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thoughts on “如果把水立方扔水里”

    • 性无处不在,比如科学性、艺术性、思想性,比如乱性。乱性是不是龌龊的,得要看在哪乱、跟谁乱和乱了谁。
      昨晚我气喘吁吁面红耳赤迫不及待地鼓捣了半宿也没有解开那个扣子,看来我真是残了!

      Reply
  1. 强行插入AB交替共聚物(40聚合度)对话

    A:咱俩好久没有说过话了啊 今天特想你
    B:别,别他妈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不熟
    A:最近巴以冲突又严重了啊
    B:你是不是找不到话题啊 咱俩就这么隔阂有代沟?以色列那王八蛋不是东西 占人家地盘不说还赶人家走,纯粹就一仗势欺人龌龊至极道德败坏的小人,小狗。

    A:骂的够狠,08年真是多事之秋啊,雪灾,地震,奥运,神七……
    B:雪灾揪出了郴州那些父母官挺值的,别说地震,那天下午做实验,突然口口冒出发生大地震,马上就想到死人了,马上打电话回家,还好没事。到卡里把剩下的200块钱全他妈塞红桶里了,奥运纯粹就是跟我一样,家门口自娱自乐,还乐此不疲,到处自恋。神七是上了天,抖擞了精神,但是反冲器里烧的是钱。
    A:你还真富有同情心,捐了那么多,还无名的吧?
    B:我他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虚荣心了。有名那就不叫虚荣了,那叫光荣。

    A:钱都捐了,那你吃什么啊?
    B:吃软饭啊,不知道吗?我牙不好,牙缝老塞肉丝。男人最自豪的就是吃软饭。
    A:就你那模样,还能吃软饭?打死我都不信。
    B:你把头伸过来,我告诉你为什么我能吃!

    A:哎哟,你打我头干吗,疼死了。
    B:我他妈叫你狗眼看人低,叫你狗眼看人低。
    A:下次出手轻点,跟别人我早还手了,也就咱俩友情深。对了,还经常睡不着吗?
    B:会有一点,现在好多了,这叫失眠,懂吗,高级知识分子大多都有这臭毛病。

    A:很痛苦吧?
    B:你倒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大晚上的,别人睡的很香、休息,你一个人在那里想问题,还尽想一些不靠边的,多难受啊,吃的都差不多,但大脑工作时间却不一样。打个比派,你和我都在一家公司上班,干一样的活,我每天就工作八小时,你工作十二个小时,月底大家都拿一千块钱,你乐意吗?
    A:当然不乐意了,现在大学生就这个价位啊?
    B:这个算平均水平吧,国家现在缺花钱的,要扩大内需,但不缺挣钱的,尤其不缺大学生去挣钱的!

    A:那是不是说国家现在不缺知识分子啊?
    B:恩,差不多是那意思,知识分子你说文革时不值钱,是臭老九吧,政府部门还明说,现在改玩阴的,一面说怎么善待怎么优先知识分子读书的,一面我们他妈的连吃饭的碗都找不到,还得时不时跟农民叔叔抢。
    A:也不能这么说吧,上次温总理还亲切的去北航看望学生,说解决你们就业问题呢?
    B:温总理一年能去几个学校?能来我们非211的工大吗?他老人家日理万机的一年能来两三次江苏这个富省就不错了,你还指着他画饼充饥呢,关键那是中层的干部,拿钱最多,做事也不少,但都不是人干的事。

    A:比如?
    B:比如今年本科生就业不好了,解决的办法是研究生扩招,我就不懂他们这使的是孙子兵法里哪一招?是瞒天过海还是?当初本科生的价值就是被扩招给毁了,现在我们研究生原本已经岌岌可危,你还来这么一下子,我们以后要找不到工作怎么办?那时我们可是二十五六岁,正值年轻气盛,你他妈就不怕我们造反?
    A:造反他们倒不怕,他们有枪呢,有正规的陆海空三军。瞒天过海是兵书上的第一计吧?
    B:你还挺博学!

