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

2001年9月下旬的某一天,我被一个美女带进了《三联生活周刊》办公室,在楼道,我遇到了朱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当时夸了我一句:“你的文章写得不错。”然后我见了苗炜,跟他大概谈了一会儿,我就决定到这家杂志上班。朱伟说:“你下周就来上班吧。”我一想到要上班,就有点焦虑,便说:“能十一以后吗?因为我正在写一个小说。”曾经作为《人民文学》杂志的编辑,把很多文学青年扶植成作家的朱伟,听说我在写小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你怎么也写小说?”我没有回答,心想:“巴尔扎克都能写,我为什么不能写?”

我当时还真在写小说,当时已经写了8万多字,只要一使劲就能写完了。所以计划去三联之前把它写完。不知道是朱伟的这句话泄了我的那口气还是我因为要走向新的工作岗位,那个8万字的小说,后来一个字都没写,至今还扔在我电脑里的一个文件夹里,上面落了一层灰。其实这个小说写到8万字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将它否定了。

一晃七年了,真快啊。

在来《三联》之前,我的工作比较动荡,我已经有点数不清换了多少个单位,反正只要我一没工作,我的朋友就会替我张罗。我平均半年换一个工作,中间还休息两个月。但是这种不靠谱的工作方式我已经厌倦了,感觉什么都做不了,还给人一种做事没常性的印象。其实我当时的想法是,用换工作的方式积累工作经验,尽可能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事,因为在工作之前我的生活空间太小,没有任何社会经验。

在来《三联》之前,我有一搭无一搭给《三联》写专栏,所谓有一搭无一搭,就是我在《三联》上开一个流行音乐专栏,当时《三联》是半月刊,我认为我半个月写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就要求一个月写一篇,有一搭的时候我就写一篇,但这样读者看着很别扭,这期有下期没有。于是主编朱伟在我无一搭的时候他就写古典音乐,穿插着来。后来我到《三联》工作,音乐专栏坚持了两年多,最后写不下去了,现在都没有音乐了,还写什么乐评,我就停下来了。但是朱伟写上瘾了,于是音乐专栏就变成了“有关品质”,内容也不仅仅是古典音乐,有时候还介绍一些古文。

我被分到文化部,带我进《三联》的美女叫邢慧敏,也是文化部的,那时候文化部有四个记者:舒可文、小于、邢慧敏和钟和宴,她们都是女的,只有我一个男的。到现在文化部也是这样,除了我都是女的。事实证明,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有文化。现在的阵容是:舒可文、孟静、马戎戎、钟和宴、苌苌、曾焱、李晶晶、李孟苏,还有我。不过我们三联最有文化的贝小戎却不在文化部工作。

我刚去《三联》的时候,办公地点在一个没有安全感和贞操感的安贞大厦,当时楼上楼下,我们文化部在当时地位卑微,五个人共用一台486电脑。用个电脑都要排队。不像现在,每人一个最快的笔记本,里面跑的是Vitas(谢谢啊,不用留言告诉我是Vista)。那时候《三联》的定价好像是5块钱(记不清具体定价),销量也就三万来本。现在,销量第二和第三的新闻类周刊销量加在一起也没《三联》多。

我每次去上班的时候心里都发虚,我以前工作的单位不是这样,人们都在明里暗里争斗点什么,而《三联》的人每天就想着怎么报选题,没事的时候每人捧着一本书在阅读,一看书名都能把人吓死那种的。这种比较简单的工作环境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后来我就适应了,挺喜欢这种工作方式的,决定赖下来不走了。

一年后,我的一些朋友不干了,见到我就说:你怎么还不辞职呢?我这儿有个工作比较适合你。我实在是觉得很多单位的环境比较恶劣,我又是那种在耍心眼方面比较弱智的那种人,而且人也上岁数了,不喜欢折腾了。我谢绝了朋友的好意,后来常常遇到一些单位诱惑我离开《三联》,我也都拒绝了。最有诱惑的一次是《滚石》中文版,做《滚石》中文版是我儿时的梦想啊,但我还是放弃了。理由是:我很尊重这本杂志,所以不想让她变成汉字的时候毁在我手里。我是个懒得去管别人也不喜欢被别人管的那种人,让我管理点什么,肯定越管越乱。都说《三联》是主编的摇篮,我要离开《三联》,绝对不再做媒体。如今种地都比做媒体强,至少种出的粮食是真的。

