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者的狂欢节

过年,没事干,没事干就得找点事儿干,那就骂春晚玩吧。春晚不是一台娱乐节目,而是披着娱乐外衣的舆论工具。我每次看春晚,都属于那种“深刻领会型”的,每年我都是当传达精神看的。

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它抱有那么大的期望呢?因为它太逼真了,太像娱乐了,太像晚会了。以前春晚的确给我们带来过欢乐,所以我们就认为现在和将来它一样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因为我们错误地对CCTV怀有好感,认为这个节目做不好,是因为这家电视台有问题,是他们缺乏能力才把春晚弄得很难看。这家电视台的问题确实不少,但是动用全国的演员资源花上半年的时间做一台晚会绝对能做到极致,能做出一台灭掉美国最牛逼的娱乐节目的春晚你信不信?你不信,我信。能做出《东方红时空》的人,什么做不出来。那他们为什么做不好呢?每年都挨骂。

因为春晚被要求做成不是纯粹娱乐节目的节目,在一个比较变态的贵国,娱乐是无法做到纯粹的。由于在1983年CCTV的一些人没事干鼓捣出一台除夕电视节目晚会,并且影响越来越大,然后它就演变成一个舆论工具,用来在这一天告诉全国的民众,你们该看什么,该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审美,该从中聆听什么样的教诲,它用娱乐的方式教诲人们该如何不该如何,如果你没有看出来,那么恭喜你,你中六合彩了。

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北朝鲜和贵国的民众审美要由一些掌管权力的人来规定,比如他说你低俗你就低俗,他说你高雅你就高雅,他要求你领悟什么国家就可以浪费很多资源去普及推广什么,他让你一年去电影院看什么电影你就只能看到什么……同样,春晚只不过是所有这一切权力意志体现出来的漂亮的桌面图标而已,当你点击它,打开的是什么程序?你只看到两个字:歌颂。

今年春晚我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听了一个小时,然后去水立方拍色盲测试表,我很同情姜昆老师,自从梁左先生过世,姜老师就再没说过一段好相声,这次拿他做例子,就是他今年说的相声让我看到了一种欲言又止的悲凉,原来的曲协副主席都不能痛快说相声,别人呢?他说的《我有点晕》表面上看句句都是大实话,但都是拐着弯出来的,估计本子没少修改吧,改来改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我听出来姜老师在踩着石头过河,不小心就掉水里了,左闪躲,右腾挪,他是在颤抖着讲笑话,尽可能不去触碰最敏感的G点,可相声要这么说下去的话,那还叫相声吗?这一点很像他当年说过的相声《如此照相》里讽刺的东西,唉,如此春晚相声。“当年李谷一一个人唱八首歌,现在八个人唱一首歌。”戴志诚赶紧接“现在人才太多了。”实际上是钱规则的人太多了,是个傻逼就想上春晚,“人才”能不多吗。多了怎么安排啊?算了,你们这个连唱这首歌吧,你们这个排唱京剧联唱吧,你们这个班,哎呀,比较难办,算了,在后面拍手吧。而且,越是这样的演员,素质越低,门子越硬,台长都扛不住的门子,不安排行么。没让我当春晚导演,要是我,这些“条子演员”不是想在全国人民面前曝光吗,不是想让全国人民记住他们吗,都给我站到台上当道具,4个小时不许动,衣领子上面都别上大头针,针尖冲上,你敢动一下?让你丫还上。

可惜的是,姜昆老师还没有达到话里有话境界,如果每句话都能让人浮想联翩又能把审查的领导蒙过去,那他真是牛了。他放弃了。相声这门艺术就这么给毁了。不过还好啦,有郭德纲在戏园子里口无遮拦,他的低俗风格的段子还是让人喜闻乐见的。

如果有一天,有人到我这个破旧不堪的家里做客,这人一进门就不停地赞扬:你家真是金碧辉煌,墙上刷的都是白银,这彩电是80寸液晶的吧,书架都是用檀木做的,这套音箱一定有30万吧,你喝水的杯子是汝窑烧的吧,瞧,书架上的都是宋版书,这花盆里种的是什么?哦,我见过,巴西红木;你的电脑也不错,Windows 8操作系统吧……如果这个客人神志正常的话,那么他只有一种可能——比较虚伪。听这话的人,如果正常,反应都是想吐。