    A:其实怎么说呢,你还是太偏激了,国家对你们不错了,大过年的,很多人买不到火车票,但还是专门给你们订,每个月还给你们发钱,逢年过节的还有礼品吧?
    B:你别说买票,我好几个同学现在不还是没买到票,没对你优先到哪里去,另外国家要不把我们这么多花儿草儿放回家,祖国的每一个细胞还过不过年了,这社会还想不想和谐了?我并不是说国家领导人怎么对我们不好了,他们的心是好的,而且好的没话说,结果是说了等于白说。关键是下面那些父母官不做人事,克扣学饷农饷。你就跟我说每个月的那220块钱,你一个月就花这么多吗?国家还使劲的催我们多花钱呢。我们至今都是花爹娘的钱。逢年过节礼品?我大一中秋节时院里给我们每人三个小月饼,那时家长才刚走。
    A:或许你说的有道理,许多事都要有一个过程嘛,别急,相信自己。许多不良事物都已经根深蒂固了,不要企图一下子有大的改观。
    B:你他妈到底是哪头的?还帮不帮我说话了?我挺信自己的,关键是得他们信,人在党旗下,不得不低头。

    A:对了,说到党,为什么至今还不入党啊?
    B:因为觉得自己还达不到入党的思想觉悟和道德修养,还差一点火候。
    A: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话说的不真诚?你不是经常以真诚自居吗?
    B:这话说的才像我哥们,对,是不想与那些人为伍,觉着他们大多给鲜红的党旗丢脸了,我不想对不住毛爷爷,想毛爷爷他们当初入党是多神圣的一件事,是要激动的掉眼泪的。现在他们入党也掉泪,不过是抄思想汇报的时候,给他妈胳膊肘累的。

    A:也就是说你不羡慕他们了,是吗?
    B:你他妈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不羡慕,羡慕他们干啥,又不是什么长脸的事。
    A:你还是那么崇拜毛爷爷,对了,咱们该叫毛曾曾祖父吧?前几天还是他老人家115寿辰呢,昨儿个看见世界第一寿星死了,也这个岁数。
    B:恩,主席要不死,那帮没良心的贪官污吏一个个都得给剁了。在我们农村穷人眼里,毛爷爷是了不起的人物,人家有出息,自己致富不说还解放其他人,把他们从水深火热之中打捞起来。而且他老人家有气魄,诗写的大气磅礴不说,游泳还那么棒,崇拜死了。唯一可惜的就是找女人不在行,找的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差,一个比一个不着调。影响自己小家庭不说,还害了祖国这个大家庭。

    A:你不也一样,找的一个不如一个。
    B:去你妈的,别那壶开了不提那壶。
    A:我发现你变了,开口闭口脏话,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
    B:把头伸过来,我告诉你为什么会这样。

    A:我不伸,我怕你打我。
    B:靠,你就这么点胆子啊,不打你,伸过来,这话不能大声说,容易惹众怒,对,这才乖。告诉你,人他妈或多或少都有点肮脏的东西,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发泄出来,我迫不得已被逼采取粗口,不像某些人表面正人君子暗地里来阴的采用实际行动表达,告诉你,他们这样的对社会危害更大。我以前单纯是装的。明白不?
    A:也就是说你以前干坏事了?
    B:聪明!跟洋洋一样绝顶聪明。

    A:洋洋是谁啊?怎么没有听你提过啊,你现在是不是很好多事情瞒着我?
    B:他是我室友,别多想。现在只要我一喊他,马上他就报时,告诉我几点几分了,特别好玩。
    A:你还是喜欢这么自娱自乐啊? 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B:恩,天性变不了,自娱自乐多好啊,自己乐,还不打扰别人,这才叫和谐知道吗?“和谐”不是天天唱加宣传栏贴的,是要实际行动的。

    A:除了刚才说的失眠的痛苦,还有其他痛苦吗?
    B:其他的不是很多吧,会经常想朋友,想亲人,没见着自己跟哪儿飘,心却离他们那么远。对了,其实一直以来特别想体验钱多的痛苦,只可惜不能从愿。听哲学家说这个痛苦是世界上最大的痛苦,真他妈想体验一次,以后就什么痛苦都不怕了。
    A:这个痛苦是高级痛苦,估计你一辈子都没这个福分了。
    B:去你的。一点正经没有。

