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


“当年”我们多么风华正茂啊,哈哈

趁着“20年”还没有变成敏感词,我赶紧写一篇。昨天,大学同学小聚一把,有84级、85级、86级的同学。我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属于脱离组织的那种人,所以跟这些同学大都不太熟悉,除了孙国栋是我们系同级同学,李晓文是我们英语预备班的同学之外,其他同学要么是外系的,要么是高年级的,我的大学基本上是空白,有些同学,毕业后就再没见过。而他们之间都有联系,大概都是一个系统的,都在公检法或者律师行业,我属于上学不学无术,毕业不学无术的差学生。

这其中,王俊秀老师是我见面联系最多的人,他毕业后先是回山西,据说当时去火车站送他的场面非常感人,站台的人看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火车启动后,俊秀探出身,冲着一帮追着火车奔跑的同学说:“三年后,我会回来的。”果然,三年后俊秀老师就回来了,成了IT界的一个有影响的人物。那时候的IT界还不像现在这么烂,我混IT圈的时候,只要一说是王俊秀的同学,人家都另眼相看,为此做事方便了很多。

而俊秀和我是我们这一届两个最不着调的人,有一次,学校团委请我们俩回母校跟毕业生座谈一下人生的路是如何走的,尤其是面临毕业走向社会的大四学生,希望从我们俩的经验中获得一些启示。团委搞这种活动都是比较主旋律的。但是我跟王俊秀两个当年的失败者,哪他妈知道人生的路该咋走,能提供给同学们的都是反面教训,所以坐在那里胡说八道,估计那天让到场的同学很失望,原来来了两个政法大学的差等生,团委老师让我们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还好,那天还来了一个女生,创办了“依文”牌时装的老板,她属于事业有成的人,她多多少少化解了当时的尴尬。

孙国栋是我们经济法系的同学,他三班,我四班。上学的时候我跟他关系很好,性格上也比较相似,毕业后他先是留校当老师,带着92届的学生,像个孩子王。后来去校刊当编辑,在学校工作期间,他常常打电话给我:“昌平的花都开了,可好看了,你不来看看?”“山上的树叶都红了,柿子也熟了,你赶紧过来,咱都一年没见了。”后来他去了中国律师报工作,专门编辑《律师文摘》,他很辛苦,城里城外来回跑。那时候他打电话的内容是:“你出书也不给我一本,咱们同学出的书我都要保存。”直到昨天,我才把书给了他,距他第一次提出这种“官人我要”非分要求已经有五年了。我俩的关系的好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五年来一直只有一个要求?孙国栋上大学干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放寒假的时候只身去了海南,那时候海南刚刚建省,他想感受一下资本主义是个什么鸟样,就扒着火车过去了,据说他来回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

郭恒忠比我高一届,法律系的,毕业后一直在《法制日报》工作。郭老师山东人,上学的时候什么口音,现在依旧什么口音,他一说话就急,一急就有点结巴,至今也依然没有放弃这个传统。上大学他在学校学生会工作,对每个学生都了如指掌,昨天聚会,凡是提到某个同学的名字,该生上学的时候留什么发型、穿什么衣服、跟谁谈过恋爱、怎么谈的、什么时候分手的、中间有什么轶闻趣事、现在在哪里工作、爱人做什么的,他都知道,他就是我们政法大学局域网的搜索引擎。听他谈起往事,我才发现,这些我一概不知,我大学四年是怎么过来的?因为那时候基本不上课,基本上不跟同学有什么交往,现在除了能想起操场上踢球的那帮人,其他人真的记忆模糊了,包括同班同学。

李晓文老师是政治系的,但是我俩因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英语不好,而被分到一个英语预备班,大学四年我一直预备着,时刻预备着,直到毕业英语也没及格过。李老师当年我就没听她说过话,据听过她说话的同学说,李晓文说话声音很小,三十厘米之外基本上听不清楚,像文革的时候听敌台一样费劲。三年前,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她说她是我同学李晓文,反正我对她的声音没有记忆,说是谁就是谁吧。她告诉我,她开了一个画廊,在东四环外的一个路边,叫“四分之三”,开业的时候让我过去玩。我去了,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当年连话都不好意思说的女孩,突然进入了艺术圈?见面看她忙前忙后,也没说上几句话,只是说了句“这些年我的经历都能拍一个电影了。”

