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信

某某某网友:

你好。这封信早就该给你回了,拖拖拉拉有快三个月了,之所以没有尽快回复,可能我有点懒,或者说对你提出的一些问题对我来说已不刺激了,或者是我当时还没有想好。可能你当初想的跟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有些观点可能你未必能理解、接受,算是探讨。但愿你看到这封回信心里不会感到某种刺痛。

谢谢你提供的一些关于某些中国内地歌手抄袭的信息,每次看到这些信息,我都觉得很无奈。我记得我以前写过一篇《我宁愿留在那个时代听音乐》,我不喜欢这个乱哄哄的年代,一切是非、善恶、美丑标准都被颠覆了,我们进入了当年我上初中时政治经济学里批判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尔虞我诈”“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时代。我从那个时代走进这个新时代,你可能没有赶上新旧社会两重天的年代,无法去比较两个时代不同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对比,也无法去比较前后价值观念的变化。但我相信,你也是有良知的,还残存着对美好的期盼,至少在面对今天的社会,你还会判断,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几个月前,我们之所以揭发花儿抄袭,是因为我无法容忍一直我看着长大并曾经投入过感情的乐队如此堕落,在我揭发的时候,心里还是抱着希望,做错了事情,改了上帝都会原谅。事实上,我看错了。当我们把这件事情揭发出来,事后俨然是个胜利者,但是我突然听到崔健喊了一嗓子:“告诉那个胜利者他想错了,这个时代早就变化了。”我冷静下来想,事实上我们真的做错了,因为我们判断的标准只适合我们的时代。我曾经在后来跟百代公司的人交流过,但我非常失望,他们还认为这是花儿创作习惯问题,而不是一个做人的品德问题。至此,我也觉得自己很可笑,一不留神成了塞万提斯笔下的那个堂吉诃德。在过去,你能听过这样的话吗?“就算人家抄了,但抄的比你好,有本事你也抄一个我看看”“人家要不是那么有名,你能注意人家抄袭吗”“你说人家抄袭就是在炒作自己”……这样的话我几乎常常能看见。

对于今天的价值观念体系,我觉得我未必就落伍于这个时代,有些东西我可以接受,而且是对我过去形成的价值观的补充,有些我不能接受,取舍的标准在于,最基本的是非、美丑、善恶不能逾越,不管在任何时代,这都是价值观的最基本底线,突破了这个,价值观也就无从谈起。

几天前,我和高中的同学聚会,饭桌上,一个同学说:“虽然我们这代人受到的正规教育在今天的人眼里觉得不怎么样,但是有一点是今天的人从教育里无法学到的,那就是这个教育教会了我们要有社会责任感。”我的另一个同学在一本读者可能只有几千人的杂志社当主编,但是他对手下的人要求和任何一家大报的高标准无异,哪怕只有一个读者,他仍会字斟句酌。这,或许就是责任。

我曾经无意中看到了现在的中学教科书,现在的历史课本和我们那时候学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历史还是那个历史,但课本已不是那个课本。虽然我们的教科书每年都在改变,以适应“新时期”的要求,但它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真实,我甚至担心,有一天勾股定理也会变成另外一个公式;“平行线就是在同一平面内两条永远不能相交的直线”也会改成“平行线就是在同一平面内两条在你看到的范围内不能相交的直线”。他们现在学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糊涂的教育造就了一批批糊涂虫。

所以,我现在倒是能理解很多人为什么连最起码的ABC都不会判断,因为他们上学的时候就没学会。昨天我听广播里讨论某学校评选“孝子”引起争议的事情,我在想,这个社会已经到了靠树立孝子这样的典型来鼓励孩子们孝敬父母的程度,这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不管怎么说,孝敬父母是咱们中国甚至是人类的传统美德之一,这是人跟动物的最大区别之一。怎么到了今天要鼓励孩子孝敬父母了?这种颠覆是不是也有点太超前了?从孝敬父母这点“小事”上就能看出来,他们真的不知道ABC是什么了,我们真的礼崩乐坏了。当有些东西被破坏,却寻找不到新的东西来支撑,这个社会往前发展是很可怕的。他们只有糟糕的偶像,而没有信仰,甚至连信念都没有。