每年我看春晚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看着人像走马灯一样在台上上上下下,感觉就是不停地有客人进门来赞扬我家。你又说了,就一台电视节目,你又过度阐释了。或者肯定有不少人留言说:我从来不看春晚。还有一种装傻的人说:春晚是什么?是的,你可能从来都没有看过春晚或者不知道春晚,但是你从来都活在春晚的氛围中。你他妈又忘了,前面我不是说过吗,春晚只是个桌面快捷方式。当年八个样板戏,现在一台晚会。几乎变成了一个传统,一种民俗,一个让全国民众关在屋子里的狂欢节。但我总是无法产生我家金碧辉煌的幻觉。

==========================================
以前,春晚的相声小品还是可以批判讽刺的,现在没有了。你批判谁,谁跟你急。我早就说过,我们的言论表达不自由不仅仅是来自某种体制上的约束,也来自你我他之中的某些人,那个站在山底下的傻逼永远想把山顶上的人拉下来,往下拉一米他都觉得是胜利。

==========================================
今天看各媒体报道,春晚的正面报道很多,这不是它真的办得好,而是他们终于知道引导媒体导向了。今年春晚跟很多门户网站合作,保证了负面新闻少到最低限度,另外从90年代末期,导演们都知道要和媒体进行很好地沟通,至少媒体的正面报道让导演对上有个交代。这就跟你看《无极》一样,首映后媒体都是正面全裸报道,然后慢慢就会有更真实的声音出现。春晚现在也进入一个“事后”宣传档期了,比过去专业多了。

==========================================
看完赵本山的小品,我感觉他真是“山”穷水尽了,喜剧效果有好多种,不单单是拿愚昧无知当笑料一种。这么多年,赵大叔一直在一招鲜。没办法,俺们东北黑土地文化就是愚昧无知文化。但还是要感谢赵大叔这么多年给大家带来的欢乐以及推广东北话。脆弱的春晚没有赵本山就不行吗?我记得有一年我打电话采访金越导演,没说几句就在电话里吵起来了,本来想让他谈谈赵老师在春晚的重要性,他一听就不高兴了,说:“春晚没有谁都可以。”赵本山没春晚可以,春晚没赵本山不行。这一点我很佩服范伟老师,不上就不上,像东北人。但我深深地觉得,赵大叔该回关外了,铁岭是座大城市啊。

==========================================
延伸阅读:这里。英语不好的人就别看了。

==========================================
法国记者阿尔贝·杜鲁瓦对本文标题亦有贡献。

52 thoughts on “虚伪者的狂欢节”

    • 我已经连续三年在春晚的时间段和家人们一起改看动画片了,今年看的是霍顿,还有米老鼠和唐老鸭.

      Reply
  1. 三表不愧是记者出身,深知控制媒体就控制了一切的道理,这不,今年春晚满意率达到了81.1%呢!出自赵本山博客的新东家:http://news.sohu.com/20090126/n261955781.shtml

    嗯哼!

    Reply
    • 三表不是说了吗,引导媒体导向,不可信的。其实根本不用去看这些调查,看看身边就知道了,只有我父母这辈在看春晚了。

      Reply
  2. 看春晚是习惯,一过年没地方,店铺全关门。今年就周杰伦和宋祖英的合作有点新意。 流行歌手的现场太烂,唱民族终于扬眉了,小品和相声看不下去。

    Reply
    • 特意看了一下”英伦”合作,不看则已,一看还不如不看.周活蹦乱跳唱了一段,宋从升降台上来开唱,周在她旁边绕了个圈,伸出手去扶她,结果宋小姐纹丝不动,自唱自的,这头尴尬!

      Reply
    • 其实民族没什么可扬眉的,我偷偷告诉你吧,宋祖英不是纯民族的唱法,她是用美声的发声方法吧,应该是很不民族了,三表这方面估计是行家

      所谓”民族”唱法,其实就是郭兰英奶奶几个人创,因为她们在特殊时期的巨大贡献,这名子也叫大法了,民族的?一直不以为然,应该说还是很不成熟的,而且坚持唱民族的,几乎年纪大了嗓子全都不行

