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不自量力开始


听台湾流行音乐的人没有不知道马世芳老师的,如果你不知道,没关系,今天让你知道一下。

我第一次看到“马世芳”这个名字,是在《罗大佑自选集》中,里面的文案是他和吴清圣操刀,看得我佩服不已。我当时刚刚离开无聊的唱片圈,没事常跟几个做企划的朋友吃饭,总会提到马世芳,觉得这位老先生的文字功底和对罗大佑的理解无出其右者。把唱片文案做到这个份上,也就无憾了。当然,我们得有罗大佑这样的人,你给杨坤写文案,写到天上,也写不出什么。评论家要面对有内涵的人才能体现出真正的功力,因为从内涵挖掘出外延,这一进一出靠的是本事,你没本事就想进出,没戏。你的目标没有条件让你进出,也没戏。

再次看到“马世芳”这个名字,是在一本叫做《台湾流行音乐百张最佳专辑》的书上,他是主要撰稿人。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开始好奇,虽对他老人家的底细不了解,但是他写的文字我倒常常通过网络阅读。2005年,我做邓丽君的封面故事,想采访一下这位马先生,但是联系不上,我想到了“民歌教母”陶晓清老师,台湾音乐圈的人她都认识,肯定也知道马世芳。电话打过去——

——陶老师,我想采访著名乐评人马世芳,不知道您是否认识他?
——认识,因为他是我儿子。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后来知道,这位马世芳老先生比我还小4岁。之所以感觉马世芳是个老先生,是他文字给我的感觉,老道、成熟,读起来不是同代人的感觉。有人说他是“老灵魂装错了青春的身体”。陶老师回忆说,马世芳小时听的音乐以60年代为主,那些经过上代人筛选出来的音乐对他影响很大。

马世芳是目前台湾硕果仅存的乐评人之一,1987年,他看到《滚石》杂志评选了有史以来最经典的唱片100张,对他启发很大,当时他只有16岁,他说:“拿着这本特刊,我如获至宝,从第一页艰难地读到最后一页(里面有太多陌生的名字和故事,什么字典都帮不上忙)。对摸黑前进的初阶乐迷如我,它简直就是一座高悬的灯塔。”朦胧中他有种冲动,如果台湾能评选出100张中文专辑会是什么样子呢?7年后,在他23岁的时候,他实现了这个愿望,在他和吴清圣主编下的《台湾流行音乐百张最佳专辑》出版。1995年,我看到了这本后,毫不犹豫,拿到复印店,一张一张复印下来。前几天,在金石堂网站上,看到《台湾流行音乐200最佳专辑》出版的消息,在介绍中,我读到了这样的文字:

“这本原为大学社团的出版物,意外成了台湾流行音乐史上至今唯一一本具专业与权威性的Music Guide,也见证记录了台湾的流行文化史。这本《百张最佳专辑》在许多歌手和乐迷圈中成为绝版经典,甚至包括大陆都还有许多乐迷争相复印收藏。”

我正是其中的之一,说不定是最早复印的人,我复印完了还给别人复印。那时候关于中文流行音乐的文字介绍太少了。我当年还干过的复印事情是把《滚石》杂志出版的《摇滚乐历史》从头到尾复印了一遍,把一本《唱片封面设计》复印了一遍。当时付印的时候有个插曲,封面中有个毛泽东抱着电吉他站在金水桥上演唱,下面全是红卫兵,复印店死活不给我复印,要我到公安局备案。


当年《百张最佳专辑》只印了2000册,后来加印了3000册,然后绝版了。这5000册书,对听中文歌曲的人影响之深,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至少,在当时两岸文化交流比较闭塞的年代,这本书打开了一个窗口,让我知道那边还有那么多我未知的音乐,对了解台湾流行音乐有一个轮廓式的系统认知。

前几年,马世芳的书先后在大陆出版,《列侬回忆》和《地下乡愁蓝调》,后者是马先生的音乐随笔集,记述了一个音乐世家的孩子聆听音乐的心路历程。马氏芳说,自己大学毕业后一直刻意回避从事跟音乐有关的工作,希望能出国进修。你想想,他从小的生活环境就是台湾众多歌星、音乐家、唱片业内人士进出他的家门,一方面他的成长会受到这个环境影响,另一方面自己涉足这个领域,会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这种压力是很大的。但是,鬼使神差让马世芳还是选择了以音乐为主的工作,做主持人,办讲座,还有543音乐网站,他也没有让众人失望。

