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与梦想

现在,我和我们主编的话已经简单到一句了,他总是说:你有什么可以作封面的吗?
我只会做炸酱面,不会作封面。

今天下午,在单位,很困,今天一大早有个不靠谱的电话把我从梦中叫醒,结果一接,那人说打错了。气得我睡不着了,只好起来。下午在单位困得我眼皮都抬不起来。所以,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正要眯一会儿,结果主编过来了。

很显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有什么可以作封面的吗?”
我无奈地睁开了眼:“没有,最近除了以色列跟巴勒斯坦打起来了,天下太平,连她妈超女都没绯闻了,您瞧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就是不动脑子想,我刚才在办公室里想了几分钟,就想出三个可以作封面的话题。”主编说。
“您是主编,想的都是封面,我现在想的就是楼下陕西饭馆里的捞面。”
“你说李宇春还能作封面吗?”
“要做您找孟静和马戎戎,我上次做了一个,害得我不管怎么挤兑李宇春,玉米们认定了我是玉米,这既侮辱了我人格也侮辱了我智商。”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您就是让我做李长春的封面,我也不做李宇春的封面。”
“你听我说。”主编说着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得,这觉没法睡了。“听说李宇春要出唱片了。”
“前总书记还出书了呢。”我说。
“好像李宇春最近还要开演唱会。”主编接着说。
“两年后还开奥运会呢。”我说。
“我说你什么态度,我在跟你谈正经事。”主编脸一沉。
“难道我说的这两件事是不正经的事情吗?您敢说这两件事不正经吗?”我也急了,本来我想好好睡觉,结果非在这时候跟我谈什么封面选题。
“我是说,咱们能不能拿李宇春做个话题,做个封面故事。”
“您要是非想做封面故事,我没意见,拿谁做都是做,不就是写字吗。”我这人一向好说话,“但是我不做,应该让孟静用八卦的角度来做李宇春,说不定销量能翻八倍。”
“那你干吗?”
“我可以采访一些周边人物,比如农科院的一些专家,谈谈玉米病虫害什么的。”我说。
“这主意不错,这个角度从来没人做过。”主编点点头。“对了,你还要采访一下宋柯。”
“我现在见到宋柯都快作噩梦了,我一年要见他好多次,电视上、报纸上、杂志上、网络上,到处都是宋柯,他现在比宋江还有知名度。”
“真的假的?”主编睁大眼睛。
“真的,我估计咱们现在是宋朝了。”
“那要不咱们做一期宋柯的封面故事?”主编说。
“那您先做好回收杂志的准备。”我一脸诡笑。
“你看啊,宋柯现在怎么说也算一个风云人物了,我们《三联》要敢为天下先。”主编踌躇满志。
“可是丫长得跟宋江一样,上封面可能不大合适吧。”
“宋江也是好汉。就这么定了。”主编说完站起身。
“您是说写宋柯招安?”我疑惑。
“他招的哪门子安?”主编眼睛一瞪。
“那总的写点他招什么吧?”我问。
“你随便写吧。”

好吧,急了我写宋柯招……哼哼。
“对了,主编,那李宇春呢?”
“他有易中天有名吗?”
“没有。”
“那我们做她干吗,就宋柯了。”

于是我赶紧跟宋柯联系,这家伙一听给他上封面,乐的直结巴:“你说,我该穿什么牌子的西服拍封面照片呢?”
“您先给您的脸打上一层粉底再说。你不就几件破PRADA吗,老想显摆。”