      比较正宗的,以前的郑绪兰,后来的张也,比小英纯正多了,小英美声成分比较多,彭丽媛也比小英民族

      其实真正称得上民族的,起码京剧更有资格,哪怕京韵大鼓,也比所谓的”民族”科学得多,有资格得多,你看人家骆玉笙唱到八十岁呢

      所以不要随便就自毫,扬眉,当然小姐你眉毛好看可以

      Reply
  3. 或者大家其实都知道这是一种颂歌,但是有时候装装国泰民安也不错啊。就像偶尔当一下猩猩

    纪念第一次当猩猩

    Reply
  4. 看了表哥的评论,我都有些暗暗担心…

    不过我也这么想…

    铁岭大叔的小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挺低速的…

    Reply
  5. 虚伪这件事本身其实很高雅,但央视这台晚会把这个高雅的意思表达的太委婉。
    表哥我喜欢这张照片里你的新发型!雅不上去先高起来也行哈哈。

    Reply
  6. 本来今年没看春晚,其实都好几年没怎么看了,最多就是扫一眼。不过让三表这么一说,心里还真有点痒痒,想看一看了,呵呵。

    Reply
  7. CCAV:我给你打广告,大logo的。
    baidu:我帮你风沙不河蟹的山寨春晚,连贴吧一起。
    ccav:导播会给李总很多镜头的,至少五个。
    ccav+baidu:成交

    Reply
  8. 我爸有在看,我跟着看了一会。
    觉得那灯光太浪费了,明明是最先进的技术,却被弄出最难看的效果。唉~~~灯光师该换人。。。

    Reply
  9. 三表新年快乐,我也虚伪下。哈~~
    今年的春晚实在看不下去,就剩下声光电效果了,很是无聊。
    建议广电总局还是不要搞真唱了,这些歌手的原声真的是折磨人啊,跑调到家了。

    Reply
  10. 我七点多打开电视,正好是湖南卫视的节目,一看不是春晚我激动坏了,总算有人敢出来叫板了,还是湖南卫视的领导英明啊,再看时间好像不对,我又调到其它频道,都没有转播,敢情是还没开始呢,我都忘记春晚几点转播了。谁敢不直播春晚?好像还没有,这真让人泄气啊,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迟早的事情,我已经替那些主持人发愁了,没了春晚他们怎么办哪。昨天看成龙演的《宝贝计划》,我就在想,这香港人就跟咱们不一样,你看电影就能看出来两地之间思维方式的差别,说人家香港没有文化,可是没有文化的香港总能拍出打动我的电影,记得看那个苗乔伟演的《兄弟》时,我哭得一塌糊涂,好在就我一个人,索性哭出声了。相反我总觉得咱们大陆才不像是有文化的地方,拍的电影除了会弄一些花里胡哨的所谓高科技的东西,骨子里其实是非常不高科技的,简直就是死尸一样的,让人看了味如嚼蜡,不过前不久看到的《画皮》让我觉得也有进步了,能不能打动我就是我判断一部片子的好坏标准。为什么大陆拍的片子总不能打动人,分析了一下,太虚伪,或者说太不人性,我就想在电影里,假如香港的贼到了大陆会成为什么样子呢,我觉得很可怕,大陆人的思维方式很可怕,看看那些大家那些所谓名人拍出的东西,我觉得也不过如此。所幸除了大陆,咱们还有那两个地方没有被毛泽东老先生给统一了。这一点博主好像也说过,当时不太明白,现在想想,什么样的教育就什么样的思维方式,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就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商业,什么样的电影,什么样的文化,只要我们还戴着面具生活,我们就不可能触摸真正的文明。所谓的文化未必都是值得继承的,现在看咱们大陆不是没文化,而是不好的文化太多好的文化太少,文明是什么,文明就是让一个人回归人,让一个猫回归猫。春晚是什么,就是让人变成猫,让猫变成人,整个一虚伪,别扭,不自在,所以春晚该下了,早点下吧,别让我们大陆人缺氧了

    Reply
  11. 晓峰啊,你也把姜昆太高看了吧,你的说法里,姜昆还有极大的主动性想独立表达一些自己的东西。我觉得他们是首先要顺承上头的意思的…就是说这几乎成了他们的主动要求了…….我觉得他们已经工具化了…..

    Reply
  12.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被你说得好恐怖,上面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大了,我们简直是被愚弄的提线木偶
    这年头想要保持头脑清醒还真要非常小心额

    Reply
  13. 没有三表看的那么深刻,陪着长辈瞄了几眼,只是觉得父母一辈笑点很低,不过,有过一点感动倒是真的,也许也是因为我太容易被感动?

