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动”的时代

上周末,戴少爷把我叫到了后海,讨论点人事,见到了金兆钧老师。

我一直叫他金老师,不仅是他比我岁数大,而且很多方面都值得我去学习。很多人都叫他金爷,有个DJ在12年前干脆叫他金爷爷。聊天中,金老师提到了我在10年前写的一篇文章,说还要让我写一篇,中国流行音乐20年的事情。

关于中国流行音乐抑或摇滚乐20年的回顾,我已经接到了很多媒体打来的电话,让我写,我说不写,从我心里来讲,我已经不喜欢写乐评了,我从一个评论者转变成了聆听者,不想再去评论什么流行音乐,这是一;中国流行音乐范畴的东西我基本上不听了,谁出什么唱片,我已经很模糊了,更谈不上去听了,这是二。所以,我都拒绝了。只有沈阳的一家报纸电话采访我,让我谈中国摇滚20年,我说我真没什么想说的,人家把它当件事来纪念,我只会说丧气话,多不好,如果你实在想问,我就用我在11年前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来总结这20年的中国摇滚:《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而且我坚信,如果再来20年,中国摇滚将变得更加一无所有。

有些东西就怕看透了,一看透了就不好玩了。金老师提到我10年前写的那篇文章叫《中国流行音乐:只有梦想,没有光荣》。那是在1994年南京搞的那场《光荣与梦想》大型演出的背景下写的。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我站在五台山体育馆里面,看到了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的一次全面展示,很多人都感动了,向来京粤不和的藩篱被这一点点感动打破了,但是我在五台山体育馆里面看到的是一个不祥预感。

这个不祥预感愿与我最初接触流行音乐的方式。我即便在疯狂喜欢摇滚或是什么音乐的时候,我都喜欢用另一种思维方式来看待这个纯粹的娱乐事件,那就是经济基础问题。我最早接触欧美音乐,也是我最早接触西方唱片业操作的时候,我从来都把任何西方音乐放在一个商业背景下去考虑的,不管那时候我听鲍勃·迪伦还是自虐的吉姆·莫里森,我都从他们身上思考到商业问题,我思考的种种结果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启发的。但是当我再看中国的流行音乐时,发现中国缺少最基础的东西,但是我们已经上路,所以按照事物发展规律来看,我们绝对不能停下来重建基础,怎么办呢?只能一往无前,走向不归路,直到有一天崩溃。那时候,王晓京跟我说,你干吗老破坏没建设呢?在我眼里,有什么可建设的?那时候,全中国除了我在破坏,其他人都在建设,现在又怎么样呢?我甚至在当年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把中国从事流行音乐的人都拉出去枪毙,也许还有希望。”不过现在看来,这帮人真的拉出去毙了,中国流行音乐会死的更惨,现在的音乐人除了抄袭已经不会干别的了。

那时候我就极力反对港台音乐,我觉得应该把港台的流行垃圾活埋才好。但是我高估了国人的素质,我们就是一群苍蝇,没有垃圾我们该怎么生存,于是就到了今天这操行了。

所以,我在五台山体育馆里思考的就是“只有梦想,没有光荣”。今天再让我看流行音乐,连他妈梦想都没有了,只剩下梦遗了。我看将来连梦遗都遗不出来的时候该怎么办?

如何去判断一个时代的好坏,其实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引经据典都没用,你只需听听这个时代有没有真正感动你的歌,如果有,这个时代就是有情怀的,就是个好的时代;如果这个时代没有感动你只有“干动”你的东西,那就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的耳朵被流行音乐干了,我的眼睛被电视和多媒体干了,我的身体被假广告、假产品干了……你想想吧,我们周身上下还有哪个地方没有被干过?

我能坚持的,就是少被干一次就是幸运。所以,我可以从心里彻底拒绝一切可能干我的东西。流行音乐,能不听就不听,这个圈子里的人,能不认识就不认识。有时候看一些人写的博客,总说看了什么电影之后大失所望之类的话。每看到这里,我就想,只是你习惯了被干,不要被干了还喊不舒服。如果你终究不能避免被干的结果,那我还是希望你拿出做猫的精神。你逗猫的时候,在猫看来,它是在逗你。或者你就干它一次,但我们在这方面都是性无能。

有时候,我在一帮人面前听着他们在讨论一个最流行的事物时,感觉非常失语,但过后一想,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这就是你少被干了一次啊。

58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路过
路过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4:22

又被干了一次~~~

镜子
镜子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4:33

无法弄

= =
= =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5:00

等大家都习惯了被干,甚至是有了被干欲,不被干就不爽的时候,那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jirry
jirry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5:35

这是因为习惯成了自然。

说说
说说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6:01

爱之深,恨之切.

