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

前些天我在昆明机场等待转机的时候,随便写了几句《关于胡斌飞车撞人》,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我是在飞机上看到《春城晚报》的报道,从这些报道上我得出的一点结论,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有展开论述。我希望我写的这几句话是错误的,甚至我看到后面的恶毒留言是对我灵魂的一次洗涤,但不幸的是,这些被我言中了。我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在贵国,所谓正义与公平就是狗屁。其实爱正良之类的话谁不会说呢,我一张嘴就来,就像你一样。

我非常希望死者家属借用社会的力量和影响为正义和公平作出一点贡献,而不仅仅是为了死去的儿子。我设想过,一审判决家属不服上诉,二审达到我们想看到的结果。我也没有为自己冒险赌博式的预言并言中而感到有一点沾沾自喜,相反,我感到有些悲凉。那些在这篇博客后面骂我冷血动物的人,你们没有错误,你们不过是像我说的那样too young too simple而已。

交通肇事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两种量刑不同的刑罚,一旦被定性为交通肇事罪,就意味这事儿可以大事化小了。113万的赔偿,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在贵国,有几条命的价值可以达到113万呢?接下来,胡斌老师的可以缓期执行了,就是这样。你们也不用去责怪死者的父母,换你的话,可能还要不来这113万。

其实,从这个案子的速战速决,就已经说明一切了,我们应该想到的是,以后出门一定要注意交通安全,如果想给家人留下一笔遗产,那就保佑自己被富二代或者高干子弟撞死,多要点钱,别扯什么正义良知,它不是为你我这等草芥设立的。

不幸的是,你生在贵国,更不幸的是,你死在贵国。比更不幸的不幸是,你死在贵国的某些人手里。

237 thoughts on “操!”

  1. 过年回家时镇上一老头大年三十被摩托撞死,也是个富二代,赔了三十万。老头三儿子,没人十万。其中一个来我家时说,要不是看在一个村的都是亲戚才不会放过他呢。

    Reply
  2. 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因为这种事情在贵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看网上沸沸扬扬的讨论,我没有任何反应。也许是我冷血,也许是我麻木了。只希望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Reply
  3. 还是王老师见多识广,其实看过之前的众多事件,我也觉得这事也就这么办了。这让我想起了哈尔滨6警察打死大学生那个案子,估计也就是给钱少了,所以才闹那么大,可惜不是被富人打死的,是几个警察,哎,警察倒霉,死的人也倒霉,全部倒霉。

    我们寝室流行一句话,在这个社会活着太难了,上大街上走路不是被车撞死就是被桥压死…… 真是太恐怖了。

    顺便想与王老师交流一下,作为年轻人,如何看待社会上种种不公平的现象呢,看多了会让人感到很绝望,甚至有点消极。还有,希望王老师能写一篇现代人生存法则,给大家一些启示。因为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们这些年轻人面对一些事情非常之茫然

    谢谢~~

    Reply
  4. 看了,一百多万买条人命么,比猪州那40万还贵点儿呢.愤怒无门,就只剩下苟且和知足了…

    Reply
  5. 飚车案的最后结果我也根本没想到要赔偿受害者钱。看过《原谅我红尘颠倒》之后,我对法律就像呕吐了。如果在街头听到大人说就是老百姓说的给点钱就完了。我想如果撞车的是普通的公民那结果呢,就是按法律行事了。正如博主所说,法律“不是为你我这等草芥而立的”。

    Reply
  6. 虽然偶逻辑混乱,但是发觉如果我还想生存下去最好多赚点钱。赚不到的话就离人多的地方远点。

    Reply
  7. 也是一个宝马飙车撞人的帖子……

    大连东软学院富家子豪华车软件园路超速撞人诚觅肇事目击者
    奥拉桑德 9小时前
    5月19日下午,大连软件园9号楼一软件从业人员在横过大连软件园9号楼和2号楼之间的马路时,被严重超速行驶而过的一辆车牌号为辽N77777(网上找到的线索,有说法为套牌)的宝马530撞倒,不幸身亡。
     