七年前,《三联》的主力是高日立、胡晓东、邹剑宇和苗师傅,我去《三联》的时候现在仍然还在三联的记者已经屈指可数,计有:苗炜、舒可文、李鸿谷、蔡伟、钟和(丫中间离开《三联》一段)、李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七年,《三联》的人几乎换了一茬。现在编辑部的很多同事我都叫不上名字。我刚来的时候记者有二十来人,现在有四十多人,似乎每天都有新面孔出现。

那时候《三联》的薪水不多,一个月往死了写,也就能够糊口,但是大家兴致高昂,活生生地把一本赔钱的杂志弄赚钱了。这七年间的变化真大,以前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我喜欢看你们《三联》”,现在是“以前我可喜欢看《三联》了”……你说你们这帮人也是,没事就刻舟求剑。

这半年多,心里总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这大概叫中年焦虑症吧,我好久没焦虑了。难道真的有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9月18日 于南京

guest
21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polaris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09:46

您老都说谢谢了,我也不得不说,俺用vista旗舰版啊~~哈哈

王以轩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09:46

说实话
国内的杂志
现在也就《财经》还能看看

倚檀
倚檀
游客
回复给  王以轩
2008年9月19日 13:21

偶现在没有杂志固定看,到处瞎混!

就最近订了《读库》觉得还是不错的,很清净的一本书,看了让人心也安静。明年应该还会定。

柠檬
柠檬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09:55

我也是属于“以前可喜欢看三联”那种,现在不能勉强自己还那么喜欢,但找不到一本爱读的杂志也挺失落的。。。。。

没有人
没有人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09:57

三联越来越像软广告文章集中营,每次买了之后都对俺说,下次俺再也不买了。周而复始地,循环往返地,让俺失望。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游客
回复给  没有人
2008年9月20日 03:20

您也到了贱可贱,非常贱的程度。。

太自虐了。。

煞笔猩猩
煞笔猩猩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09:59

人老了,控制力也差了,老夫振精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复姓王大
复姓王大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00

祝福小峰 呵呵

一苇
一苇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02

三联我订了三年,文章不是每篇都看,也不是每期的内容都喜欢,还是根据自己的兴趣,但确是我每周最期待的一份刊物,打算订一辈子(三联有没有给这样的读者以优惠?最重要的是三联不要比我先死,哈)。以前不看博客,今年初有北京的朋友推荐三表和牛博,看了之后就喜欢上了三表,天天看,还老向人推荐。但不喜欢牛博,觉得好多文章太偏执了,好象不把政府骂死就难受。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游客
回复给  一苇
2008年9月20日 03:25

终于看到一个痴心不改的。。

牛博不是隔三差五就被扫荡一次嘛。。我觉的它们的网页设计得不够人性,查东西有点费劲。。最好把骂得最厉害的都置顶。。

呵呵
呵呵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07

“以前我可喜欢看《三联》了”。有半年没有买了。奥运的时候闹的心里无聊,挺想找点不闹东西的看看,没有啊。挺怀念以前翻开三联就有看到哑然失笑的愉快。

倚檀
倚檀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08

陪你种田!

xunxun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21

每个月三联会给我们寄几本样刊——不知道是否算在了发行量里,我一般在如厕的时候才会翻翻,乱七八糟的选题,还夹杂着软文,有的深不可测,有的东拉西扯,都不知道要做给什么样的人看。除了最后的漫画,就是竞品的广告还值得细品。
表哥赶紧跳吧。传统媒体的末日不远了,杂志第一个该死。

阿聪
阿聪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25

随便问一下:
vista刚出来时你咋用你那酷爱的黑什么输入法的?

休息休息
休息休息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25

三表老师请将我前面的留言删除,有点自言自语,不太对题,谢谢

hoho
hoho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27

怎么会有如此感慨啊~~~

南京猩猩
南京猩猩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34

果然昨天就到南京了,三表是不是很爱抽烟?

