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邪

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凡是跟我打交道的人都丢手机。这次南行,深圳、广州的朋友先后丢了手机。

在深圳,一个朋友带我吃饭,到了深圳书城,她突然说,手机找不到了。我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发现还是通的,看来没有落到敌人手里。于是我给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请拾到的同学给我回个电话。其实这位拾到手机的司机师傅早就给这个朋友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晚上就把手机送回去了。

广州的朋友就没那么幸运了。当她给我发完短信后,手机就丢了。因为手机比较值钱,所以至今没有下落。在北京,前段时间也有两个朋友先后丢了手机,都是跟我见完面之后。所以,我的朋友,如果你们见我之前,最好给手机上个财产保险,然后把一些肉麻暧昧的短信删掉,如果有一些艳照,也都删得一干二净,即便丢了,也不会让你变成第二个陈冠希。

这让我想起以前发生的两件事。

今年四川地震期间,有一天晚上,一个做记者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我一接电话,听到这位朋友用成都口音为问我:“请问你是某某某的表哥吗?”我一听,马上问她:“你是不是拣到她的手机了?”对方说:“是的。你快告诉她让她到什么什么饭馆来拿。”我肯定联系不上这个朋友,正好发现SMN上趴着另一个朋友,她们俩很熟,便问她,你能不能联系上某某某,朋友说:“我跟她在成都,住在一个晃悠的酒店里。”我说你赶紧让她到你们刚才吃饭的饭馆那她丢的手机。人家饭馆的服务员到我这里报案了。

国庆期间,我去重庆玩。每天都玩得很晚才回去。有一天早上八点,就有人打电话骚扰我。我糊里糊涂动用了一下0智商想了想,这都放假了,怎么还有送快递的?因为平时与太阳从东方地平线升起那一刻发生的事情除了升国旗就是送快递的打电话问我三联生活周刊怎么走。于是,这个电话响了三次我都没接。但是它不停地在响。

于是我只好起身,走到写字台边拿起手机。电话号码不认识。

对方用很烦躁的声音问我:“请问你是王小峰么?”我说:“我是,您有什么事儿?”对方说:“你认识一个叫某某某的人吗?”我靠,这一大早就问我这个问题,看来这个朋友出事了。男子继续说:“你能现在联系上她么?”

我这个朋友在深圳不靠谱是出了名的,我打电话从来就找不到她,不是不接电话就是关机,不是关机就是停机,不是停机就是不在服务区,不是不在服务区就是不在中国……她是深圳朋友当中第二不靠谱的人。我说:“这个,很难。请问您找她什么事?”那男子说:“她钱包丢了,我拣到了。你让她跟我联系一下。”

我赶紧给这个深圳朋友打电话,果然无人接听。过了好几个时辰,这个朋友把电话打回来了,这是我认识该生以来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她说:“你找我啥事,大早上的,你在深圳?”我说:“我在深圳就从来没见过你。你是不是钱包丢了?”朋友说:“是啊。”我说:“我拣到了,到重庆来取。”

我把那个人拣到钱包的事情告诉了这个朋友。又过了一段时间,朋友告诉我,钱包拿回来了。我很好奇,问她为什么该男子会给我打电话,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朋友说:“因为我一直把你的名片放在钱包里。”我一听眼泪差点流出来,虽然朋友不靠谱,但是还常把我名片放在身上,关键的时候起作用了。不靠谱就不靠谱吧,能把我放在心上比啥都重要,是不?

“你太让我感动了,还常带着我的名片。”我说。
“是啊,”朋友说,“随身带你的名片避邪啊。”

89 thoughts on “避邪”

  1. 香港最新鬼片:道士拿出一张名片说:以前我用的八卦符,现在改用这个了,效果好!接过来一看,名片上赫然写着:。。。。。。

    Reply
  2. 丢的最惨的一次是在北京。还是在比较嚣张的年代,一套新买的衣服,一叠资料和一套德国来的样品预备第二天出差跟合作方谈的,装在一个新买的某意大利牌子的箱子里。放在副驾位置上。

    等司机一溜烟刚消失在我眼前,我才想起。

    悔得我肠子青:不该因为几块钱跟出租司机犟嘴;不该不打票。

    那周刚做完手术,在寒冷的夜里在下车的地方等了几个小时希望司机发善心给我送回来,还去咨询了交通台寻物启事。

    未果。
    从此,坐车都要票。现在常坐公交,也少有这种丢东西丢到痛彻骨的机会了。

    Reply
  3. 表哥,你听得懂成都话?
    另外不知是否有计划推出签名辟邪精装名片,或把名片印在T恤上??
    想必销量应该不错吧,反正我会买

    Reply
  4. “因为手机比较值钱,所以至今没有下落。”
    干嘛要写这句话?就为了污辱一下前一个主动还手机的司机?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