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水干嘛要Fan河水?

从昆明转机到迪庆,中间要等4个小时,这个时间很比较讨厌,去城里转转时间不够,干等在机场又非常无聊,沦落到只能写博客的地步。不过昆明机场的上网速度挺快,我还表扬了他们。一位白族姑娘笑着说:“自从和菜头辞职去了北京之后,昆明机场的网速快了一倍。”我说最近半年北京的网速慢了呢,原因找到了。

言归正传。前几天在上海采访了周立波老师,然后在博客上贴了一张他的照片,看到一些人留言,便想到了这篇博客的标题。这个标题是双关语,你们想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

今天,不管出现什么被人追逐的对象,我们都用Fan来形容,翻译成中文就是“我扇你”,而不是“我粉你”。歌词大意是,当某个人变成公共人物,一定会有一群人追逐他,这叫做粉丝。一般做粉丝的人,基本上都是闲的有点蛋疼的人。不过,还有一群蛋疼的更厉害的人,他们专门“扇”那些公共人物。比如姚明有很多粉丝,于是就会出现很多“黑媚姚”。比方说,周立波火了,就有人说小沈阳没文化。甚至一些专家学者也要站出来说小沈阳低俗。你妈逼这社会上有你高雅人的位置,但也有庸俗人的位置,你凭什么要求人家小沈阳跟你一个档次呢?小沈阳都说了,人家没念过几天书,“回”字只知道有一种写法,不像你们专家学者,知道“回”字有四种写法。

周立波在接受我采访时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没知识的人演给没知识的人看,这也是一种知识。有知识的人演给有知识的人看。”其实周老师的潜台词是,我周立波代表有文化的艺术,小沈阳代表没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如果找对接受群体,相安无事,各找其乐。上海人的性格就是这样,说话比较含蓄,不爱得罪人。实际上我这次采访周老师,他话里话外流露着对北方喜剧的鄙视,但是说的很灵巧,说完还要找补回来一大段。

至今我们都搞不懂“可比性”是什么意思。人们最习惯的是把两个不搭噶的东西扯在一起比较,然后要求别人做到尽善尽美,你妈逼你自己什么德行,还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就是想反驳他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把周立波跟小沈阳放在一起比较,就挺鸡巴扯淡的。上海人喜欢精致、含蓄,这是一个以江南文化与洋文化杂交出的城市文化,这个文化特征在中国其他地方是没有的。这种文化只能造就出像周立波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出现小沈阳。小沈阳只能出现在最民间的地方。所谓最民间恰恰是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因此小沈阳来自农村,周立波来自上海。

这就像以前我比较鄙视那些喜欢“地下丝绒”的人瞧不起喜欢刘德华的人一样,都是一个道理,你喜欢什么,能说明你理解了某个对象以及这个对象带给你的其他启示,不意味你就比喜欢其他人的人高明多少,这是两码子事。很多人心存这种思维定势,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己比较自卑,生怕别人说他没文化;一个是他只是把他认可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胸前充波霸。明明是个A,却非把自己挤成个D,难受的心里直喊a,a,a,a,还嘴硬还瞧不起A。这就是“我扇你”和“我粉你”之间的矛盾起因。

大概民主社会的人都知道,就算是心理上不能接受某个东西,但是言行上还是很尊重喜欢某个东西的那个人。贵国不是,贵国人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大一统思想,都想用自己的思想霸占别人的心灵。

人们对文化的消费,不是判断对错和是非,你不喜欢其实可以Shut你的Up,这一点上海人做得很好,基本上不掺合,比较低调,闷声发大财。我大概查了一下,平时在我博客上留言的人来自上海的IP地址不多,留言多的都是来自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的地区。人们对文化的消费,往往是出于一种娱乐和审美,这东西本来就没有标准,如果从市场角度看,西方人在好多年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市场细分,用中国俗话讲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摩托罗拉各有索爱”,各自寻找自己的消费点。所以西方才会有“跨界”或者“边缘化”这样的市场概念。贵国的文化消费还处于眉毛胡子一把抓阶段,以前我们有样板戏,现在有主旋律工程,都是一种强加意识,不分年龄、文化程度、地域差别强行压缩到一起。即便今天开始走向市场了,封建残余还根深蒂固,动不动就要求别人如何如何。就像前几年人们喜欢超女一样,光喜欢还不行,还要党同伐异,拉帮结派,明诛暗算,颇具贵国特色。

