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杂谈

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把小沈阳的表演视频看了一遍,这个今年在好几个电视台春晚亮相的演员以前我没注意过,原来他在《乡村爱情》里面的表演因为我对这部电视剧没什么兴趣也没看。所以,看到的小沈阳的表演,能得出一个结论,他在其他电视台或者一些娱乐场所的演出都比他在央视春晚的演出要好,因为有限制,小沈阳还不能那么放开。不过他平时常抖的包袱基本上也都有了。

而我看完他的那些视频之后,觉得小沈阳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他的搞笑过于依赖他的语言习惯,比如“哈”“这是为什么呢”“哎呀”“啪啪(pia pia)的”,他说这些口头禅的时候,观众头一两次还能笑,第三次再笑肯定就是你脑子有毛病了。东北二人转演员但凡能在舞台上站得住的,必须具备这几样东西:唱得好,有绝活(比如能用牙把桌子叼起来),会模仿,具备相当特殊的舞台形象。从这几点来看,小沈阳都具备了。比如他出场时非男非女的打扮,可以模仿很多人的嗓音等等。但是,一个好的演员应该具备舞台即兴表演的功力,这东西是什么?就是演员在舞台上做出任何一个表情、动作和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能抓住观众,不能让观众感觉有一秒钟的欣赏停顿时间,在这一点上,赵本山做得不错,他时刻都想着怎么让观众笑,既能绷住,又能放开,收放自如,他早期的小品在这方面做的都相当好。而小沈阳目前基本上是靠夸张的形象取悦观众。

关于幽默和搞笑,目前民间表演一直停留在拿人的生理缺陷开玩笑的层面上,比如拿自己,小沈阳的声音比较细,干脆他就把这个发扬光大,让人觉得他是个二尾子,以此制造喜剧效果,这种方式在国内外的喜剧表演中都很常见。中国没有同性恋团体,同性恋者的地位一直没有获得认可,我猜想,如果小沈阳在外国某些国家,会遭到同性恋团体的抗议。而我们能接受小沈阳的这种表演方式,一方面是观众潜意识里普遍认为同性恋就属于不正常群体,这和一个演员在舞台上表演一个瘸子和傻子的效果一样。另一方面,在舞台表演中(尤其是民间艺术表演),拿人们的生理缺陷当笑料,已经成为观众普遍认可的幽默方式,想想我们上小学的时候给同学起外号,都是抓住同学的最明显特征起外号,而很多特征多属于生理上的缺陷,以羞辱别人的方式获得自己的满足,人在任何时候都不忘体现出与众不同的优越感。比如二人转演员魏三,我有一年去东北,跟和平大戏院的老板聊天,他跟我讲魏三学艺的故事,听起来很感人。魏三为了能在舞台上把傻子的形象表演得活灵活现,他专门去大街上、火车站,跟智力有问题的人在一起,观察他们的举动、表情,慢慢就把傻子的言行举止学到手了,用到舞台上,让人看着确实很逼真,观众很认可。事实上,舞台喜剧效果增强的背后是以不尊重弱势群体为代价的。

小沈阳每次表演都会强调自己“是纯爷们”,言外之意,他不过是在模仿某一类不男不女的人而已,目的是让你们笑。如果你笑了,潜意识里你把自己当成了正常人,把另一类人当成不正常的人,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其实现在娱乐场所的二人转已经不是真正的二人转了,人们不太能接受一唱就是半个小时的传统二人转剧,而是喜欢短小精悍的表演,一般演员都会唱一个小帽,两三分钟,短是短了点,但意思到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小品表演,这个在以前只是二人转表演中间过渡用的桥段,被放大了。另外,几乎没有很新的二人转段子,都是模仿篡改演唱流行歌曲。几年前,我在长春见到了《擦皮鞋》的作者宫庆山,这个段子在当时相当流行,所有唱二人转的人都会表演这个段子。如果在有版权意识的美国,估计宫庆山老师早就发了。但是他没有因为这个段子获得什么收入。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一点,民间艺术的特征就是靠大家口耳相传,每个人都是创作者,这样的结果就是原创作品不多。你别看赵本山每年春晚抖的包袱让全国人民乐得不得了,其实他的那些包袱在二人转戏园子里面两年前就被人说烂了。何庆魁老师喜欢收集民间笑料,他常去一些二人转演出场所,看完演出,他会把一沓钱放在舞台上,然后走人。第二年春晚,你就会听到赵本山的小品里有一两个当初何老师听的段子里的内容。何老师不是郭敬明,这是一个对版权认识上的不同,在何庆魁看来,互相使用对方作品里的内容很正常,民间作品的特征就是这样。郭敬明老师不是搞民间文学的,但很擅长使用民间文学的手法创作。

