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最后一次

我有个日本朋友,叫温子,是个作家,认识她有十多年了。有一次,她跟我说出了一本关于北京方面的书,里面还提到了我。我看不懂日文,她翻到有我的那一页,我一看,还真有我的名字,至于说的什么,我不知道。后来她常驻北京,给日本媒体写专栏,经常介绍中国的政治文化经济。她的中文非常好,在香港定居的时候,内地人去香港见香港朋友,很多香港人都不会说普通话,温子经常担任翻译。她说:你们两个中国人聊天,还要一个日本人当翻译,很有趣。

前些天,温子说她的书要再版,里面的照片要更新一下,所以要给我拍一张照片。也是,都十年了,还用我那张年轻、帅气、青春(这语气好像祖德老师哦)的照片显得有点不太合适。我愉快地答应了。要让日本人民看到一个中年老男人的形象,才是正理。而且这次我要好好打扮一下,剪个头,涂上点哲理(那个口子旁的固定头发的类似精液的液体的两个字打不出来),打上点粉底,就像当年中国赠送日本大熊猫一样,把熊猫刷洗得十分干净再送过去。

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决定了最后一次配合别人提供自己的照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媒体在发表一些文章的时候喜欢上作者的照片,常有媒体打电话问我约稿或者采访我,末了人家还不忘说一句:能提供一张你本人的照片吗?每次我尽可能拒绝,但是人家不依不饶,您要是没有我们派摄影师给您拍。这种事情发生的频率太高了,烦。

我也在媒体工作,能理解人家的意思。具体到我身上,就是一个不舒服。我不爱做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有人会说,给人提供照片有什么不舒服的?我就不舒服,你管得着吗?

如果你吃鸡蛋,根本不用看那只鸡长得什么样,尤其是我这只鸡,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可能有人喜欢在媒体上曝光自己,可以拿着杂志给朋友看,瞧,我上杂志了,还有照片。对,如果不上照片谁知道那是你写的或者是采访的你。立此存照很有说服力。但我就是不喜欢,这种动辄就要上一张照片好像也挺低俗的。

我不是一向喜欢跟别人拧着来吗,既然媒体都喜欢用作者的照片,那么我就不提供。原因是:一、我不喜欢;二、我不喜欢拍照,有照片也不给你提供。我这人怕麻烦,尤其是同一件事情上的反复麻烦,更让我烦。

我现在电脑里自己的照片可多了,有时候经常参加一些活动,就会有人拍照,好心人还不忘传给我一份,对我来说是个纪念。

在这里说了,媒体朋友如果还有兴趣向我约稿或者采访,就别提要照片的事情了,不用解释很多理由,那样浪费时间和电话费。要不您就换一个对象。

自从宣布不上电视后,清静了很多。后来宣布不写序、不写推荐语、不写关系稿和软文,又清静了很多。我十分不喜欢自己的生活被无聊的事情干扰,这种自绝于人民的事情,让我挺舒服。而且我一向是说到做到,不带反悔的。

48 thoughts on “又是最后一次”

  1. 看了之前的关于熊十力的文章 想起了金岳霖
    其实别的不说 金老那份痴情就足以让我汗颜了
    为什么这一代的“文化人”距离鲁郭茅巴老曹那么远呢?

    Reply
  2. 纯粹广告:
    本人早年到现在一直是三表哥的粉丝,
    他到哪里什么活动我都有拍照,
    遂存有三表哥大量照片,
    欢迎广大 约不到他照片的多媒体朋友联系我

    联系方式:QQ :*367016(掩去前面一位)
    NSM这样先进的东西我不会用。
    注:说明“索要照片”

    Reply
  3. 什么时候你能自绝于人民不代表.我也就不在好奇看到你的照片.
    至今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年轻、帅气、青春.

    Reply
  4. 可以出本书了,案例不够的话把那些第一次也加起来,书名就叫《我的最后一次+第一次》,呵呵。

    Reply
  5. 我发觉我一上网就老惦记着你更新没,但愿只是停留在新鲜阶段但愿这个阶段很快过去,要不迷恋上哪天想不开就去北京找您对视还了得。
    ———–
    可但凡你说的很多话,做的很多事,都太符合我的偶像标准有些都超了。我暂先把您当老师吧。

    Reply
  6. 你年轻、帅气、青春过么?什么时候?没看出来。
    韦唯还被朱军夸过驻颜有术,说20的时候像40,40的时候像20。
    唉,有些人是没这个指望了,就自己夸自己几句吧。

    Reply
  7. 之所以答不出来“啫喱”是因为“啫喱”的拼音是“ze li”而不是“zhe li”……虽然我平时也念“zhe li”……

    Reply
    • 春天一来,红杏出墙,牛博被摘。
      以后还有12生肖博,鸡博、猪博……年年逢春放红开,摘不掉的是枝壮根深的自然规律,以后,自然是红杏穿墙过。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