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

小强老师在7月19日过生日,每年他过生日,都在3月份的时候就通知大家:“我跟芙蓉姐姐一天生日,今年我不过生日,你们就别整了。”就这样,他警告大家小半年,最后,大家不得不给他搞一个生日局。你看比他早一天出生的老颓就很低调,他只是在过生日前一天问:“明天定在哪儿了?别忘了蛋糕。”

为了哄这俩孩子睡觉,19日晚,搞了一个生日局。陈晓卿老师高风亮节,让我定地方,他发给我一堆北京各地的餐馆联系方式,我也不知深浅,选择了一个最贵的地方,好像我就吃了几口肘子,喝了一杯啤酒,最后买单一共四千多。陈老师咧着嘴说:“不贵,上次白岩松过生日我结了3万多呢。”多好的人啊。据说陈老师最近去冰岛帮冰岛政府还债。

小强是当晚的明星,所有目光的焦点,都集中在他头顶了一道光线。他兴奋地跟打了吗啡一样,比餐馆的服务员还忙。如果这时候把小强老师送到奥运会兴奋剂检测中心进行尿检,肯定全都是阳性。

我由于不再进行摄影工作了,所以也没带相机,最后摄影工作落在二丫的身上,现场图片报道请到二丫的空间欣赏。

96 thoughts on “强生”

  1. 我在博尚里看到一篇推荐文章,觉得眼熟。。。。果然,表哥的文章被盗了,盗文者完全没有注明原出处和作者~
    【http://ssh594323454.blogcn.com/diary,26934644.shtml#page=1】

    Reply
    • 想问一下 这里 我是二百五 是哪个被屏蔽的词?好久不来,不知道表哥又换了什么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