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有边(外二首)

一、《准谈风月》
贵国越来越开放,但是在性方面的表达却越来越羞羞答答,比如至今就没有一本面不改色谈论性话题的书,都是先把这东西赋予一种什么道上,抬高层次,高处不胜寒,高到不食人间烟火的时候,道德认为可以下凡了,再把它付诸文字。这就像崔健的歌词说的:不是谈论政治,可还是有点慌张。因为有无数双道德的眼睛在猥琐地看着你,准备随时启动他心灵的绿坝,以保护自己的名义将你置于死地。而事实上是,你比谁都猥琐。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罗老师对此句亦有贡献)?

我收集到的跟性有关的书内容真正不错的,多是繁体版,简体版的书基本上是参考书,作者多是在扭捏作态,美其名曰严肃。好像少为活泼一下就不科学了,读者看完就上街强奸去了。

《准谈风月》也许是简体版书籍中谈论性算是相对尺度比较开放的书,两个作者,一边卖弄学识,一边调侃,涉及到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也是道德上的话题,然后把历史、科学包装进去,做做障眼法,倒也能蒙混过关。江晓原一直是这方面的专家,文字带着一种香艳,又是写性话题,香艳中就散发一种风骚,这文人一骚起来,你捂都捂不住。我在阅读的时候,还能读出来一种海派人的那种心理上的优越感,虽然文字中充满炫技,但至少比起严肃的生理卫生作家和时尚杂志上轻浮浅薄的专栏写手,《准谈风月》在贵国已经算不错的性文字了。

这本书挺适合对性与情搞不清楚的姑娘们去读读,也许读完了你会“毛色顿开”,人不能总习惯把情和性对立不统一在一起,那是河蟹社会的把戏。要学会平衡,没有平衡就没有和谐。当然,话要两头说,有万峰老师存在的价值,就说明糊涂虫永远是最多的。

二、《第二坨“狗屎”》
以前在博客上介绍过《这就是“狗屎”——摩登时代生活百科》,虽然名字粗俗了一点,但仔细想想不是么?老六的口头禅说得很终极:“都是垃圾!”我去香格里拉,坐在酒吧里,对面的一个老外问我:“你从哪里来的?”我说:“北京。”他说:“你来拍照片?”我说:“嗯哼。”他耸耸肩:“哦,天哪,北京,那是一座垃圾城市,我们西方人在不同时代制造的各种垃圾你们都运过去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没有反感,因为我每天都切身感受这些垃圾。

不管是第一坨狗屎,还是《第二坨狗屎》,其实文字中所批判、讽刺、贬损的都是时代中的垃圾现象,我们身处其中,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这两个作者,那种毫无顾忌、尖酸刻薄的风格,感觉他们的嗅觉很灵敏,不会被气息同化,读起来就是他妈很过瘾。那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就是——凭什么我写东西就要照顾你的感受呢,你丫谁啊?睡觉前,随便翻几页,都是包袱。

三、《文坛三户——金庸、王朔、余秋雨》
如果我没记错,王彬彬是第一个骂王朔的人,那时候他还在上学,现在是南京大学的教授了。之前他写的那本《往事何堪哀》被查封了。《文坛三户》是他很早以前的文集,如今拿出来再版,至少我读起来觉得作者的立意有点太文学太理想了,或者说这就是典型的论文,为论而论,他的观点是:这哥仨都一德行。然后寻找和编著一些符合这个观点的证据。不知道王彬彬对余秋雨老师近年来的言行有何感慨,是否可以上升到文学批评的高度上论述一番。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批评余秋雨已经没什么门槛和挑战性了。大师也发现,人得道升天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要舍得一身剐,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已经羽化升天了。

3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RWEN
ARWEN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5:55:34

俺感觉有的姑娘不是把性和情太对立了,而是太统一了,觉得初夜给了某人,某人就会爱她一辈子不离不弃了,觉得身体出轨就等于心也肯定出轨了。
佩服三表的读书速度。

老朱
Reply to  ARWEN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8:25:45

三表的眼睛是扫描仪~

123
123
Reply to  ARWEN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0:19:27

现在的书啊 很少值得去每个字都看的

FC
FC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6:42:27

大尺度,读者倒也偷偷摸摸~

流星
流星
Member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7:26:32

一般搞人文学科研究的人,首先,自己要把想说的给弄明白和想清楚(心知其意–冯友兰的话),然后,再变成文字。这样写出来的东西,读者容易看懂。如果自己没想明白,又想让读者觉得他懂;一般写出来的东西,会有扭捏作态之感,显得很严肃的样子。

我读冯友兰49年以前和以后的文字,就这感觉。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7:27:52

简谱比五线谱所能表达的内容少多了,但可以靠花腔等技巧提高被欣赏度。把风月谈搞成“准”,离“黄色”就拉开了和谐的距离。
说的是“准风月谈”,对吗??

白猩猩
白猩猩
Reply to  城市小流氓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0:32:33

“准许”的“准”?

无地自容
无地自容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7:31:34

这么快就从道长的崩溃书里回过神来了呀。
听说道长信佛,与风月不算太远呢

Emma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7:44:11

这三本中最想看 “狗屎” !!!

揉沙子
揉沙子
Reply to  Emma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9:22:20

咪吐!