有人也许会说,你这个年纪的人有你的活法,我这个年纪的人有我的活法,你管得着吗?我当然管不着,你就是杀人放火我也管不着,但是不幸的是,我们还活在同一个社会,同一个空间,偶尔还要发生点关系,肯定互相谁都瞧着不顺眼,但我敢肯定地说,在面对是非判断的时候,我比你离正确更近一些,你现在可以不承认,终究你会承认这一点。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当它有一天成为你们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扯得有点远了,还是说说抄袭的事儿吧,就事论事,也许还不至于刺痛些什么人。自从我揭发花儿乐队抄袭以来,我的邮箱里经常收到网友们提供的各种线索,慢慢地,我感觉麻木了,再退一步讲,他们干什么事情,真的跟我没关系,我再不断揭发,人家会说,你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图什么呢?是呀,我图什么呢?我既不会被评为劳动模范,单位也不会发我奖金,精神和物质的鼓励我都得不到,那不就是吃饱撑的吗。有时间干点实在的事情多好,比方说在博客上骗点浏览量,想想怎么去挣一笔钱买房子,或者想方设法去包装自己,把自己卖出个好价钱,哪个都比揭人家短处好。当花儿抄袭事件被揭出来后,我也看到了,音乐圈和媒体圈的反应竟然有天壤之别,这是让我感到意外的。如果说那些歌迷们出于对花儿的热爱说几句无知的话,我还能理解,因为他们还不明白什么叫对错,但是媒体和音乐圈的人的反应让我的确感到这个环境真的有点冷飕飕的。当张志新、遇罗克说真话便被推向孤立无援的境地,那是因为那个时代是非颠倒,黑白不分。今天我们仅仅是做了一件与前辈们相比十分微不足道的是非判断题的时候,居然也能看见两种结果,这让我不得不怀疑,现在还有没有是非?

这事儿我真的不想再说了,不然大家又会说,又不是抢鸡蛋,你没事老拿出来说什么啊?是的,我都觉得很无聊了,人家爱抄什么就抄什么。只是,我的那点良知还没有完全泯灭,而且我每次看到这样的邮件总要受到一些刺激。尤其是我的观念里还不能完全接受一些在我受教育时教会我的那些是非观,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给你写这么长的回信的原因。我想说的是,仅仅从抄袭这么一件小事(对某些人来说可能都不算个事儿)上,其实已经看出来,这就是尔虞我诈的社会。过去我们这样批判人家,现在我们自己的毛孔也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社会的确在进步,我们的生产力水平确实在提高,但我们的做人底线早就突破资本主义社会的警戒线了。

今天,又有个网友在我的博客上留言,揭发“水木年华”抄袭俄罗斯乐队Lube的歌曲的事情,那两首歌我都听了,然后我的眼前看到的是,“水木年华”的唱片封面上清清楚楚写着“作词:水木年华,作曲:Lube”,我必须这么想,然后,大家发现这是一场误会。然后过几天,“水木年华”站出来澄清,这真的是一场误会,真的,真的,真的是一场误会。或者,他们会拿出两首歌的曲谱,告诉人们,两首歌一点都不一样,相同之处连4个小节都不到,你觉得一样,纯属你脑子有毛病。不管他们是“水木年华”还是“水货年华”,他们都赶上了好年华。

是这个网友的留言,让我想起了该给你回一封信。

所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多么正确啊。也许将来我儿子上学的时候,新八荣八耻里面教的就是这些东西。

就写到这里吧,以后你再听到看到谁抄袭了谁,就请你闭上眼睛,捂住耳朵,家事国事天下事,漠不关心,眼不见为净,你肯定也有你的追求,也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看见丑陋的东西,你可以转过身去,还有美好的东西,再看见丑陋的东西,你还可以转过身去,你就这样不停地转身。你也许会说,如果到处都是丑陋呢?怎么办?没别的办法,如果你相信你自己,至少你还纯洁。

祝你心情好,胃口好。

王小峰
2006年7月13日

148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erry
cherry
Guest
2006年7月14日 09:29

你的心情我都能理解,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深锁
Guest
2006年7月14日 09:53

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按摩乳……
还是以前那样嬉笑怒骂的好。
又及,今天第一次在这里留言,发现这个空间的服务真是细致周到。