阿计我是整整20年没见,上学的时候瘦,现在胖的跟郭德纲一样,阿计来自上海,当年是学校的才子,他办刊物,写诗,是校园四大诗人之一,除他之外还有海子、王俊秀、江南。谈到诗歌,当年我们学校诗人辈出,那时候男生只要会写诗,找女朋友特容易,那时候我特后悔不会写诗,只能临渊羡鱼而不会退而结网。海子是我们学校最有名的诗人,他教哲学,我就上过他一节课,当时都不知道他是个诗人,直到有一天听说他去世,才知道他这么重要。当时另一个诗人骆一禾还专门办了一个海子生平的讲座,没多久他也脑溢血去世了。上学时我一直暗地里很佩服阿计,觉得一个大学生能活跃到他这个程度,四年真的没白过。现在阿计供职于《民主与法制》这本名字颇具讽刺意味的杂志。

吴汉生老师是84届政治系的,我认识他是因为他毕业后留在校刊工作,我那时候经常给校刊拍一些照片,有一次用了整整一版,因为唐师曾调到新华社工作,丁元力去了《北京日报》,学校里会拍照片的就剩下我了,所以瞎拍什么都能发表。吴老师也是个诗人,但是我没有读过他的诗。后来吴老师去了《大学生》杂志,现在做什么不太清楚,昨天忘了问。

还有一个老师,85级的,昨天来晚了,不太熟悉。一聊天,发现我们还真的不熟悉,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爱好——逃课,经常不在学校,所以大学基本上就没有打照面的机会。

这帮人凑在一起,回顾20年的人生经历,感慨还是挺多的,时间能告诉人们,当年在学校里是个异类的人,将来还能凑到一起,虽然每个人身体形状上都发生了不同风格的变化,但是当年心里的某种坚持的东西还那样,五十年不变。

我小学的同学都在老家农村,没联系了,回老家见到他们他们都躲着我,他们的下一代长得都跟我一样老;初中的同学也基本上失去联系了,前些天有个初中同学看我博客认出了我,总算联系上了,他问我是否还跟同学有联系,说了几个同学的外号,眼前能浮现出这帮人的音容笑貌,但都是快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我最近一次见到初中同学,还是在十五年前,在西四大街上遇到一个同学;高中的同学还有一部分有联系,而我特想联系的女生都没联系了;大学同学,虽然是最近的一拨同学,可是因为毕业后我就淡出公检法部门,所以业务上没有交集,也都没联系了。要不是王俊秀在IT行业工作,大概也很难联系上。而有些同学,即便在街上擦胸而过,由于身材相貌变化太大,也形同陌路,互相认不出来。我很奇怪,为什么我总是跟同学没什么联系?

而同学,永远是这么一个群体,不管什么时候见面,都跟亲人似的。

11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我爱Cq
我爱Cq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17:43:00

三表哥最俊秀

噪音
噪音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17:50:00

说起逃学,我小学就逃过编的理由我忘了,后来老爸买菜听到学校的读书声,把我爆打一顿(我可是女的)提回了学校,打那再也不敢了,因不是天才,又很懒惰所以现在只能在一家银行干柜员,每天工作很累,工资也没有同行那么高(我们行可是很强大的500强呢,可惜我行办行的宗旨是富行穷工)幸亏你和你朋友的文字和音乐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我也很少与同学联系聚了一次,时间太少了,我还没想起谁是谁呢,就散了,回来拿出照片,倒了半天

无名一指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17:58:24

你的夹克衫很有型,看来还是你们这些瘦子好配衣服

我估计我是班上的逃课第一人,因为连毕业照都被我逃过了

小肥羊
小肥羊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18:23:32

呵呵,的确很风华正茂啊~~
真实的人生啊~文字总是会有些升华

猩猩的上帝-------星星
猩猩的上帝-------星星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19:57:20

俺老姑眯着眼睛指着三表哥哥:这小伙不错二十几了?
哇咔咔咔咔咔…
俺真是服了老姑呦,太可爱了耶!

Pb
Pb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20:14:05

20年前我刚出生。。。

ryanliue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20:16:32

穿美军M65风衣的那个是谁?