       经初步调查,该车车主为东软信息学院学生,驾驶者是车主朋友(疑似同为东软学生),当时两人均在车上。车在软件园限速40路段严重超速。(以下信息
    为非官方信息)撞人后,驾驶者弃车逃逸,车主留在现场,给120打电话,120说没有救护车了,报警后,pol.ice在20多分钟之后方才赶到。车主开
    车将受害者送到医院,无奈伤势过重,已经死亡。后肇事者到交通大队投案。
        我是受害者的同事,受害者是我们公司里一位颇受大家爱戴的兄长,
    虽然身处管理层,但非常平易近人,体恤员工们的生活,且能与员工们融洽相处,活动时吃玩儿都在一起。工作起来也尤其认真负责,经常忙碌到后半夜最后一个离
    开公司,我认为,这是一般软件公司管理人员所不能拥有的品质……今年经济危机,公司受总公司压力不得不进行裁员的时候,平时极有男人味儿的他在与一些应届
    毕业员工进行不得不解除合同的谈话时,还流下了无奈的泪水……而且,他的小女儿08年年末出生,现在才刚刚半岁,他甚至都没能听她叫一声“爸爸”……
      
        下午,噩耗传来,很多人瞬间极致悲伤,泪水难以抑制……
     
       车祸从发生到现在已经将近12小时了,我仍旧不是很能接受这个现实,几天前还在一起吃饭攀谈的情景还那样生动……此时我感喟于生命的脆弱,我也疑惑
    上苍的选择。说句或许很庸俗的话,为什么死的不是那些贪官污吏,也不是那些小偷强盗,而偏偏要选上了这样一个好人,一个才刚刚37岁就肩负起一个公司发展
    的有为之人,也不去管他是不是负担着一个家庭的幸福,是不是负担着一个公司的前进……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在此也想对为在校大学生买豪华车的大款父亲们说句话,富家子与败家子之间的唯一界限,其实就是你们的娇纵……一个都未能创造出半点儿财富的学生,到底何德何能,可以在大周二的下午驾驶着套牌儿的宝马车在限速路段上飞驰?只因为你的腰缠万贯?
     
       肇事了,人去了,留下这一家老小无人奉养,或许谈钱很俗,但官司自然是要有的,赔偿也自然是要有的。目击者有,但据说是肇事者的同学,或许在利益的
    催动和辩方律师的安排下,都会让法律的天平因为证言的不真实而失衡。于是,我来发这样一篇帖子。不为别的,只为寻觅一个摸着良心说话的目击者,希望你能站
    出来,将当时的情况进行一个最真实的还原,已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

    Reply
  8. 不如出台新法,明码标价:一条人命多少钱,并进行细分:青春年少的100万,名校毕业的110万,外企就职的××万,已婚的多少万,未婚的多少万,有对象的多少万,彻底单身的多少万。。。。。。陪不起的就政府补贴。
    我们也没有必要傻傻的指望什么公平,公正,公开。
    自己掂量掂量自己值多少钱,继续奋斗,以期将来惨死车下,也给家人留些像样的银两。

    Reply
  9. 北京朝阳,2007年6月发生的连续5起交通肇事逃逸案,最后在双桥交警的努力下,不了了之。朝阳法院某法官告之:找不到人了。这就是贵国!!

    Reply
  10. 学法律的多了个JB,看那位叫“路人”的网友发言内容真的叫人恶心!张牙舞爪的拿法律说事,告诉你,法律常常滞后于危害的出现。这里讨论的是事理,你他妈的有基本的正义良知的话,就应该明白事理高于法理。
    除恶即是善念!纵邪相当于犯罪!
    最基本的,HB产生后果在先,不治罪不处罚就是有违天理!有违公正!他受到审判、处理才有可能使公正得到体现。
    再重复一次:他受到审判后得到至少是应有的惩罚,就有可能体现公正了,不是他应该受到你所说的“公正”的审判。
    你这种人有点不配谈公正,如果你这样谈,明天老子把你撞死,然后让律师按你的逻辑说事吧,没准我能全身而退!气死你!

    Reply
    • 你能说的清什么是事理吗?又应该由谁或者以什么标准来定义和解释你所谓的恶与邪?你所谓的天理又是什么意思?
      法律存在的意义就在与它是一个标准和规范,是大家共同接受的。法律本身或许有问题,但是抛开法律每个人自说自话更加危险。

      Reply
      • 我想,真的正义公平是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共通的东西,是不相矛盾的,就像数学上的公理一样无需论证。

        这些东西当然也可以有规范有标准,怎么能说成是每个人自说自话呢?

