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一,一二的一

有一天,我的邮箱收到一封信,内容是这样写的:

王小峰,你好。
今天是偶然间有个网友给我推荐了这个网站,才知道是你!真不错,让我慢慢看你的作品,我很喜欢。这是我的摄影作品,我目前在美国的西海岸波特兰。http://picasaweb.google.com/beaverpdx?showall=true#100。

尹一

一般人表扬自己之前都要先表扬一下别人,这样省得留下狂妄之嫌。在我给他回信之前,我顺手点了一下上面的链接,进去后,我有点傻,这是我在十年前见到的那个整天看一些电脑编程的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尹一吗?我无论如何无法把这个美国的尹一和当年青年湖公园旁边的那个尹一联系在一起。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是在1996年,也是这一年,我第一次上网,就在他的指导下第一次走进互联网。他告诉我,你可以在网上找到你喜欢的音乐家的一切信息,你想看谁的?我说:约翰·列农。几秒钟后,我的约翰就跃然网上。真是神奇,我居然能免费瞬间看到我想看的东西,不久,我就自己办了一个网号。我的互联网第一个启蒙老师就是这个家伙。后来,他出国了,从此杳无音讯。

我认识尹一,是因为他是我高中数学老师的儿子,我的数学老师叫尹俊淼,我一生中最感谢的就是这个尹老师,他不仅教会了我数学,还教会了我如何做人,教会了我如何思考,如何用解数学的方法论指导人生。尹老师的话后来一直影响着我。我上中学的时候数学很好(语文与英语最差),尹老师对我格外照顾。我当时的理想是考一个中专,赶紧毕业上班挣钱那种想法。所以,到了1986年的3月8日,我还在学校里折腾。那天午休,同学们都安静地在教室里学习,因为7月7日那个该死的高考就要到了。我和班上另一个同学闹了起来,我拎着一只扫把追了出去,结果他跑得比较快,没追上。于是我就躲在拐角处,等丫一露头,就来个力劈华山。我躲在另一侧听着,脚步越来越近,我举起了扫把,他一露头,我抡圆了就砸了下来。就像评书里讲的那样,我的扫把劈下来一半了,定睛一瞧,坏了,是尹老师,说时迟那时快,我手腕子一抖,把扫把劈空。不然这一下,可真够老师受的。

尹老师很生气,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因为尹老师不是班主任,所以我倒不害怕,便尾随着老师进了办公室。当时老师没劈头盖脸骂我,只是说:“你的能力是可以考一个大学的,现在都3月份了。如果你将来没考上大学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其他老师说我什么我都当耳边风,我从小就不爱听别人管我,到现在也是,要不我为什么讨厌那些总在我博客上指手划脚的人呢,这是有传统的。但是,尹老师的话我从来都听。那天放学,我回家后把捆起来要卖掉的课本和参考书又都打开,开始认真看书学习,就这样,我考上了一所大学而不是中专。

也许你们会说这是演绎或虚构,我负责地说,一点夸张和虚构的成分都没有。

报考志愿的前几天,尹老师在教室门口把我叫住,问:你以后想干什么?我毫不犹豫地说:当作家。他又问:你想考什么学校?我说:北大中文系。老师说:你如果真想当作家,就别考大学的中文系,那里面学出来的人都不是真正的作家。我没听懂,但我知道老师说的话没错。我继续问:那我该考什么大学什么专业?老师说:能最了解中国现实的专业。

我把第一志愿的人大新闻系改成了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系,然后就考上了。

因为我家和尹老师家很近,所以经常被老师叫去单独辅导,我那时候觉得自己是考不上大学的,但是尹老师认为我肯定能考上大学。他说我高考数学应该能拿满分,但是我一向马虎,因此可能会丢分。事实上真让他说中了,我差两分满分,丢的那两分就是一高兴给写错了。他为了纠正我作题马虎,没少费心思。

19八9年春,我在广场,一天,大老远我就看到了“北京市第十三中”的旗子,便冲了过去,走到近前,我看到了尹老师,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也就是因为常去尹老师家,我认识了尹一。尹老师有两个儿子,尹一是老大,老二叫尹二,这名字中都带着数学的色彩。尹一比我小几岁,我上高三的时候,他上高一,也在13中,更巧的是,我弟弟也考上了13中,跟尹二是同班同学。那时候尹一给我的印象是,他是个乖孩子,平时在家里见到他,他不太爱说话,总是认真看书学习,弄通加减乘除。所以,尹老师常跟我说:尹一我不操心,就是这个尹二太让我操心。那时候尹二是大人眼里比较调皮的那种孩子,学习成绩没哥哥好,但是后来也出息了。

我对理科生的印象是,一般都比较古板,所以当我看到尹一拍出得那么多好照片实在让我惊讶,一个给奥巴马老师的医疗系统写编程软件的人,怎么可以拍出这么好的照片?我后来问他,怎么就学会摄影了?并且拍的跟我一样好(哈哈)?尹一说也是受周围的朋友影响。这说明,理科生的审美并不会因为他是理科生而将严谨的科学逻辑与感性的认识对立起来,是吧?土摩托。