指间的烟头
Guest
2006年7月14日 09:53

社会责任,这个话题对于时下的青头来说,过于沉重。
你以这个篇幅的文字来写这些,我很感动。
我想到的是郭敬明,赔了钱却不道歉,好笑。
不道歉就不是抄袭?
相比,花儿还稍微好一点。
看到郭的fans的不分青红皂白,也是感到好笑。
现代人,也许是爱上了爱上一件什物的心情。只要有这份心情在,依托就有了,狂热就有了。
社会责任是什么东西?fans们说老师没有教过罢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09:55

我也烦那些动不动就拿大嘴巴抽人的人。你谁啊?好像掌握了绝对的价值标准一样。
王三表都承认价值观已经不同了,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一点错都没有,用它当大棍子随便抽人就是找抽了,请问你半夜里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也和白天抽人的时候一样理直气壮吗?就算你理直气壮就一定证明你是绝对真理了吗?谁没有局限,从您这么不谦虚就可以看出,您一点都没对自己的局限报以理性的态度。

纯粹。
纯粹。
Guest
2006年7月14日 09:57

谁抄谁在这个社会已经不是新闻了。
哪一天他们不互相抄了。
那才是新闻。

王艺琦
王艺琦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0:04

你好!关注和阅览你的BOLG很久了,恭维的话就不说了,我只看过3个人的博客,老徐、洪晃和您,现在就只看“找乐和不许联想了,其实今天给你写信是想求助于您,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我曾经听过一首英文歌,是在酒吧里一个驻唱的女歌手唱的,很喜欢,属于“一闻钟情”的那种,后来为了打听出名字,主动跟人家搭话,她告诉我是个叫UB40的乐队的歌,歌名的意思好象是“强悍、强壮”的意思,很开心,于是就在网上和音像店里找,结果我都晕了也没找到,歌曲的副歌是“啊拉拉拉拉隆,啊拉拉拉拉隆,啊拉拉拉拉隆隆 隆隆隆 隆…….”如果你也没听过或者还是找不到,看来我就要放弃了,就象在这个新80后的年代里放弃自己的那点70年代的“老土思想”一样,无奈…..以后就只有自己在心理瞎哼哼了—-那首歌和那些想法。
盼复. TKS

shuai
shuai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0:13

乖乖 Says:

七月 13th, 2006 at 9:33 pm
datou Says:

七月 13th, 2006 at 6:32 pm
有一天勾股定理也会变成另外一个公式;“平行线就是在同一平面内两条永远不能相交的直线”也会改成“平行线就是在同一平面内两条在你看到的范围内不能相交的直线

三表同志似乎对沟谷定理还不是很知道,您说的这个叫平行线定理

这位同学你搞错啦!
请仔细看一下这句话用的标点符号——“有一天勾股定理也会变成另外一个公式;”——用的是“分号”!
你不会忘记了“分号”是起什么作用的吧?
————————————————————————————
还是容易起歧义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0:16

郭敬明这件事,我是这么看的:抄袭绝对是不对的,如果是郭换成是我,那我一定会道歉。
可我不能因为我这么看就一定要求郭道歉,道歉认错是个道德范围的事情,你可以指责郭不道德,可你一定要求他道歉就可笑了,法律范围里的事情才是强制性吧?郭服从了法院的判决,这就够了。但从道德上,道歉不道歉是他的事情,从道德角度去指责郭,那是你的自由,把道德当成法律来执行,你没有这个权力!
没把非要人道歉定为法律,就是证明了法律对某些价值观领域的尊重,法律如何界定这个领域,我没有指手画脚的能力,但我想一个原因是这个领域观点上的不同并没有严重到损害整个社会的程度。而且要求别人道歉从可行性上讲也行不通,巴金也要求人家忏悔,可有几个人忏悔了?这些事情发生的不止一天两天了,从可行性上来看,早就被否定了。莫非你们真的不知道?
非要别人道歉,就是在一个并不带有强制性质的领域把道德审判强加在别人身上,不管出于什么出发点,这种强制性都带有某种霸道的特征,我最烦的就是这个,所以我不同意强迫别人道歉。

大头圆子
大头圆子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0:31

“就算人家抄了,但抄的比你好,有本事你也抄一个我看看”,这句话在我上小学4-5年级(1986-1987)时在语文老师的嘴里就已冒出过,她袒护一个自己特别爱的学生,在全体学生面前说了"抄也是要有水平的!"