晚上,跟宋柯约见在一个格调高雅的会所,室内金碧辉煌的,你说这帮有钱人就是会享受,连台阶都是镀金的。
采访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鉴于篇幅关系,我这里只摘录一段我们的对话,具体内容请看下期的《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太合麦田的盘子做的够大了吧,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不会满足现状的,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宋柯:我们马上要给李宇春出专辑。
《三联生活周刊》:你就这点追求吗?
宋柯:这对我来说就是大事。
《三联生活周刊》:拉倒吧,我虽燕雀,但知鸿鹄之志,按照一个企业的发展,你已经到了拔剑四顾心茫然,找不到竞争对手的地步了。
宋柯:对了,下一步大事,是公司上市。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太合麦田上市,你觉得这个公司还有发展空间吗?
宋柯:这要怎么看,其实它还有很大上升空间的。
《三联生活周刊》:对你来说,已经没什么空间了。
宋柯:对我来说一样,公司有空间我就有空间。
《三联生活周刊》:不对,对你个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空间了。去维持一个公司有什么意思?
宋柯: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总不能去当总理吧?
《三联生活周刊》:你岁数还不够,不过你有这个可能。你非要让我把这层窗户纸捅漏了吗?
宋柯:哈哈,你想得太多了,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我就是一个音乐人,跟其他音乐人一样。
《三联生活周刊》:你别自取其辱了,你非把自己往傻逼圈里面扔,我也没办法。好吧,你坐稳当了,听我慢慢给你进行一番解剖。
宋柯:好好好,我看你能编出什么来。
《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夏天,我给你打电话,询问一个关于朴树的八卦问题,你跟我辟谣,说没那么回事。
宋柯:对,我是说过。这又怎么啦?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你无意中透露了一个信息,你说你在乌鲁木齐。
宋柯:这又怎么啦?
《三联生活周刊》:你说你被很多事情搞得很累,想去乌鲁木齐休息一下。但是,在此之前,我在广州见到过你。你从遥远的广州跑到乌鲁木齐,干吗不去云南或其他可以休息的地方呢?
宋柯:哥们从来没去过乌鲁木齐啊。
《三联生活周刊》:对,然后没多久,你就把刀郎的版权代理下来了,让你大赚一笔。
宋柯:这又怎么啦?
《三联生活周刊》:其实你不是去休息的,你是冲着刀郎去的。因为那时候你的公司基本上没什么资源,你必须用一个短平快的挣钱方式把公司的经营问题搞定,而新技术平台是你最熟悉的。
宋柯:嗯,你分析的有道理,继续。
《三联生活周刊》:还记得2005年我采访你谈超女吗?
宋柯:记得。
《三联生活周刊》:你当时说你非常不看好超女。
宋柯:我说过,但是我后来就把李宇春签下来了,你说我出尔反尔?
《三联生活周刊》:不是,你当时说的是真话,你当时的确不太看好李宇春之流的超女。但是,风险投资商正在跟你谈判,你需要一砣沉重的肉身来加重你的砝码,这时候最重的非李宇春莫属。
宋柯:其实没有风投我也会签她。
《三联生活周刊》:不是,那时候你真正想签约的是张海豚,李宇春根本没有进入你的视线。但是有一天,王鹏跟你通了一个电话,让你改变了主意。因为那时候张海豚闹解约,而你又不想去跟华谊争风吃醋,于是在王鹏的撺掇下,你退而求其次。所以,张亚东对此很不满意,因为他看好张海豚,而作为你的御用制作人,他却要给李宇春做专辑,他一点感觉没有,所以专辑拖拖拉拉到现在才完工。否则专辑早就出来了。
宋柯:这事你都知道?
《三联生活周刊》:天下没有不透风的筵席。
宋柯:那你继续,说我有什么鸿鹄之志?
《三联生活周刊》:你还记得我在春天的时候做过一期关于彩铃的封面故事吧?我当时跟你联系过。
宋柯:对。我告诉你怎么跟中国移动的人联系采访的事情。
《三联生活周刊》:没错,但是你无意中又透露给我一个消息,就是在4月份成都召开了一个移动召集的关于中国移动中央音乐平台的会议。
宋柯:这事媒体都报道了。
《三联生活周刊》:是的,媒体是报道了,但是语焉不详。
宋柯:怎么语焉不详?
《三联生活周刊》:以我对中国移动这个垄断机构的了解,你就算给他们提高30个百分点的智商他们也想不到会作这么一个中央音乐平台,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挣大钱,根本不会考虑到做内容。而只有你宋柯才会去想到做这个。我怀疑这个主意是你出的。
宋柯:不可能,人家高高在上,我作为一个CP,人家怎么能听我的话?这不是笑话吗?他们费劲弄这么一个中央音乐平台,花那么多钱难道就是为了我出的主意吗?
《三联生活周刊》:是的,中国移动早就看出来了,中间弄一个运营商非常碍事,但是苦于他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你宋柯,这几年在新技术平台上经营得非常好,你比他们都明白。他们已经锁定了目标,如果你来经营这块,中国移动在这方面的盈利将翻两倍,难道他们不想把你挖过去吗?
宋柯:你开什么玩笑啊?不可能的事情。
《三联生活周刊》:可能,非常可能。你想想,你宋柯再往前走,能施展你空间的只有中国移动,一个太合麦田跟移动相比,什么都不是。而且,现在太合麦田的经营模式已经被你尝遍了,再搞不出新花样了,但你的脑子还够用,唯一的新花样就让你到一个新空间。中国移动是一个多么大的平台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丫这只鸟绝非燕雀之辈啊。
宋柯:不行,你跟我说清楚,谁说的?你不能这么胡写?
《三联生活周刊》:音乐人宋柯同志,你是学理工科的,我是学文科的,文科我又是学法律的。我只是把你的经历当成了一桩犯罪事实去推理,我推理对了,你就点点头;我推理错了,你就当听了一段福尔摩斯侦探故事。
宋柯:你别胡说,完全不靠谱,你的法律是怎么学的?
《三联生活周刊》:我刚才说了很多,你都没急。为什么一说你去中国移动,你就急了?心虚吧?
宋柯:你虚构的不能乱写,我现在已经被不靠谱的记者弄得焦头烂额了。你也想作八卦记者?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我能做一个有档次的八卦记者,我不会拒绝。
宋柯:而且,我走了,这些艺人怎么办?尤其是,李宇春怎么办?
《三联生活周刊》:跟你的未来相比,这些人都算什么草芥啊?而且,你到了移动,完全反过来可以把你看好的音乐公司都收过来,移动没别的,就是有钱,那帮傻子不知道怎么花钱挣钱,你知道。那时候你还在乎李宇春吗?你该考虑麦当娜了。