芝麻
Reply to  Emma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3:07:28

蜜史睿

XXXX
XXXX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7:44:37

王老师被梁老师的书一折腾,又黑白颠倒的厉害了

小冬哥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8:22:34

人的道升天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要舍得一身剐?
这是什么典故?应该是一错字吧,我猜了很久也没猜到。

老朱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8:24:54

我对《第二坨“狗屎”》很感兴趣~~

listening
listening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8:39:18

除了最后一本,前两本都有兴趣。

南东山
南东山
Member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9:02:54

读者看完就上街强奸去了,尴部有托词了,都是阿九教唆

不许联想读者群10521670
不许联想读者群10521670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9:09:03

都是值得瞄一眼的书啊

恨鸟惊心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9:25:57

你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吧?我也很欣赏这一句。
通常在不太方便的时候,罗老师就会来这么一句,然后底下的学生就纷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地笑了。

恨鸟惊心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9:29:55

文坛三户:金庸是窗户,王朔算得上是一扇门户,余秋雨最多也就在阴户里混混。(我不是愤青)

123
123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0:07:29

罗老师总再问一句,明白我意思吧?哈哈,很好,够启发

南山种豆
南山种豆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0:59:16

“照理说,看过很多书的人,灵魂应该还凑合。”
在gui国,此话不成立,余秋雨只不过是首席代表罢了。

look
look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1:20:33

我们还是有目的性地去思考有关性的问题吧:
1.人口问题
2.社会关系问题
3.对中国现代文明的影响问题
4.由人口问题衍生出来的计生委人力及对应财政问题
5.由人口问题衍生出来的两级分化及贫富差距问题
6.……

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

用理性去思考感性动物的行为是不是更好一些呢?
性是天性,人生出来是全裸这更是天性,然而穿上衣服已经不仅是为了保暖。

昔一
昔一
Member
Reply to  look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2:00:11

您好累啊。如果我有斑马一样的花纹,我也不穿衣服啦。还有,先了解一下避孕技术吧。

look
look
Reply to  昔一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4:44:31

猩猩也没有花纹啊,怎么不穿啊。别说它们有毛啊,想当年我们也是有毛的啊。

技术谁不知道啊。我们还有奔月技术呢。个个能奔吗

air
air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1:24:13

看到余老的脸就招人烦!!!油乎乎滴。。。头发。。哇。。。
第一本准备拜读下~~

shay
shay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1:32:14

哈哈 余秋雨碰上了三表哥还真是倒了大霉
对了 昨天我试用了绿坝~太T/M垃圾了 以后三表哥用了的话 很多句子都写不出来 要不然就要你强制关闭~比如:
1.老师教小朋友玩摸球游戏。
2.王操逼李明吃下了那碗饭。
3.青春期教育重要性交流会昨日在日本召开。(“日”还是打得出来的)
4.吾射不亦精乎?(摘自初中语文《卖油翁》)
5.水乳交融
6.参加对口交流的教师,上级给许多优惠。
7.关于三毛片酬的问题导演认为有待考虑。
8.桑迪买了一品脱光合作用肥料。
9.你晒的被套干了。
10.学校里总是有很多林荫小道。
哈哈,我就亲身体验了几把被强制关闭的感觉。
另外,你不是讨厌周2B吗,给你看个低俗视频,谁让他吐词不清晰的呢。您要看过七李湘的话就更好了。
http://you.video.sina.com.cn/b/21666230-1620744032.html

嗖付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3:04:41

去看看这几本

木愚
木愚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4:41:35

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准风月谈》,加上那个《文坛三户》,我还以为三表哥要谈下鲁迅了呢···

幽灵
Reply to  木愚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7:12:26

表哥虽不谈鲁迅,但时不时喜欢打一颗鲁迅的擦边球,还是别有意味的。像上次谈登飞机时的打火机的问题,“摸了一摸口袋,硬硬的还在”,真让人佩服表哥的学识。

轻描淡写
轻描淡写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4:53:20

都很浮躁。。。
离思想家太远。。。
还不如“轻描淡写”。。。

蘑菇屯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5:19:16

余老和金王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混,他老人家是学者,是长辈,是民族的代言人,我这么说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灌水
灌水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8:17:59

先google一下余大师吧。
还真不是很了解,他如何升天的。

南东山
南东山
Member
Reply to  灌水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9:04:50

天时人三不对劲时,扑前去抱大腿泪眼汪汪高调护主,这就得道升天了,

猩猩的上帝--------星星
猩猩的上帝--------星星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18:48:51

一天天的看三表哥的文章
才明白有种安全可靠感。

老邓
老邓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20:17:19

绿坝原意可能是“滤霸”,据说可以卸载,免费用一年后还得付费使用。好处是“暂时关闭后,父母可以浏览色情网站。”够雷人的吧。
我觉得吧,这强制安装的东西应该是公开招标确定的产品,还得永久免费使用才行。国家一年花4500万对这个冒失的东西付费,有欠妥当,弄不好,反贪部门还不查一下?

红了绿
红了绿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20:25:38

乍一看:《第二坨“狗屎”》。认为是奶猪写的

holden
holden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21:32:00

是啊 是啊

就爱联想
就爱联想
2009年06月15日 2009-06-15 21:50:27

经过俺的推荐,学校终于把《文化·私生活》买回来咯。。。。等得俺脖子都长了。。。。三表专用的信纸手感真是舒服死了。。。。。

smartl
smartl
2009年06月16日 2009-06-16 9:14:47

《往事何堪哀》我有一本哪,被查封了?似乎觉得很幸运,居然无意中买到一本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