这年头谈论民主问题是有点紧张的,其实谈论市场细分跟政治无关,但却可以从中树立一种政治意识,要明白相互并存的道理,这还不是什么百花齐放,更主要的是,要遵循一种市场规律,萝卜和白菜都有市场,凭什么你只许卖逼呢。都想干掉对方,那还是农民起义的层次。

65 thoughts on “井水干嘛要Fan河水?”

    • 呵呵,平时我不进来评论,但是今天看了这文章,我坦白,我以前鄙视过喜欢小沈阳的人,当时还和我同学争了半天,但是现在我知错了~~~虽然我还是认为小沈阳很Cuo(二声),但是我以后不会去批那些喜欢他的人了,心里默默鄙视。
      终于想通了,为什么在美国大行其道的黑人文化是怎么回事儿了,以前在我看来,真是又流氓又土又俗,但是美国媒体从来没怎么着过,我想一方面是有碍于种族问题比较敏感,另一方面就是本文所说,各有所好,其实那些白人心里明白的很,那些黑人音乐与文化很俗,但是,俗又能怎么样?Hip-pop挤不了Opera的市场,自称喜欢Opera的也未必能真正听懂,罢了。

      Reply
      • 你才cuo(二声)。黑人的节奏感和音乐感比很多人种都要好。包括贵国人种。
        你可以心里默默地鄙视。但是这种鄙视是单纯感性上的异族排斥。雅和俗也不过是标签呢。中医就比西医高雅。你同意否

        Reply
    • 不许联想QQ群:6 4 9 0 7 8 3 3
      趣味的,幽默的,有想象力的,独立思考的不许联想博客的忠实读者。
      本群已升级,来者不拒。

      Reply
    • 这年头谈论民主问题是有点紧张的,其实谈论市场细分跟政治无关,但却可以从中树立一种政治意识,要明白相互并存的道理,这还不是什么百花齐放,更主要的是,要遵循一种市场规律,萝卜和白菜都有市场,凭什么你只许卖逼呢。都想干掉对方,那还是农民起义的层次。

      现在的问题是,农民起义胜利者是我们山寨里的大王,进口罗卜还是进口白菜,要看他们的喜好行事,所以买逼的渐渐多了起来.

      Reply
  1. “贵国人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大一统思想,都想用自己的思想霸占别人的心灵。”

    精辟噢,所谓另一种形式的波霸。

    Reply
  2. 学生也来当猩猩…

    人们对文化的消费,不能判断对错与是非。那文化还有先进与落后的区别么?
    如果有区别而又不能强制,需要引导人们走向先进的文化么?
    如果需要引导的话,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是比较妥当的呢?
    如何帮助发展落后的文化使其走向先进,而又做到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而同化之呢?

    Thx…

    Reply
  3. “这一点上海人做得很好,基本上不掺合,比较低调,闷声发大财。”

    这一点我不太认同,主要是上海人觉得只有上海人和外国人的东西才值得关注。不是因为他们有文化才不掺合,而应当是瞧不起。当然,我只是说出我的理解。

    Reply
    • 呵呵,上海人的不掺和大多是出于一种低调的精明,并非看得起看不起。。。也有喜欢掺和的,基本上都属于阿姨妈妈级别的。。。

      Reply
    • “上海人觉得只有上海人和外国人的东西才值得关注。不是因为他们有文化才不掺合,而应当是瞧不起。”

      严重同意。上海人恨不得自己生在欧洲,是白种人!