    A:为什么喜欢李健?看你一拨换一拨的,喜新厌旧。
    B:因为他纯净的歌声触动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心弦,拨乱了我那薄如指尖的魂灵,敲打开了我那满心期待的青郁郁生活,止住了那些过往与忧伤,那半杯水的忧伤。
    A:我的乖乖,文学青年啊,文学青年啊!
    B:那是,想当初在兖州,我咔嚓一下,那也是一热爱文学的青年。

    A:现在不行了吧?
    B: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伪文学青年。
    A:为什么要伪啊,真实多好啊?
    B:是我他妈要伪吗?我是投其所好,这个社会需要伪的,伪的容易生存,有饭吃。有饷银拿。弄虚作假现在比干实事还他妈的名正言顺。

    A:你也向社会低头了啊,也被磨平棱角了啊?真想象不到。
    B:恩,我也会装孙子,装的比都像,都好。连冯导都装了,在带诚字的电影里居然违心的加和谐,还地震哭鼻子。所以我不觉着丑。但有时候还是会很难受的,会觉得被那帮孙子给同化了给强奸了,我却还在一旁享受。
    A:真是世风日下,世态炎凉,阴天下雨都暗无天日啊。
    B:恩,这话说的有质感,有历史纵深梯度感。

    A:也就是说你现在对生活绝望了是吗?你可别这样啊。这样我会很难受。
    B:你他妈伤哪门子心,关你什么事。不绝望,相反会觉得生活很美好,值得期待,好歹过几年也是高级知识分子了,等混到四十多岁,有点小秃顶和大肚子的时候,也是一吸血的主。也可以灯红酒绿,到小路口里面泛红光朦胧之中深俩小白腿外面俩圆筒转圈的地方都可以眼睛眨都不眨下了。
    A:你也要进去?
    B:靠,我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掉头就走,咕哝几句,“这种低级趣味的地方,去了丢身份”。

    A:这话我欣慰。
    B:恩,放心,我不会堕落的。没什么事我要去学习了啊?不跟你扯了
    A:好,最后问你一下,你现在快乐吗?
    B:很快乐,有朋友就会很快乐的。你放心。我会回到原来生活的。

    A:那我就知足了,还想问你下,我这个人物是不是虚拟的?
    B:恩,你和我都是虚拟的。天下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还带自己夸自己的,自己逼自己感动的。
    A:呜呜……难怪我发现咱们之间的对话都是ABAB的,没有AAB或者BBA的。
    B:恩,谈话模型简单点会比较好,AB交替共聚物是较为简单的共聚物,下次争取来一无规的吧。做事情的最高境界是把复杂简单化。

    A: 你这个也就四十聚合度吧,我数了下,这是高分子吗?分子量太小了吧?

    B:我靠,你还挺牛,什么时候自学点专业课知识了,咱这个已经不小了,太大了粘度增大,不好成型加工。我走了啊,Happy 牛 year.
    A:恩。你也一样。

    Reply
  2. 就是要当黑猩猩,呵呵
    当我到北京第一次见到水立方的时候,是在TM的公交车上,靠,还什么音乐会,立刻觉得扫兴!

    Reply
  3. 想看三表最新一篇文章里的艳照的同学,RSS阅读器里不需要密码的,如抓虾 Google reader之类。
    如果没有用阅读器的,可以直接点下面这个地址:http://www.google.com/reader/shared/user/13175737692145379403/state/com.google/broadcast

    Reply
  4. 三表啊,提醒下你。
    你的那篇艳照+密的日志,在订阅了你的日志的人眼中是不加密的。
    意思就是,通过阅读器可以看到你的图片。
    不知道是开始就+了密码,还是发表后,过了一段时间才+密。
    如果是前者,那么以后小心啦。

    Reply
  5. 上一篇的密码失效了,在GoogleSpider面前完全无效,用GoogleReader就可以看到那些少儿不宜的图片.看来你这个破blog系统还得改进.要不下次你写几篇有伤民族感情的文章,小心被JC叔叔抓起来!

    Reply
  6. 自动内衣靠地心引力驱动,有时该掉不掉
    得加松紧按钮完善之
    国产之可抢占美法小裤裤市场,能出口转内销更妙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