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华丽,只有美丽

我最后一次给书写荐言献给了陈幻老师;
我最后一次给书写序献给了妹妹惠子;
我最后一次给唱片写文案献给了小娟老师;
事不过三,以后我不再给任何老师的出版物上写任何文字。
借此算是说明一下。
常常接到诚恳的电话,让我给他们的作品上写点什么。
一来我没什么影响,我的文字并不值钱。
二来我不希望说一些好听但言不由衷的话。
以后打电话或发邮件找我写什么的人,请止步。
就像我不上电视一样,我说到做到。
感谢公路,让我有机会写下下面的文字。是否采用,请公路定夺。

我跟小娟认识有十多年了。1994年,我在北京中关村的一个酒吧里第一次看到她唱歌,我很喜欢她的歌声,这样的声音我以前听过,但是能这么近距离听到还是第一次,这么好的声音不让更多人听到非常可惜。我记得当时老哥在录制《摇滚北京》(2),里面收录了一首小娟的《美丽的灵魂》,在一些稀奇古怪的另类摇滚风格中,小娟的这首歌显得格外“另类”。她让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会听她的歌声。

后来我很少再听到关于小娟的消息,有时候人们唱歌多有一些投机心理,坚持是件很难的事情,这是“昙花一现”的由来。渐渐地,小娟这个名字在我的印象中模糊了,只是偶尔听到一些类似小娟的歌声时,我总会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长发女孩,用纯真的眼神看着这世界,弹着吉他唱歌。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有一次,我在北京通州的一个度假村,看到了一个女孩,长发,眼神还是那么纯真,她是久违的小娟。她那时在度假村里驻唱。当晚,作为为数不多的观众之一,我听了小娟的歌,心里很感动,我的感动来自我无法快速适应这十多年的时间——一切都陌生了,只有歌声还那么熟悉,只有歌声才能填补这么长的时间,拉近十多年的距离。另一个感动是她仍在坚持歌唱。当我走出度假村,看着眼前极尽奢华的建筑装饰,我在想,人们可以用金钱堆砌一个美丽的乐园,但是人们内心美丽的乐园无法用金钱、名气堆砌出来。这么多年,小娟他们做到了,用他们的歌声。

正如她的歌声轻松平静一样,跟小娟他们接触中,我能感觉到一种无比的放松,有时候我很想透过小娟的眼睛去看看这个世界,她看到的都是什么。他们远离了一个充满欲望的都市,用安静的方式唱歌、生活,他们用自己的目光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并且唱出来。他们给自己的乐队起名“山谷里的居民”,在我们生活的城市,“山谷里的居民”好像是虚拟的世界,但这是他们心中的大自然,他们的美丽家园。我们平时看到了太多钢筋水泥下的虚假植被,以至忘记我们是自然之子,而小娟他们仿佛与世隔绝,却享受自然之子般的生活。

在一个讲究时髦、时尚、时间的时代,我们都拼命去创造一切与时俱进的东西,因而它短命速朽。小娟的歌属于哪个时代?它不属于任何时代,因而适合任何一个时代的人去倾听。我相信民谣的力量,它来自生活与土地,它来自人们的心灵。

台湾70年代民歌运动打造了纯真年代的歌声,如今,那些歌声已经久远,但我每次听起,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感动。我们之所以怀旧,是因为我们不满意现状。全球一体化逐渐吞噬地域文化的个性,但是,总有人会坚持,无欲无求的坚持,把一些特质保留下来。小娟的歌声让我想起台湾民歌运动,让歌唱回归到浪漫,回归到理想,回归到快乐,这样对听者来说才是种享受。

2007年,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先后出版了两张专辑《如风往事》《细说往事》两张翻唱专辑,在一个过度强调原创的歌坛,人们几乎不太重视翻唱,一版出色的翻唱,同样是一种创造。小娟的嗓音本身就是一件出色的乐器,她能用自己的演绎方式把不同风格的歌曲汇聚一炉,那些浓郁、伤感的歌曲被小娟洗得更加清澈,演绎得那么淡然。

如果说两张翻唱专辑让我们熟悉了小娟的歌声,那么这张原创专辑《红布绿花朵》可以让人们去感受一下小娟的没有华丽,只有美丽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也许你看到的东西并不多,但一定是你忽略的。作为一个生活在信息时代的人,你是否想过你的眼里塞满了什么?你的耳朵里塞满了什么?你的心里塞满了什么?大量的信息与物质带给你无尽的享受,而从来没有意识到自缺失掉什么。好吧,请你慢慢去听这张专辑,也许你能发现你缺失掉的那一部分。

guest
9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从容地狂奔
Guest
2008年11月12日 21:53