小沈阳的很多段子也是别人在表演中用过的,比如我在2007年贴过一段视频,里面有很多似曾相识的内容,到底是谁借鉴谁,在二人转演员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表演能比你的表演获得更多的掌声。

还是这段视频,正好是我说的另一个问题,这个叫田娃的演员,充分发扬了自己的“无知”,前面一段脱口秀,利用了知识落差制造出很多喜剧效果,这个喜剧效果让观众行舒服,这可以让观众充分体现出自己的知识含量,与其说台上的田娃用这种方式制造喜剧效果,还不如说他是用“无知”来戏耍观众,表面上看,他的每一句口误都能引起你发笑,实际上他是把观众从一个高处拉回到他的层面上。人们都忽略了,当田娃站在舞台上那一刻起,观众就已经自动把与他的地位差别、层次差别拉开了。假如,让易中天说同样的那些口误,你会笑吗?这就叫角色扮演,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Cosplay。喜剧效果也就是这么出来的。本人对戏剧表演不了解,有对这方面有研究的人,不妨站出来解释一下,是不是布莱希特的那一套理论里面有此论述。

所以说呢,拿无知当笑料只能满足人们的肤浅娱乐,当贵国政府在尽量缩短城乡之间的差距时,小品表演仍然在制造着这种城乡差别,在以前,这类手法还是很出其不意的,农民因为无知给城里人带来笑料,在很多作品里经常见到。我忘记叫什么电影了,谢园演的,讲他跟一个女的逃婚。跑到城里,他指着肯德基大叔对女的说:“这个就是圣诞老人。”现在再让一个农民这么说,大家就觉得不好笑了。因为在那个时候,肯德基还没有遍布全国,圣诞老人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时髦,因而谢园制造的喜剧效果很明显。

我原来挺看好一个叫孙小宝的二人转演员,至少它比其他演员在表演上有喜剧效果,他说得很多段子也是听来的,但在表演上,他能意识到拿捏分寸。后来我知道,他当时签约的和平大戏院,专门有个艺术指导,就是宫庆山,指导这些演员的舞台表演。单凭这些演员自己在舞台上摸索,进步会很慢。不知道刘老根大舞台是否也有这么一个艺术指导的角色,至少赵本山不会天天指导这些演员,赵董太忙了,他教徒弟大概也是蜻蜓点水,师父带进门,修行靠个人。基本上,一个好的苗子被相中,是因为他的某些专长,但更进一步发展,往往都很难。整个民间艺术的环境就是这样,自生自灭,这样倒也真实,谁有本事谁悟性好谁就能出来。赵本山就是这么出来的,因为在他出来之前,他有十多年的表演经验。

有时候想想全国人民每年都看春晚,都等着赵本山出场,也挺变态的,一个自古千百年来喜欢制造悲剧的国家,只有在每年的某个时辰制造一种喜剧现象,而这个任务每年都落在赵本山身上,赵本山的喜剧仅仅代表戏剧中的某一种形式,为什么人们能接受赵本山,是因为观众都喜欢扮演优势者,赵本山喜欢扮演弱势者,并且形成一个定势,这种戏剧方式还停留在初级阶段,人们能认可,大概跟国人的幽默素质有关系,国人普遍不懂幽默。而更多形式的喜剧方式被人们忽视了。你别看每年春晚小品、相声数量占很大比重,但是都殊途同归:一种是真傻,一种是装傻。观众也一样,一种是真傻,一种是相当傻。对了,您也别急着说你不喜欢这种低俗的玩意儿,这不能反证出你高级。

