆子也烧不出来

不代表
不代表
游客
回复给 
2008年9月6日 01:46

烤鸭好吃?啧啧啧

边缘的鸟
游客
2008年9月4日 17:53

球,在西北话里也是一种柱状体!

高丹
游客
2008年9月4日 18:49

我觉得哪的菜都好吃 你说我这可咋整啊 减不了肥了

小哀
小哀
游客
2008年9月4日 19:35

谁吃谁知道

无语
无语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0:43

如果来广州的话我可以请你吃好吃的呀。我说的是路边摊的小吃。

晶晶
晶晶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0:56

涮羊肉我也喜欢吃,我也不喜欢面食。北京正宗的炸酱面没吃过,要是能尝尝你的手艺该多好。我去北京,你会请我吃么?

夏洛特
夏洛特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1:29

到北京取平均值就是你前面说的迎合市场

因为北京的人来自全国,丫就得适应全国人的口味

其实够精致够地道的地方也不少
但是得有钱

白咏冰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1:31

新疆拉条子到了北京,就变成了番茄酱拌面。。。

要吃拉条子,要去新疆办事处,同志们啊!~~

败絮其外
败絮其外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1:31

北京就像个妓女,谁都能上。
是不是贡献了这句啊:)

黑饼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2:05

北京哪里有福建沙县小吃

Ray
Ray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2:31

北京的东西我就喜欢炸酱面!能告诉我你炸酱面的秘方么?发我邮箱!谢谢!

闲人
闲人
游客
2008年9月4日 22:47

拣吧拣吧给孩子当范文。

不代表
不代表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0:16

北京食物确实难吃无比

Pug
Pug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0:20

说的也是,我是北京人,也不爱吃北京菜。不过,煎饼果子,羊肉串,烤鸭,涮羊肉,都还不错,但都不适合过家家。先天不足,也只能靠后天补了。能够具备开明的世界观,让能上的统统都上来,其实是个好品质。我喜欢川菜,也喜欢粤菜,也喜欢上海菜,还喜欢外国菜。这么一来,难道我非得妻妾成群才能保证宇宙的和平、统一和完整吗?还是让能上的都上,今天吃这,明天吃那,吃得心里踏实,宇宙和谐,没啥不好。

于斐
于斐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1:39

任泉在上海开的不是东北菜餐馆,名字叫做“蜀地辣子鱼”,吃辣的。
李冰冰是东北妞,在餐馆里有股份。

ken
ken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4:07

中国很多老字号的倒下,并不只是不知道如何应对市场,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比如私有制的打击等等

真的懂得吃的,是知道如何用减法的人,当学会了欣赏一碗白米饭时,大概也就明白了如何感激食物的本身。传统食物也是如此,有时并不是东西不好,而是很多人渐渐失去了对事物本身欣赏的能力

肯德基再怎么与时俱进,还是保留了他的原味鸡,哪怕销售量再怎么的不好

饮流一笑
饮流一笑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6:48

三表提到天津吃的,一笑建议几句:粤唯鲜建议就不要去了,那个地方摆了一堆从陵墓神道上鼓捣来的石刻嘛的,菜做得也不地道,坐那里总感觉鬼气森然的。这个季节,理想的还是吃一些海鲜嘛的,不过不要去太大的馆子,那里的饭食基本上没多少特色。不知道哪个朋友帮助三表安排食宿问题?如果需要,老徐倒可以给三表找个可以吃饭兼喝茶的地方,请三表妹与老笑联系。此外,老徐还可以贡献些鲜为人知的天津长期出口的好酒:玫瑰露和五加皮、高粮酒。此外,早晨给三表吃点煎饼果子、锅巴菜嘛的,让丫也见识见识天津的味道。

里八神
里八神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8:23

篮球直径不算大,到了河南陕西,村里壮汉吃饭都是这么大一个碗

小浙江
小浙江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8:27

口舌之欲也是人生乐趣之一嘛~

xxniao
xxniao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8:59

自己吃,只要好吃还管什么南方北方,粤菜鲁菜。
填饱肚子就可以。
ps:从柱状体到球状体?!汗

桂花树
桂花树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9:37

我哈尔滨人,老家是山东的,所以从小吃的算是鲁菜的菜系,加上哈尔滨的菜外来的比较多,所以也不算难吃。所以我认为我小时吃的都是东北菜。乱炖是长大后才知道的东西,估计是满族人的食物吧。我也是超级不喜欢粗糙的农家菜。
来北京后觉得东北菜怎么这么难吃,偷工减料,恶心死了。
吃过几口北京的小吃,觉得北京人真可怜。
我一成都的同事因为实在受不了北京的食物,不会做饭的她自己开始做饭,在一超市里买做炸酱面的原料时,一热情的北京男人搭讪,和她讲这个面怎么做好吃。最后还说一句,“你知道吗?吃在北京。”我那朋友差点晕倒。
北京就没有好吃的,外地的菜都给本地化了。

桂花树
桂花树
游客
2008年9月5日 09:44

不好意思,补充一句,清淡的理解是保留了保留了原料的本味,少调味料,突出新鲜的感觉,和盐的关系不大。
我在北京最大的感触是有时候你点不同的菜,但吃起来味道都一样。这个和快餐的感觉还是不同。快餐是不同菜不同西方,北京的餐馆相反。

不许联想读者群10521670
不许联想读者群10521670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0:04

武汉的小吃很不错,欢迎大家前来品尝哦

小不死
小不死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0:18

三表哥哥,不如~你嫁给我吧!我天天给你整好吃的,良家妇女也好,女支女也好,咱们一起研究~快,窜南方来吧!