为了小娟,当一回黑猩猩

清水无鱼
清水无鱼
Guest
2008年11月12日 22:06

记得那时候装google桌面,在推荐板块看到了“不许联想”,进来就见到你推荐她的《往事随风》……那是2006年的事

小弟
小弟
Guest
2008年11月12日 23:13

刚亚马逊买了。

拖把
拖把
Guest
2008年11月12日 23:50

在济南听过一次小娟,很喜欢

pinmusic
pinmusic
Guest
2008年11月13日 01:13

等着你最后一次给评论写回复
等着你最后一次给博客写日志
… …

公路
公路
Guest
2008年11月13日 02:29

嗯哼,通过!

公路又不是什么好名字
公路又不是什么好名字
Guest
Reply to  公路
2008年11月13日 10:50

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冒名,需要重感冒,简称重冒。

....
....
Guest
2008年11月13日 09:17

“那两个孩子一人拿小提琴,一人拿画夹,看见房龙的火车从身旁疾驰而过,眼中充满渴望,却又黯然神伤。房龙知道他们虽然没有目睹过高大壮美的东西,但他们同样也没有残忍的欺诈与功利的烙印。”

aime达娃
aime达娃
Guest
2008年11月13日 10:26

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都没有听过这个叫小娟的女孩的歌

不过听了你的介绍,我觉得应该是我会喜欢的那型
最近我正打算买一些CD呢

一并算在里面了

谢谢

susandouzi
susandouzi
Guest
2008年11月13日 19:14

潜伏好久了,看到小娟的文章上来冒个泡。

前几天上海 JAZZ音乐节听了她的 my home(我的家),

放空间里,N多朋友过来找我要。她和山谷的,赞一个~~

猩猩就猩猩
猩猩就猩猩
Guest
2008年11月14日 00:24

第一次宁可当黑猩猩也要留言。

去年六月三号在虎坊路,林一峰音乐会上,我有幸听到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非常纯净的嗓音,让人慢慢沉静下来。她唱歌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很独特的乐器轻轻摇着,看起来像是里面装着沙子的竹筒,发出风吹过竹林时声音。

只要有机缘遇到小娟,就绝不会再忘记,可惜这种机会太少,我想如果不是去年她当一峰嘉宾,恐怕今天之前我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三表这次隆重介绍小娟,我想会有很多人开始认识小娟,欣赏小娟,国内第一大博的影响力那是相当大啊。

KFC
KFC
Guest
2008年11月15日 17:13

人美,歌美,谢谢三表

KFC
KFC
Guest
2008年11月15日 18:01

三表你的文字不俗, 但是用来写小娟的歌,还是显得有些灯红酒绿的

基因不可控
基因不可控
Guest
2008年11月16日 00:23

小娟的歌是土摩托给的,《我的窗外》。第一次听完了,他问我怎么样,我说,嗯。他很吃惊地看着我,说,就这样?我说,嗯。其实土摩托同志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主要是很好听,脑子暂时有点短路,所以只能说,嗯。
现在听了几遍以后,终于出现了一点点曙光——这首歌的声音给我感觉像是风筝翻飞的感觉(还不是我的说话风格,用我的话暂时还比较难以形容这么纯净的歌声,还是,嗯,比较好)

koko
koko
Member
2008年11月16日 15:36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你给唱片写的文案,感觉挺悲壮的。
听小娟的声音让人的很平静。

KFC
KFC
Guest
2008年11月17日 08:53

小娟的声音是个家,给没人疼的孩子.

那些自然愈合或者强迫愈合的伤口在她的声音里没有地方躲啊,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巴沙
巴沙
Guest
2008年11月18日 17:38

顶这首诗
这年头,挤在地铁里,距离这种纯净是何等的遥远
歌没听过,但愿和这首诗一样单纯干净

小八
小八
Guest
2008年11月18日 22:40

话别说的太死了。世事无绝对啊

百年瞬间
百年瞬间
Guest
2008年12月14日 23:56

恩,留一只耳朵在这里。
——说实话,全文一般,偶有亮点。

9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