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杀

一个月前,我认识一个人,叫谢晓东,请看清楚,不是唱歌的解晓东。这个谢晓东长得比唱歌的解晓东像素要低很多,看上去像个包工头,据说现在长得有点像张国立了。谢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理科生,然后去米国深造。我之前在博客上说在美国看到披头士的录像带后放声大哭的人,就是这位谢晓东老师。

谢老师回国后,对拍电影产生了兴趣,一个理科生,自己编剧,自己投资,拍电影玩,现在已经拍了三部。《业主奏鸣曲》《一年到头》和最近这部《无形杀》。今天我看了他的新片《无形杀》。这个电影讲的跟网络有关——人肉搜索,而且取材于一个在网络上发生的真实故事。剧本在送电影局审查的时候遇到了很多笑话,电影局那群猪们认为“隐私权”在贵国的法律里没有规定,没有规定的,你就不能当故事讲,你讲了,就是事故。后来谢老师拿出一些权力机关的补充规定,告诉电影局,贵国的宪法是保护公民隐私权的。当然,是否真正保护,那是另说的。等片子拍完了,再去送审,公囡部又不干了,你怎么人肉搜索搜到警察头上了?对,警察不能人肉,难道不是人?其实那只是一个调侃的玩笑,任何人都觉得很有趣,唯有公囡部的同志觉得受不了。但是电影局已经通过了,所以公囡部也就不计较了,所以你看到人肉警察的时候,会笑出来。最后,电影局动了一剪子,把激情戏的女上位的后背的镜头剪掉了。电影局的领导认为:胸前拍得很好,干吗不多拍点前面的?后面也没啥好看的,这个镜头多余,剪掉剧情会紧凑一些。的确,我看着剪掉之后紧凑多了。如果电影局的领导都这么英明,我们不是早就有国产饭岛爱了吗。

剧透就先说到这里,说多了就不好玩了。我说说自己的感受。关于人肉搜索,是个比较有争议的话题。至少我认为,在一个普遍不尊重隐私权的贵国,不管你出于正义还是出于幸灾乐祸动机去人肉搜索,都不能以侵犯别人隐私权为代价。但是现在有多少人知道隐私权呢?具体的法律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隐私权”这三个字,只是全国人大或者最高法的补充说明中才有这三个字。可见,在贵国,隐私权立法是很滞后的,这就给人们侵犯别人隐私权提供了很好借口。贵国的优良传统就是不尊重别人的隐私权。打个比方,你失恋了,你的最亲密的朋友都回来劝你,让你在不经意间把自己的私事说出来,对方以安慰和帮助你的名义获得了这些信息。你可以视自己的体重和年龄为隐私,但你却忽略了自己最大的隐私,说明你压根就没有隐私意识。当然,如果你喜欢拿出来让全世界的人共享,那是另说了。尤其是,当隐私权以正义的名义被践踏时,就更可怕了。隐私权是恒定的,但正义是随时可以曲解的。

《无形杀》就是围绕这个隐私权展开的。一次网络绯闻,导致了全民人肉搜索,然后剧情就变得错综复杂了。我发现,学理科的跟学文科的不一样之处在于,理科生写故事一定要写圆了,必须符合逻辑。很多电影你看着故事都没有讲圆,基本上都是文科生写的。所以《无形杀》我看着比较顺溜,逻辑都合理,剧情推进也比较舒服,线头多但不乱。从头到尾都充满悬疑。当然,一个比《疯狂的石头》还少一半投资的小制作电影,你也别指望有什么明星出演,也没什么大场面,当一个网络话题看看也无妨。这事儿其实跟你有很大关系。我以前在博客上写关于人肉搜索的话题,总能招来一帮人质疑。这次您有机会质疑谢老师了,因为我们的看法完全一致,如果有些台词让我去写,我也会那么写,甚至我写得更狠。