马世芳大学时有本校园刊物《台大人文报》,他是这个小社团的骨干,《百张最佳专辑》最初是这个社团的一个计划,但是没想到越搞越大,结果搞成了后来的样子。人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有些理想和冲动,陶晓清老师谈到这件事说:“这帮小孩子当时真有点不自量力。”是啊,对大人来说,把这件事情做出来都有困难,更何况一群学生。有些事情就是要从不自量力开始。

现在《台湾流行音乐200最佳专辑》出版了,陶老师也加入进来了,打仗亲兄弟,出版母子兵。在原有100张的基础上,甄选了从1993年到2005年历年最好的专辑100张,合二为一。

昨天在SMN上采访马先生,聊到凌晨两点多,后来他不得不说,我必须要睡了,太太已经抗议好几次了。哦,天哪,昨天还是情人节。

据悉,这本书很快就在大陆出版,如果你们想买原版,可以到台湾网站上看看,金石堂或者诚品,都有售,或者到淘宝上找找,别问我。

41 thoughts on “一切从不自量力开始”

  1. 写大陆top100这重任只能落到三表哥身上了。
    其它人都不能孚重啊。
    表哥迅速吧!
    咱到不是落不落人后的问题,只是这么多年来,都没个像样的大陆唱片文学了,好遗精啊!

    超女部分可忽略。

    Reply
    • 崔健那几段,有8×8的东西在里面,肯定通不过的。
      好像94年那版的主编之一吴清圣去世了。
      75-95里面基本介绍专辑就是介绍专辑,不会有太多歌手其他方面的介绍,比如蔡蓝钦、马兆骏的去世。
      95-05的介绍有点太杂了,比如几处提到张雨生给张惠妹制作专辑什么的。

      Reply
  2. 评论家要面对有内涵的人才能体现出真正的功力,因为从内涵挖掘出外延,这一进一出靠的是本事,你没本事就想进出,没戏。你的目标没有条件让你进出,也没戏。

    Reply
  3. 转《北京晚报》报道如下:

    台湾200最佳专辑优于内地?

    周杰伦在专业团队眼中逊于陶喆 新生代中受肯定最多的是陈绮贞 罗大佑在百佳专辑中排名第一

    在“唱片业成夕阳产业”已成定论的当下,上周末《台湾流行音乐200最佳专辑》在台湾地区正式上市成为业内一大新闻,并引发了内地唱片业者的思考和讨论。

    “最佳200”有一半是“旧货”

    在采访中,“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表示,其实“最佳200”并不是一次评出的。原来,早在1994年,“台大人文报社”就出版了《台湾流行音乐百张最佳专辑1975-1993》一书。书中的“百佳”内容就是现在“最佳200”中的1975年至1993年的内容。由于此书早已绝版,而且随着唱片业日益下滑,书中介绍的专辑反而“历久弥新”,所以“协会”就原封不动地拿来再版。1993年至2005年的后“百佳”则是“协会”成员重新评选出的,与前一部合并出版,共为“最佳200”。

    只看音乐不认明星的“协会”

    “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是怎么形成的呢?1993年,在一次台湾地区艺术工作者的“成长营”结束后,学员们感受到互相促进成长的需要,讨论成立了“音乐人交流协会”,并选出殷正洋(1992年至1994年)、陶晓清(1994年至1996年)为两届会长,进行了一些公益性、社会性的活动。后来,“协会”发现必须有正式的组织才能有更健全的运作,于是在1996年5月举行成立大会,向台湾“内政部”申请登记立案了以非营利为目的的正式社团“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第一、二届理事长都是陶晓清(资深广播人)、第三届及现任第四届理事长是吴楚楚先生(制作人、词曲作者、歌手)。

    从1997年起,“协会”每月举行一次唱片讨论会,邀请会员及音乐工作者共同讨论国语流行唱片,并于次年初颁发“年度十大专辑与十大单曲”。由于标榜“以音乐为评审惟一标准”,“协会”的“年度十大”越来越受到歌手和听众的认可和重视,现已被视为台湾金曲奖的“风向标”。比如在2004年的评审中,当年评委、音乐人吴建恒就公开宣称,评审绝不会考虑人气和销售数字,只管音乐性。这一年,“五月天”乐队复出成为台湾唱片市场大热门,但评委们却认为他们在音乐深度上没有提升,只是变得很“综艺”,作品不如早期深刻,所以没有评奖给他们。再比如,周杰伦在前一年毫无斩获,但在这年却凭借《叶惠美》占据了十大单曲的两席。而陶喆则得了“鸭蛋”。评委给的理由是陶喆当年的《乐之路》是新歌加精选,不具备竞争“专辑”的资格,两首新歌虽然都是单月推荐作品,但与他《黑色柳丁》相比显得开创性不足。同年,蔡依林、S.H.E也纷纷落马。