小P
小P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0:51

也许对中国这个正处于巨大转型期的社会我们不该有太多的道德期待,道德的界限早已被各种价值观疯狂篡改,涂抹得一塌糊涂了.

最关键的是一个问题:你的价值判断即使再正确,你也无法强制别人去执行.这就是知识分子的无奈,而如果要让社会自发的形成一种相对客观正确的道德体系是需要一个很长久的过程的,需要所有人去共同建设.

呵呵
呵呵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0:52

简总,
打孩子、体罚学生是不对的。
家长总是痛骂孩子不争气,不如邻居家的孩子。但孩子却很少痛骂家长不争气,不如同学们的家长。孩子其实比家长厚道。
60后70后痛骂80后,是因为他们举出了80后的几个抄袭例子。但80后从来都是在为自己洗刷,很少有人把贪官、奸商和包二奶的长长的名单举出来当作60后、70后的代言人。80后的孩子多数也老实。不说了。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1:48

小P Says:
这就是知识分子的无奈
---------------------
如果这种无奈来自于道德上的优越感的话,只能希望你说的这种知识分子一直无奈下去。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1:52

你的价值判断即使再正确
------------------------
这么说不合适,因为这个是无法证明的,而且这个价值观念的适用范围并没有大到包容全部的社会。

不啦叽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2:38

我觉得王老板你把三表的话和王小波的东西扯到一起去本身就很不靠谱啊!你似乎一看到别人做价值判断就猴急猴急的,何必呢?
把王二的话作为你的武器,这不是他的本意啊。
80后当然有靠谱的啦,比如说咱就是一个

cranberry
cranberry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3:12

以前很早就听过lube的歌曲,很棒,很震撼!
水母那两个丑八怪,哎,实在是残害群众的耳朵和眼睛!

柒零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3:17

三表:你好!
估计咱们俩年纪相仿,所以就这么不客气地称呼了。有个问题求教,如果采访王姬的话,问哪些问题比较好一些。谢谢!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3:26

不啦叽 Says:
把王二的话作为你的武器,这不是他的本意啊。
——————————————————–
这个判断您怎么做出来的?

ychao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4:22

我考!不明不白被简总揍了一顿
也不知道我丫的哪句话说错了
看看我们这一代吧,小学小考,中学中考,高考,考研,一路考下来,你们70后没考那么多试吧,你们70后没交过那么多学费吧,你们以前看个病不用这么贵吧,你们找工作没这么困难吧,你们那时候房价没有这么高企吧
面对如此环境,如果抄袭能出名,能发财,何乐而不为
谁让这是个金钱当道的社会
金钱也许不如道德重要,但是
不出名,不发财,给我们一个活在中国大陆的方法先
传说中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ZZZ
ZZZ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4:48

楼上:
我们内阵子穿打补丁的衣服;吃馒头就咸菜;头疼脑热的就“多喝水”扛着;“三代同堂”住筒子楼里的一间房……再说下去你们也懒得听了,我们也一样小考,中考,高考,就那样我们也不抄,我们也不作贱自己,因为爸妈说了:咱有脊梁,让人戳脊梁的事咱不干!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4:58

ychao Says:
面对如此环境,如果抄袭能出名,能发财,何乐而不为
谁让这是个金钱当道的社会
金钱也许不如道德重要,但是
不出名,不发财,给我们一个活在中国大陆的方法先
传说中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
我靠,这种混帐言论,虽然很讨厌暴力,但我一点不同情你。
这些居然成了抄袭的理由,真令人瞠目结舌。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4:59

讨论这些,简直是把讨论引向脑子不好的人喜欢去的地方。

ychao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5:31

楼上两位,如果你们今天依旧住筒子楼,吃馒头就咸菜,给你个机会,说抄袭一下就能开上宝马,住上洋房,你说你抄不抄??你拍拍胸脯说,抄不抄!!!!
我就说抄!凭什么受一辈子穷??
根吃不饱饭的人不要谈道德的优越性

这就是眼下中国的现实,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了,真他娘的

歪脖
歪脖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5:39

发现一个新鲜事儿,只要在新浪的任意博客评论里写:

“Acosta是新浪副总编老婆的弟弟,叫齐佳”或
“Acosta是新浪副总编的小舅子”

保证你被删!

