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口音

这几天听采访录音,突然发觉自己的口音有点变了,东北口音日趋浓重起来了。我想大概是最近见罗永浩校长见得太频繁了,口音给带回去了。罗校长不管在什么场合说话,都是慢条斯理地用延吉东北口音说话叙述一个语法结构很复杂的复句,特点是有时候平舌卷舌音不分,罗校长基本上是以平舌音为主。相反,王小山以卷舌音为主,这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发型,一个平头,一个卷发。

小时候我是东北话和普通话都能说,到北京说普通话,回东北说东北话,上高中以前是这样的。高中毕业我回东北老家,在老家呆了一个多月,东北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后来干脆就是模仿,而且模仿的也不像,还常常被人笑话。以后,我干脆就不说东北话了。

上大学,宿舍里四个东北人,两个天津人,结果四年下来,东北话没找回来,天津话倒是说得挺地道。我每次去天津,一出火车站,只要旁边有个人说天津话,我立刻就能变成天津人,打车司机从来不绕路。后来我又学会了唐山话,理论上讲,唐山话根本不用学,如果定义唐山话,可以这么说: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说话时轻佻一点(就是发音都往上挑)就是唐山话。有段时间,我还学会了山西话和西安话。

有一年我出差去西安采访,在西安呆了一个多星期,无聊的时候我就去酒店卖旅游纪念品的柜台跟服务员聊天,我跟服务员说,我跟你学方言吧。人家小姑娘一开始不教我,因为看我不像好人。后来我软磨硬泡,她终于花了三天的时间教我。那段时间我一张嘴就特地到的西安话,出门可自豪了。有一天打车去兵马俑,路上我跟司机闲聊,那西安话说的,比普通话还标准。快到兵马俑了,司机突然问我,你不是西安人吧?我问,你怎么看出来的?他说,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我估计这哥们都憋了一路想揭发我发音不标准的问题。

回到酒店,我直奔卖旅游纪念品的柜台,质问那小姑娘,你教的不是西安话。小姑娘理直气壮地说:你又没说学西安话。我问她是哪里人,她说她来自内蒙河套一带。哦,原来我学的是套话。

后来我听许巍、张楚的歌,发现他们俩唱歌倒音很厉害,比如,“我只有两天”,许巍一定会唱成“我只有良田”,一看许巍就是农民出身。你再听张楚唱的那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除了“孤独”这两个字,其他音全倒了。甚至,有时候你们听许巍的歌发现很相似,这倒不是许巍在模仿自己,他跟张楚一样,写歌的时候基本上是以西安话的韵律为标准,在别人看来,倒音听着有点别扭,但是他们唱起来就特别舒服。同样,“二手玫瑰”的梁龙写歌也带有东北方言的韵律,不信你仔细听听他们的歌,音都往下走。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地方戏呢,就是以地方话为基础的戏曲。相比之下,东北的地方戏曲吐字都很清晰,如果没有土话方言掺杂在里面,广东人也一样能听明白。反过来粤剧北方人就听不明白。

有几种话不用学就能会,除了唐山话就是乌鲁木齐普通话。什么时候东北话能像这两种话一样就好了,可以张嘴就来。所以我很羡慕罗校长,能说一口流利的东北普通话,如果他的英语学校开设东北语课,我一定报名。人都说,乡音难改,我就改了,而且看人说东北话我还着急,自己就说不出来。

刚来北京,我妈说东北话,后来慢慢也说普通话了。甚至说了半辈子的方言慢慢也不说了,毕竟没有那个语境了。有时候我回家故意跟我妈说东北话,我妈就笑,说我不标准,可让我妈说,她也不标准。我现在说的最标准的一句东北话就是“嘎哈呀”,而且只有这么一句。这就像我只能说一句很地道的上海话一样:“侬欢喜吾哇?”

如果以黄河为界,黄河以北的方言都好学,以南的我几乎都听不懂,在我看来就是外语。

guest
7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阿修罗
Guest
2008年11月28日 15:46

四川话三表总听得懂吧

啥啥啥
啥啥啥
Guest
2008年11月28日 20:17

唐山话的语调很微妙,一般人很难学会的。相信我。有空咱可以切磋一下。上礼拜我还逛南罗鼓巷了呢。

OBDC
OBDC
Guest
2008年11月29日 03:06

嗯,交关欢喜~~~

73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