121 thoughts on “喜剧杂谈”

  1. 外国也有很多这种小品的节目,内容要放国内可能会被贴上恶俗,无聊以及教坏下一代的标签。但好象外国观众没有恶俗这个概念。这些小品演员的人气也好,很多年轻人也把做小品演员做以后的志向,而且每年还有文化部长级的官员给他们放奖。这些小品有的形式简单,时间也短,一人拿个假狗就在那边说话,可却连我这个中国人看了都觉得真的好笑。我想可能还是我们国家审的太多,想把我们都培养成品德高尚的人有关。

    Reply
    • 对呀,都培养成品德高尚,这个就不大符合人性了。是人,他就有人的一面,不可能都是神性吧?

      其实允许这种发泄出口,不是比成天让网络警察盯着大家说了什么强?

      怎么去给我国的审查人员们洗脑啊?洗成人性多点的人?

      Reply
  2. 您是东北走出来的最牛的淫啊
    赵本山之流哪儿能比的上您啊
    您爹也比不上您
    您一巴掌就能把您爹地拍岸上
    是不

    看你的这篇文章之前我还真没意识到我每年看春节晚会都在等赵本山
    你是我肚子的蛔虫?

    你是黑猩猩身上的虱子
    我怎么想的你都知道

    Reply
  3. 我赶紧的再此地无银三百两吧
    我不是赵本山小沈阳的黑猩猩
    要不以您虱子的大脑
    以为我是来踢场子的了

    Reply
  4. “有时候想想全国人民每年都看春晚,都等着赵本山出场,也挺变态的,”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我大学毕业吃散伙饭的时候
    班上有个潮乎乎的同学举杯说
    我代表全班同学敬班主任一杯酒

    你丫以为自己是谁
    你代表的了我么?
    你丫以为自己是谁
    还全国人民看春晚,等着赵本山出场

    Reply
  5. 赵老师自我介绍:我叫“山本照”,就是“三本照”,也许是“衫本罩”,你们可以叫我“老罩”或者“师老罩”、“湿佬赵”、“死牢照”…

    Reply
  6. 我也一直奇怪为何小沈阳那么出名,未见其人已闻其声,看了录像,觉得他的模仿能力的确超强,但除此之外似乎再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我也不说他俗,俗和雅从来都是两端,个种细节有待三表进一步研究了。不过特别赞同三表的看法,赵本山的确有不同于其他二人转演员的地方,他的表演非常到位,既有东北纯朴的语言,又有真挚的情感在里边,这种情感是中国人都能理解接受的东西,而且老赵的表演收放自如,功力深厚,看目前其他人,还真没发现谁有能力接他的班。说小沈阳是老赵的接班人,可能是某些人一厢情愿了。

    Reply
  7. 目前看到的国产喜剧,尤其舞台表演类的,基本就是傻,观众也傻的可以。基本就是装傻充愣硬挠观众痒痒的,搞笑技术太低级,但是也不得不面对我国电视观众老龄化严重,老年人就图个热闹图个乐呵。
    啥也不说了,关于我国的喜剧。

    Reply
  8. 春晚就是显摆

    央视显摆它场子大,颜色多,
    姜昆显摆他成功减肥,
    黄宏显摆他抱得起蔡明,30秒。
    巩汉林显摆他有那么大口箱子,

    小沈阳显摆他身材苗条,一个姑娘能做男服务员,老毕不是说了吗,哟,这丫头是位男服务员喝。

    看春晚,有的节目不对胃口,所以中间插播了许多其他的东西,有多啦A蒙,有正洗衣(郑希怡),有残疾人模特,有。。。会不会以后只有插播,没有正剧了,汗
    借贵地发表一下,呵呵

    Reply
  9. 拿什么东西来开玩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通过审查,能否被观众认可。因为一个社会的道德规范是百姓定的,有什么样的土壤,就长出什么苗。
    另外,喜剧的根基是剧本,演员自身的特点只有溶入剧本并使剧本发扬光大,才是好喜剧,而和剧本无关的附加笑料,只是起到烘托现场气氛的作用,画蛇也容易添足。
    人生下来就有数不清的痛苦,人生苦短,生命的使命迫使人努力的活下去!以知晓别人的痛苦来减轻自己的痛苦,是人的本能,鲁迅笔下的刑场观刑者,多半是痛苦的。苦中作乐,是聪明人的止疼药,人生本无原则,不必作茧自缚!人离真正的进化还遥不可及!