真有此事
真有此事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5:54

To歪脖:同感。我昨天中午看韩寒博,他的第1、2页的评论里有同样的话,而且还说是海岩的模特。韩寒还在评论里回复说你们怎么都知道啊。但晚上再去看韩寒博,结果只剩下海岩模特的评论在,原先说是齐佳的和韩寒回复的均已删除了。

ZZZ
ZZZ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5:59

YCHAO朋友:
你的如果不成立,我已经靠自己的能力过上了不错的日子且很有成就感……我从来不曾试图去发现那个“抄”的机会。听我句话:你努力,你也行,别抄!

ychao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6:22

to ZZZ朋友:
上面纯属一时气话,不代表我支持抄袭
在这个以抄袭为不耻的年代,多少人巴不得那个如果成立
最近cctv中午老演那些考上大学却上不起的学生,努力最后所带来的是什么呢?那些可都也是80后阿
也许80后是最悲观失望的一代呢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6:33

ychao Says:
也许80后是最悲观失望的一代呢
---------------------------
呵呵,你这种观点也是80后带有普遍性的一种观点。如果你对世界缺少足够的认识和对人生缺少足够的经验。我怎么能不把这种看法当成你懒惰或者妥协的托词呢?
你不能说:我年纪轻轻,就具有了和伟大的思想家、哲人一样的认识,足以对悲观的人生作出解释了。对吧?

ychao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6:50

事实就是这样让我们乐观不起来啊
上学高峰,就业高峰,今后组建家庭,俩独生子女要赡养4位老人,俩小孩(如果养得起的话)。。。中国史上还有比我们压力更大的一代人么?
不说了,干活去了,悲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crystal
crystal
Guest
2006年7月14日 17:52

我也喜欢老罗。轻松一点吧,不会一切路都是绝路的。国家机器还不至于强大到把一切路都封死的地步。
我也很讨厌争论,没意义。都好好生活吧。

内陆飞鱼
内陆飞鱼
Guest
2006年7月14日 21:34

这次不顶肺,而顶三表的良心!

。。。
。。。
Guest
2006年7月14日 23:32

该说的话希望没有什么遗漏, 总觉得要走就该走得利落些, 但总是有很多回忆挥不去, 这么久了, 谢谢您的支持, 我已经在心里面把您当作一个老朋友, 我会在心里面为您祝福的, 现在该到挥一挥衣袖的时候了, 毕竟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业要继续, 感情只是其中注定要翻过的一页, 虽然有很多人都已经淡忘了, 或者说回忆只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才有的过程, 感谢在这个路口遇到的人们, 只希望我们都能真诚面对生活, 真诚面对自己, 真诚面对脚下的路, 期待下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再次相会的老朋友, 平安, 幸福。

minibosses
Guest
2006年7月14日 23:37

书上教给我们的是..道德在欲望之上…
社会教给我们的是..为了欲望…把道德当成屁—放掉….

影子
影子
Guest
2006年7月15日 03:56

今天又把花儿的几首歌翻出来听,还听了很久以前的《静止》什么的,也许也并不是那么久吧。
我听过他们抄袭的原曲了,但还是很喜欢他们那几首,因为
真的很好听。我一边听一边禁不住天真地想,要是他们没有抄袭该多好,要是当初他们及时地认错了该多好。
我想其实平庸,默默无闻并不可怕。但愿几年之后我还能在内心保留足够的信念。

K
K
Guest
2006年7月15日 09:35

嗯,最好的时代 ,最坏的时代。

devil
devil
Guest
2006年7月15日 17:19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phxl
phxl
Guest
2006年7月15日 20:54

kou Says:

七月 13th, 2006 at 8:11 am
….如果大陆有好的歌手,谁愿意每天追港台那些连中国话都讲不好的貌似中国人?…..

