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长征


听小崔讲“我的长征”


“我的长征”节目随时随地就可以录制


“还乡团”与小崔合影


胡吗个说:一定要把这张西部牛仔照贴到博客上


“胡”朋狗友


永远走在最前面的酷似刘翔的帅哥旗手


背着六七十斤东西跑前跑后的哥们


戒了网瘾,上了长征瘾的16岁男孩


夫妻双双把军参(胡小鹿与胡吗个)


到底是张国焘还是胡汉三?


两个混入长征队伍里的坏人
======================================
终于,我还是决定跟崔永元一起参加一次长征。

早在3月份,当崔永元决定做一个“我的长征”节目时,我就有意跟他们走一个星期,看看自己能不能扛下来。对于生活在城市里,每天出门就坐车的人,如果每天走上几十公里,身体上是不是能受得了,这是我感兴趣的。

本来这次体验长征的时间是7月份,我非常想跟队伍爬雪山过草地,但那段时间我脱不开身,当时安排的是土摩托参加,但那次计划也因为组织者胡小鹿脱不开身而拖到了8月。但这时候土摩托去加拿大,所以,长征的事情转了一圈又落到我身上。说心里话,我对长征还是很怵的,当我在跑步机上走上三公里的时候,就已经腰酸腿疼了,如果跟着长征队员跋山涉水,估计我肯定是第一个当逃兵的人。我一定会加入国民党而不会加入共产党。

8月16日,我们一行6人从北京出发,先坐飞机到重庆,然后坐车到遵义,与小崔的“我的长征”队伍会合。飞机落到重庆,这段时间重庆正值高温干旱,好几个月没有下雨,整个重庆,看上去倒像北方的秋天,草木干枯,以往南方夏季葱绿的景象在重庆是看不到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正是现在重庆的写照。

天热得出奇,地面温度大约有50度以上,天上虽然有云,但是没有下雨的迹象,遵义距离重庆有3个小时的车程,还好,这段路都是高速公路,很快,我们就到了遵义,然后我们被安排在遵义军分区招待所。

遵义地方不大,但是大城市里面该有的这里都有,当然,我在书店里也发现了《不许联想》,我买了一本送给了小崔。当然,我们到了遵义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考察一下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此次我们一行的6个人当中,有著名的戴方戴少爷,有他在,不愁吃不到好吃的。晚上,我们吃酸汤鱼,在北京,我们吃酸汤鱼已经吃腻了,这里的酸汤鱼当然是正宗的,于是我想到了老六,这位酸汤鱼爱好者,如果到了贵州,那简直是如鱼得汤。遵义酸汤鱼跟北京的相比,味道淡了一些,自然也比北京得可口很多。

胡吗个是这次长征的宣传员,3月份的时候,我有一次跟他吃饭,他说他可能会跟随小崔一起长征,后来真的去了。这次见到他,他黑得不成样子,胡子留的老长,他的夫人也是我们这次的领队胡小鹿见到后已经不敢认自己的老公了。然后看着胡吗个的胡子说:“这胡子是真的还是假的?”胡吗个,胡吗个,胡子干吗长了这么大个?

第二天,小崔向我们介绍目前“我的长征”进展情况,小崔说,长征让他看清楚很多事情,平时在北京,前后左右都是楼,看得不远,长征不仅让他的失眠好了,也让他看得更远,不然的话,他不是炮轰这个就炮轰那个。他说,这次长征选的队员来自全国各地,什么背景都有,什么性格的人都有,把这些人聚在一起,实际上就是一个中国人的抽样文本调查,在一个漫长的艰苦行程中,能看出来中国人的品行。他说,这些人真的很了不起。

