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还是删宰

一个多月前,我去CCTV春晚剧组参加过一次策划会,讨论明年春晚该怎么办。我知道,去CCTV开策划会根本不用准备什么,说什么都是白说。我比较好奇这家中国最大的电视台每年的春晚都是怎么搞出来的,比如那么糟糕的节目,那么恶心肉麻的环节,那么低劣的演员,那么木偶般的主持人,如果不是一般的智商是想不出来的。开了一次会,知道了个大概。

那次胡淑芬老师也去了,胡总在发言的时候说的不多,他说以前也来给春晚开过策划会,说了多少也没有用,所以就少说两句。我说的比胡总多了三句,虽然我基本上不看春晚,但是还希望这个节目大过年的别给更多的人添堵,比如那些演技派的主持人动不动就泪如泉涌先之类的表演,不知道还以为是抗震救灾晚会呢。

可是春晚已经被异化成这么一个物种,几十年的基因转变,似乎不可逆了,如果你哪天看到人退化成黑猩猩,那春晚就有救了。那天,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说的很多,他说他是80后,口才很好,慷慨激昂,妙语连珠,总导演郎昆先生像速记员一样在纸上笔走龙蛇。这个小伙子好像是个导演还是编剧,新锐想法挺多,当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的好多主意献给CCTV其实有些浪费,他应该自己搞一台晚会,一定会很出彩。

最近有人开始弄一个山寨版的春晚,新闻炒得还挺热,我也比较好奇,如果真的弄出来,应该不错。至少能让大家比较一下,每年用七八千万砸出来的那一堆四小时的垃圾究竟垃圾在什么地方。这么多年,由于CCTV春晚的影响力,已经把各地电视台的除夕节目排挤到边缘上。这是个很中国特色的现象,惹不起,躲得起,你CCTV一家玩吧。整个中国的除夕之夜,只能CCTV梨花一枝带春雨。

过年的意义是什么?很简单:快乐。但是在中国就异化成了教化,利用大过年的的机会强加一些意识形态给你,这是最糟糕的。过年就是过年,我干吗每年都要看到朱军、李咏、周涛啊?我干吗非要听你的那种苍白的教化呢?你就不能让我真正有一次开心张大嘴笑一次吗?以前我看春晚,确实笑过,基本上是苦笑。每次笑过之后脑袋里闪现的就是一些苦涩的场景。与其跟着他们苦涩,还不如找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得瑟。

有人说,我早就不看春晚了。如果一台晚会给观众办的,我会看。

现在有了互联网,挺好,搞一台民间的网络春晚,我相信民间智慧一定会比精英智慧更有吸引力,民众对快乐的追求一定比领导对教化的追求更精彩。当我听说有山寨版春晚,我就决定看看,第一让我在除夕之夜有另一个选择,第二至少我能看到一种创作自由,这是最重要的。也许山寨版春晚简单、粗糙、生疏,在灯光舞美和音响效果上不尽人意,演员可能不职业,而且是头一次,肯定乱七八糟的。但那是自由的,因而难得,不用经过17位领导审查的节目想想就让人渴望啊。你想想,现在还有几个节目是给观众做的?

但是今天看到新闻说,有电视台打算介入山寨春晚,我操,这简直就是噩耗。要真是这样,山寨春晚就会立刻变成“删宰春晚”,不管是哪家电视台介入山寨春晚,那个台长一定会要审查节目,在台长审查之前,还要有部门的主任审查,台长审查完了当地宣传部门和广电分急领导要审查,这样不就跟CCTV春晚差不多了吗。

还有报道说,他们可能引起法律问题。比如如果说这是营业性演出和有偿广告,就要经过国家工商、文化部门行政许可,通过国家税务登记,而且要设立规范的财务账目,依法纳税。这个很简单,找家公司出面主办不就解决了吗。技术层面的问题好解决,关键是态度问题,你是以什么姿态来搞山寨春晚,是投机、炒作、诈骗还是自娱自乐,这很关键。我总觉得,什么事情一旦搞大了,就变样了。不信你看看二十多年前首届春晚,那是多么的山寨啊!

41 thoughts on “山寨还是删宰”

  1. 觉得越来越没意思。今年的春晚肯定不用说的,因为有地震,当初搞过晚会了,希望春晚不要再拿地震来煽情——可能么?不可能!