    Reply
  10. 这篇评论写得挺客观挺专业的。

    不过不妨碍我爱看赵本山今年这小品。如果没有这小品,今年春晚整个儿没啥可看的了。

    对赵本山的小品评论最热烈,本身也说明了他的成就和在观众心目中的位置。说明观众(包括三表)对他的期望值还是比较高的。

    看看别的那些烂小品,冯巩的那个啥的,让人提都懒得提。看了都后悔。

    Reply
  11. 这文终于把一部分我想说的内容,以一个极其学术,客气的方式给表达出来了!不过这篇新闻可真是让我比较欣慰,春晚以后发现我的所有亲朋好友,还有昨天高中同学聚会的朋友,全都把小沈阳当红人,说个不停,对那个小品也是喜欢的不得了,我心里就难受,可又不能说出来,如果说出来我则会被批成:就显摆你念个名牌大学,就有资本来说我们低俗了? 可是,事实上低俗就是低俗,从小我就很讨厌这种弱式群体开玩笑这一喜剧手法,让我心里不舒服,当然,除了我是Gay,我也不是啥其它很明显的弱势群体,当只是因为我性格要文静一些(为了不要让某些喷子揪着不放,我声明,我是个一点儿也不C的高大爷们儿),昨天就在聚会上被批我神似小沈阳,其实是对我最大的戏谑,当众我无法反驳,也犯不着动怒,只能笑领.心里只能叹息,并YY着,但愿他们知道这是不对的,只是开个纯粹的低俗玩笑罢了,但是有多少人会意识到呢?我猜会是少数.当然,这也让我以后在我的一个朋友面前不要再拿她的有点发福的体重开玩笑.这么写,不是因为想抬高我自己有多么雅,只是在这个问题上, 我意识到了,而他们没有.还有,楼上有一个用攻击别人”假雅”来掩盖自己”真俗”的伎俩,实在是有点太不新潮了,还是少用为好.
    文中所评的国人的这种本性,应该也算是一种劣根性吧,真的可悲.

    Reply
    • 支持你的想法, A.P.

      三表哥,你的读者中不少人写的评论还是很不错的,不要低估年轻人的大脑,而且我相信,他们会在讨论和互动中成长的越来越可爱的。

      Reply
  12. 原以为再无聊的喜剧也比有聊的悲剧好,现在发现无聊的喜剧也是悲剧。而且还很无聊。。。

    Reply
  13. 小沈阳每次表演都会强调自己“是纯爷们”,言外之意,他不过是在模仿某一类不男不女的人而已,目的是让你们笑。如果你笑了,潜意识里你把自己当成了正常人,把另一类人当成不正常的人,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
    什么鸡巴逻辑
    我看到舞台上一个人摔得狗吃屎,我乐了
    这说明我认为自己是正常人?我不会摔得那么惨?我会认为摔得那么惨的就不是正常人?

    Reply
  14. 现在好像感动激情和泪水都得去西方艺术作品里寻找了。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就剩下了自己作践自己所谓搞笑了。电影搞笑,文学搞笑,电视搞笑,连摇滚乐都有开始玩搞笑的了。我们怎么就那么爱乐呢?

    Reply
  15. 赵本山——基本上在春晚传宗接代了
    小沈阳——基本上超不过师傅
    中国喜剧——基本上看着尴尬
    春晚——基本上忽悠、被忽悠

    Reply
  16. 同意秋表。
    没的可写了吗?你不是乐评人吗?怎么现在也跟广电总急似的?写了半天,广大群众谁也不会恍然大悟,哦原来我挺变态的;估计人家xiaoshenyang看了这位“记者对一些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意见”,顶多回一句:“您贵姓啊?”跟您还真不熟!