当我看到这些队员,发现3个月的风吹日晒,他们的皮肤都变成了古铜色,看上去虽然都很瘦,但是都非常结实,表情中都透着坚毅。

8月18日,我们将跟随“我的长征”队伍一起走到下一个目的地,接下去,这些队员将开始四渡赤水。这段路的距离并不长,一共有20公里。20公里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沿着北京的二环路走一多半的路程,比如,从积水潭沿着西直门、阜成门方向走到朝阳门。对我们这些平时不爱动的人来说,20公里简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戴方说,我决定只走两公里,对于一个上学时体育成绩永远排在最后一名的人来说,两公里已经非常不错了。而我心里能承受的最远的距离是5公里,5公里之后,我能不能跟上去,就只好听天由命了。小崔还不时吓唬我们,说我们肯定走不下来,能走多远算多远。

走之前,胡吗个给我们每人买了一顶草帽,戴少爷戴上草帽,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劣绅。于是戴少爷动用起他丰富的历史知识,说:当年毛泽东这边没有长这么胖的人,那我就扮演张国焘吧,他们从河南一路打过来,武器比川军好的多,他们在四川呆了好长时间,四川那么多好吃的,张国焘一定养成一个胖子。

下午3点,我们在招待所门口集合,然后出发。这一天的温度大约有38度,下午正是最热的时候,市区的温度要比郊外高出3度左右,队伍在遵义市中心走了大概40分钟,没走5分钟,汗就出来了。出发的时候,每个人发了一瓶矿泉水,我觉得一瓶水差不多够喝了,半个小时后,水就被我喝完了。等我们到了目的地后,我已经喝了4瓶水。

由于市区里车比较多,所以队伍行进的速度比平时快了很多,这主要是为了赶紧走出市区,不然会给市区的交通带来不便。第一个小时结束后,队伍已经走出了市区,结果,行进距离是7公里。小崔说,平时我们队伍的行进速度是每小时五六公里,这次速度太快了。

戴少爷也跟我们一同到达,这简直是个奇迹。出发前,他说,我连手机都没带出来,我要做到零负重。当他得知自己走了7公里,非常欣慰,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然后跟着返城的车回招待所了。

我在走到五公里左右的时候,发现有点吃力了,但还是咬着牙坚持走完了第一段路程。胡小鹿说,你还想继续走吗?我说,大家走我就走。休息一刻钟后,我感觉恢复的还很好,走,干吗不走呢。所以,跟着队伍继续前进。第二个小时,对我来说是很轻松的,一方面是过了极限,另一方面是出了市区,路好走了很多,虽然天还是很热,但极限过后,身体感到无比舒坦。第三段路程也一样,觉得按照这个状态下去,走40公里也没问题。这时候,我收到了戴少爷发来的短信。要知道,戴少爷从来不会发短信,这次他居然会发短信了,虽然短信的内容只有两个字“加油”,但这足以让我很感动了。我把这个奇迹告诉大家,小崔说:“长征让戴方进步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其实人有时候是喜欢自虐的,比如有人喜欢被老婆折磨,有人喜欢做怨妇折磨自己,有人喜欢用怀疑人生的方式折腾自己,而徒步旅行何尝不是一种自虐呢。以我的经验,负重长途旅行能让人上瘾。遵义是这些队员自开始长征以来到过的最大的城市,这些人已经不太适应城市了,他们不喜欢走柏油路,不喜欢繁华。在这25个长征队员中,有一个来自河南的女孩,她今年只有23岁,路上,我问她,干吗要出来受虐?她说,她以前的生活太安逸了,是那种很典型的小资生活,家和单位的距离走路只有5分钟,身上还没出汗就到单位了。这个女孩之前作过模特,还参加过选美比赛,但她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报名参加长征。领导说,你肯定选不上,到时候见到崔永元给我要个签名回来。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她不仅被选上,而且走到了现在。当时,这个女孩怕晒,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就像一个阿拉伯妇女,甚至,走路上还打着伞,曾经遭到很多人的非议,但是现在,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我问她,你都晒黑了,她说,回去后就能捂白了。不过,我观察了一下,她仍是这25个人当中最白的。

还有个小伙子,浑身精瘦,皮肤黝黑,他背了一个巨大的包,休息的时候,我用手拎了一下他的包,一只手根本拎不动,估计在六七十斤的样子。但是在行走时,他健步如飞,常常跑前跑后。

