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

又到了两肺时期了,虽然我们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利,但是每年看两肺代表提出一些搞笑议案,也挺享受的。以前总觉得贵国人民缺乏幽默细胞,现在我倒改变这种落后观念了,贵国的黑色幽默和荒唐幽默居世界第二位(邻居排首位)。

今天看到一位症邪委员提出一个议案:《立法禁止城市中心燃放烟花爆竹》。这个议案显然针对前几天为民除害的那场大火,可谓及时雨,虽然晚下十多天,但还是下了。我估计两肺开始后会有更多人提出这样的议案。

议案的中心思想是:一、燃放烟花爆竹引起火灾和爆炸事故;二、大量的可燃性爆炸类危险物品存在事故隐患;三、会引起人员伤亡;四、造成环境污染。

自从有了燃放烟花爆竹这个传统以来,委员提到的这些问题就一直存在,多年来就一直争议着。有段时间很多城市制定法规禁放,但是后来又有委员提出恢复,大过年的不弄出点动静没有过年的气氛。反正吧,说白也是这些代表,说黑也是这些代表,黑白不分,就是这些代表。

我个人认为,放不放烟花爆竹无所谓,不放春晚的收视率也高不到哪里去,放春晚的收视率也低不到哪里去。放,火灾、死伤、经济损失、环境污染也未必就搞多少,不放,火灾、死伤、经济损失也未必就能降低多少。有时候,统计学是一门骗人的科学。如果仅仅以春节期间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损失,肯定是高的,可是从全年的综合统计来看,这类损失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因玩忽职守、违规操作造成的各种安全事故带来的经济损失、人员伤亡、环境污染绝不比燃放烟花爆竹少。其他方面人为因素造成的各种损失(比如大吃大喝、在对外贸易中被欺诈、盲目发展工业造成的环境污染、制造假冒伪劣产品等等等等),那可就太多了。相比之下,放放炮已经算人为造成损失最小的了,毕竟他带有过年的功能,顶多是喜剧中的悲剧,其他方面是悲剧中的悲剧(今年的大火除外)。

这次央视玩火自焚,纯属单位行为,燃放禁止的A类烟花,是特权行为,是警察都无法阻止的行为。但是,是大多数市民都有这个权利吗?不是。是所有烟花销售点都可以销售A类烟花爆竹吗?也不是。老百姓都遵守以前的规定,央视想给拉登做个榜样,挑战极限,跟普通百姓无关,干吗要禁止呢?真要禁止的是,如何禁止特权,这是两肺代表该在议案里面强调的,避实就虚,挑柿子拣软的捏,跟助纣为虐差不多。到时候你还按钮代表人民,不怕有一天像那栋大楼一样吗?典型的州官放火行为。

当然,我们不要跟代表们较真,他们都具备给赵本山写剧本才华,把提案当一个幽默小品来看,你的心情就pia pia地敞亮了。

5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我来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3:51:09

原来贵国一直在上演荒诞剧,他们既是导演,也是演员。

有啊
Reply to  我来当猩猩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8:34:04

现在人家开会都不代表了,都时兴带婊了。

祭奠℡
Reply to  我来当猩猩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37:08

莫谈国事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Reply to  我来当猩猩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8:54:21

三表叔叔放了一个为黑白不分黑白乱分的两废代表们点了一个”麻雷子”.

路可
路可
Reply to  我来当猩猩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9:36:27

人家讲贵国你也讲贵国。

三表你这段时间贵国贵国的,你换国籍啦?

阿甘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3:51:20

为啥看到议案就想起牛群以前说的相声呢~~

海洲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3:52:18

看了好久的不许联想
就一个贵字不明白 贵国?贵党?贵人民?