九里之驴
九里之驴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6:50

和中国足球差不多,都是中国“最先进文化”的代表*3。
不过我有一个馊主意,文化部应一统流行乐之江湖,每天早上彭丽媛,中午宋祖英,晚上汤灿,全唱积极向上的,不爱听?可以,那就自己去卡拉圈K,哪儿有广电总局等着你!
被一个人干,是QJ;被多人干,是LJ。少被干几次,也好。
更年期的愤情,您觉得呢?

slggplmm.com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7:59

看博客就是被博主干

落叶满未央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8:32

那时候我就极力反对港台音乐,我觉得应该把港台的流行垃圾活埋才好。但是我高估了国人的素质,我们就是一群苍蝇,没有垃圾我们该怎么生存,于是就到了今天这操行了。
« 杀死原生态
 
“干动”的时代
带三个表 @ 2006年08月07日4:10
 

上周末,戴少爷把我叫到了后海,讨论点人事,见到了金兆钧老师。

我一直叫他金老师,不仅是他比我岁数大,而且很多方面都值得我去学习。很多人都叫他金爷,有个DJ在12年前干脆叫他金爷爷。聊天中,金老师提到了我在10年前写的一篇文章,说还要让我写一篇,中国流行音乐20年的事情。

关于中国流行音乐抑或摇滚乐20年的回顾,我已经接到了很多媒体打来的电话,让我写,我说不写,从我心里来讲,我已经不喜欢写乐评了,我从一个评论者转变成了聆听者,不想再去评论什么流行音乐,这是一;中国流行音乐范畴的东西我基本上不听了,谁出什么唱片,我已经很模糊了,更谈不上去听了,这是二。所以,我都拒绝了。只有沈阳的一家报纸电话采访我,让我谈中国摇滚20年,我说我真没什么想说的,人家把它当件事来纪念,我只会说丧气话,多不好,如果你实在想问,我就用我在11年前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来总结这20年的中国摇滚:《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而且我坚信,如果再来20年,中国摇滚将变得更加一无所有。

有些东西就怕看透了,一看透了就不好玩了。金老师提到我10年前写的那篇文章叫《中国流行音乐:只有梦想,没有光荣》。那是在1994年南京搞的那场《光荣与梦想》大型演出的背景下写的。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我站在五台山体育馆里面,看到了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的一次全面展示,很多人都感动了,向来京粤不和的藩篱被这一点点感动打破了,但是我在五台山体育馆里面看到的是一个不祥预感。

这个不祥预感愿与我最初接触流行音乐的方式。我即便在疯狂喜欢摇滚或是什么音乐的时候,我都喜欢用另一种思维方式来看待这个纯粹的娱乐事件,那就是经济基础问题。我最早接触欧美音乐,也是我最早接触西方唱片业操作的时候,我从来都把任何西方音乐放在一个商业背景下去考虑的,不管那时候我听鲍勃·迪伦还是自虐的吉姆·莫里森,我都从他们身上思考到商业问题,我思考的种种结果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启发的。但是当我再看中国的流行音乐时,发现中国缺少最基础的东西,但是我们已经上路,所以按照事物发展规律来看,我们绝对不能停下来重建基础,怎么办呢?只能一往无前,走向不归路,直到有一天崩溃。那时候,王晓京跟我说,你干吗老破坏没建设呢?在我眼里,有什么可建设的?那时候,全中国除了我在破坏,其他人都在建设,现在又怎么样呢?我甚至在当年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把中国从事流行音乐的人都拉出去枪毙,也许还有希望。”不过现在看来,这帮人真的拉出去毙了,中国流行音乐会死的更惨,现在的音乐人除了抄袭已经不会干别的了。

那时候我就极力反对港台音乐,我觉得应该把港台的流行垃圾活埋才好。但是我高估了国人的素质,我们就是一群苍蝇,没有垃圾我们该怎么生存,于是就到了今天这操行了。

所以,我在五台山体育馆里思考的就是“只有梦想,没有光荣”。今天再让我看流行音乐,连他妈梦想都没有了,只剩下梦遗了。我看将来连梦遗都遗不出来的时候该怎么办?