在长征的队伍里面,经常会有一些志愿者加入,这次,有一个16岁的小孩,据介绍,小孩的爸爸为了给孩子戒网瘾,把孩子从湖南带过来,很快,小孩的网瘾戒掉了,但是又有了长征瘾,至今一直跟着队伍前进。

最后一段路,大约只有3公里,之前在休息的时候,我摸着自己的腿,感觉皮肤上面有一层砂子,我估计是走路过程中地面上的浮土粘在身上,用手一抹,仔细一看,白花花的都是盐。再看T恤衫,上面已经是白花花的印渍,我记得以前踢球也都没出现过这样的现象。

我们6个随军记者,除了戴少爷和晨报记者中途退出,京华时报记者之前一天提前离开,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途中脚伤复发随车到达目的地,真正一路走下来的就是我和南方周末的一个女记者。而领队胡小鹿则越走越有劲头,她说,他曾经横跨过三江,那个要比这个难多了。

后来才知道,小崔是特地安排了一段相对好走的路让我们来体验一次“长征”的经历。他说,真正有难度的就是爬雪山过草地,队员们都已经征服了,剩下的路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难度了,所以必须给他们设置障碍和困难,比如四渡赤水,要让他们自己架桥,让他们自己划船过去。按照现在的行军速度,队伍可能不用一年的时间就会到达甘肃会宁。

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钟,我已经走完了长征的1/625,虽然这对长征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甚至,这个距离也没有打破我的个人行走记录,但是能和这么一些人体验一次“长征”,还是很有意思的。在回来的路上,虽然有些疲劳,但是我萌发了继续跟着队伍长征的念头,比如再走上10天,这样,我不仅可以把皮肤晒黑,还可以把我的生物钟倒过来,还能锻炼身体,还不用写稿子做采访,更不用上网。最关键的是,可以过集体生活。

吃晚饭的时候,我说到了养花,小崔说,等我们走到云南曲靖的时候,再请你过来,那里漫山遍野都是兰花,你直接挖回来就行。我想起了我养的几盆兰花,那些卖花的人根本就没告诉我,夏天养兰花,在北方几乎是养不过夏天的。

我理解的长征就是有一拨人被另一拨人追得到处乱跑。如果以后这种活动变成竞技,从台湾那边找一些队员,在后面追前面大陆的队员,每年一次,看谁能用最短的距离从瑞金逃到延安,这可比马拉松好玩多了。

不过小崔觉得,长征应该变成中国人的成人礼,每年都让年轻人走一次,不过走多远,至少可以磨练一下意志品质。

然后我和戴少爷突发奇想,比如让陈凯歌从瑞金走到延安,丫再也不敢拍什么《无极》了;让余秋雨从瑞金走到延安,丫再也不嚷嚷什么文化苦旅了;让中国足球队从瑞金走到延安,中途反复爬八次雪山,下山后一定能2:0战胜马尔代夫;让郭敬明、花儿乐队从瑞金走到延安,看他们丫还明白不明白什么叫抄袭;如果宋柯说让李宇春从瑞金走到延安就给她出一张信天游风格的专辑《长征九十九道弯》,看她走不走?不过估计后面会跟着一万多只玉米,每个人手里都捧着防晒霜……

后来采访小崔,他的体验是,长征让他心里变得越来越平静。我问,这些队员长期单调枯燥行走,难道心理上不会有崩溃感吗?小崔说,一个心理学家告诉他,这些人在城市生活一样会有这样的崩溃感。我非常同意这个说法,我自己的亲身体验就是这样。如果我总在写东西,心理上总会有一天崩溃的。所以,我这次出门,一定要把工作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我不开手机,开了也不接电话,能不上网就不上网,能不思考就不思考,能不写稿子就不写稿子,能不看新闻就不看新闻,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白痴一样,一问三不知。只有这样,才能“进化”成人。