X
X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4:46:36

“贵”就是“我”,不让你联想你还真的不联想啦,怪不得表哥说贵国人民没有幽默感呢。

奈奈
奈奈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03:32

贵国一般都是这个国家以外的人对这个国家人的敬称,出于礼貌,我的理解是,三表在这里是一种讽刺,把自己当做一个局外人,其实也是一种恨铁不成钢。

玉至
玉至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2:21:05

反正这儿的国家和党什么的也不是我们的,只好称“贵”了。

johnvan
johnvan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3:38:08

LS这几个,这事儿不能说太细,否则让你们玩儿躲猫猫哦~

南东山
南东山
Member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4:13:18

贵国凡是比屁民高半档次或以上的,皆为贵
所谓”贵”,即指没屁民的事

雷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6:36:19

不贱,就是贵。

何亻可言吾語
何亻可言吾語
Reply to  海洲
2009年02月22日 2009-02-22 0:57:34

贵国来的朋友,中秋快乐

松鼠起飞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3:55:33

这个幽默的提议真是pia pia 的响亮啊 呵呵

huaxia
huaxia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3:56:30

还好意思笑话人家台湾议员打架,这帮人民代表都是摆设,我真希望他们也能真为什么事情和对立面打一驾! 可惜他们总是意见都统一,现在按扭了,不全体举手了? 中国领导人的支持率世界最高,当然除了萨达姆和小金.

裸猿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3:59:09

代表的功能基本是娱乐,对上也是,对下也是,因此,如果要我来提个案的话,我会建议把代表正名为小丑,至少这样比较不会侮辱中文

starship
starship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7:56:00

我不赞成放烟花爆竹,不过这篇写得真好。
谢谢三表哥!

牛机枪
牛机枪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8:21:04

一场秋雨一场寒,

秋雨搞不过韩寒!

秋雨含泪不一般,

奈何还有鬼兆山.

denis
denis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24:33

支持禁放。
虽然我比较喜欢三表,但这一点上我不能苟同。

十三叔
十三叔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26:50

禁不禁的不过是几道光,几声响,一场火,一条裤衩的事

小眼目目
小眼目目
Reply to  十三叔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35:20

就是,根还在,怕什么,照样pia pia 滴。

王小小峰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51:58

“老百姓都遵守以前的规定,央视想给拉登做个榜样,挑战极限,跟普通百姓无关,干吗要禁止呢?”
这就是我一天看三遍王小峰博客的原因,好些事王小峰一语道破,为我节省了不少到四大网站去看黄色新闻的时间

咸鱼干
咸鱼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9:53:27

两会代表基本上是两毁或魉秽或晾废代表.

搭讪德赛
搭讪德赛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0:00:11

要求不要太高嘛
他们的代表就是这素质

easyfm
easyfm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0:04:47

绝对的!禁放和央视大火不能形成逻辑关系,禁放的理由绝不可以是央视大火。
否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A类烟花=放火;普通烟花=灯;央视有特权连警察都管不了=州官;百姓=百姓;
因此,央视非法燃放A类烟花=州官放火;百姓放普通烟花=百姓点灯;
如果,因为州官放火导致火灾,而得出以后百姓都不可以点灯,则等于向世界宣布,你们之前所以为正在进步的国家其实不仅没有进步,还倒退了一百年。

路可
路可
Reply to  easyfm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9:40:19

您好聪明。

一夜情
一夜情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0:07:09

烟花爆竹在官方词汇是贬义词,通常是表示对草根的轻蔑

举个例子说,奥运会,“新华社通稿”上绝没有“体育场燃放烟花爆竹”的字样,有很多城市什么什么会都是官方放的,“烟花”、“礼花”等等

爆竹不上大夫,礼花不下庶人

在官方出现这四个字连在一起,一般出现在治安机关推卸责任,因为这四个字肯定和“违反规定”连在一起的,鲜有例外

所以,这四个字肯定是禁止的,比如大裤衩边上的就“违反规定”的,这个提议在本来就禁示的程度主对草根加强禁令,属于“趁火打劫”行为

U0
U0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1:00:55

贵国代表专做些掩耳盗铃的事,
裤衩自己烧了还顾左右而言他,
所以敢情厚脸皮真他妈不容易!

一夜情
一夜情
Reply to  U0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1:17:54

关键不是言他,而是对象根本不同——三表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强调一下,“烟花爆竹”基本不是A类的,A类绝大部分是官方放的,基本“不下庶民”,所以这种混淆视听,祸及百姓的做法着实可恶

路人甲
路人甲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1:20:04

不断地提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和“恢复燃放烟花爆竹”的提案能够极大地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法治文明建设,提高各位代表们的参政意识。

复姓王大
复姓王大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1:49:53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窝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帐!”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子……”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将傻子赶走。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聪明人也在内。
  “先生。这回因为我有功,主人夸奖了我了。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实在是有先见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
  “可不是么……”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sunshine
sunshine
Reply to  复姓王大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22:56:23

