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功颂德也要敬业一点

在创作中,有一种创作是为了歌功颂德的职务创作,这种创作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赞美主子。比如《诗经·大雅》里有歌颂周文王的《棫朴》:“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纲纪四方。”虽说“大雅”与“国风”相比在现实性和艺术性上有些差异,但是,不管是反映民生还是拍马屁,都要认真,是所谓敬业。古人在几千年前就知道写这类题材的敬业精神。

我们生活的时代听一些歌功颂德的诗篇已经不是奇怪的事情了,它一方面确实反映了某个阶段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也是艺术性的体现。拿《东方红》来说,一首民间流行的信天游改成了歌颂毛主席的歌曲,唱了好几十年,大家都觉得挺好的。不仅是旋律写得好,因为本身就取材民歌,而且歌词写出了当时中国人的心态,虽然夸张了点,但是对当时的中国人来说,可能就需要这种夸张来拯救自己。

到了文化大/革命,个人崇拜到了极点,遍地都是语录歌,在那些数不清的语录歌曲中,有很多写得非常好听,各族人民都有自己的风格来歌颂毛主席,比如《浏阳河》《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北京的金山上》《绣金匾》《毛主席的恩情又不忘》《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阿尔克孜人民心向毛主席》《挑担茶叶上北京》《北京颂歌》……而且,这些歌曲多年后录成唱片还能热销,中国唱片总公司出版的《红太阳》居然卖了800万张,如果人们不喜欢,肯定没人买的。

文/革结束后,个人崇拜不再吃香了,或者说它变相成了另一种表现形态,它更含蓄、更委婉,它不会直接用肉麻的词句来歌颂,而是用稍微人性化的方式来歌颂,至少不再假大空,人们听起来至少还是能接受的。你想,听着流行歌曲摇滚乐长大的中国人,谁还吃歌功颂德歌曲那一套,所以,不写得出彩,是流传不开的。虽然这类歌曲每年都出来不少,但是能留下来的并不多,一首是《春天的故事》,一首是《走进新时代》。

抛开歌曲里意识形态或者主旋律主题不说,这两首歌的旋律还是非常好听的,它都集萃了很多中国民歌的元素,尤其是旋律走向上,这些旋律不仅能让中国人接受,听起来熟悉、亲切,而且也把革命的气势写得淋漓尽致,《春天的故事》不仅委婉,而且激昂,相得益彰;《走进新时代》更像是一首情歌,同时写的又大气,你不服不行,这些作者真是下功夫了。你可能因为不喜欢这种教化式的表达而不喜欢这两首歌,但是如果单让你先听听它们的旋律,你不会不喜欢的。

所以说,作者是非常敬业的,至少在创作的时候有冲动,才能把旋律写得这么好。这么多年,就出来两首歌,那也是大浪淘沙的成果。主旋律歌曲不是随便就能写出来的。

这几天看电视,电视上翻来覆去在播放一首《八荣八耻歌》,男女声二重唱,我看了好几遍,没把我气死。不知道是哪个弱智作者弄出了这么一个急就章,要什么没什么,两个歌手就像在喊口号一样把这么一首主旋律歌曲唱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有关部门想到了用一首歌来推广八荣八耻,这没错,可是如果把一首歌写得如此难听,人家还能对八荣八耻有好印象吗?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难听的主旋律歌曲。

我能想象得出,词曲作者在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完全没有动脑子,由于是个政治任务,往往这类创作不容易焕发激情,但是又必须完成,所以硬着头皮胡写了这么一首。这种态度完全不负责任,挺好的一个主题,被作者这么一糟蹋,让听到的人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心理?他也不好好想想。

歌功颂德在古今中外都存在,没什么异常的,只要态度端正,潜心创作,也能拿出佳作,之前有那么多实例摆着,为什么你创作《八荣八耻歌》就不能敬业一点呢?人们听到这么一首难听的歌曲,还怎么领悟社会主义荣辱观呢?如果都产生逆反心理,然后都去听欧美港台歌曲,结果不是适得其反么。

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那谁谁
2006年05月06日 2006-05-06 1:05:49

以前是有好听的,可那是因为那时候作者信他写的东西,心里虔诚着呢。
今天,谁信呢?心里不信,能写出好听的旋律吗?
今天主旋律难听,才是非常正常的事。

芥末花生
2006年05月08日 2006-05-08 20:10:04

还没听过
估计跟那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挺类似

越来越好
越来越好
2006年05月22日 2006-05-22 17:13:33

我不信,能比那首 越来越好 还难听?

xuqiongxiao
2006年08月07日 2006-08-07 22:57:01

三表哥,您好歹也是一腕

能不能不写错别字啊?
我看的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