王今一
王今一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0:57

王小峰同學損起人來不遺余力,
刻畫陈晓卿老师的形象就要讓人相信了。

z
z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2:35

oh,戴少爷~
敬仰啊……

查无此人
查无此人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3:53

任泉在上海开的是蜀地辣子鱼,是川菜

查无此人
查无此人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3:54

还有蜀地传说,也是川菜

小树
小树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4:57

去北京玩的时候,跑去吃爆肚.因为久仰大名啊.
吃一口就犯难了…忒难吃了!
可能做得好吃的店我没找到
我在王府井小吃街吃的.

北京特色的豆汁也喝了一碗,配焦圈.
没有外人传说的那么难顶
当然要说美味,
可不敢说

卤烧也久仰大名,好一般,
以前是不是专给干体力活的人吃的?

回到广州,去到茶楼那个狼吞虎咽!

也不是说我们广东菜多好,
吃惯了,觉得本省风味好是不奇怪的.

有时吃是一种情感,一种回忆,有很强的主观色彩.

showmeasmile
showmeasmile
游客
2008年9月5日 19:57

去北京玩,叫了一小碗面,结果端上来的小碗让我傻眼了,那简直等同于我们这里盛汤的汤盆!当时我就暗自庆幸,幸亏没叫大碗,要不然老板还不给我端一洗脸盆上来啊。

诚
游客
2008年9月5日 21:10

经常看这个博客,觉得王先生是少数偶尔敢关键性讲实话的大人

南蛮小猩猩
南蛮小猩猩
游客
2008年9月6日 03:05

对于吃这个问题我想我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首先呢我是广州人俗话说吃在广州嘛,广州人的舌头是特别的尖酸刻薄
其次呢我在深圳长大这里开放比较早,所以我从小有幸品尝各国的风味

基本上墨西哥法国意大利俄罗斯巴西越南泰国印度日本韩国等我都尝过
不得不感慨中国菜才是最好吃的随便一个菜系就顶人家一个国家的菜

我比较同意三表哥的说我,个人最欣赏的粤菜湘菜川菜和浙菜
在这里推荐一吓我最熟悉的粤菜好了,其实他还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广府菜:与时俱进的又海纳百川的菜色,飞禽走兽山珍海味都包罗万有
顺德菜:新近发现的媲美广府菜的东西,据说顺德是出产好厨师的宝地
潮州菜:比较擅长处理海鲜跟河鲜一类,他们的茶和茶点也很值得品味

最后提出个问题,这两年发现西北菜也很不错不知是不是被深圳改良了
就是以羊肉为主还有牛肉跟鸡但是不吃猪肉的穆斯林口味的是什么菜?

我来说一句
我来说一句
游客
2008年9月6日 04:46

上次去罗马,非常精致地道的expresso端上来,远远闻一下就够了~不懂得欣赏。意大利的特产火腿,咬了一小口,就丢边儿上去了,旁边的意大利人真是顿足捶胸,扼腕叹息(后来在机场吃了个叫马可波罗的三明治,里面就夹了这种咸肉,口味却妙不可言)。各式奶酪,酸奶油,是我的最爱,可偏偏有些人,退避三舍,犹闻其臭。。。一种事物你不喜欢,究其原因,有多种可能,比如~你根本不懂得欣赏它的美妙之处。

猩猩点灯
猩猩点灯
游客
2008年9月6日 08:51

小贵州是整啥菜滴泥

艺艺
艺艺
游客
2008年9月6日 10:10

···

老怕
老怕
游客
2008年9月6日 19:44

其实三表在大多数时间里还是挺狭隘的。

倚檀
倚檀
游客
2008年9月6日 20:35

我再打个比方吧,比如成都,以川菜为主,这是她的特色,她就像个良家妇女,只有老公才能上,北京就像个妓女,谁都能上。

———————————————

不太喜欢这种说辞.
为啥总拿女性说事?为何 不拿爹啊、太监啊、鸭子啊来说事?习惯这样顺口的人不太相信能从骨子里懂得尊重女性。是男人就拿自己开涮!

骂人的话,尤其是男人骂人的话或者口头禅多数都是以女性为所指、侮辱女性的,就因为几千年来女性没话语权?!到现在还是这样子,在牛博也能看到很多发言动不动就是骂娘,拿女性来开涮!

我觉得有些男人即便不是鸭子,不是太监,也未必就够资格调侃妓女。

现在想想鲁迅那句‘国骂’也是传承了糟粕!

小八
小八
游客
2008年9月6日 22:01

偶是大学生,暑假完回到学校,99%的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就是“你长胖了”

程笑
程笑
游客
2008年9月8日 16:20

最后一句话琢磨了半天,终于明白了。
北京是妓女,只有有钱的人才能上。
成都是良家妇女,勾搭勾搭也就脱裤子了。

trackback
2008年9月12日 14:18

[…] 不是我贬低北京的特色小吃,说句实在话,那是真鸡巴难吃。http://www.wangxiaofeng.net/?p=2224 […]

皮蛋国王
皮蛋国王
游客
2009年4月10日 18:23

去年去北京吃了一转,发现主要是水质不好,什么都难吃。
特别是青菜。

12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