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担茶叶上北京

今天看到梁文道大师的文章《英国才有“特供”》,梁大师说:“好歹我们是共和国,怎么可能会有这模拟丹麦、英国和日本这些君主立宪国的‘特供’呢?”看到这儿我乐了,什么叫讽刺?这叫讽刺。

就是,君主立宪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最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仿某大师的词句)。其实,有没有那个特供中心并不重要,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又不是“特工中心”。重要的是,特供是一直存在的。1989年,闹完了之后,中央反腐败,一度取消了少量老干部的“特供”待遇,不过这东西没有形成法律,估计只是发了一个文件,让大家执行。中国的文件你大概也知道,就那么回事,有点像没加防腐剂的食品,过几天就变质了。所以特供到后来干脆就可以上新闻了,比如《江西日报》这一条新闻。一个官方媒体可以报道特供新闻,一方面说明媒体对此已不避讳,另一方面更能说明我们的民众对特权行为已经没有感觉了,公众的反应是:你有这权力,所以你可以享受特殊待遇。我们的老百姓是多么善解人意啊。

还好,过去的领导同志也就爱好吸烟,所以有一些品牌烟成了名牌。我担心的就是某些领导同志出身文艺青年,如果哪个领导热爱文艺,文艺就遭殃了。最典型的就是江青同志。呵呵。

看梁文道大师的文章,让我想起了一首歌,《挑担茶叶上北京》,这首歌的词作者很有名,叫叶蔚林,年纪稍大一点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小说叫《没有航标的河流》,好像还改编成过电影,就是叶大师写的。我一边喝着特供给我们老百姓含有三聚氰胺的牛奶,一边听这首歌,又开始胡乱联想了,我觉得这首歌是最早一首描写特供的歌曲,只不过是出于个人崇拜的个人行为,不是企业行为(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在造神时代,有很多地方老百姓都希望把收获的最好的东西送给毛主席。《挑担茶叶上北京》很精准地抓住了这种崇拜心理,但是那是计划经济时代,有毒食品化学工业也不发达。现在是商品经济时代,有毒食品化学工业发达了,如果现在再创作《挑担茶叶上北京》,歌词里肯定有“有机”二字,以区别于“无机”,而且是企业行为。这首歌创作的地域背景是湖南,不知道有没有湖南的商人灵机一动,开个茶厂,然后可以宣传说:当年有个湖南兄弟挑的那担茶叶就是我们厂子产的,他是送给老乡毛主席的。能赶上过桥米线的传说了。你想想,这茶叶不火才怪。

我还听过一个类似的故事,故事发生地在我们的近邻朝鲜,说有个朝鲜人民,在山上挖出了一颗野山参,个头太大,估计都成精了,于是这为朝鲜人民千里迢迢,捧着这颗野山参送给了北朝鲜那位唯一的胖子。

文道先生最后说:“为什么我们又一直愿意去相信‘特供’的存在呢?也许这说明了大家的国民意识有问题,分明活在人人平等的共和国,心里却总还残留着君高民卑的封建思想。”

91 thoughts on “挑担茶叶上北京”

  1. 看后觉得:先有意识才有体制,体制又造就意识,意识再改变体制。哇,好长的过程。这就是历史,在当下来说就是生活。

    Reply
  2. 多年以前我看过一篇报告文学,内容就是上海有七个制烟专家,长年专门在一个秘密地方为毛主席生产一种加长无毒的香烟,此烟只供毛主席一人,任何人无权品尝。那时他们是把这作为一个特别光荣伟大的任务来歌颂的,现在可能要为尊者讳了。

    Reply
  3. san ju qin an 把人吓的都不敢说话。

    事实上呢,大家越说三聚qin an,就越发证明越没有,呵呵,这个道理估计不会有人懂。

    Reply
  4. 总拿SAN JU QIN AN说事的人,你们一辈子也不可能活明白了

    总是动不动就一脸表情森严的人,你们一辈子也不可能得到真知

    Reply
  5. 拯救华尔街金融风暴 可以考虑从SAN JU QIN AN事件背后隐藏的道理着手,或许是个不错的建议。

    也就是说从这条线索出发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
    天啊,我到底在说什么

    Reply
  6. 苏联就是特权干部阶层搞特殊化,脱离群众,垮掉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管理者应该是真的公仆,“官”之一字,提都不应该提。
    人民的选举权力和监督权力不落实,终有一日,民不畏威,则大威至。

    Reply
  7. 文道先生最后说:“为什么我们又一直愿意去相信‘特供’的存在呢?也许这说明了大家的国民意识有问题,分明活在人人平等的共和国,心里却总还残留着君高民卑的封建思想。”
    这才是真大师的水准!

    Reply
  8. 你也不必抱怨,我们也一直是特供的受惠者,譬如我们曾经享受过特供的样板戏,我们一直生活在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我们也在特供的xxx主义,xxx思想指引下成长,到现在,我们依然在接受三个代表,八荣八耻等特供的思想的教育,想想美国人民有这福分吗?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Reply
  9. 我不敢说这篇文章一针见血,但恰恰反映了我们的社会现实!在困难的年代,老百姓为解决温饱而挣扎,可13级以上的老干部却另有特供证,老百姓每月三两油,老干部每月是三斤,我们吃的是红薯稀饭,他们是标一晚,我们每月36元工资,老干部一次"困难"补助就200--300元,我们当然清楚,他们是有功之臣,是解放我们的,要不我们还在做"牛"做"马",因此我们心甘情愿也无可奈何的羡慕他们!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