路人
路人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35

自从有了南方人物,我就不看三联了,南方报业做出来的东东,明显带着一点体制外的豁边,三联太体制,没什么劲

猪总
猪总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37

感觉这是到了南京的原因!!

kelly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39

哎,表哥的一番感慨大家都不慎开怀啊,三联确实因你更出名了,就拿我来说,以前甚至从来不看三联,现在偶尔也会看了,不过看多了,也没啥意思,本质有点变了啊!!!

阿威
阿威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0:42

南京确实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城市。

阿聪
阿聪
游客
回复给  阿威
2008年9月19日 22:23

阿威同学:
鄙人的确干花,一点没错。重要的不是这个。建议你温习一遍中国近代史关于洋务运动与戊戌变法那一段。

chz001
chz001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06

三联现在有钱了。更应该请一大帮闲人,选选题目,没事看看闲书。

报社工作关系可以更灵活一些,也就没有来了走了之类的感慨。

还有现在三联广告/软文确实很多。

william
william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12

看来 表哥博客很久以后 也去买了本三联的杂志来看 但是说实话 真的不喜欢

猫同学
猫同学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12

必须找个媳妇了,大叔!

henrysong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13

七年,可以考虑挪挪窝了......

海无边
海无边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19

原来,最近失望的不仅是我们这些读者!

现在的三联,还是忍不住会买,买了之后再是同样的失望。

兔子
兔子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23

我以前工作的单位不是这样,人们都在明里暗里争斗点什么
-------------------------------
凭着一句我就很羡慕了...

嘣叽
嘣叽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1:50

看这么久第一次留言~
祝你在三联干的开心!平时看你太悠哉了,焦虑一下也好~
人际环境好的工作确实值得珍惜,我要能在一个人际好我又喜欢的职位长做下去就好了。

乐乐猫
乐乐猫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01

开始觉得你是平常人了 喜~~

dada
dada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06

靠,这么一算我大学至今也7年了,日子太好混过了,妈的,妈妈的

爱哟
爱哟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15

find a girl settle down if you want you can have a babe.hehehe

时昌智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27

我想了解下三联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死人头
死人头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35

我的感觉是三联全是深度报道,看了一般就看不下去了。

猩猩的上帝----星星
猩猩的上帝----星星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38

我眼泪水都快看出来了,你这么重感情的人还是挺住吧!

不带表
不带表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39

看了想哭,真的。

三表哥安心上路~

大米
大米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41

三表哥,想起个事,以后在你博客上少提韩寒,三鹿奶粉你知道不?他就是那一类的,我看过他一本《像少年啦飞驰》,觉得写的真他妈的好,后来他写《光荣日》,赶紧去抢购一本,没看完就扔到路边了,心说怎么回事啊,水平一下子变垃圾了?现在才知道是三聚氰胺惹得祸。
另外冯唐是你哥们啊,他是我另一偶像啊!当然你也是我偶像,我今晚就要去听你扯淡啊!!

猩猩的上帝----星星
猩猩的上帝----星星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43

是不是南京太浪漫了,看把心情闹的,嘻嘻...祝您在南京轻松愉悦:)

我要喝水
我要喝水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53

我毕业后就来到这个公司,身边的同事跳槽的、上学的、出国的、结婚的、买房的、生孩子的每个人都好忙,就我一个人多年如一日,虽然自己满意这种简单的生活,但是和别人一比,自己是静止的一样,我也很焦虑。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游客
回复给  我要喝水
2008年9月20日 03:32

你干吗要和别人比呢?不过你是应该和自己以前比比,如果自己几年下来感觉思想学识做人等方面没有什么进步,我觉得可能是有点问题。

别人忙就忙吧,有人天生忙碌命。。

阿猫阿狗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54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次说罗老师怀疑人生给你打电话,这次你怀疑人生了给罗老师打?还是给自己打?

