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今年过生日,吃了三个蛋糕。23号晚上,老男人局,本来不想过去,因为刘苏老师携老爷老北京,必须要请她吃饭,因为她给我介绍了一个她的发小美女,一个叫美美的美女,据说他们公司对我明年拍DV比较感兴趣,前提是要拍一个跟科学有关的故事,不然不投资。我决定让土摩托编剧。

(陈老师送的蛋糕和他的肤色一样香艳欲滴)

然后和小强老师奔赴老男人局,我带着实习生,一个她妈妈爸爸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实习生,见一些跟她爸爸妈妈年纪差不多的老男人,这些人以前她只闻其名,比如老六啊,陈晓卿啊,罗老师啊,老颓啊,柴静啊,后来我问她:对这些老男人们有什么印象?这孩子说:“太颠覆了。”

在饭局上,陈老师给我准备了一坨蛋糕,然后他们纷纷对我说:“明天有事,没法给你过生日了,只能提前给你过。”陈老师要剪片子,土摩托要去北极,老六要编《读库》,罗老师要回天津,老颓要去广州。反正大家都有很正当的理由。我想,早一天晚一天都可以,不来就不来。年根了,谁都忙,不用老围着我,这么温暖的聚会,经常会有。老六很严肃地说:“今天是老男人,明天把你交给姑娘们。”我一直坚定地认为,在这些老男人当中,就属老六最了解我。


(哪一坨是奶猪送滴蛋糕?)

回家的路上,收到小强老师的短信:“他们说奶猪明天参加你的生日局,所以都借口不来。”其实我一直觉得奶猪这人挺好的,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她来北京每次组织饭局,上座率奇差,有的人在奔赴饭局的路上,听说奶猪在场便调头就走。我问奶猪:“宁丫滴人缘为虾米这么差?”奶猪说:“自从偶减肥之后,他们就不稀饭偶了。”这些老男人,人到中年,身体变得臃肿之际,还不忘去嫉妒一个女孩子。

所以,今天的生日局,除了我,是清一色的女孩。比如小强、奶猪、可研、狐狸、简总……

昨天凌晨,第一个祝福生日的短信是小强老师发的,小强喜欢抢沙发,第二个短信来自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三个来自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三个来自台湾(由于有乱码,不知道是团团还是圆圆发来的,或者是扁扁?)。然后,一直到今天凌晨,收到了一百多条短信,还有博客上那些留言的同学,谢谢你们。

以前我不爱过生日,一过生日心里就难受。今年的生日我很开心,昨天吃了两坨蛋糕,加上陈老师的,一共三个。还有那么多的祝福,我干吗不开心呢。以后我会很开心地收下这些祝福。

今天小强老师发挥十分出色,他一晚上讲的笑话是我认识他五年来听到的最多的一次,一共讲了4个,但是讲了16遍,每来一个人,他就讲一遍:“有20个青蛙去洗澡,其中有一个穿着衣服,这是为什么?”关于小强老师在生日局上的精彩图文报道,可参见二丫的空间

谢谢祝福我的人,还有那些送我礼物的人,尤其是那天在首映式上送我毛巾的那个女孩,我回家仔细看才发现那是围脖。

124 thoughts on “生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