早餐店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21:34:12

哈哈哈~看着三表哥挺开心!
真好~

三碗
三碗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22:51:00

原来在对口形:茄子

乳浴
乳浴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23:24:12

当年你们就和谐了,有的人就穿上阿迪达斯了,都有文革从良的范。

习惯成猩猩
习惯成猩猩
2009年03月29日 2009-03-29 23:28:14

当年那个段子怎么说来着,
一等关系一起扛过枪
二等关系一起同过窗
三等关系一起分过赃
四等关系一起嫖过娼

可见同学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说——不然我们初中同学聚会的宗旨怎么会是:

没事就搞同学会,搞垮一对算一对。

想起来,还有个跟表哥同姓的中学同学当年也进了政法,时不时地写封信炫耀京城见闻,不知道是不是表哥同学……

猩猩甲
猩猩甲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3:39:57

在这种效果下 第一排右起第二个有点像穆里尼奥

吃饱了撑的
吃饱了撑的
Reply to  猩猩甲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9:49:48

根本不象摸鸟。而象罗大佑嘛

素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8:57:13

什么时候贴张大学时的照片我们看看

CD
CD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9:09:41

乍一看以为我们班的旧照呢,找来放大镜仔细瞅瞅,一个都不认识

雷同的岁月雷同的经历雷同的圈子雷同的兴趣,晒张旧照片都雷同得闹不清哪个学校哪个班的。写出东东来,用词也都雷同得紧。

我们是网上一帮沧桑的 自嘲的 率性的 貌似堕落而骨里慨慷的文痞

旧梦重拾
旧梦重拾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9:41:50

弱弱的问一句,照片上的哪一个是三表。

一步
一步
Reply to  旧梦重拾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10:15:14

最装读书人的那个

阿伟
阿伟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9:57:31

你说的长的像郭德纲似的阿计是哪个啊?不会是后排最右边的吧?他上学时瘦小精干的样子我可是记得的,现在还保留着他一张大头照呢。

天马
天马
Reply to  阿伟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7:58:14

扯!那是郭恒忠,阿计哪有那么丑?后排左二才是

新浪
新浪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2:39:12

没事就搞同学会,搞垮一对算一对!

闻空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2:58:23

俱往唉~
数下流人物,
还看今朝!

tristan
tristan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3:48:37

20年前。。。嘿嘿,我记得第一批抗着旗帜赶到案发现场的貌似就是政法大学法律系的同学。。。

shane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4:51:19

你丫真帅

葱葱
葱葱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5:28:49

表哥,你好像快秃瓢了~~~

二姐
二姐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9:28:23

都是 帅 锅 哈 哈

吃饱了撑的
吃饱了撑的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19:48:07

想起了那淫气逼人的青葱岁月
有着令人嫉妒的荷尔蒙和理想
后来
就这样成了老男人

微风轻拂
微风轻拂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20:35:29

不许煽情啊!

表哥真挚的时候就这样!!!

so
so
2009年03月30日 2009-03-30 22:49:39

明明是20年后的照片嘛
20年前的呢?

你同学
你同学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10:16:49

只有最后一排左起第一个不认识,20年后的容颜依然觉得亲切,20年后的感觉亦如你的文字。

littlefinger
littlefinger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12:38:59

原来三表哥是法大的师兄啊!“当年心里的某种坚持的东西还那样,五十年不变”,不知道我们这一拨或者下一拨的法大人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感慨。。。

hestone
hestone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15:32:23

85年时候我刚出生

王金帅同学
王金帅同学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16:15:15

偶是85年生的……

花花
花花
2009年03月31日 2009-03-31 21:27:19

哇塞,三表哥,你怎么20年如一日,一点没变呢?
我想起来我们高中一个校长,我们都以为他得有50了,结果后来听说他才30多,这时另外一个老师说了一句很精辟的话:校长20年前就这样,20年后也不会变化太大……….

老蔡
老蔡
2009年04月01日 2009-04-01 1:14:41

前几天觉得照片里的三表哥那么像一个人,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刚才想起来了:《和青春有关的日子》里的高洋

当回猩猩咋地啦
当回猩猩咋地啦
2009年04月07日 2009-04-07 1:00:20

20年前的老照片这也能成?比你丫真狠还能忽悠,呵呵

dawnie
2009年04月08日 2009-04-08 18:51:39

表哥的脸怎么了。。。

2002年的喜力
2002年的喜力
2009年04月09日 2009-04-09 20:48:05

才知道啊

三表是学法律的!!!

震撼ing

下次再来njdx请你喝酒哈~~~~~~

linda
linda
2009年04月09日 2009-04-09 21:22:34

博主好像没什么变化,20年前就和现在一样沧桑,现在就和20年前一样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