哆啦
哆啦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54

第一次当猩猩

我喜欢你。

借钱吃海货
借钱吃海货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56

是5.8元。
我有02年底到目前全部三联杂志,任何一期。
得瑟一下。

我要喝水
我要喝水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2:57

老实说峰哥,你应该考虑结婚了,人到了一定阶段还是需要家庭生活的。找个可以给你自由的人结婚吧,也许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就要开始了。

高丹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3:14

一点非要跳很多次槽才能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吗 关于这点 我很茫然 不知道自己该做啥了 至今还没找工作 谁能给我点建议 谢谢

xin
xin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3:30

貌似又要卖书了~~
《我在三联的日子》
《三联和我》
《三联有我的日子》
《三联依旧有我》~~~囧到了

周星星
周星星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3:34

原来你的经历和我差不多。在学生时代是典型的宅男,不知道手机和女人长什么样。一毕业出来就颠沛流离,到处瞎撞。现在在一家党报干,党报不知道你做过没有,每天都会在梦中吐醒的那种。没办法,不安定的年代里活命最要紧。平时懒懒散散,半个月憋不出一篇文章,完全不通人情世故,如果我早出生20年,跟你就是难兄难弟。

永远的峰
永远的峰
游客
回复给  周星星
2008年9月20日 21:06

我貌似看到了我的未来.....

一个笨蛋
一个笨蛋
成员
2008年9月19日 13:54

妈的,看了想骂人!
不知是想骂谁

有貌女在等
有貌女在等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00

跟着感觉走

xiaop
xiaop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17

三联与三表的缠绵故事。

给小峰送帖子
给小峰送帖子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19

不禁要请问蒙牛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母先生:您们宣称OMP是“由蒙牛乳业的科研人员发现并命名的”,这真是一种新发现的蛋白质?若是的话,请问它的氨基酸组成或结构,与IGF-1有那些不一样?消费者有知情权(生产工艺您们可以保密,或申请专利)。若是IGF-1,这是几十年前就被发现的蛋白质,您们为什么要欺骗消费者?而更严重的是它的致癌作用,您们为什么只字不提?登在“科学”上的这篇有关IGF-1致癌作用的文章,是1998年的事(4),是九年以前的事,这样重要的文献您们不可能不读;而且还有大量关于IGF-1致癌作用的文章,有几篇研究工作还是以中国人为对象做的 (8, 11)。您们对这么多研究报道却视而不见,这只能说明您们有意忽悠消费者。您们的科学良知何在?您们作为普通人的良心又何在?这些问题同样要请教梅方权教授。您是“造骨牛奶蛋白”专家评审委员会成员、中国农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主任、农业部情报研究所所长兼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凭您的学识和工作条件,若“造骨牛奶蛋白”就是IGF-1,您对它应了如指掌。您为什么不介绍它的主要功能(影响细胞的增殖,分化和凋亡过程)和令人心驚的致癌作用,而仅仅介绍它的“显著改善骨骼合成代谢,增强骨密度,促进骨量增加,延缓骨骼衰老“等次要功能?!您也是在有意忽悠消费者?国外的科学界是千方百计减低人体血液中的IGF-1水平,以减少患癌症的危险(9,14, 18)。而您们却在牛奶中添加大量的IGF-1,真让人“匪夷所思”!
  生活在这唯利是图,官场腐败,是非颠倒,无公平正义可谈,人治大于法治,枉法枉判(如武汉和西安几家法院对肖,方和丁,方等案件的判决)的年代,甚至许多人处于被“逼良为娼”的环境中,要做到“洁身自好”,“出污泥而不染”,确非易事。但至少可以做到不“推波助澜”,不“招摇过市”,不“以耻为荣” 吧。
  最后,还是要请二位科学家和蒙牛公司,明确说明OMP究竟是一种由您们新发现的蛋白质?还是IGF-1?若您们不加以澄清,一旦喝了“特伦苏”牛奶,而又患上前列腺癌,或乳腺癌,或肺癌,或结肠直肠癌,凭您们的新产品宣传内容和大量的国际医学报道,消费者就有权向蒙牛公司索赔。人命关天,可不是儿戏啊!