      Reply
  4. 摘一段周的【而且上海有一个演出机构,他们想促成我和北京的郭德纲先生在上海同台献艺。我个人婉拒了。(掌声,鞠躬)因为这个当中没有贬义。因为我觉得不合适,为什么呢?不和谐。你们去想,一个吃大蒜头的和一个喝咖啡的,怎么可以在一起呢?】

    从这个就很能看出这个人来。先拉郭德纲出来,为什么,郭名气大,然后摆出自己来,也就是别人邀请我和郭一起表演,我都没答应。如果周真如他自己说的那么牛逼,何必要提郭德纲,其实心里是妒忌的,但又要压下去,说郭是三俗的,自己是雅的。可周的段子都是带有地域色彩褒奖上海人,损其他地方人比如东北的更低俗恶意的段子。也注定他听众范围大不了,到北京来说这些,直接矿泉水拽丫的,二逼一个。

    三表老兄文章一出来就看上海人在网上说三表是三流作家,因为把周损的是点儿,让他们看着不舒服了,不舒服就不舒服吧。对周老师来说也是:莫装Bility,不然挨雷pility

    Reply
    • 我想周立波绝非是嫉妒郭德纲的。我觉得他这里的潜台词(其实也很明了)是:“海派滑稽戏比北方相声更有品位,而你们(观众)来看我的演出正说明了你们都是有品位的”。我想他是想借此来博得观众的掌声甚或认同感。

      然而作为一个上海人,我听到这段话的第一反应也是颇为惊讶的。我想并不是每一个上海人都认同这种通过比较(或贬低)对手来提高自己的方式。我觉得周立波已经很成功了,他不说这段话我也是更喜欢他的演出而不是郭德纲。就像三表所说的那样,摩托罗拉各有索爱!

      不过我觉得周立波再某些细节上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如果有听的懂广东话的朋友可以看看黄子华的栋笃笑,我觉得他比周更成功。

      Reply
      • 去年看周还没火的时候,在上海一个地方节目做宣传,他自己也曾说到他的这种表现方式是模仿台湾的清口,只是包袱还没有人家密。这里面有意识形态因素,也有个人因素。那时候的他比较诚恳,同他往日做上海滑稽的感觉大不一样,那时候我就觉得他会火。因为他很认真,也很陈恳。
        但是今年再看他做节目,就变成了他的“海派清口”了。

        Reply
    • 周立波不用化半点妆就能演一汉奸!!

      上视每晚娱乐频道他的表演,不论他演什么角色,都象个汉奸!

      Reply
  5. 其实上海人挺可怜的,比如我在南京读书,看法和人不一样,就会扯到上海人怎样怎样。我们只留了13还要怎么样?

    Reply
  6. 不管是周立波,还是徐立波,只要能哈的,都是好立波。
    不管是Dcup,还是Acup,只要是能摸的,都是好cup。
    不管是自认为自己是高雅的,还是自认为自己是低俗的,只要你丫被人民fan了,你丫就是一个CBD的。

    CBD=中央扯B蛋商务区

    伊莱克丝~~

    Reply
  7. “想用自己的思想霸占别人的心灵”,这样的存在也颇具意义呢。没有这样人的存在,你哪有心情扯出这么一片淡来。

    Reply
  8. 其实三表无聊时可以想下阿拉的嘛。。。。。。。俺不会介意的。。。。哈哈。。。。。。原来三表的博文都是无聊给逼出来的。。。。。。。。

    Reply
  9. 大概民主社会的人都知道,就算是心理上不能接受某个东西,但是言行上还是很尊重喜欢某个东西的那个人。贵国不是,贵国人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大一统思想,都想用自己的思想霸占别人的心灵。

    ————–我fan这一句,大家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己所欲之也不一定要施于人呀。

    Reply
  10. 写的挺好的。和谐共存,做起来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呢?要每个人放下一份自大,即使心里不同意,表面上也要尊重对方是和自己有着同样权利的人,有着自己的喜好。

    Reply
    • 想起来有些南方人说,中央电视台春节的一些小品和喜剧节目,笑不起来,大概那些是北方的笑话和抱负,南方人有些听不明白吧?