———–
台湾口音怎么啦?香港口音又怎么啦?
就您讲北京话讲得好的才是中国人?
邓伯讲的都是川普,难道他是貌似中国人?

z13
z13
Guest
2006年7月15日 22:22

啊!王三表还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恩,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写出如此的冷静和无奈
赞一个!

董路
董路
Guest
2006年7月16日 12:28

看 你博客有一段时间了,恩,真好。

饿狼
Guest
2006年7月16日 13:22

宁愿看你嬉笑怒骂也不愿看你这样严肃的说80后,因为你明明知道这些问题背后,实际不是80后的错,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受威胁了?

antong
antong
Guest
2006年7月16日 13:33

一开始看三表的文章总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贫啊,慢慢地才发现在嬉笑怒骂之中,三表其实是一个很有人文情怀的老同志,是一位地道的理想主义者。

喜欢你的文章
喜欢你的文章
Guest
2006年7月17日 07:53

To 前面的王艺琦:

我略看了一下UB40的歌曲,好像没有歌名直译为“强悍、强壮”的。有一首叫“Blood and Fire”的,可能最近似。

内陆飞鱼
Guest
2006年7月18日 11:25

[流行偶像]《不要再来伤害我》抄袭郑智化的歌!!! 作者:xneter 提交日期:2006-7-16 21:53:00 张振宇的《不要再来伤害我》涉嫌抄袭!!!      我非常喜欢这个实力型的歌手,以及他的《不要再来伤害我》,可是由于本人工作的关系,某日听到某歌手的另外一首歌,当前秦响起,我总觉得怎么这么熟悉,怎么这么像某一首非常流行的歌,然后到后面,一句又一句,一段又一段,我怎么在听《不要再来伤害我了》,而且我觉得,这首歌只要改了词就是《不要再来伤害我》了。太像了,实在太像了!      请大家听后整首歌后再作讨论。      这首歌是郑智化的《Ain ti flying like a bird》(百度MP3还可以搜索到)。 作者:chenhang595 回复日期:2006-7-16 22:08:46    严重顶,百分百抄袭, 谁不抄尽敢抄郑智化的歌,我欧他个张振宇,奶奶的~~~~~~~~~~~~~~~~~~~~~~~~~~~~~~~~~~~~~~~~~~~~~~~~~~~~~~~~~~~~~~~~~~~~~~~~~~~~~~~~~~~~~~~~~~~~~~~~~~~~~~~~~~~~~~~~~~~~~~~~~~~~~~~~~~~~~~~~~~~~~~~~~~~~~~~~~~~~~~~~~~~~~~~~~~~~~~~~~~~~~~~ 作者:豌豌VV 回复日期:2006-7-16 22:15:15    这个垃圾张就知道剽窃别人的作品~~!!!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   还剽窃过俄罗斯著名歌手VITAS的《星星》,这歌明明是为去世的母亲创作的赋有人生哲学的歌,硬被垃圾张改成了猥琐的爱情歌曲(有句歌词还是什么把自己锁在阳台什么的)!!   希望“郑智化迷”和偶们“VITAS迷”一起声讨垃圾张不无耻行径!!!!   前两天我们去他的网站和BLOG声讨了,结果被这垃圾把帖子都给删了!!! 作者:noonmoon 回复日期:2006-7-18 05:12:51    偶从94年开始听郑智化的歌,看了楼主的帖我就去下了张的歌,我X,完全是剽窃啊!!!!!!!!!!!   刚又看了豌豌VV的帖里面他的BLOG的话,真是不要脸啊!!!!!   把歌词换下就成自己了!!!   《不要再来伤害我》和《Ain ti flying like a bird》长短的时间都一样,完完全全的剽窃!!!   这个人应该去坐牢的!!!   太无耻了!!!    作者:noonmoon 回复日期:2006-7-18 06:23:27      虽然我不是V迷,但是我马上去下了两个版本的去比较,完全的抄袭!!!简直对V是种侮辱!     我听郑智化的歌好多年了,基本上每首歌都有收藏,     但是张XX虽然”根据他的说法是买了郑的AIN’T那首歌的版权”     但是在他的BLOG竟然把那首什么不要XXXX我标榜成自己的原创!     真是垃圾,真希望他能去坐牢!!!          作者:三剑客重出江湖 回复日期:2006-7-18 6:36:38    真的!!!!!!!      我才听了前奏就觉得完全是剽窃!!!      比花儿的剽窃严重一万倍!!      欺负我们没听过台语歌啊。 作者:三剑客重出江湖 回复日期:2006-7-18 6:42:09    我晕,不是抄袭,是重新填的词,还是郑智化作的曲。   幸亏BAIDU了一下,汗,不然是冤案了。      不要再来伤害我 词:张振宇/曲:郑智化       好难过       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 结果       你说过       这辈子你都不会离开我 离开我       太多太多 让你迷惑       最后你还是离开了我       开始沉默 什么都不说       就让泪水慢慢的滑落    不要再来伤害我       自由自在多快乐       不要再来伤害我       我会迷失了自我   … Read more »

