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

我是写不出名著的。

这两天,我还为丢失的小说稿感到恼火,
今天一个朋友归我推荐了一个软件,叫Recover My Files,
用它一找,居然找回来了。
我不仅看到了这个文件,
几年前删掉的文件都在。
看来我可以随便删东西了。
只是,我写名著的梦想破灭了。
哈哈,老六和朱伟尽管放心好了。

2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严肃点这是抢劫
严肃点这是抢劫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0:55

竟然有那么好的软件!!!!!!!!!!!!!!

why
why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00

昏死, 成天用电脑写字的人, 这个的软件居然现在才知道

恭喜
恭喜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01

那么说,我们可以看到你的小说了?

枪花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02

写点短篇的也行啊

龙卷风
龙卷风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04

这么好的软件一定要下载。那么,别人特意删除掉的不愿意让他人看到的文件,安装上这个软件也可以看到啦。要小心呀!

驴粪蛋儿挂霜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11

以前我也用过类似的恢复软件 但是恢复过来的都是不需要恢复的 需要恢复的总是恢复不过来.

爱火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32

怎么谢我?这样吧,送我一本《不许联想》,要切过口但没切到字的。
=====================
回复:好的。

njax
njax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1:43

你以前偷偷看的那些A片,也都找回来了吗?

zjjz
zjjz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2:12

求该软件的注册码。网上的那个提示不能注册。谢谢!

小小
小小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2:17

好玩

算了,不写长篇了
你要写长篇,别人都失业了

因为你一写,地球人都疯了

晓月
Guest
2006年7月29日 23:12

写部死后人们才发现深度有寓言的小说!

zjjz
zjjz
Guest
2006年7月30日 00:26

川上兄发贴:

跋山涉水, 背井离乡
一生的道路双脚量.
五湖四海, 大街小巷,
一生的幸福双手创.

披星戴月, 满身风霜,
一生的责任两肩扛.
吃苦耐劳, 满脸沧桑,
一生的坚强两眼藏.

但这一刻, 却为什么?
无声的泪水, 充满了绝望.

亲爱的祖国, 我也有梦想,
能不能留个喘气的地方?
给一口饭吃,让我活下去,
谁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梦想,
虽然我们穿着不同的衣裳.
同一片天空, 同一片土地.

不喝多了,唱不了这歌。
也是最初的想法,不喝酒,不唱这歌。
我很想回到十年前,我提十瓶白酒,找我那十几个兄弟,我们给某家封完一个铝合金阳台,收了工,去吃酒。十瓶酒喝掉一半,我说兄弟们跟我唱歌啊,兄弟们就唱,唱完了,我也录完了。十年后一听,真牛逼。

可那时没有这事,现在,十年以后,我已然白领了,跟兄弟们分开已久。怎么说呢,就说薪资吧,很尴尬,我不能说现在挣得多,精英们会鄙视我,我也不能说少,兄弟们会骂我。
妈了个逼的。

川上兄发了词儿,我看见了,我知道,我非唱不可。跟那1000块的花红无关,这是命里的事儿。

我使劲喝酒,我喝了酒,就唱,扯着嗓子,想回到十年前。

十年前,我穿着脏衣裳,白天给某家封个铝合金阳台,人家管饭,我们吃饱,吃完饭出来,走在90年代中期高速发展的城镇街道上,无比茫然。

寇大江说:咱去看录象吧,过了十点,人家放黄的!
孙四说:咱们回去打牌吧,五毛一块的,明天还得有酒喝哈!
刘新民说:跟我去我们庄上吧,老黄家死了姐姐,正搭台唱戏呢,有大闺女跳脱衣舞!
我想:回去吧,弹弹琴,写点啥,玩会电子游戏睡觉吧!

第二天上班,他们谈论起昨天看的那场白事演出,那个姑娘唱小曲,一边唱来么一边脱。
我觉得悲伤。

下班,我骑自行车回家,路中见村里一家办丧事的,请了几个人在门前唱戏。一个女的,打犁铧简,唱。一个拉胡琴的,一个弹柳琴,一个打鼓。
好听的要死要活。

我喝多了,写乱了,我不该废这些话。

我干过好几年民工,卖过服装摆过夜市摊儿干过纹身卖过扎啤干过坏事被公安系统的人揍过。我一直没什么目的。可是十年后我白领了,我想买房子买车,我觉得自己空虚了。

我本该是种地的吧,可命里不许我这样。
妈了个逼的。

说实话,我不喜欢川上兄的原词,他在写原词时的情绪,我能理解,但我不喜欢。
老百姓的,真正的老百姓的生活,没这么规矩没没这么好看。老百姓的日子,不是给吃饱了饭而且不用发愁明天伙食的网民——嗯,精英网民们看来抒情的。

老百姓的生活不用唱。
老百姓的生活就俩字,命和血。

朝天歌

词:川上 吹粉追鱼
曲:XX矿务局装饰公司工程队

跋山涉水, 背井离乡
一生的道路双脚量.
五湖四海, 大街小巷,
一生的幸福双手创.

披星戴月, 满身风霜,
一生的责任两肩扛.
吃苦耐劳, 满脸沧桑,
一生的坚强两眼藏.

奔奔波波,不过为了生活
跌跌撞撞,还要一路高歌
但这一刻,却为什么
无声的泪水, 充满了绝望.

亲爱的祖国, 我也有梦想,
哪里才是安身立命的地方?
让我像人一样的活下去。
谁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梦想,
虽然我们穿着不同的衣裳.
同一片天空, 同一片土地.
别让我的孩子, 在仇恨中成长.

川上兄的词极好,但我觉得离百姓远了些,所以稍微改了些,借着酒劲唱了。
我唱的不好,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我爱这个世界爱不过来,心疼,也心疼不过来。

哦,自作主张,歌名改叫《朝天歌》

PS:
1、刻意没用任何技巧,就是直白的嗷嚎。我成心的。但,很失败。
2、刻意模拟了我那些民工兄弟们喝了酒后合唱的效果,但,很失败。
3、谁他妈给我笔钱,我去找当年的兄弟们,在录音棚里还原现代中国社会的一部分!
4、上一句当我没说。

http://fs5.139.com/0/2373/2373539/sound/20067281689265370.mp3

欲望
欲望
Guest
2006年7月30日 03:47

不是随便可以删的。
删了的也不是都可以恢复过来的。
删掉之后,没有在原位置进行写操作,是可以恢复的。
如果有东西覆盖掉的话,那就啥也没有了

老鹰
Guest
2006年7月30日 05:36

三表写小说,大家都笑了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

kylin
kylin
Guest
2006年7月30日 08:28

这篇有意思,很少看到你的文章里用到"哈哈".偶尔一用感觉非常可爱,可爱到让人想抱抱.
哈哈

哈希
Guest
2006年7月30日 17:46

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才了解,下一个玩儿,回顾一下N年前D自己对啥感更兴趣

深水花房
深水花房
Guest
2006年7月31日 07:48

我相信你写不出来长篇,因为你说话太急太快,即使写怕也是急促的;我可没觉着写出来长篇对文人来说就代表什么.

我想,7老8十的时候,能坐稳了再写怕是更好;

陆小二
陆小二
Guest
2006年8月7日 12:18

三表 你写的东西怎么那么像广告 越来越像

trackback
2006年12月20日 08:02

hello. it’s a nice day for your ideas…

trackback
2006年12月25日 01:03

hello,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