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蛾子

昨天,我去了一趟北海帕克,虽然这个皇家公园离我住的地方不到五百米,但是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去过了。显然,我去北海的目的是出于那台松下LX3的驱使,进门后,我见人拍人,见狗拍狗,见马……我的摄影技术很糟,除了对器材性能不了解,对构图和用光也很笨,晚上吃饭,一个摄影师当场指点了我,让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白平衡。妈的,拍DV的时候,我对着监视器会常常提醒摄像注意调白平衡,我拍照片的时候就像不到。那天跟奶猪他们吃饭,拍的照片回家一看,所有人都跟毛利人一样红彤彤的,陈晓卿大师更是红的发黑。人家摄影师跟我说:“你这个价位的相机,一定有手动调白平衡的。”我找了半天居然没找到。后来还是摄影师帮我找到的。因为我一看菜单脑袋就大。

白平衡这事儿就不说了,以后出门我会记得带一张白纸。

说说昨天拍照片遇到的一件事儿,我在拍花的时候,遇到一只类似蜜蜂的昆虫,但是比蜜蜂大好几倍,我盯着这家伙看了半天,初步断定,这是只蜂鸟。但我仅有的动物常识告诉我,蜂鸟虽然有上百种,但只在南北美洲,中国没有。可是不是蜂鸟又是什么呢?起初,我认为是蜂鸟的理由是,它的嘴很长,有三厘米,它不会落在花上吸蜜,一直在空中飞。我认为它不是蜂鸟的理由是,它的嘴不是鸟嘴那样像一个锐角,而是像一根针。另外中国确实没有。但我还是有点兴奋,万一这个物种是我发现的,我不就上了什么杂志了吗。像周正龙大师一样,拿着照片说,我在中国发现了蜂鸟,并且以我的名字命名“峰鸟”,嗯哼。
1P1000337

可惜这个家伙太贼了,一直离我很远,我一动它就跑得远远的,我的相机最长焦才60毫米,根本够不到,所以拍了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回到家里,我上网查了一下,原来叫做长喙蛾,是只幺蛾子。不过我还头一次发现这类昆虫。后来又在网上看,发现很多摄影发烧友都见过这个小东西,而且都会像我这样提出疑问:“北京有蜂鸟吗?”
183248
(网上找到这么一张,跟昨天看到的差不多,够妖媚的吧)

这个北京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也不跟陕西省林业厅学学,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在中国发现蜂鸟。不然最近开三中全会又没新闻了。

认识自然界还有这么一只幺蛾子倒没什么,但是这事儿让我想到了很多别的事儿,比方说,我们现在了解一个人有时候就像我第一眼看到幺蛾子一样,凭着自己仅有的一点常识和经验下出判断。陕西林业厅大概也知道人们普遍存在这个心理,搞一把瞒天过海的游戏,可以把戏演砸了,你瞧瞧人家伊利和蒙牛,都有人砸场子了,还在顽强坚持表演,不让你继续看下去誓不罢休。

从来人与人之间都存在着误解,这个误解来自人们都习惯先入为主凭借自己的经验去判断。阎崇年大师挨打,我和所有人一样,被网上流行的语录误导了,作出了错误判断。包括那个打阎大师的年轻人,是否也是被什么东西误导武断作出判断才鼓足勇气打了阎先生呢?我相信那些生产奶制品的企业,他们不管遇到多大麻烦,都会相信一点,人民群众的眼睛虽然是雪亮的,但是人民群众的脑袋是最愚蠢的,随时可以去误导民众。毒奶粉事件已经不是新闻了,即便这个事件抻出来的东西太多,但是终究会风平浪静,人民群众早晚还是有奶就叫娘的。当某一种东西缺乏透明,人们自然会利用提供给公众的信息做出误判——比如当众表演喝牛奶。

问题是,从来人们就没有耐心去了解一个人或一件事。前段时间我总去全国各地放DV,遇到了很多人,我最常听到的一句话:你跟你在博客上的感觉是两个人。我觉得,你看到我真人的感觉跟我博客上的感觉都不是我,其他人也一样,你看到的老六也不是博客上的老六,你看到的罗老也不是博客上的老罗,你看到的你爹也不是你亲爹,你看到的你奶奶也不是你亲奶奶。但你看到的土摩托一定是博客上的土摩托,哈哈。我从来就不通过文字去判断人,因为我是写字的,文字的欺骗性太大。或者是我做记者多年,心里练就了一种意识,就是从来不太敢相信别人的文字和话语。尤其是,在你有生之年一定要记住这样一句话——网上的东西怎么也能信呢?有些东西你要通过整体了解才能下判断,但这又是矛盾的,谁他妈没事对你王小峰李小峰张小峰感兴趣呢,你提供什么信息我就按什么信息作判断,而且现在是一个做事不过脑子的年代,人们都喜欢下结论或作分析。比如我每次看留言都有这样的感受,原来他是这么看我,她是那么看我。慢慢这些看法就在我面前形成一道防火墙——其实你们说的跟我本人无关。

