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之美

有时候,当你接到一个打错的电话,请不要不耐烦地的立刻挂掉,因为有可能错过一个精彩的故事。

我就接到了这么一个电话,鉴于对相关当事人隐私的保护,一些关键的人名、地名我做了马赛克处理,但不影响其真实性。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我今天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个女子。

“请问您是徐××(化名)吗?我是周××(化名)。”

显然,这个电话打错了。但是徐××我知道。于是好奇心上来了,更主要的是,坐火车比较无聊,对面的一个女孩一直用一个山寨手机播放一些比较难听的歌曲,为了表示对她抗议,我特地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半八度,相当于罗京老师播报社论的高度。

“你好。”我开始搭话,声音洪亮,尽可能让隔壁车厢的旅客也能听到,“你有什么事儿?”

果然,我一张嘴,对面的女孩就开始把破手机的声音关小了。

“我是来自武汉的选手,您不是××杯全国歌手大赛的评委吗,我想让您辅导一下。”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于是我的坏心眼儿上来了,赶紧说:“好啊,可是我不认识你。”

“您是不认识我,但我见过您,还听过您讲课。”

“那你想怎么辅导呢?”

“我现在在北京,住在××饭店B座712房间,如果您今晚有空的话,可以过来辅导吗?”

当然可以,求之不得呢。

“不过我……”

我本来想说:我不在北京,今天赶不回去,能不能改天之类的话。但我的坏心眼儿又上来了,立刻改口说:“不过我现在有点事儿,能不能晚一点呢?”

“可以,反正我一直在房间里。”

“我晚上八点钟左右过去吧。”

“好,那我等您过来。”

撂下电话,我赶紧给一个朋友发短信:“你有徐××的电话吗?”

一分钟后,朋友发过来徐××的电话,我一看,乐了,这个女选手真马虎,大概是抄电话号码的时候抄错了,徐老师号码中的“7”给抄成了“1”,徐老师手机前三位是“13×”,她记成了“138”,难怪打到我这里。

我立刻给徐××老师发了一条短信:“徐老师,您好,我是来自湖北武汉的歌手周××,参加××杯全国歌手大赛,想让您做一些辅导,不知道您是否有空?”

没一会儿,徐老师回来短信:“可以。”

我赶紧又回短信:“谢谢您,徐老师,我住在××饭店B座712房间,今晚八点钟左右您能过来吗?”

没一会儿,徐老师回来短信:“不见不散。”

看到短信,我又立刻给周××发短信:“今晚八点,不见不散。”

没一会儿,周××回短信:“等您哦,徐老师。”

点评:看来现在做评委的老师都心领神会呀。一路上我就想,真想给××饭店打一个电话,问问B座712房间的马了隔壁还有没有空房,想在那里住一晚上。

209 thoughts on “成人之美”

  1. 看表哥这种故事,要半信半疑。信其故事的真实性,别信故事人物的真实性。如果抓住其中一个细节“深究”,那只是瞎鸡巴哥德巴赫猜想,恰恰遭到了表哥的调戏。我把表哥这类故事称作哈姆雷特篇,就看你如何理解了。不知我说的对不对,表哥。

    Reply
  2. 哪个饭店?我替三表哥听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表哥是真能整!!!!!!!!

    Reply
  3. 哈哈哈哈哈,这故事精彩.会不会是凌霜降同学所著《偷窥》翻版呢?可惜没我份。我也挺想现场观摩。人老了,但对新鲜事物的好奇还是有滴。

    Reply
  4. 徐老师手机里有三表同学的电话,所以一看见三表的短信就乐了。。所以马上就回个短信“可以”,心里想‘这孙子又搞什么妖蛾子了’。。。。。。

    Reply
  5. 辅导也不无道理啊!
    毕竟“扶倒”过程会有呻吟声,徐老为其纠正。
    两全其美啊!
    妙!

    Reply
  6. 不是你不明白,是这世界真的太坏
    原来也可以这样。。。。。。。

    (看回复里,有个括号里 我是二百五的,他
    到底说了什么,变成了二百五,哈哈~)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