11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2006年10月31日 2006-10-31 20:38:33

donna roberts death row nuova renault automobile rione san secondo asti festa malta documento minore 15 anno foto …

non so spiegare midi tiziano ferro annuncio di ragazze con numeri di telefono camino dwg annuncio donna foto vendita libro scolastico usato mantova …

trackback
2006年11月01日 2006-11-01 6:07:32

levitra online…

levitra online hxcvmmoawc…

trackback
2006年12月20日 2006-12-20 8:30:12

very best idea!…

trackback
2006年12月23日 2006-12-23 18:50:48

very best idea!…

trackback
2006年12月25日 2006-12-25 1:15:39

hello. it’s a nice day for your ideas…

trackback
2007年02月07日 2007-02-07 11:06:54

ringtone …

It is understood ringtone …

trackback
2007年02月07日 2007-02-07 11:10:41

payday loan online …

Respectfully payday loan online …

幻幻
幻幻
2007年02月15日 2007-02-15 13:19:18


我喜欢这种感觉,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在城市的生活中忘掉了回归的感觉,慢慢接近崩溃的边缘。
大家也都有机会就出去走走,就算不是长征,到远一点的地方看一看不用一样的风土,过一过最原始的生活不也挺好的吗。

崔元星:拿小崔说事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7:29:25

以前,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喊我小崔,渐渐地,也有喊我老崔的了,岁月不饶人啊,谨以此文纪念包括我在内的即将成为老崔的小崔们。
很小的时候,我家住在崔家庄,曾因为人人都姓崔而感到纳闷,既然都一个姓还有姓的必要吗?接着上学、工作了才知道,还有姓崔的必要。崔在百家姓里排在很靠后的位置,比起“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来,是个很不出名的小姓,据说是因为我们崔家历史上没有出过皇帝的缘故。
后来出了一个崔永元,崔家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见面只要一递上明片,对方总把我和崔永元扯到一起,甚至还问崔永元的近况等,显然把他划归咱家人了。要在电话里给那头陌生人解释我的名字,我会说,崔永元的崔,崔永元的元,星星的星。有一次别人寄来东西,把我的名字写成猩猩的猩了,还有一次把我写成崔元凶了。后来我解释的时候改成说“周星驰的星”,就再没有写错的了。要说我跟崔永元还真能扯上点关系,一是我父辈的排行也是“永”字,也许还是我的远房叔,二是那年他出了书、在成都签名售书时我们见过面,可他没工夫理我,穿着黑皮夹克埋头签字,偶尔抬头张望一下、舒展一下。
再后来,听说崔永元得了忧郁症,很多熟悉不熟悉的人半开玩笑地向我打听他的近况,甚至有时候,我沉思、闭口的时间过长,就会引来同伴的草率的诊断结果:小崔又得忧郁症了。看了冯小刚拍的《手机》拿小崔开涮,真觉得有些不舒服,又听说小崔要跟冯小刚打官司,就感觉没必要了,何必当真、何必较真呢?
终于,《小崔说事》开播了,还是那种实话实说的风格,小崔说的事虽然并不是大事,但他那种有一说一、一本正经的样子确实让人钦佩,现在的媒体、尤其是电视媒体,已经是娱乐无极限的时代,已经是恶搞的时代,小崔还在执著地“实话实说”着,真让人感觉他的纯朴,也许他的“一根筋”正是他得忧郁症的真正病因,但为了让观众知道真相,他情愿自己“病”着。
最近,又看到小崔重走长征路,传播红色文明,弘扬主旋律,别人以为他又病了,像他这样“病入膏肓”的人根本就没有做秀的必要了。
小崔还是那个小崔,即将成为老崔的小崔们向永远的小崔学习!

恶毒
恶毒
2007年09月21日 2007-09-21 10:07:00

一个道貌安然的小人 恬不知耻的流氓 拔吊无情的嫖客 还好意思出来显眼 无耻

凌翎
凌翎
2009年03月02日 2009-03-02 15:05:52

这个长征选拔赛我在电视有看过
当时激动的了,一激动就想休学一年,长征去.
———————
那么多不现实的想法,一个个化为泡影.被时间冲刷的一干二净.
忘记了,全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