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都是给逼出来的

陈晓卿老师最近这几天逢人就问:“《南京,南京》好看吗?”

我说你没看啊?他说没看,想先看看大家的想法,然后再决定是否去电影院看。作为中国广播电视大学婚纱摄影专业毕业的陈晓卿老师,对影像有着超凡脱俗的研究,所以对电影的口味也比较刁钻,凡是故事片拍的不像纪录片在他看来都是失败。他问了好多人,有人说《南京》好看,有人说《南京》不好看,于是陈老师想做一个调查,根据调查结果来决定是否去电影院看。

大家都知道陈老师是CCTV《见证》节目的制片人,不过最近调到中央气象台做制片了,中央气象台每天在下午的时候,工作人员都会把头探出窗外,日观天象,以便在新闻联播之后向全国人民报道降水概率。如果十个人当中有六个人说要下雨,那么降水概率就是60%。陈老师也希望通过气象台的“降水概率测算法”来测自己算去电影院的动力概率。

最后,陈老师得到的结果是:50%:50%。这可难坏了陈老师,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脸憋得通黑,也没个决定。

我给陈老师出了个主意,最后压死骆驼的稻草一定是卓别灵老师,卓别灵老师向来对电影有着一针见血的看法,你问问卓老师,如果她说好看,你就不去,如果她说不好看,你就去。

陈老师说:好!

没一会儿,陈老师又问我:万一卓老师的态度比较暧昧呢?既不说好,又不说不好,咋办?

我说:你真是的,一部电影就把你逼成这样,又不是见李向阳。如果卓老师态度不明朗,你就自己拍一部《南京,南京》,对你来说也没什么难度。

“也是啊,你说我怎么没想到呢。自己拍一个多好,省着那么麻烦去电影院看。”

69 thoughts on “导演都是给逼出来的”

  1. 1个小时前刚从电影院出来,朋友请看了《南京》。我觉得吧,从电影的角度说,有点纪录片的手法,从纪录片的角度说,有点像电影。虽然一部分是从日本人的角度来讲故事,但是仍然没有看出太多新意,可能是欣赏水平比较低吧。

    P.S.我是来做黑猩猩的。

    Reply
  2. 王老师真应该得2009年度“最佳船霉广告策划大奖”
    有朋友看了觉得不错,只是很压抑,女士们记得多带几包纸巾哦。

    Reply
  3. 烂片!讨厌这些明星脸,尤其是这类题材的影片,邀请明星本身就是一大败笔!

    陆川功力不是不够,是很不够!

    Reply
    • 有道理!既然想弄成记录片风格又弄几张明星脸搁里头,陆导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尤其刘烨和范伟那样的?

      Reply
  4. 影片宣传说抗拒为一大亮点。但除了开头部分“刘烨”稍作抵抗外,以后各种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进行时,谁抵抗了?三大被媒体津津乐道的所谓亮点,真的叫抵抗吗?小江的报名,姜老师的领夫,确切地说是一种人性的闪光。刘烨的站直和那几声口号,更是小家子气的英雄气概。 那个范伟角色,女儿被扔出窗外,居然也没表现出一点反抗和愤概,他最后的死莫明其妙!
    整个影片看下来,心里确实堵得慌。
    以前对陆川还挺有好感的,看了“南京南京”,看见这小子就恶心。
    这电影去日本放的话,日本人会扬眉吐气的。

    Reply
  5. 中央气象台每天在下午的时候,工作人员都会把头探出窗外,日观天象,以便在新闻联播之后向全国人民报道降水概率。如果十个人当中有六个人说要下雨,那么降水概率就是60%。陈老师也希望通过气象台的“降水概率测算法”来测自己算去电影院的动力概率。

    哈哈~~~~

    Reply
  6.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我是在杭州看的首映,而且坐在第一排的,看完我只想说一句:丢你老母!是对陆川说的,老早以前韩寒丢你父子,现在又出来找丢了!整部片子都想说什么啊?用DV在南京屠杀纪念馆转一圈,再用赵钟详老师来配上音,也比这个强!

    我唯一为陆感觉幸运的是,这次韩寒没像打劫央视一样出来打劫陆,或是韩寒真没那时间看!