如何去判断一个时代的好坏,其实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引经据典都没用,你只需听听这个时代有没有真正感动你的歌,如果有,这个时代就是有情怀的,就是个好的时代;如果这个时代没有感动你只有“干动”你的东西,那就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的耳朵被流行音乐干了,我的眼睛被电视和多媒体干了,我的身体被假广告、假产品干了……你想想吧,我们周身上下还有哪个地方没有被干过?

我能坚持的,就是少被干一次就是幸运。
------------------------------------------------
说得好 就象垃圾超级女生 我只认为超级女生的商业运作非常成功 但那些参加超级女生和为之疯狂的粉丝.我认为都是吃饱了撑了没事干去听垃圾的苍蝇们.BS~
在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喜刷刷\这些垃圾流行口水歌泛滥的今天 我只能做到的是抗拒 曾试图大张旗鼓的影响别人的口味 发现只能是徒劳 只能坚持自己被少干一次吧 在别人眼里自己可能成了愤青的典型形象 可我自己心里明白 我是那么的幸运......

两点直线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8:33

说得好 就象垃圾超级女生 我只认为超级女生的商业运作非常成功 但那些参加超级女生和为之疯狂的粉丝.我认为都是吃饱了撑了没事干去听垃圾的苍蝇们.BS~
在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喜刷刷\这些垃圾流行口水歌泛滥的今天 我只能做到的是抗拒 曾试图大张旗鼓的影响别人的口味 发现只能是徒劳 只能坚持自己被少干一次吧 在别人眼里自己可能成了愤青的典型形象 可我自己心里明白 我是那么的幸运……

敦麟
敦麟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8:36

你难道夜里从来不睡觉吗?

达明一派大头佛软硬天师风火海自然卷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8:55

这篇得顶啊!

babygirl
babygirl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9:34

从没看过超女,也厌烦周杰伦的同一种调调
喜欢欧美摇滚和爵士

中国的流行音乐着实让人失望,一首像《老鼠爱大米》就能唱遍大江南北,从年头红到年尾。去逛一次街,走到哪里都听到那该死的调子。

elisa
elisa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9:38

上周五看《圆明园》,第三幕《意中人》,滂沱。现今在中国,找感动的好听的音乐,向非音乐形式中去找了。。。再比如:击鼓骂曹

babygirl
babygirl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9:48

有时候会发现,即使多么不喜欢那首歌曲,我却把歌词都记熟了;即使多么不想看那部片子,具体内容却知道;即使我多么不喜欢超女也从来不看,我确实知道厉娜这个人和她的二三事。其实,很多时候干我们的也是各大小媒体

钩子
游客
2006年8月7日 09:50

好B都让狗操了!

数字热忱
数字热忱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0:20

三表老师,

您太偏激了,您有没有分析过自己啊。

猪总
猪总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23

爱拼就会赢,敢干就会红

玉米是啥
玉米是啥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26

真牛,至少我现在盗版mp3听得挺爽的,
内地的听得不爽听港台
港台得听得不爽听欧美
爱谁谁...

前提是:"文化不"不会搞"统一曲目".
担心呢...

樱柠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38

都说了不准播减肥广告,您这还顶风作案。看首页的右边

小双子
小双子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48

嗯这就是三表太有使命感的缘故
像我这样上班时候见领导不在就跑去音乐试听网狂找自己喜欢的乐队和歌手的歌的人,根本无所谓中国乐坛变成了什么样,不管是上天了还是入地了我只须找出我喜欢的乐队或歌手,开心地听上一天,就知足了,就圆满了。
然后带着很娱乐的心情去看超女看我型我秀,听着和自己差不多大以及更小的孩子在那糟蹋流行歌曲,我就想着:NND,这世上的歌还真是唱不完啊~~
体验业本来就是和平时期才会繁荣的产业,电影也好、音乐也好,做一名最最普通的观众或听众去感觉它们,其实并不觉得有多糟。
当然,“和谐社会”还是需要诸多像三表一样有使命感甚至更积极的有见地分子去构筑的~~有了你们,我们轻松多了,谢!

liweijie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49

自己写一首出来看看?

xuqiongxiao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49

占个位置好睡觉

呼呼呼~

xuqiongxiao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51

这篇文章太忧伤了。

刻骨,铭心。

大地
大地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1:54

表哥我转到我BLOG里一下啊,不外传的。

xuqiongxiao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2:04

对了,为什么时间老是不靠谱啊?

别册美人
别册美人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2:08

人人大喊:come to fuck me

crystal
crystal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2:11

那你还准备答应金兆钧么?

