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词


(摄影/二丫)

很久没有写小强老师了。作为饭局常客,中国媒体百科全书式人物,作为中国移动的新闻出版署,作为一个翻译索尔仁尼琴巨著的翻译家却从来不会说俄语的人,作为中国社科院职工,小强老师每次出现在我们面前,都会给我们带来无尽欢乐,而他带给我们欢乐的方式仅仅是他只会说一个词:其实。

记得当年张弛老师在《北京青年报》上写文章,开头就是“于是”,上来不由分说就把你递进了。小强老师跟张弛有异曲同工之处,就是不管他说什么话,一张嘴肯定是“其实”,二话不说,上来先把你转折了,如果没有这个“其实”作铺垫,小强老师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每次饭局,小强说出来的“其实”,比起他字词的总和还多。有一次饭局,小强老师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克星黄集伟老师,黄老慢条斯理地对小强说:“你说你,活了这么多年,把自己活成了副词。”黄老师说的副词,就是小强老师的口头禅:“其实。”

其实,小强老师是饭局开心果。由此上溯到五六七八年前,那时候饭局,人们开涮对象是老六,老六很享受人们羞辱他,不管人们怎么挤兑他,他总是双手抚摸着双乳,满不在乎地说:“搞我吧,我没有体味,我的名字叫不生气。”后来,有个人不远万里回到中国,目的就是让人羞辱挤兑他,这人就是土摩托,你说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国际精神呢?当土摩托出现后,老六就显得失落很多,经常在饭局上一个人默默无语,喝着闷酒,用最快速度将自己灌翻,然后怅然离去。再后来呢,小强老师逐渐显山露水,成了标靶。所以,小强老师天敌很多,比如罗老师。有罗老师在场的饭局,小强老师基本默不作声。由于罗老师脑细胞里蕴含汉语、韩语、英语三种语言,所以出来的是混合了韩汉英三种语法的复句,他施展语言屠杀的时候,没有人能插上嘴。不幸的是,小强老师变成罗老师屠戮的对象,小强老师只会说简单的单句,而且还常常没有宾语。当主语和谓语很费劲地说完,人们都想知道宾语落在何处的时候,小强老师又开始说下一句了。因此,小强老师不仅把自己活成了副词,也把自己活成了没有宾语。为此,人们都喜欢那小强老师打镲,这样一来,土摩托就倍感失落,因为他普及科学知识的惟一方式就是人们把他当成羞辱对象的时候,人们把目标转移到小强老师身上,土摩托就找不到对立面了,有时候他强行演说科学,全场会鸦雀无声。在土摩托喘气的气口上,小强老师不失时机地插上一句:“其实——”于是,人们终于找到了话题,饭局顿时活跃起来。没有小强老师的饭局,那简直就是达尔文博物馆。

人都说,自然界食物链是一个循环,这样生物才能平衡共存。所谓石头剪子布,一物降一物。但是,我只发现了小强老师的天敌,却没有发现小强是谁的天敌。

关于小强老师的英雄业绩,以前介绍不少,第一、他是中国唯一一个报丧鸟,不管谁死了,他总是第一个发死讯;第二,他喜欢收集杂志报纸,你说什么他都能跟你扯到杂志上;第三,小强老师记忆力超群,从来不存电话号码,全凭记忆,他是中国媒体的肉身114查号台。

一般情况,当有人提到一件什么事或一个什么人,小强老师本能反应是——这件事涉及到什么杂志,这个人的单位和电话号码,然后脱口而出。比如,有一次,有人提到了火葬场,小强老师说:“现在有三本殡仪方面的杂志,你知道烧死人的炉子都是什么结构吗?哪个火葬场炉子技术最好?我给你讲讲……你想要上海某殡仪馆馆长的电话吗?我告诉你,137161……”

今年三十晚上,我正兴高采烈看春晚,一旁手机短信一个接一个进来,突然铃声响了,我一看,是小强老师。还是小强老师关心人,别人就是发条短信意思意思,小强老师要打电话拜年。我接起电话:“嗯哼。”然后等待小强老师的拜年语。这时电话那头说:“梁羽生死了。”小强老师,大过年你就不能给自己放个假吗?中央电视台花了那么多钱搞一台晚会,容易吗?你就不能看两眼?还赶死队呢。不过这就是小强,在他的日历里,只有诞辰和祭日。

小强老师很喜欢手机,他手机市值270元,他喜欢按下发送键那一刻给他带来的快感,一条短信,他要发300多人,比新华社传播力度还要大。前些天TVCC大火,小强老师发来短信,说那里着火了。我赶紧问:“现在扑灭了吗?”六个小时后,小强老师回短信:“还在烧,救火车都来了。”第二天看新闻,觉得很奇怪,六个小时后这幢大楼觉得自己烧着烧着特没劲,一点挑战都没有,就自灭了。怎么小强老师短信说还在烧呢?后来明白,小强老是这条短信要发送到全国各地,所以当他再发第二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是六个小时以后了,但还在按部就班按我当时发短信的时间回短信。有人问,小强老师就不能群发吗?当然不能,因为他从来不存手机号码。

其实,小强老师总是憨态可掬地出现在饭局上,而且,每次饭局,他从来不吃饭。当饭局散去,我都会看一眼小强老师前面的碟子和筷子,干净如初。最近一次饭局,忽然发现小强老师开始张嘴吃饭,我很惊讶:“小强老师,您开始进食了。”这是2009年利好消息之一。

小强老师在饭局上不喜欢别人拍照,结果就是镜头都对准他。他在别人快门下闪躲腾挪,因此大部分照片拍的都很虚。今天跟二丫要一张小强老师的照片,二丫说:“你要清楚的吗?”我说:“不用。反正‘其实’是个虚词,他的虚拟形象正好跟他的语言风格相得益彰。”

61 thoughts on “副词”

  1. 我有种阴暗的心理:
    别看三表津津乐道这个被羞辱那个被羞辱
    其实他才是最被羞辱的那个吧B)

    Reply
  2. 凌晨3点你的思维竟然如此,你真不是人!
    也难怪你失眠,活该!
    有了你们这些人啊,生活少了乏味。
    祝健康

    Reply
  3. 此人在三联书店见过,突然进来带两个80后年轻的孩子,先看书,然后告诉他们文章怎么写,当时我就震惊了,感情文章是这么写出来的。真是一个老师,前辈带后辈。

    Reply
  4. 关于火还在烧这个桥段,貌似表哥在接收短信的排名中比较靠后呀,象二丫接到强信就很早,而且是预期的将来时,火已经灭了

    Reply
  5. 受不了香港人每每主语前加“其实”,谓语前加“不如”;还老是“其实…不如…”,典型的zhuangbility!

    Reply
  6. 有人问,小强老师就不能群发吗?当然不能,因为他从来不存手机号码。
    哈哈,好包袱:)

    Reply
  7. 这类的男人,我很喜欢,有机会的话,也绝对不会靠近——他太强了。

    春晚,以前不看,今年看了,花老百姓的钱,自己捣腾,又出名又赚钱。

    Reply
  8. 上次去《你丫真狠》的现场,急匆匆地就要往会场里钻,结果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叔一个箭步横在眼前:“你好,请在那边先登记。”抬头一看,哇,这不是传说中的小强么,就那么朴实,就那么一个九十年代副乡长的范儿,可爱得勒。

    三表哥的涮锅工夫真不错。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