    Reply
  7. 想起俺曾经客串过一段时间的信息台话务,接听问天气预报本来应该是最靠谱的,但实际上却是最拧巴的,如果你告诉明天下雨,五分之一的人会反应:“那明天大概几点下雨”?如果你告诉明天下阵雨,五分之二的人会小心翼翼地问:”那就是下雨的意思?”,另有听完气温预报之后,会再问一句:“那和我们这里的气温相差多少?”
    久了我会错觉自己是个远古部落里的巫医,不仅要能问卜祈雨,还要能点化抚慰村民们对强大的莫测的自然伟力的恐惧。偶尔还要冒出一两句像“今天不下明天下”这样的,听似废话,但恐怕暗藏禅机。
    久了更觉得,天气预报本身也是不靠谱的啊,准确率咋就那么点呢?俺严重地怀疑某个铁杆气象爱好者钻研钻研书上的常识,再每天早晚搬个梯子上天台日辨风云 夜观天象,预报出来的准确率会比家大业大的气象部门的预测的结果相差多少呢?

    Reply
  8. 为什么要问呢?自己看看就完了,有那么难吗?
    要真不行就试试自己假装想象一把.我就真tam奇了怪,要大家都吃屎去,是不是屎就好吃了.

    Reply
  9. 很简单。。把它当成反日电影看的,基本说不好,当成反战电影看的,基本说好。。

    其实看了你采访陆川那个稿子,我是真觉得挺激动的,觉得中国总算有人可以跳出民族主义大旗的阴影,站在高点的角度说问题了。但是看了线下的反应,怎么说呢。。还得慢慢补课吧。。

    Reply
  10. 文艺青年陆川眼里的《南京!南京!》

    文:虫二

    虽然我对日本国并没有明显的好恶,但对隐忍在自己身上的伤痛仍是小心翼翼。终于挤奶一样,挤一挤总能见到乳沟的模样,今天才算把陆川的《南京!南京!》看完了。

    很普通的一部片子,文艺青年拍出来的东西你不能说它烂,显得自己没有情调。不过再一次证实了,媒体真的是个亢奋的鸡巴,总有那么几个人轮流握紧它,以至不让它乱射。

    先是王小峰在忽悠,“一个在拍马屁,一个在拍电影。效果当然不一样。”,意思陆川是在拍电影,并且“片子信息量很大,每5秒钟的镜头就需要你看半本书。”,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图书馆管理员估计也摸不着门,自己去看吧,真实想想,别人的文字你读着舒服就成了,别跟着较真。

    洪晃也撰文说好。不过推荐的水平远远不如王小峰,痞女只是总结了应该去看的八条理由,吹牛方面,痞女老了。

    四月中出版的时尚杂志《COSMOPOLITAN》中文版5月号用了8页的篇幅来介绍成就陆川野心的《南京!南京!》。可是当你看完这部电影的时候,回头再来看这些情趣盎然的介绍,你会惊叹,策划和广告是多么的重要啊。媒体陷入这样的怪圈,怪谁?

    谁也不怪,人家本来就是要浮华。就像女人的衣装,过了这个季节,你还想着明年再穿?老土。

    说回《南京!南京!》吧。我是没有看明白陆川有什么野心,想要表达什么。整个片子文艺腔调就在那颤颤抖抖的镜头里面。比如屠杀的一幕,陆川似乎很想要表达某个意思,弄一堆人先拒绝走过去,最后又站起来,再走过去,很骨气?不知道。总之用镜头的技巧或者电影视觉的语言来诉说历史,显得很苍白无力,远不如老老实实的史料镜头凝重有力,骨气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体现,他们是平民和俘虏。我唯一能够联想的只有残酷了,可是镜头并没有告诉我是怎么残酷和血腥,这点让我怀疑陆川的智商。这也让我想起另一部有关屠杀的电影《卢旺达饭店》,汽车从尸堆上驶过,那种震撼让人感觉汽车正驶过自己的身体。

    《南京!南京!》对待历史,花哨地方还有很多。比如吟唱《梁祝》那一幕也是,不知道这个是杜撰还是史料,如果是史料,那说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确实值得嘉许,这个时侯,这种氛围绝不是《霸王别姬》上程蝶衣在文革时期的吟唱,这可是亡国时期呢。

    还有喊出“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的那一幕。是否是史实不重要,但镜头运用的很不严肃,也不真实,至少我没有看出那种令人窒息的亡国气氛。亡国气氛拍出来了,你不用谔谔,只须诺诺地喊一声,都会令人震撼。如果没有拍出那种气氛,硬要喊,那就有点像妓女叫床,让人尽快交货了。

    我是怕死的人,那种时刻,我不知道会不会想到这是国家亡了,或许首先想起我的妻儿父母。第一个想到的国家亡了,反而有点像当下的学习“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这种口号式的表达,让人怀疑70年前我们就有这个习俗。真的是这样么,陆川应该是仔细考证了一番。

    难怪有报道说90后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会笑,因为它确实不严肃。陆川是谁呢?导这么个玩意儿出来。