Vivaivy
Vivaivy
Guest
2006年7月19日 18:46

表哥应该知道B’Z,在日本(曾)很红很红,现在每出一张都还是第一名的2人队,唱腔很像areosmith。他们的很多歌都是稻叶浩志作的,结果我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人揭发,他们的歌曲大多都是抄袭外国摇滚乐的。

可是他们在日本人眼中还是那么伟大。

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应该怎么判断。反正我知道这事以后,就不买他们的碟了,不论是正版的还是盗版的。以前我是很喜欢他们的激情的。

LUBE抄袭了水木的《平安大街》
LUBE抄袭了水木的《平安大街》
Guest
2006年7月20日 21:55

最近在水木的BOLG上看到一位叫“无痕”的人拼命地发帖指水木年华的《秋日恋曲》抄袭俄罗斯乐队LUBE的作品,有一位自称受过最高检察院记功的“检察官”甚至发帖指水木做贼。我想,毁掉一个人容易,然而一个人要成材却难啊,水木年华走到今天,付出的辛酸大家是可以想象的,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下,决不能轻率地说人家抄袭。于是我到网上找一些资料,希望能证明点什么。以下几点供大家拍砖:

一、根据“无痕”提供的链接,找到那首Pozovi menya tiho po imeni,反复地听了,与 《秋日恋曲》对比,两者前奏的第一句(不知道称“句”对不对)非常相似,但不完全相同,《秋日恋曲》前奏用的是副歌,即“永远爱你啊”来开头的,也就是说“永远爱你啊”一句与lube的那首歌中的一句很相似,“在我的生命里”风格上与俄歌的一句有些类似,因而导致有些人怀疑是抄袭。其实除上述两处外,两首歌根本扯不到一块。

二、《秋日恋曲》中那句“永远爱你啊”其实更象《平安大街》中的那句“duladuladula”,把音符写出来应该是一样的,仅仅是节奏有所不同,如果说《秋日恋曲》抄袭的话,那是“抄袭”《平安大街》,但《平安大街》也是卢庚戌的作品,作者从自己旧作中引用一些元素,谁也管不着,更谈不上“抄袭”。《秋》和俄歌同是民谣,风格上有相似之处,应属正常。

三、也许“无痕”、“检察官”等人会说:“那是《平安大街》抄袭了LUBE的Pozovi menya tiho po imeni。”那我告诉你们,Pozovi menya tiho po imeni是LUBE专辑Polustanochki中的第8首曲,专辑发行时间为2000年11月28日(请看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456828/ ),而《平安大街》所属专辑《未来的未来》发行时间为2000年8月,比前者还要早3个月,按照“无痕”的理论,岂不是LUBE抄袭了水木的《平安大街》???

木法弄
木法弄
Guest
2006年7月24日 17:49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我的同龄人大多都是跟没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的乱撞……看过老崔啊沙子啊他们的采访,觉得还是有代沟。因为他们那个年龄的人总是还会相信一些东西,并且愿意为之努力,但我不一样,我本来就没有相信的东西,每当看到一个事情就会问一个so what,然后就变的冷漠不负责任……..

ruahmah
Guest
2006年7月25日 13:54

旷野中的呼喊。

trackback
2006年10月23日 13:02

kaila…

Interesting post. I came across this blog by accident, but it was a good accident. I have now bookmarked your blog for future use. Best wishes. Tila Nguyen….

trackback
2006年12月20日 06:05

columbian coffee facts…

Didn’t notice it before . . . quite cl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