铃……………铃……………铃……………
“你赶紧接电话。”我说。
“你先跟我说清楚”宋柯有些急了。
铃……………铃……………铃……………
“你快接啊,吵死了。”我说。
“你赶紧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不接。”宋柯说。
铃……………铃……………铃……………
“你快接啊,说不定是张亚东打过来的,告诉你李宇春的母盘不慎被凉粉劫持销毁呢。”我说。
“你快说清楚,我不接。”宋柯说。
铃……………铃……………铃……………
铃……………铃……………铃……………
铃……………铃……………铃……………

“喂?你是哪位?”
“我是老六,告诉你一个新闻,陈晓卿老师再次冒充郎昆又被抓住了。”
“啊?人怎么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呢?”
“他都成习惯了。讨厌,刚才不接电话,你在哪呢?”
“我在单位,刚才趴桌子上睡着了。”
“晚上饭局吧?”
“嗯哼。”

我愣了愣神,刚才做了个什么梦啊,好像是宋柯版的“光荣与梦想”。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与事实相符,纯属偶然]

8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race
grace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5:18:21

原来你丫是个算命的。
PS:爱上了就该勇于承认,全天下都知道你暗恋李宇春,你还在这儿越抹越黑,不象个爷们所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本来就不象个爷们。

why
why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5:23:51

哈哈,你做的梦记得这么清啊,我做完醒来全忘了

草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5:31:12

同上

小胖子
小胖子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5:41:35

李连杰哪个电影来着?他大师兄逮谁跟谁说:”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这里挺消停的啊,要是照我中午饭局上那架式,瞅着比资本家还狠呢,我给您雇个保镖先.

咖啡
咖啡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5:50:44

李连杰的《方世玉》。。。。。

安全第一~
闪了!~

钩子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6:13:05

正学

筱弋
筱弋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7:10:08

哈哈……怎么把娜姐也拖下水啊?

