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

这次来上海,本打算做一个常规采访,然后随便写一篇报道,就算交差了。但是,采访下来,感觉必须做大。可是,负面结果就是,我在上海不能玩了,大部分时间呆在酒店里写稿子。上海那么多好吃的,上海那么多朋友,只能相望于江湖。除了上海饭局局长丁夏召集的饭局,平时只能对付吃几口饭。

今天在一家餐厅吃饭,俺觉得吧,虽然自己是个乡下人,来到大城市上海,怎么也得装一把小资,不然,我觉得走在大街上和这个城市太不协调了。于是,我决定吃饭的时候装一下。

我先要了一杯咖啡,叫什么拿铁,我不知道拿铁是什么意思,反正总比烙铁强吧。我是不喝咖啡的人,因为喝了就睡不着。而且,苦了吧唧的,比糖水差远了。但是为了让自己小资一下,豁出去了。然后再要一盘意大利面,这时我的最爱,平时在家我就做着吃。

我煞有介事的吃吃喝喝,并偷偷看周围的人是怎么看我的,结果我发现,其他人喝的都是可乐。唉,农民进城就是这样,总是跟人和不上拍子,哪有在快餐店喝咖啡的。

所以说,骨子里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装是装不像的。

这次来上海采访上海文艺出版社,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不过之前联系的时候,出版社的社长认识朱伟,这就好办多了。到了出版社楼下,正欲往里进,突然斜刺里杀出一砣美女,飘逸着就过来了,然后就盯着我看。我来过二十来次上海了,上海美女多的都能把人绊一个跟斗,但是上海美女从来就没正眼看过我,这次是怎么啦?弄得我非常紧张,为什么这砣美女如此看我?

走到近前,定睛一瞧,我说呢,原来是三联的原同事。我想不会有什么美女这么走眼去盯着一个农民看,除非我偷了人家的钱包。

采访出版社的社长,这个社长的名字叫“郏宗培”,当时人家把他的电话发给我的时候,我就不认识这个“郏”字,海派文化就是与众不同,文化人连姓氏都不一样。于是我问了好多人,“夹”字旁边一个耳刀怎么念,好多人都嘲笑我,你还三联主笔呢,陕西的“陕”字你都不认识。操,算我没问。

采访中,郏社长侃侃而谈,正在他要透露一些内幕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连门都没敲就闯进来了。谁呀?这么没礼貌,还做出版工作呢,三纲五常都不懂。我这好好采访呢,就被粗暴地打断。我正要回头发怒,就听这砣美女喊:“表哥,你怎么来了?”哦,天哪,这不是香妃子吗,你怎么变瘦了?

原来,俺在上海文艺出版社还是有熟人的。

6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阿孑
Guest
2006年7月17日 23:01

哈哈 我今天也写了 装小资
真是 性有灵犀
来看下

阿孑
Guest
2006年7月17日 23:04

刚刚看完
操的好啊!!

三表妹
三表妹
Guest
2006年7月18日 07:19

三表哥来一趟,把俺们上海搞滴忒乱,整个一男台风啊!

无处告别
无处告别
Guest
2006年7月18日 07:52

在快餐店喝咖啡的人挺多的啊,不过快餐店的咖啡挺难喝就是了,管别人怎么看呢,你自己喜欢就行了。

花瓣女人
花瓣女人
Guest
2006年7月18日 09:29

哈哈。
已婚男人这么幽默就不太好。。

蝶恋花
蝶恋花
Guest
2006年7月18日 09:58

把我们上海女人比喻成”砣”那你们那的女人是不是”一泡一泡的啊”?

今天批评三表同志,写文章必要的机智与幽默是挺好的,我怎么老觉着象你们这种沾点笔墨的所谓知识分子身上总有股子酸味,自命清高,嫉俗.先拿自己开涮再拿别人说事吧

湾湾
湾湾
Guest
2006年7月18日 10:16

三表哥最近更新好慢啊!
急煞吾等也!

celina
celina
Guest
2006年7月18日 14:35

……怎么还没更新阿,都快两天了

小小刀
Guest
2006年7月18日 14:46

表哥教会我们怎么博

zero等待多多
Guest
2006年7月19日 15:25

zero等待多多
邀请同样抓狂的小峰去我的小窝坐坐

Lida
Lida
Guest
2006年7月19日 20:46

我喜欢喝拿铁,就是latte。 是由2/3的牛奶和1/3的咖啡制成的。算咖啡里我最容易接受的一种了。

香妃子
香妃子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4:54

没错,我就是原榕树下的那个香妃子

靠
Guest
2006年7月24日 17:06

花瓣女人, 蝶恋花,美人……..这些名字听着可真够刺激的……香妃子也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