    再问陆川究竟是谁呢?还是看倪萍阿姨的节目看多了?兴许都是一个文化圈子里面混的,在这个土壤里面,在这个氛围里面,你要完全不受影响,估计很难,老祖宗总结的好,近朱者赤。眼泪这个东西,在电影里面也是很珍贵的。许多电影,角色并没有哭,却把观众的眼圈弄得很湿润;陆川的这部戏,有很多流眼泪的镜头,我看着却一点流泪的感觉都没有。你别说我冷血,《辛德勒的名单》,《卢旺达饭店》都把我弄哭了,而且还是别人国家的事情呢。

    国内的也有些好的文艺作品,比如《图雅的婚事》也让人接近感动,我是眼圈红红的,感动是要用心去体会和表达的。仅仅依靠脸谱化的再现,比如,用刘烨刚毅的脸庞来承载不屈?就算是没有什么故事情节来衬托,为什么就不能用一个平庸无奇的脸庞呢?如果陆川做导演只会用脸谱,却不懂讲故事,那他应该去做卡通。

    陆川要再现什么?抛开形式上的肤浅不去探讨,一部电影总是要表达些想法的。

    我始终认为战争是个残酷的玩意儿,士兵,包括指挥官在战争中都是棋子,要服从战争的需要。中国的象棋军棋也都是这个规则,死的都是棋子。那么,陆川这部电影似乎不是在说战争,而是在说日本兵角川。他不是一个好兵,好兵是听命令,服从指挥的。角川好像读了些书,最后拔枪自尽了。从人文的角度看,角川是个好人。我们习惯用好人这个词来表达情感,其实准确的说角川是具有人文思想,具有人性,或是人性意义上的人,却不是个好的士兵。也许也是个好士兵,比如,或许是他意识到自己不是个好士兵而自杀呢,但也许是为自己在战争中的行为和角色而自杀吧。这个角色有没有原型,我不是陆川,也不是编剧,无从考证。

    如果历史上并没有这样的原型,仅仅是陆川导演的艺术创作,呵呵,天呐,我们前面的一切判断都是基于陆川导演的这个臆料之上,一切将是多么的荒诞!所以,对于战争,从一个文艺青年的角度去观察,无非是角川那样的结局。

    前段日子有报道说《南京!南京!》或许会在日本遭遇抵制,如果有这事情发生,还真不知道抵制的是不是角川这个角色,那是有悖武士道的。从这个角度看,一个中国文艺青年和日本文化的对话,真有点鸡同鸭讲的意味。中日文化的交流用陆川这种方式似乎有点懦弱,历史需要我们去正视,而不是为了记取仇恨,或者刻意美化未来。

    陆川导演没有故意让我们记取仇恨——它没有半点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氛围——但至少是美化了某些元素,这或许就是中国文化上的传统吧。更多人把它阐释为仁厚,我不认为这就是仁厚,而是我们文化当中缺少了求真的精神。我们仿佛羞于分析和厘清真相,而更习惯于感知。我们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真实对于我们来说仿佛无足轻重,遥远而不重要。这好像流淌在血液里面。

    这种求真精神的缺乏,也让我对范伟演的唐天祥这个角色无法评价。唐天祥在家庭的利益无法得到保护的时候,没有太多犹豫地就出卖他所知道的事实。在抨击自由主义者的眼里,这就是个人利益大于一切的结果。可是,别忘了,别过高要求别人,你如果有唐天祥那样的本领和处境,保不准你也那样选择甚至更甚,从这点上,人性就是这样的趋利避害,并没有太多主义之别。但在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眼里,这其实就是地地道道的汉奸。

    陆川在处理唐天祥这个角色的时候,还安排了一个情节,即唐天祥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另一个同胞的生命,此举似乎是唐天祥在救赎自己的灵魂。真实的情况我们不知道,这段是不是史实,有没有原型也不得而知,但在我有毒的思维里面,唐天祥这种角色总是空洞的,没法子立体丰满起来。但愿这仅仅陆川的一个杜撰罢。

    如果不是杜撰,唐天祥最后的那句话:“我的太太又怀孕了”,就是活脱脱的一个陆川版的脓包,阿Q,绝不是什么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唐天祥是怎么不屈的?尽管可以解释为委曲求全,大丈夫能屈能伸,战斗的艺术,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等,可这一切在武士道面前是那么脆弱,那么微不足道。

    正视历史吧,文艺青年陆川们!

    2009-05-02

    Reply
  11. 大家真升华,愣把那几十快钱的事弄的跟开人大似的,这票房看起来不会差到哪去的.
    陆川将会很高兴,很高兴.

    Reply
  12. 中央气象台每天在下午的时候,工作人员都会把头探出窗外,日观天象,以便在新闻联播之后向全国人民报道降水概率

    看王老师的文字,真的好搞笑。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