椰子啊椰子
椰子啊椰子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8:28:18

建议写成中央一套的新闻稿~~~~

头俩天那个博客的 要是写成假闻 估计也得老有意思了

千潭一月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8:53:15

  厉害的梦!

wastxx
wastxx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9:11:18

饭后一根烟+三表的BLOG,爽耶

yy57
yy57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19:43:04

酷酷的!
顶!

Ayla
Ayla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20:32:52

表哥让我咋说你好呢
总拐弯抹角骂人,连个梦都不老老实实做

另一个玉米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22:16:36

前段时候我来看,发现每个评论的人都叫“七月”。
今天来一看,怎么每个人都叫“八月”了……

啡色
啡色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22:17:44

春,小宋,三表哥,嘿嘿,倒蛮顺口哦

访客
访客
2006年08月10日 2006-08-10 22:54:54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开打只能算旧闻了。
以色列打黎巴嫩那才算新闻吧。

欲望
欲望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0:14:58

吉祥三宝玉米版|Mp3下载http://www.noyes.cn/uploadfile/2006-3/20063252601485.mp3

一声言
一声言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0:32:22

镇牛b,便得跟真的私德。

竟然
竟然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0:57:22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开打只能算旧闻了。
以色列打黎巴嫩那才算新闻吧。

三表妹
三表妹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1:27:52

表哥俺也想犯罪,您给策划个推理情节比较复杂末了俺还能逍遥法外的?

Law
Law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9:23:35

这篇水平的确8错。

DOFALA
DOFALA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11:35:39

我还真听说有这么回事

晓洁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12:47:49

牛!三联还要你!?

若若安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13:17:54

酷~~
这样的采访估计会让很多人奋不顾身投身记者行业~~

trackback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14:59:12

[…] 光荣与梦想 你宋柯再往前走,能施展你空间的只有中国移动,一个太合麦田跟移动相比,什么都不是。——宋柯版的“光荣与梦想” (tags: Daydream Chinamobile Fun) […]

trackback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15:02:57

[…] 非重点推荐一篇更扯淡的知名blog,跟CP有关。 […]

风雨飘摇
风雨飘摇
2006年08月11日 2006-08-11 22:51:45

皇后与梦想
期待这首歌

李宇春
我就是支持你
^_^

1MS
1MS
2006年08月12日 2006-08-12 13:17:47

够能联想的了。

柳条儿
2006年08月12日 2006-08-12 15:17:31

表兄不但会作炸酱面,还会作红绕肉,更会作梦。

八月
八月
2006年08月12日 2006-08-12 20:02:52

哈哈,凑个热闹

八月
八月
2006年08月12日 2006-08-12 20:06:51

表老弟,趟这混水干吗,不怕湿了鞋?

江南过客
2006年08月13日 2006-08-13 1:28:18

好能编啊~~~
笑死人了~~

monica
monica
2006年08月15日 2006-08-15 15:18:15

表哥,您真能喷!

某玉米
某玉米
2006年08月15日 2006-08-15 16:26:55

三表,你就爆个料吧,李宇春是不是最近要代言移动?

trackback
2006年09月01日 2006-09-01 20:26:35

[…] 休假期间,被主编一个电话召回北京,说,要做封面故事。 那我只好拿宋柯开练了。 前段时间我写了一篇博客《光荣与梦想》, 宋柯看到后,短信说:“你不做封面我跟你急。” 于是,就有了这个封面故事。 这次,宋柯真的敞开心扉, 向读者(其实就是玉米)讲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 他讲的如泣如诉,我听的如醉如痴。 在“卖春”这单生意上,是宋柯遇到的最棘手的难题。 那么—— “卖春”计划为何屡屡受阻? “买春”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宋柯到底会用什么出人意料的方式“卖春”呢? 在这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交易? 请关注下期的《三联生活周刊》。 […]

trackback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0:05:55

ftp software…

Like what you have to say. Your blog makes good since to me….

trackback
2006年12月07日 2006-12-07 4:40:26

multiplayer computer games…

Like what you have to say. Your blog makes good since to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