揉沙子
揉沙子
游客
回复给  给小峰送帖子
2008年9月19日 15:32

这里还有一大忽悠:

粉饰毒奶事件 中国质检总局李长江玩数字游戏(图)
时间:2008-09-17 15:33:43 来源: 大公报 点击:813次
随着17日晚间中国质检总局公布全国乳制品企业婴幼儿奶粉专项检查结果,毒奶粉已经从一省事件演变为一场史无前例的全国性灾难。

对这场全国性灾难负有生产领域监管职责的质检总局星期三却声称,抽检的109家乳制品企业中只有22家企业的部分批次被检出三聚氰胺,表明“合格的企业和产品占大多数,不合格的只是少数。”

中国媒体报道李长江答记者问时,用了“李长江强调”的表述。强调什么呢,强调的是中国奶制品还是很安全的。

他说,这次检查婴儿奶妢厂商,涉及109家企业,其中22家企业的产品有三聚氰胺,约占20%,即其余80%企业的产品是安全的。检测结果已经表明,含三聚氰胺的是少数,批次是少数。他指出,伊利、蒙牛的有问题产品,不合格的批次很少。

香港大公报评论说,中国质检总局在这里玩了个数字游戏。质检总局将大部分的乳制品企业合格混淆成了大部分的奶粉合格这一不正确的概念。国家统计局2007年奶粉行业销量排行榜显示:三鹿奶粉以18.26%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一,伊利和蒙牛奶则占22.11%的市场份额。

这两组数据显示,仅此次检出毒奶粉的三鹿、伊利、蒙牛三个品牌的产品就占到了40.37%,再加上外国奶粉巨头占据半壁江山的市场份额,未检出三聚氰胺的80多家乳制品企业尽管数量众多,但所占的市场份额却少得可怜。

况且,三鹿、蒙牛、伊利、圣元、雅士利、施恩等检出三聚氰胺的知名品牌的批次虽然少,但是,并不代表这些批次的产量就少,可能某个知名品牌的某个批次的产品的产销量就可能超过80多家未检出三聚氰胺的乳制品企业的产量。

即使是这样人命关天的事,中国质检总局也还是要用玩数字游戏来敷衍了事,听了令人心寒。

大公报说,实际上,中国超级市场,最近大量问题奶粉下架和进口奶粉供不应求已经说明了问题。千千万万嗷嗷待哺的婴幼儿家长正在期盼早日买到合格的奶制品。作为国家食品安全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首先应该正视问题,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改善中国食品的质量,而不是以简单的数字游戏,虚构市场依然繁荣的假象。(编辑:英臻)

老同事
老同事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24

现在的三联挺好的。作为辛苦工作的非文学、非媒体的成年人,希望在周末看到一些以自重态度写作的令人愉快的东西。我最喜欢看文化部分,尤其是关于中外文化名人的八卦。

无暇阿蒙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38

这篇博文与众不同,三表深沉了。
我2002年来北京,第一个工作单位就在安贞大厦。当时,我只知道有《三联生活周刊》这么一本杂志,而且杂志社就位于安贞里面,可是没怎么看过。第二个工作单位中,有一个女记者英语特别好,姓纪,听说她就是从三联过来的。我还在网上搜过她在三联时的文章,似乎多集中在美食方面。
后来偶尔翻一翻三联,但总建立不起浓厚兴趣,直到2004年看到封面是崔永元报道的一期杂志,专题名《中年崔永元的梦想与情怀》,才毫不犹豫买下来。文章写得非常好,但是我没有太注意作者名字(不怪我,三表的名字实在太普通)。直到后来在三联上不断看到三表的文章,才回过头来看,原来那篇崔永元封面就是出自三表之手。这才在网上搜到不许联想,放至收藏夹内至今。
现在,每期必看的杂志只有两本——三联和《财经》,两者风格完全不同。三联越看越轻松,《财经》越看越紧张。有句话不得不说,两杂志的广告都非常多,而且有日益增多之势。不过与《财经》相比,三联的软广告太多,这不好。相信很多人有这样的阅读经历,一篇文章看了几段总感觉别扭,仔细一琢磨原来是在认真看广告,有被骗的感觉。这可能是广告主愿意看到的,但别忘了,有部分消费者可能会因此恨上它。适得其反。

重庆仔儿
重庆仔儿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44

表哥还是走了算了,给自己省心。

翠
游客
2008年9月19日 14:56

知道三联是近两年的事,当时看<三联生活十年>时无比感动,一群有新闻理想的人在奋斗,多多少少坚定我做新闻的信心.不过现在我还是没做过我想做的社会新闻.

21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