    Reply
  14. 呵呵,看到你把The Simpsons和春晚联系到一起,觉得还真巧合。
    我看了几眼春晚,那色彩太毁眼睛了……正当我琢磨着该不该陪我爸妈看下去的时候,我看到黄圣依扭捏着上场了,并唱出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句,当场雷倒……于是,我决定继续在电脑上看The Simpsons,并一直看到了新的一年……
    春晚真是可怕的折磨,我对那些现场的观众们深表同情,他们其实真的也挺不容易的。
    我们平时的生活已经很闹哄哄了,过节休假的时候,简单清静环保一点不行吗?

    Reply
  15. 嗯,说的很贴切,赞!

    中央台的春晚就是暴民愚乐,低俗节目一个接一个。

    最白痴的节目之一就是扯着嗓子喊的那种一点不幽默的,却要表现高尚思想的小品。

    本该有趣的东西,如果不好玩,还要往思想境界上靠,就必然让人看的毛骨悚然,汗毛粼粼的。

    相比之下,文化部的春晚有文化多了。

    我18年不看春晚了。

    Reply
  16. 聊点自己的感受:其实以前挺爱看春晚的相声小品的,觉得至少有些东西可以笑出来,后来自从有了互联网,有了更多的笑料来源,通常春晚上的笑料都看过的,少有新意,所以现在越来越觉得不好看了。全民在一天娱乐,和每天都有点小娱乐相比,后者更能让快感持续吧。全民都听几个人制造笑料和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幽默之处创造笑料,后者更开心。

    Reply
  17. 曾被问及对奥运开幕式的印象,感觉没有思维创新而仅是金钱与技术的赧颜堆砌,所以就睡着了,被同事批得体无完肤,哑口无言,当时还有些纳闷,今日才知,原来媒体的影响力巨大,连民间的审美交流也被冠以民族,爱国之大帽子,很有趣(读二声)儿

    Reply
  18. 能作出这样全面而精到的评论想必看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了
    戈培尔一直都活在人们的心中
    脱帽致敬

    Reply
  19. 今年过年 我和一帮人看春晚来着。
    他们都笑得从椅子上跌下好几回来。
    我觉得应该带你看看这帮人,因为我第二天见另一帮人看重播(可能是没赶上看)也从椅子上跌下几回。
    有时候觉得没意思,是因为你忘记怎么笑了。
    一直在教我们不要对不了解的事瞎评论。您好像没听自己劝啊?

    Reply
  20. 今年过年 我和一帮人看春晚来着。
    他们都笑得从椅子上跌下好几回来。
    我觉得应该带你看看这帮人,因为我第二天见另一帮人看重播(可能是没赶上看)也从椅子上跌下几回。
    有时候觉得没意思,是因为你忘记怎么笑了。
    一直在教我们不要对不了解的事瞎评论。您好像没听自己劝啊?
    复制 真好玩。 人人都在学郭老师。 其实郭老师也不容易,你说呢王老师?

    Reply
  21. 1.我记得本山大叔在去年不是说要推出春晚么。
    2.我记得《昨天今天明天》中宋丹丹有一句:海湾那疙瘩挺闹心,美英合伙欺负人。后来播出的全都“掐了没播”。
    3.大年初一看一些网站对春晚的正面评论,真是吃了一惊。方才恍然大悟。

    Reply
  22. 春晚过后各媒体报道都是好好好,年年都是这一套。那天看报,说大学除新闻系外,都要开设什么新闻媒介素养课,有点害怕呀

    Reply
    • 三表的文章都很有趣,我经常想把三表的文章贴到其他坛子上去赚点积分,就因为他老是把我天朝写成贵国,我怕我贴上去之后被某些脑筋不会急转弯的人士看到后认为我是韩国人或日本人,把我痛骂一顿岂不无趋,所以一直不曾转过。

      Reply
  23. CCTV的春晚我真的很少看,记忆当中我就没有看完整过一个CCTV的春晚,
    CCTV的新闻联播也比较少看.

    Reply
  24. 瞄了几眼今年的,赵大爷不容易,感冒了还要坚持工作,
    不过他的小品把我娘逗乐了,虽然我很莫名。
    很怀念小时候的相声,那时候有相声我会搬个小板凳坐电视前面好好看,
    但是貌似很久没看过相声了呐……除了郭德纲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