    Reply
  17. 听说xiaoshenyang一场商演的出场费飚到十万一场!假如,我只是说假如,xiaoshenyang一不小心特欣赏uncle三表,想要赞助uncle三表您明年的贺岁—AV,BV,CV,DV 精彩四选一哈@.~!—uncle三表您是要,还是不要啊~~~

    Reply
  18. 这篇文章写得没水平!
    自嘲,装傻本来就是喜剧的一种常用手法,虽然还有很多其他手法,但是不能说这种手法就是什么初级,低等。

    这种东西有时候会伤害一些弱势群体的感情。不过,人们在看到这种东西好笑的感觉是自发的,不是故意伤害的。

    本来,人们看到一件东西是比较奇怪的,有幽默心态,就会拿来开开玩笑。未必一定是带有侮辱性的。
    我也看到有故事讲,洋人初到中国,被中国人取笑的一些事情。而当时,洋人也算列强了吧,可不能算弱势吧。

    这种东西只是发自内心的好玩的一种感觉,人们笑的时候也不会想许多。
    如果,一看弱势就发自内心的同情,舍身处地的难过。我觉得就太假了,是不是有点装啊!

    人们互相接触会有一些差异,不理解,互相敌视,取笑,这只是因为距离太远,陌生,关系不熟悉。
    当这些少见的东西慢慢被大家看得多,大家就不再会笑。
    才会更深入的思考,这些事情背后意味什么,才会有同情,理解!

    Reply
  19. 很多人总是习惯以自己的思想和价值观代表大众发言,如果这个人刚好又有点话语权,那可真是灾难。
    所谓的精英知识分子们总是喜欢俯视群众把自己当作指导员,看不起民俗文化,看不起农民。嘴巴里还杞人忧天的担心有人被侮辱有人被毒化。
    可真正的人文关怀就是尊重每一种文化。
    一种文艺形式有它发展的土壤,有很多人喜欢,就有它存在的意义。娱乐只是用来休闲的,没有必要承载什么深刻的教义。
    这些民间艺人是以吃饭为目的发展起来的,他们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本领都是在社会中靠努力磨练出来的,想必他们从没考虑过什么艺术心理。他们的目的可能也只是多挣点儿钱,观众能乐而已。
    在这点上他们比你实在和质朴。

    Reply
  20. 小沈阳不男不女的表演是在扮同性恋?谁告诉你的,他说自己扮的不男不女的人是同性恋了吗?你就是那个认为同性恋就属于不正常群体的人吧,首先在你的潜意识里就认定不男不女的人就是同性恋,还是你认为同性恋都属于不男不女的类型?先不说中国有没有同性恋团体,外国的同性恋团体绝不会因为小沈阳这种不男不女的表演而进行什么无聊的抗议,那是一种表演形式,国外就有男扮女,女扮男做表演的,Queer as Folk里就有这样的表演者。事实上多数GAY有比那些异性恋更多的吸引力,更注意保持形体,去健身房健身,更多的肌肉,更MAN,更时尚。我不得不说,这位名人我对你的无知以及你对同志的误解与轻视感到很失望。

    Reply
  21. 表面上看,他的每一句口误都能引起你发笑,实际上他是把观众从一个高处拉回到他的层面上。人们都忽略了,当田娃站在舞台上那一刻起,观众就已经自动把与他的地位差别、层次差别拉开了。假如,让易中天说同样的那些口误,你会笑吗?这就叫角色扮演,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Cosplay。喜剧效果也就是这么出来的。本人对戏剧表演不了解,有对这方面有研究的人,不妨站出来解释一下,是不是布莱希特的那一套理论里面有此论述

    ——————–

    这段儿

    Samuel Johnson[英国大文豪]写道 几乎所有的行为荒诞性 均源自于我们模仿那些我们不可能雷同的人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