这是鲁迅最经典的小说了。

LZ就是“傻子”

creek
creek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2:04:27

所有的报告都热烈鼓掌,和谐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还记得某地在审一个贪污市长时,一个在听众席的领导居然在被告慷慨陈词为自己辩护时鼓起掌来,被当场带出法庭。过后他说因为习惯了。

天外游
天外游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2:13:09

中华民国九十八年三月九日,就是央视睾丸自焚二十八天两会代表热烈提案禁放的那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三表,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两会提点什么建议没有?我说没有,他就郑告我:先生还是提一点吧,睾丸生前基本还是被piapia撂倒滴。

禾平
禾平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2:17:56

嗯,政府回复代表议案时可采用其内容。

某某
某某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2:18:01

俺就认识一个“裆”戴表,典型的无知少女(无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人),连他老公(一个无知少男)都跟着上了省正邪

夜来风
夜来风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3:04:28

这个会议就是,吃好喝好住好,然后讨论如何换个体位搞老百姓,并且对老百姓说,一切为了你们,,,,

小猫忘记了
小猫忘记了
Member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4:35:25

其实我觉得禁止城市里放挂鞭就可以了,礼花礼炮我到觉得无所谓。
挂鞭最扰民的是经常居民就在楼下我家窗户外面放,噼里啪啦搞得屋里什么都听不见,一卦就得响1-2分钟,严重干扰我放假在家看DVD。还一放就放个2,3条挂鞭。
而且离的远的放的挂鞭声音也很炒,在几个楼之间声音传来传去的,pia pia pia pia pia pia 的。
新说挂鞭有什么好的,声也没二踢脚大,二踢脚起码嘣一下就没了不会影响我。也没礼花好看。窗户外面放挂鞭那2人就在那捂着耳朵,看着铺在地上的挂鞭在那嘣得满地乱跳有什么好看的。你NB爱放还捂啥耳朵。

银子
银子
Reply to  小猫忘记了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21:23:38

挂鞭的危险性是最小的~既不会乱飞又不会引起火灾,又够响,有啥不好涅~

koko
koko
Member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5:30:57

又要开啦,老整不清几次几届的,真惭愧。

GoTill
GoTill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5:38:53

  “相比之下,放放炮已经算人为造成损失最小的了,毕竟他带有过年的功能,顶多是喜剧中的悲剧,其他方面是悲剧中的悲剧(今年的大火除外)。 ”

  今年的大火倒是悲剧中的喜剧吧。

就爱联想
就爱联想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6:20:20

支持三表。。。。俺是农村的。。。每年都放的呢。。。那气氛真不错。。。。有过年的风味。。。。

酸酸臭臭
酸酸臭臭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6:26:30

我想问,5.22三分钟那个默哀,那个空中的大汽儿笛,是不是在强奸我们的表达意识?

左左
左左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7:09:06

今儿早上红灯居然亮了5分钟之久,或许更久。还没反应过来呢。原来是代表们的车来,敞亮高大的豪华大巴。
一个哥们估计是迟到了,或者是不知情,闯了过来。
一个黄皮恼羞成怒,跑到马路中间抓着领子扭打起来……
然后最壮观的来了,群众们都纷纷放电驴过去,任凭交惊们阻拦无效
……
哈哈~~可惜早上没带相机

杭州 市政府前的一个路口

路可
路可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19:46:20

我比较好奇 那个违规放炮的肇事者最后怎么个处置法?

平尧
平尧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20:04:16

把提案当一个幽默小品来看,你的心情就pia pia地敞亮了。

银子
银子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21:24:52

强烈要求朝廷台台长下台三鞠躬,出了事让小弟顶,算什么好汉。

海
2009年02月19日 2009-02-19 21:49:17

唉,你什么时候能到中央台畅所欲言,那就一切有救了!

O
O
2009年02月20日 2009-02-20 1:15:43

统计学不是骗人的科学。贵国的问题是,1.改统计数字,2。根据需要改模型,哪怕把模型改到残废。
说到底是因为没有监督,一*独大。

Alice
Alice
2009年02月22日 2009-02-22 11:11:17

哈哈,我知道这是谁的提案~~忒搞笑的,多没劲儿阿我说。成天放不放的,我也没见禁放时大家就少放了。吃饱了撑的,讨论这类伪命题。嘿。

丫丫乌
丫丫乌
2009年02月25日 2009-02-25 3:46:54

[反正这儿的国家和党什么的也不是我们的,只好称“贵”了。]
---这话说的真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