每个人对他人的理解和解释最终都会变成马赛克中的一块,它越多越清晰,但永远不会变成最真实的一个具象。

人类一直是有交流障碍的,哪怕面对面坐着说话,也一样有障碍,更何况今天通过网络信息做间间间接交流呢,这就跟一个排的人从前往后传话一样,传过几个人就走样。但是人们乐此不疲按照走样的方式继续这种游戏。信息时代人们捆绑得更紧密了,让本来无关的人都联系在了一起,但是心里的屏障却越来越厚了。以前不认识你,就当这世界上没有你。现在我认识了你,就当这世界上多了一个更不认识的你。

请听题:你说我到底认不认识你呢?
1P1000372
(人在这个世界上其实跟这只猫一样)

96 thoughts on “幺蛾子”

  1. 你看到的你爹也不是你亲爹,你看到的你奶奶也不是你亲奶奶你看到的
    ———————————————————————————————看到上面这句,就联想到下面这句:你看到的你儿子也不是你亲儿子。

    Reply
  2. 好深奥啊…
    如果你是大众传媒人,我是受众中的一分子,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但却可能误解你;
    如果你就只是你,是和我一样的平等的普通人,我就可以认识你,你也可以认识我;
    人和人之间复杂又微妙.

    当记者真不容易,需要时常伪饰自己~
    还是做只猫儿幸福,喵~

    Reply
  3. 表哥不怕,谁也别想看穿你,那些说自己看透什么什么的人最无知狂妄了,别理他她们~~
    呵!正、反、合,之后,要求我们回到具像、动态的过程中去认识……别说还有点古典思辨的气质,小样儿
    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认识才是认识的起点,而通过他物使自我获得确定性也是认清自己的途径之一,所以,别以为别人都在试图认识你偷窥你,其实那些人在描述对你的认识的时侯,是在感知自我呢,别怕
    再者,演绎地讲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纯粹客观的认识,换言之,就跟听歌一样,有时可以说每个人在音乐中听到的都是自己个儿
    王小老师乖,就别夜深沉了,小白猫都背过身去偷笑啦^_^

    Reply
    • 补充一点,
      上面所讲的感知自我、借物喻志、发现自己之类,本人所指皆是观念、思维领域内的确证,是以观察理性的方式来审视彼此,并无实践内容,因此空疏难免。
      决定还是要多跟三表老师学习,赶紧扑向社会,做到既有理论深度,又有现实内容!呵

      Reply
  4. 我最看重的是您文章里对一些事物及人的思考。以前我是羡慕草履虫的,不动脑子该有多好,现在是积极开动脑筋想问题了,是个进步,是个进步,您说是吧!

    Reply
  5. 其实,呵呵呵..其实你有魅力你的文字才更具有魅力!是吧
    可你现在说那个曾经写白皮书的人不是你,
    那个写白皮书的人多有意思啊,不是你是谁,就是你.
    老六不是老六,但你就是你!是吧

    Reply
  6. 我上小学的时候逮到过这东西。当时同学都说它是蜂鸟,我说不是,单嘴不敌群舌,就逮了一只当证据。当时要逮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抓到手里的一刹那下意识的把它甩出老远,想它虽然不是蜂鸟但万一是长有利齿的飞虫按它的个头看咬我一口也够我受的。甩出去之后看看手掌没有任何伤口到是有不少粉末,于是初步判断不是蝴蝶就是蛾子,可能被我抓的太狠,那东西之后就飞不起来了,在地上乱扑腾,被我一指摁住。终于看清了,是蛾子。

    Reply
  7. “每个人对他人的理解和解释最终都会变成马赛克中的一块,
    它越多越清晰,但永远不会变成最真实的一个具象。”

    Reply
  8. 扯了一大推,蛮有道理的。
    这末尾带括号的还带黑体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其实跟这只猫一样。没道理哈,猫的感受只有猫知道,嗯哼。

    Reply
  9. 我也见过,高中的时候,我当时以为是蜂鸟,但是生物课本否定了我国有这种动物,长久以来一直是人生的谜团之一,今天终于知道了,是蛾子。

    Reply
  10. “请听题:你说我到底认不认识你呢?”

    不认识。。。

    其实也不需要认识。。。有想认识的感觉就不错了。。。有的刚认识一点。。就已经没兴趣再认识下去了。。。有的认识了。。但还老有没认识到的地方。。。对于比较有意思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真的认识清楚的。。。因为这种人自己有无限变化的可能性。。。

    哪个小说家说的来着。。。人不应该写第二部小说。。如果作者本人没有经历脱胎换骨的变化。。。言内之意。。就是。。小说是作者自我的不断重复。。。如果自我没有大的变化。。那么小说也就没什么看头。。。

    Reply
  11. 我们这边叫吸果夜蛾,对果园破坏很大,在果实差不多要成熟时为害,吸食里面的果汁,吸过后的果黄化掉落

    Reply
  12. 小学不知道几年级,大概00-02年,我在汕头9楼家里的草坪上见过蜂鸟,就是更新的图片中样子,不是第一张里尖嘴猴腮的那种。。。
    北回归线划过汕头,理论上来说不是没可能,不过记忆是不可靠的。
    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见到它了吧。

    Reply
  13. 每次表爸这么讲道理我就。。。
    可是。。。怎么说文字也是人某部分的体现吧 不能完全抹杀吧。。。
    我需要很多思考。。。

    Reply
  14. 语言这个东东,可能是上帝用来制造人与人之间障碍的;网络这个东东,可能是上帝用来制造意识思维行为混乱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