自由啊自由
自由啊自由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08

那时候我就极力反对港台音乐,我觉得应该把港台的流行垃圾活埋才好。但是我高估了国人的素质,我们就是一群苍蝇,没有垃圾我们该怎么生存,于是就到了今天这操行了。

------------
想听听,您是怎么反对的?写了篇文章么?
大家都是苍蝇。只不过您口味高,找到了比垃圾好的东西。
您为什么不多介绍点好东西呢?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我想你还是有很多平台可以把它们介绍给“苍蝇”们,让他们知道,世界上不知有垃圾,还有蜂蜜,还有小点心。

董路
董路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09

你这么愤青累不累,好听就听不好听就不听,何必那么多旁征博引,死磕较真。为你好。

不一定
不一定
成员
2006年8月7日 13:22

你的这些想法,窦唯和你差不多一个意思啊.
只有假的音乐才是坏音乐,为什么就能产生那么多假的东西.

十二月的疯子
十二月的疯子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22

表哥的愤言里带着深深的失望.上篇写得真好,不过就像你现在说的,又被干了一次.央视就是干你的,你还去看.

失望没用,赶紧绝望吧.至少在文化上,中国已经走进死路的,现在是往尽头的墙上猛磕脑袋,指望哪天能把墙给磕垮掉.他们其实不知道墙后面是河.路走错了,又没勇气重来,表哥你就别激动了.做个犬儒主义者在现在这个社会,不见得是坏事.

爱狗的猫
爱狗的猫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29

港台歌曲是垃圾,那么现在超女应该是垃圾中的垃圾了!
真搞不懂现在的小P孩怎么就为这点事疯得把钱大把大把的唰出去呢,中国的教育没给孩子一个清醒的脑袋,中国的娱乐则火上浇油,悲乎!

阿爷无老二,木兰无长胸
阿爷无老二,木兰无长胸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31

超女是垃圾中的垃圾

泛泛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43

忽然发现你经常在很早的清晨发东西,也有的时候是在深夜里,睡眠不大好吧,是不是文字写的多了,累了,还是太忧国忧民了呢。想起了小崔。

泛泛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45

哦。知道了,是系统的时间不对劲,我自己联想的太丰富了。

乖乖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3:49

流行音乐就是一个时代的背景音乐,很难想像在这个让窒息的时代能产生什么伟大的音乐。

我属狗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4:36

一个东西如果流行了起来,如果和商业沾上,就不要再谈什么艺术不艺术的了,因为它基本上已经离庸俗不远了。

十五姨
十五姨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4:42

这两篇的插图也是三表搞的么?
全才阿!

元某人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4:57

我们就是一群苍蝇,没有垃圾我们该怎么生存

这句话精辟!!

蝶恋花
蝶恋花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5:31

你是不是好上山当和尚了,用年轻人的话说:你老了.过时了"郁闷吧.这种心态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yong
yong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6:07

“我最早接触欧美音乐,也是我最早接触西方唱片业操作的时候,我从来都把任何西方音乐放在一个商业背景下去考虑的,不管那时候我听鲍勃·迪伦还是自虐的吉姆·莫里森,我都从他们身上思考到商业问题”

华语流行音乐发展到现在这个样不也是商业的选择吗?市场需要这样的音乐,百姓喜闻乐见,有什么不对了?我自己是从来不听华语流行,但是这不能代表这些东西就是垃圾,我们无法被感动,但很多所谓的情歌就是让很多小女生小男生流眼泪。

喜欢听什么就听什么去吧,不要指责太多。等市场需要好的音乐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出现

两点直线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7:31

钩子 好B都让狗操了 同感啊 我经常感叹的一句话是 好B都让驴日了

Judy
Judy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7:34

好看.

aiwa
游客
2006年8月7日 17:58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时常过来做客,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BLOG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248476625

郭红慈
郭红慈
游客
2006年8月7日 20:06

王老师写得真是入木三分

宝贵意见
宝贵意见
游客
2006年8月7日 21:30

三表的博客是跟贴率最高的博客啦

冒充有文化
冒充有文化
游客
2006年8月7日 23:17

无语.
写的太好了.

日吧杀
日吧杀
游客
2006年8月7日 23:26

别冒失,我不认为金兆钧跟音乐有什么关系

compass
compass
游客
2006年8月8日 06:48

“文化大革命”革的就是文化的命,中国文化早就在四十年前被“革命”了。

trackback
2006年8月8日 09:38

[...] “干动”的时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