尹一没事总把他新拍的照片让我看,看得我心里直痒痒。以前因为他让我上网,让我很早接触了互联网,现在他又让我买器材,本来打算随便买一个相机随便玩玩就算了,现在被他蛊惑的又打算添一些新设备了。我现在用尼康相机,尹一用的是佳能。我说尼康太贵了,他说:“wide angle is a must have。”春节我要咬咬牙,must一下。

这次写尹一,有两方面的目的,一个是,他的摄影不错,别看半路出家,家里也没有人从事艺术创作,但是水平确实很高,目前还兼职给美国某公司担任摄影师。如果国内媒体谁想通过他拍一些照片,可与他联系;第二,尹一目前在美国还是一个人,如果美国人民谁正好想找一个伴侣,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提醒了。

好吧,如果你真的需要尹一老师在美国拍一些照片,并且支付一定的费用,就跟他联系吧,邮箱是[email protected],非诚勿扰。

133 thoughts on “尹一,一二的一”

  1. 丢的那两分就是一高兴给写错了。

    是的,有时觉得拿满分挺内疚的.给出题老师点面子让点儿.

    Reply
  2. 俺当初也希望学计算机专业。后来高考物理考砸了。唉~~~~沦落到去了一个跟美国留学绝缘的专业。。。

    Reply
  3. 王老师,我经常看您的博客
    今天是第一次留言
    我看了您的博客
    想起来我的高中和大学时代
    突然觉得很感动
    我觉得您真的很幸运
    能遇到尹老师这样的人
    您以往的博客文章很多都是很犀利和幽默的
    这篇文章却非常的柔软和温暖
    农历新年快到了
    给您点祝福吧
    我就祝您在新的一年里
    舒坦,顺心

    Reply
  4. 真羡慕男人,到了四十岁还能这么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信心满满的公开在网上征婚。如果换成是女人,估计不是三十岁就自己急忙处理掉,就是到了四十被人视为社会的怪物人民的公敌。

    Reply
    • Haha … It is really nice and surprisingly hilarious to find world is indeed small, we all connect somehow one way or the other, Yes !

      Mind reminding me who you are? and shoot an email to me, I’ve lost in touch with lot of college friends, but I did go back to Beijing Polytechnic last summer while I was visiting home Beijing. Hmmm….. Beijing is the home I hold so dear in my dream, but it is kind of sad that it is no longer that home in my memory … changed so much ….

      Reply
  5. 女青年一枚先挂号排个队。

    我现在上LAOLUO SCHOOL,接着想去那边念个书,然后说不定试试追逐自己的梦想,譬如作家,心理医师。我是大学毕业就被校园恶心坏了赶紧投入市场工作的,劳苦工作四处游历8年后,在北京修整了1年半,现在又想念书了。

    顺带说声,我比王小老师年轻十岁,尹老师请慢慢谈着,到时若大家还是单身,我就来应征哈。

    Reply
  6. 19八9年春,我在广场,一天,大老远我就看到了“北京市第十三中”的旗子,便冲了过去,走到近前,我看到了尹老师,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没想到!

    Reply
  7. 看到第一张就口水了,表哥居然还认识这么帅的哥哥 嘻嘻 那略带羞涩的笑容,是他最大的伪装 待字闺中的招牌 是最好的卖点 女编辑会扑过去买他的摄影的……bless~~

    Reply
  8. 哈哈,我也是理工科的,不过我只拍重庆,除非2年后我来三联面试,你们录用我了。
    我是杨梅的弟弟。
    另外,你这些文字好看多了。
    那些让你生气的人就不要理他们了,反正,我都理解你,因为,我要是你这样了,也和你一样。
    另外,我最近看了电子版的三联周刊十年,很好,那样的面试,我敢参加。
    祝你愉快,欢迎来重庆玩。

    Reply
  9. 难得看到三表写这么诚恳又诚挚的文章。

    于是就心甘情愿当回大猩猩。

    每条评论都看了。还看到阴暗角落躲着的[email protected]的回复。

    觉得真好。

    只是,会不会这次的征婚又像蔡小川同学那次的一样邮箱爆掉呢。

    哦对。非诚勿扰。

    Reply
  10. 终于没忍住也要当黑猩猩了。
    只是可惜偶身在大洋的这个岸上啊,呵呵。
    祝您新春愉快!牛年大吉!:)

    Reply
  11. 我也96年上的网。那时候上网的应该是都用瀛海威吧,除了校园网。

    另外,尹一发音是yin yi吧,不是yi yi。提醒一些留言的童鞋。

    Reply
  12. 19八9年春,我在广场,一天,大老远我就看到了“北京市第十三中”的旗子,便冲了过去,走到近前,我看到了尹老师,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忍不住留言,因为看到这段话,我竟矫情地忍不住眼眶湿润了。
    顺便说一句,我是个您一向比较不屑的80后,我常想,现在我也20多了,正是当年你们的那个年纪。

    Reply
  13. 人的一生,能遇到位,脑子清醒,平视当时还是孩子的我们为独立的人,并真心相信世界最后是属于我们,愿意平等对话与我们分享人生感悟的老师,着实珍贵。

    Reply
  14. 這位尹老師長得好像我同學啊。
    怎么可能還單身?
    可惜在東岸和可惜我最近不太想結婚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