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鞭炮

似乎对成年人来说,过春节的最大乐趣就是放鞭炮了,这也是我从小到大唯一还保持的过年时的习惯。小时候一过腊月二十三,村里的供销社就开始上鞭炮了,花花绿绿的,非常好看,不像现在的花炮,颜色都差不多。我这时候要想办法从家长手里要一些钱。那时候农村不流行压岁钱,有时候我妈能给我2块钱,其他亲戚这个那个能给我几块钱,这样差不多有10块钱,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去买鞭炮。二踢脚一毛钱一个,可以买十个。这十个不能都一口气放了,每天放两个,一个拿在手里放,另一个架在某个地方,然后对准一个目标,比如对准邻居家的一头老母猪之类的,然后点燃,砰的一声,就出去了,紧接着就会听到乓的一声,然后是老母猪的一声惨叫,落荒而逃。鞭炮一般都买一百响一挂的,买两到三挂,然后拆开,一个一个放,有时候可以架在树上,有时候可以放在老鼠洞口,还有一次,我用一根线绑在了猫尾巴上……没有响的鞭炮要把火药拆出来,然后放进自制的火枪里面,用来打麻雀(但从来没有打中过)。总之,在这些常规武器少得可怜的情况下,只能计划着一点一点玩。这样从年三十到正月十五每天都有事情做。

到北京生活之后,我渐渐就对放鞭炮没什么兴趣了,每逢春节,都是象征性的买点放放,算是过年了。后来,北京市颁布了城区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于是我又有了兴趣,我就在城区放,凭什么不让我放,就这样,一个几乎放弃的童年养成的好习惯因为禁止又让我发扬下去了。

现在的鞭炮看上去都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个头大,威力小。以前我觉得放麻雷子最过瘾,非常响,能把人震的直晕。后来不让卖了。好多鞭炮的威力真的不比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又贵又华而不实的烟花,价钱在600元以内的放出来的效果都差不多。所以每年花一千多块钱,五分钟内把它烧掉,算是过年了。

(就这么几个东西要花一千多块钱)

我家旁边就是什么七星盘古,据说是北京最豪华的一个写字楼,七星级的,当初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是因为这个七星盘古栽进去的,这座设计得非常难看的楼群有三年时间变成了烂尾楼,后来奥运会要开幕,总不能在鸟巢旁边矗立起一排烂尾楼吧,这么好面子的中国人咬牙也得把它盖下去,只好把刘志华抓进去,这排楼才能继续盖下去,奥运会开幕之前,至少这排建筑的每个房间的灯都能亮,实际上目前只有最北边的一栋楼投入使用,其他几栋楼估计是因为资金短缺又变成了外表光鲜亮丽的烂尾楼,是不是要再逮进去一个人才能继续盖下去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麻烦的是,由于它还没有完工,出门的时候特别不方便,往北边去的路至今还封闭。

所以,我们家属楼的人为了鄙视这座七星级烂尾楼,除夕放鞭炮的时候把枪口都对准了丫。


(这幅图案可以称之为“精卵结合”)





(有点911的意思吧)

51 thoughts on “放鞭炮”

  1. 从腊月23,每天晚上邻居们都在放烟花,也不知道他们pk的啥,8过,我坐在窗户前,看的还挺爽,视觉听觉都很过瘾

    Reply
  2. 二踢脚一毛钱一个,可以买十个。这十个不能都一口气放了,每天放两个,一个拿在手里放——二踢脚拿在手里放,我觉得只有Bart和你能干出这事来。

    Reply
  3. 人民币真的贬值了,那么几个炮要1000块?美院的话,大概也就是不到100美金吧。去年过美国独立日的时候,有人买过,都是中国制造的,大概是100-150美金左右。

    那几张攻击盘古大楼的照片,太阿Q点了吧?

    Reply
  4. 小时候放鞭炮,俺是俺哥的跟班,俺给俺哥拿着鞭炮,还有他自制的小钢炮,也是一个个拆开来了放,有种特别细小的红色鞭炮,俺还敢在手里点着了扔出去放。有一种烟花打到天上散开是一个小降落伞,俺俩就追着它的飘荡跑,等着找它落下来……一晃很多年过去了,现在俺是包饺子的了,俺哥放鞭炮的跟班是他闺女了。

    Reply
  5. 这俩天光看几大卫视播的《柯南》了,彻底的黑猩猩了一把,不光剧情被砍无数,中间还总插播半个小时的广告,可能他们认为看卡通的人确实容易上当买什么学习机,假首饰的,为了不被侮辱我的智商,我不看了,改上网看了。(*^__^*) 嘻嘻……
    不是路过,特地赶来,拜年了!

    Reply
  6. 我们家也住这,第一次看到盘古,感觉特别像《樱桃小丸子》中的花伦同学的头型。后来金融危机来了,盘古的那个楼顶特别像留给炒股人自杀的跳台。我也才知道这是个烂尾楼。另外谁能告诉俺,七星摩根是七星级酒店,还是它就叫“七星”。

    Reply
  7. 昨天晚上去鸟巢遛弯,水立方没亮灯。往回走看那楼边上有人放烟花。原来是三表啊。。。

    Reply
  8. 三表哥可能为环保工人的就业或不被辞做了贡献~~

    京华时报1月27日报道 除夕夜,在城八区公共区域内,全市1万多名环卫工人共清除烟花爆竹残屑2268吨,比去年春节多出168吨。

    据市市政管委介绍,从除夕到初一,城八区环卫部门和北京环卫集团共出动1万余人,在长安街、二三四环等主路共清扫出爆竹皮68吨,比去年多出14吨。对于爆竹皮量大增的情况,环卫集团作业部部长张志强解释,“禁改限”以来,市民燃放热情逐年升温,尤其是今年奥运会以后,市民的燃放热情更加高涨。

    春节期间,各垃圾站(楼)配备了灭火器材,防止垃圾燃烧。垃圾运输车辆也配备了灭火器材。今年所有的爆竹皮将首先运到垃圾精分选转运站,根据类别、颜色自动处理,对爆竹皮进行可回收处理。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文静)

    Reply
  9. 为啥就没个8毛举报把你抓起来呢?你丫的要万一烧了谁家小姑娘的小脸蛋就裱糊了你。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