我觉得,该片让我觉得赞许的是,在导演们普遍回避现实题材的时候,谢晓东能敢于触及现实题材,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些年我看到的现实题材的电影比较好的有《盲井》和《光荣的愤怒》,在太监导演横行的今天,还有人长着鸡巴,挺难。

看完电影后,我跟谢老师商量,能不能再搞一个包场,能容纳两三百人的场地,我在博客上发通知:邀请潘金莲、西门庆、秦香莲、陈世美和武松、武大郎、包公……一同来观摩,就像世界杯把巴西、德国、意大利、荷兰、阿根廷分在一组一样,一定会很热闹,看完之后您接受人民的审判,如何?谢老师同意了。

等谢老师找到场地,我这里就发通知。您报名的时候一定要写清您Cosplay的角色,您是潘金莲呢还是潘金莲呢还是潘金莲?

43 thoughts on “无形杀”

  1. 央视大楼的定性出来了;但是70码事故还没结果。
    程序变成了接口之后,结果也只是一种意料之外。

    Reply
  2. 隐私是什么?隐私就是我不想一个人藏着掖着又不想完全让你知道的事情。所以,感觉隐私其实就是吸引眼球的诱饵。

    Reply
  3. 在太监导演横行的今天,还有人长着鸡巴,挺难。

    这句说得挺狠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贵国拍些有深度的电影确实挺难,因为贵国的河蟹太多了

    Reply
  4. 要么好笑, 要么音乐好. 否则不看.
    俺演包公的.

    算了, 让陈晓卿演包公吧.

    那啥, 我问一句, 你咋认识的人都是名字里有晓的呀.
    “晓”字辈的.

    Reply
  5. “我觉得,该片让我觉得赞许的是……能敢于……”

    “我觉得”说两遍,为啥?还有“能敢于”这样的表达方式,真那啥!

    这段,留着后面的半段就够了,前面的这句话,看起来好多鱼,好多鱼,好多好多鱼!

    哈哈!

    Reply
  6. 您是潘金莲呢还是潘金莲呢还是潘金莲?
    ————————————————————
    王老师说是邀请潘金莲、西门庆、秦香莲、陈世美和武松、武大郎、包公……一同来观摩

    其实只想要潘金莲来

    太淫荡了

    Reply
  7. 最后一句的灵感估计来自韩寒的博客。。。:)
    我也估计你平时没这么愤青。。
    文字也武装起来的假象可以蒙蔽很多人。。。:)

    Reply
  8. George Orwell-1984
    The book looked funny to some when published in 1949. Not funny anymore when it really happens, again, it will be funny in the future when all the absurdity in our country gone.

    Reply
  9. 单说“铜须门”事件,此事女主角网名“幽月儿”,被发在论坛的图片是一位台湾MM的博客(http://photo.pchome.com.tw/ming1247)照片,之后该MM也在网上辟谣过。
    如今,谢导想把这事拿来说,既然是取材网络,虽说这年头最不靠谱的就是“网络”,小民还是希望谢导能多做些调研。个人认为“铜须门”就是出生在网络的一个故事脚本,这个脚本他生下来就不真实。至于“人肉”,在他刚出现的时候多数网友还是非常相信的,现在大家也多少看明白一些,不在那么坚信不疑了,“铜须门”就是个例子。
    但是,这个故事的背景里有一款网游“魔兽世界”。C国网游不分级,目前“魔兽世界”已经停服,正在审批,并且还是不分级(咱有绿爸)。“魔兽”是一款不错的网游,我也是其中一玩家。当年网游刚刚发展的时候,想找C国随便什么部门搭理一下都很难,现在网游狗屎变黄金了,C国卫生部都想参与审批,以至于“版叔大神”发威(http://wow.178.com/200907/41819135192.html)说:这块猪肉非我莫属!
    我是“魔兽”玩家。

    Reply
  10. Pingback: » 请报名
  11. 验证码:无码
    刚才留言竟然没留成
    这个暑假一定去看这部片子

    不过鉴于经济实力及这片子的场面 还是只看盗版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