        与其让作奸犯科的人逍遥事外,不如先叫他接受惩罚,惩罚的力度合适与否,可以在弄清事情的本来面目的细枝末节之后再定夺。这总比很明确的知道HB之流犯了罪过还得被动的去寻找证据来得更快更直接,我想这也不能说是违反法的本义,法的精神。

        当然,这样可能有矫枉过正之嫌,或者难以绝对公平。

        那就得站在绝大多数人的公平来考虑了,也就是讲究实效。假如一万个案例里有一个被冤枉或者受到了过度惩罚,也保使另外9999个罪犯受到直接的惩罚,这对更多的受害者无疑是公平的。总不能因为一个受害者的公正权就耽误了对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犯罪嫌疑人的惩治。君不见,有些案件很确定了,但是真的找证据真的很麻烦,陷入长长的司法程序,不仅代价高昂也没有实效,赖昌星之辈,你还罗嗦什么,直接上酷刑,还什么这个那个的,对他讲人权,更多人的人权就没法保证了。还有那个智利的前总统,等司法程序结束了,他也度完余生了,再去惩治没什么实质意义,对别人的教育也不深刻。

        Reply
  11. 纠正“你[我是二百五]的有基本的正义良知的话”,不知怎么冒出个中括号,里面内容去掉!

    Reply
  12. 表哥。我爱你一如既往。
    你比我们牛逼,什么都敢说。
    很多人多跟我说这不能说那不能说。
    我怕。

    Reply
  13. 多两句你妈逼过失就变成故意了吗?
    多两句JB民意就能撼动罪行法定了吗?
    那些追求所谓绝对公正,个案公正,多数公正的人,请问你算什么东西?没有你妈逼的法律你现在能有权利上网骂两句你妈逼吗?居然能跟出‘有基本的正义良知的话,就应该明白事理高于法理。’这等逻辑。没有规矩,正义良知能干什么?凭什么来调节贵国矛盾重重的社会中复杂尖锐的权利义务关系?
    ‘——我为富家子的不负责任愤怒,但我誓死捍卫他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这句话有技术含量的。不得不顶!

    Reply
    • 正义良知怎么就不能规矩下来了?数学论证中的公理,不也能写进教科书吗?你能否认它的严谨、周密以及系统吗?法律也可以参办。明天我故意开飞车把你撞死,然后你家人、社会都按照你的逻辑,我要受到公正审判,你家人誓死捍卫你的这个主张,结果是证据不足,于是陷入了久拖不决的司法程序,最终我因找了最能钻营的律师钻了法律的空子等等吧,无罪释放了。你在九泉之下不寒心吗?

      法律的程序有时的确不管用,滞后,甚至案件进展使犯罪嫌疑人受到惩罚的最大障碍。

      得最大限度地避免这个情况。对于确定无疑的犯罪嫌疑人,要一秒钟都不耽误的进行惩罚,然后再谈他的这个权利那个补充的。

      Reply
  14. 还有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这些人尤其难缠。法律往往不起作用,甚至他们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把他们圈起来,给块土地,让他们建立自己的社会,这样他们的人权得到保证,又危害不到社会,多好!他们与正常的社会可以进行信息的交流,余者除外。

    这有什么不合理的?请法律专业人士解答。

    另外在请法律人士解答关于精神病人为什么不能在法律面前与常人平等。

    Reply
  15. 113W拿了不错了 比没钱的撞死人什么都得不到强
    花的心理不舒服也得花 花的一边哭一边笑也得花
    反正贵国林大鸟多 瘦鸟被肥鸟撞死总比2个瘦的撞完有的赚头
    谁让咱是这个种类呢 谁让咱得吃饭喝水买房子车子度过一生呢

    Reply
  16. 不幸的是,你生在贵国,更不幸的是,你死在贵国。比更不幸的不幸是,你死在贵国的某些人手里。比更不幸的不幸更不幸的是你死在贵国的某些人手里还得不到113万的赔偿。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