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今天去酒吧看胡德夫,昨天采访了这位老头。很多人听了之后都觉得非常好,我的感觉一般,因为胡德夫不适合在这种乱糟糟的地方演唱,他应该在一个安静的环境,大家都坐着,静静地去聆听。而“愚公移山”这个地方,太小,空间不够,人头攒动,很多声音都被杂音淹没了。

我感觉一般的另一个原因,大概是民间的东西听得多了,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感动,所以并不觉得这声音对我来说有什么异常的,或者说惊喜,比胡德夫还怪的声音我听到的也很多,耳朵已经适应了。相反,我对听摇滚的东西反而不适应了,一听就觉得不舒服。

民歌这东西,真正打动人的是歌声里面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来自放大器和电声设备,而是来自心灵的表达。有时候一个词就能做到,有时候一段旋律就能做到,根本用不着去修饰。

在一个人们都去唱歌的年代,还有人在歌唱。胡德夫说,你面对大海唱,你面对你的土地唱,感觉总是不一样,这样的声音最有力量。

有一天,我过天桥,有很多人在天桥上摆摊,这时我脑子里就想,这些人在天桥上卖东西,有人买吗?那些廉价而又粗糙的小东西,能卖多少钱才能养活他们,而过天桥的都是什么人呢?有钱人不会买那些不入眼的东西,他们只能卖给没钱的人。于是我脑子里想出一首歌的名字:《只有穷人过天桥》。但我不是诗人,不会写出来。有时候,生活中总有些感触,如果记录下来,唱出来,就是民谣。

似乎我们都不会去这样体验生活,感受生活,中国的音乐一直没有描述社会底层生活的作品,都是精英和小资产阶级的赞美诗。以前有个杨一,后来还有谁呢?

中国向来不缺乏精英文化和小资产阶级文化,唯独缺少劳动人民的文化。拿歌曲而言,崔健、罗大佑唱的精英态度,李宗盛、黄舒骏唱的是小资产阶级生活态度,绝大多数人都这么唱,包括那些二三流的歌手和词曲作者。

胡德夫的音乐很根源,他向天而歌,很可笑的是,商业的魔幻立刻把他变成一种精英姿态的东西,甚至,去听胡德夫的人,感兴趣的不是他对土地的歌唱,而是他成了一种小资和精英的标志,至少在很多人看来,听胡德夫比听周杰伦有档次。

现在没有劳动人民文化的土壤,主要是我们都正在逐渐洗刷掉劳动人民的本色,向资产阶级靠拢,这和中国的经济发展相一致的。其实,我们这么多年不是在消灭城乡差别,而是在消灭自己身上的城乡差别,消灭自己身上的劳工标志,所以,不会有为劳动人民歌唱的作品出现。不说别的城市,就说北京,其实这个城市彻头彻尾住着一堆土鳖,但现实的变化让土鳖一直有种幻觉,其实就是土鳖身上贴了一对时髦标签,还真觉得自己时髦了。

在咱们这边的人知道胡德夫之前,胡德夫在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每次演出结束,他都不知道住在哪里,这让我想起只有穷人才在天桥上摆摊的情景,我们的身边有无数个胡德夫。

我能从胡德夫的歌声里听到的是,他对美好大自然的赞美,对土地的热爱,对土地变化的忧虑,所以歌声是美好的。

2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老俚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3:09

同感,愚吧也忒局促了,老胡如何向天而歌啊

猴面包树
猴面包树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3:25

胡德芙的歌就听过《匆匆》,还没听太明白。

内陆飞鱼
内陆飞鱼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3:29

独立音乐,独立的灵魂!

zjjz
zjjz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3:33

他NND。碟还没给我。急死人。

挂甲人
挂甲人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5:11

《只有穷人过天桥》
怀念杨一

千潭一月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8:16

这样的歌手,活的满累.也许是因为没有很好的经纪人和公司来包装他吧.这样年龄的人不太适应商业的运做.但适合商业运做的人,又往往是那些把脑袋扎在粪堆的玉米…

kevin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8:21

这次胡德芙二次出道,获奖无数啊。

yueyue
yueyue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8:43

小时候从收音机里听苗歌,只觉得尖利刺耳,后来参加一次三月三的活动,夜幕降临,燃起篝火,男女分站两个山头,对歌,那一刻,才发现它的美妙.那样的歌,本来是应该在那样的环境里唱、听的.
PS:那时候是80年代初,三月三还没有搀杂任何旅游的成分,是当地苗族的纯粹民间节日.

cranberry
Guest
2006年7月20日 09:50

环境和音乐,有道理

无障碍飞刀
无障碍飞刀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0:10

看这张照片看出来了,你就是那个把镜头升到胡德夫眼前50公分不到的家伙.胡先生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唱,就是给你这样的闪光灯闪的.
还埋怨现场闹腾,在现场,最闹腾的就是你.

咧嘴
咧嘴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0:23

中国才不缺劳动人民的文化,是丫自己坐在精英文化和小资产阶级文化的天井里,就以为外边都是癞蛤蟆

anobody
anobody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0:46

杨一现状如何?多年前某曾在美术馆前看到他自个儿卖唱片来着。 记得十块还是多少人民的币,还是没掏钱,现在有一点点后悔。

MMD
MMD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1:40

没有昨晚苏阳精彩。

不一定
不一定
Member
2006年7月20日 12:53

愚公移山可能还是适合摇滚音乐的演出吧,一直都是这样.

深水花房
深水花房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3:25

还笑话黄健祥的文革语言,瞧瞧您叙事的语境吧;
不过还是蛮佩服你,一天没来,竟然码出这么多篇,我写两行都费劲儿.

xuan
xuan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4:01

在一个人们都去唱歌的年代,还有人在歌唱
唱歌和歌唱,位置的颠倒,意思截然不同

小小北京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4:18

有这好事咋不叫着俺啊

小明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6:11

“铁窗泪”算不算歌颂底层的……

啦啦
啦啦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6:36

说别人小资和精英,你自己不就这德行吗?自己不知道的就别瞎咧咧,什么叫没有歌唱劳动人民的音乐,好长时间不劳动了吧?靠听音乐卖字赚钱,别以为你不是贴着标签的土鳖。

david214
Guest
2006年7月20日 18:57

尹吾……

sardine2
sardine2
Guest
2006年7月21日 11:10

天桥的那一段,写得非常好。民谣乐队的话,美好药店小河、野孩子张伟伟都非常不错,万晓利、苏阳乐队最近还成立了一个独立厂牌“13月”。

sardine2
sardine2
Guest
2006年7月21日 11:14

推荐三表看记录片《排骨》

不啦叽
Guest
2006年7月21日 12:28

完全赞同
胡德夫的乐评不就就要出来了
八成煽情的很呐!

L
L
Guest
2006年7月22日 14:26

你似乎破得太多~立得太少~

鞋的这些东西都是消极得调子~

有点可惜~

0451
0451
Guest
2006年7月22日 18:15

三表,以前来你这里很少留言
但今天看了这篇
我不的不说
爽,爽啊
太TM爽了
你说的咋那么合我的心思
以后你对音乐的所有评论
我都信!

第八天
第八天
Guest
2006年7月26日 10:53

杨一不在北京街头歌唱了吗?有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三表知道他的近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