    “协会”会员不等于评委

    据官方资料,“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目前有会员191人。其中比较有名的歌手及制作人包括朱哲琴、李宗盛、李寿全、周治平、马玉芬、张信哲、孟庭苇、潘越云、蔡琴、包小松、李安修、李骥、施人诚、陈玉贞(娃娃)、杨弦等。“协会”会员资格获得的门槛并不高。比如如申请个人会员,标准是年满二十岁,具有作词、作曲、编曲、演唱、制作、节目主持人及其他音乐工作者的资格,缴纳约250元人民币的会费即可申请。

    不过会员并不等于每年评“十大”的评委。当年度评委的先决条件,就是当事人不能与入围的唱片业者有关,而且每两个月就要从已发行的专辑中进行聆听和讨论,评选出每月的推荐作品。最后,再从6次“月推荐”中选择年度“十大”。

    内地音乐人

    “年度十大”和“最佳200”

    虽然名称是“台湾流行音乐”的“年度十大”或“最佳200”,但“协会”的评选结果并不限于台湾地域范围。只要是在台湾地区发行的唱片,不论大陆还是香港,都照样可以参评。现在的“最佳200”并不完全是从“年度十大”中挑选的,而是重新评选。

    比如,曾经获“年度十大”的内地音乐人专辑只有四个:1995年朱哲琴的《阿姐鼓》、2000年李泉的《走钢索的人》、2001年汪峰与鲍家街的《花火》、2004年姜昕的《纯粹》。但在“最佳200”中,除了朱哲琴的另外三个音乐人都没有入选,而崔健、唐朝乐队、窦唯、那英、张楚则“榜上有名”。本报记者 刘颖J188

    Reply
  4. 北晚上还有这些东西:

    台湾流行音乐100最佳专辑
    1975年至1993年部分

    1、《之乎者也》罗大佑

    2、《苏芮专辑》苏芮

    3、《橄榄树》齐豫

    4、《天天天蓝》潘越云

    5、《生命中的精灵》李宗盛

    6、《向前走》林强

    7、《龙的传人》李建复

    8、《一无所有》崔健

    9、《未来的主人翁》罗大佑

    10、《抓狂歌》黑名单工作室

    台湾流行音乐100最佳专辑
    1993年至2005年部分

    1、《海洋》陈建年

    2、《匆匆》胡德夫

    3、《浪人情歌》伍佰

    4、《圣民歌——太阳、风、草原的声音》纪晓君

    5、《树枝孤鸟》伍佰&china Blue

    6、《流浪到淡水》,金门王与李炳辉

    7、《飞机场的十点半》陶喆

    8、《回家》顺子

    9、《华丽的冒险》陈绮贞

    10、《姐妹》张惠妹

    入选“最佳200”的内地歌手

    (1975年至1993年)

    崔健《一无所有》(排名8)

    唐朝乐队《唐朝》(排名68)

    (1993年至2005年)

    朱哲琴《阿姐鼓》(排名13)

    窦唯《黑梦》(排名25)

    那英《征服》(排名54)

    张楚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排名69)

    入选专辑最多的女歌手:

    7张:潘越云

    6张:王菲

    4张:齐豫

    4张:陈绮贞

    入选专辑最多的男歌手:

    7张:罗大佑

    6张:陈升

    4张:伍佰

    4张:陶喆

    入选专辑最多的制作人

    13张:李宗盛

    10张:李寿全

    9张:陈升

    9张:罗大佑

    8张:林暐哲

    Reply
  5. 入选专辑最多的唱片公司

    滚石:59张

    魔岩:12张

    飞碟:11张

    新格、福茂:9张

    入选最多张唱片的年份

    1999年:15张(何欣穗、林忆莲、蔡健雅、交工乐队、陈建年、五月天、乱弹、周蕙、杨乃文、王菲、雷光夏、范晓萱、郭英男与马兰吟唱队、陶喆、纪晓君)

    “最佳200”中关系最亲密的歌手

    姐弟:齐豫、齐秦

    父子:陶大伟、陶喆

    舅甥:陈建年、纪晓君

    舅甥:李建复、王力宏 J188

    Reply
  6. 《列侬回忆》和《地下乡愁蓝调》,都买了,读了还想反复的读,而很遗憾的说《不是我点的火》和《不许联想》,简直很难从头看到尾!
    当然《不许联想》跟音乐基本上无关的。

    照片收藏了!赞,后面这么多唱片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