    Reply
  2. 记得去年的有个节目是三个妇女看望海岛军人的小品,恶心死,这样的节目也能上春晚?????

    Reply
  3. 是不是芒果要接手呀,强烈期望芒果和朝廷台对着干!龙姐姐的节目肯定比嘻嘻体味好看

    Reply
  4. 三表哥,山寨春晚需要群众演员不??

    我愿为艺术献身啦~~

    不知道三表哥的印象力,能否让我打入山寨春晚的内部呢?!

    Reply
  5. 我总觉得,什么事情一旦搞大了,就变样了。不信你看看二十多年前首届春晚,那是多么的山寨啊!
    ===============
    严重同意此说法。当时的春晚就是为了让劳累一年的大家乐呵一下,没有多少意义需要承载,没有太多人前来挑刺,没有多少教育需要说教。其实不仅如此,当时的文艺审批好像在某些方面比较宽松,起码比现在还要宽松,比如《芙蓉镇》这样的影片可以公映出来,还赢得高票房。今天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Reply
    • 八十年代正是内地文艺争鸣时代,各种思潮都有。
      比如那部《顽主》(1988),要搁在现在,早被广电总急枪毙了

      Reply
    • 没错,有关部门对《顽主》意见很大,比如脏话,时装表演乱七八糟,德育教授的遭遇,瞻仰毛主席遗容的录音等等。好在导演米家山的坚持或者说穷对付,加上有关部门网开一面,才得以基本保全原貌的公映。

      Reply
  6. 那么糟糕的节目,那么恶心肉麻的环节,那么低劣的演员,那么木偶般的主持人

    完全同意这一句.

    Reply
  7. CCTV的优势在于它的新闻,完全没有必要搞什么春晚,如果娱乐节目都政治化,只能是越来越虚伪,越来越没人看。如果CCTV不搞春晚就好玩了,所有的省都自己搞,百花齐放,CCTV可以在元宵节回放各省的精彩节目,一定很好看,又能满足各地不同文化需求。人员也可休息,不然除本台节目还要到各地流窜,一年忙到头,谁也抗不住。

    顺便说下,朱军和李咏实在让人恶心,像极了朝廷豢养的弄臣。从来不看3台。

    各省没有CCTV那么财大气粗和奢侈,说不定全国办春晚加起来的花费也不如它们造掉的多。

    CCTV今后怎么发展,最终取决于它的目标,是想聚拢人气呢,还是依靠背后的权力资源坚持它的霸主垄断,攫取最大经济利益。

    Reply
  8. 说说《走向共和》
    它的优点不仅是思想上的,我觉得最大优点是制作的精致感。
    虽然是五六年前的作品,但到现在中国的电视剧能达到它的制作水准还没几部。
    它的画面剪辑和表演真的很精细,和日本NHK的大河剧有的一拼……可惜被封了……
    尤其拍日本天皇和平民,那个真实感(并非以往的丑化)~~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日剧呢
    见第九集
    v.youku.com/v_playlist/f834351o1p8.html

    至于思想方面
    不说此剧是否完全真实,但中小学生教材书内容肯定是假的。

    Reply
  9. 超级怀念从前的DD~~以前的小品相声多好玩儿~
    现在……想想上次那啥军嫂隔着海嚎叫,我就一身冷汗

    Reply
  10. 春晚确实需要改革一下了,每年一样的煽情一样的面孔,节目上有太过根本不知道什么角儿的角儿在自说自话;
    但是不能否认,还是又可以欣赏的东西的,比如相声或是小品,偶尔也会有大家想看到的明星,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满足了一些需求的;
    希望春晚能够逐步改革,真正成为为观众办的晚会。

    Reply
  11. 人家请你做策划,你还同意了,这说明你接受了这份合约,结束的时候人家无论如何都是要付钱的,可你在做的时候不卖力,你觉得你有职业精神吗?

    Reply
  12. 我家人说,看春晚是因为这是传统,然后就絮叨很无聊,我就说你这是概念混淆。家里面能打麻将和其他活动的,都不在电视跟前,我亲戚家只有老人家在看,偶尔还打瞌睡。我不看春晚,附和大家,是因为饭还没吃完,总不能就下桌子去吧。春晚这种意识形态教育的产物,随脱胎于其一直有的群众运动般的联欢晚会,更直接借鉴于日本每年一次的红白歌会,不过后者纯属娱乐,也在日渐衰败,何况春晚。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