      Reply
  11. 幽默的东东,只要能让你笑就行了.
    管它是啥呢!
    和听音乐不是同样的道理么? –只要感动你就行,管它是哪个分类的,老的,新的,洋的,土的…

    Reply
  12. >> 贵国人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大一统思想,都想用自己的思想霸占别人的心灵。

    后,补充一句:

    大家都想做毛泽东。

    Reply
  13. 册拿 尊重体谅体现了文明程度 周白眼说人家吃大蒜头蛮屙乌卵格,三表看不起上海人也蛮坍板格。

    Reply
  14. “留言多的都是来自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的地区”

    自以为留言这件事情我干得天衣无缝,没想到您早有明鉴,我只好坦白:我来自西北这块经济相当落后的地区……

    Reply
  15. 社会心理学里面有个概念就是说这个的,人们思考时的倾向总是偏向自己或者自己一方的,这其中有社会身份认同的问题,(people tend to identify with their groups and express their groups’ attitudes)心理学上这种倾向叫self-serving bias和Group-serving bias。还有倾向觉得非本族人的共性大于个性,但本族人每个人都不同。(Outgroup homogeneity effect)We categorize, we identify, and we compare.“我的总是比你的更好,我们的总是比你们的更好”,这是人类思维的惯性,改是改不了了估计,充其量也就是意识到了以后把猴屁股遮一遮。

    Reply
  16. 周立波有个段子,是关于上海人对于西服袖口上商标的两个不一样的认同时期,那也颇具代表性,上海的风向标式的集体性认同感亦是一直排异。
    上海人“发大财”是事实,“闷声”则是假象,骚包的太理直气壮就会被人讨厌,佩服的地方就是,着实是一群打不死的小强,再穷也得假领头啊。。。

    Reply
  17. “文化多样化”“多种声音”这些年一直被倡导着。但其实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在寻找共有意识。通过某种意识的共有,来获得作为社会存在的安全感,避免陷入孤立状态。
    还有沉默螺旋这么一说。当大家认识到自己的意见属于多数或优势意见时,倾向于积极发表大胆发表意见。反之,则屈于环境压力转向沉默。自己的意见是属于多数优势派,还是少数劣势派?提供判断标准的基本上是大众传媒。
    社会生活中,偶尔出现的舆论一边倒的现象,也许和这个沉默螺旋机制有关。

    Reply
  18. 楼主同学,已经不是中国国籍了?
    要不咋口口声声“贵国”捏?
    如果是为了要效果,可以这样说:“我贵国”。
    类似的用法还可以是“我家母”“我令郎”等等。

    Reply
  19. 其实刚开始看这文章的前两段还好,觉得写得这蛮有创意的,可是读到后面什么样的词都出来了,有一点不再往下,于是看到一半就没有往下看了。
    但是我要回一遍的原因是:自己也在说人家那种形为不好,但是我在这遍文章看出来这遍文章的作者和自己描述的人也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我完全是一个路过者,没有什么偏见

    Reply
  20. 我不是上海的

    我的IP是上海的(应该不是流露出鄙视然后又找补吧?!)

    但是我很少让我的IP出现而已

    一直都在以地域区分口味

    却不见得个个精明或者个个傻逼

    Reply
  21. 不许跟许巍一样低估上海人民的蛋蛋
    搞爆棚了还把我们热死
    我是上海的,我家男士比我来的还要勤快
    我们一家就靠着你这尬搭学点知识

    Reply
  22. 要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而不是以地域区别来看人,一个上海的大款和一个上海的下岗工人能一样吗?北京的大学教授也许与上海的大学教授更相像,而不是与蹬三轮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