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替

我听说过安替、裸替,当然也听说过犯替,即“刑事犯替身”。最近谣传胡斌老师接受审判时是个替身,因为跟他开车撞人时的形象不符,然后,人们通过想象,策划了一场胡斌老师金蝉脱壳的故事,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某个日全食的白夜,胡斌老师被从看守所接出来,在4分钟内,胡老师便消失在白夜中,两天后,胡老师出现在以刀削面著称的韩国,决定弃旧图新,重新做人。他花了113万元人民币请来了韩国医术最高超的整容医生,旧貌换新颜。

“您想把自己整成什么样子思密达?”
“越不像自己越好思密达。”
“要帅一点么?比如张东健、权向宇这样子的。”
“不不不,不要,越普通越好,最好——把我整的猥琐、虚伪一些,任何人一见就反感的那种。”
“那你为什么还要到韩国?贵国就可以。”
“我在贵国惹了点麻烦。”
“嗖达斯内,上次贵国的孙继海来我这里整成郝海东,一个意思吧?”
“对,您就往死里整吧。”

一周后,胡斌老师揭开脸上的纱布,对着镜子照了照,确实猥琐、虚伪了很多,自己看着都恶心,不过他相当满意。这回我回国,谁也认不出我了,我可以继续开我的跑车,那个叫胡斌的人已经不在了。

胡斌老师乘坐飞机回到了北京,在飞机上,他环顾四周,还真没有人能认得出他,看来韩国的刀削面术确实名不虚传,走出机场,也没有人认得出他,他的心里得意地笑得意地笑。

胡斌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看了他一眼,问:“余秋雨先生,您想去哪?”

177 thoughts on “犯替”

  1. 就是啊,这次胡老师感觉很彬彬的样子。然后他妈妈还说不服。有什么不服的。才三年,估计三年不到就出来了。谁让他在城市主干道开快车(打死不承认飙车),难道是他妈逼得。
    可怜谭卓,如此惨死街头。

    Reply
    • 南京那个孕妇更惨啊。现在花点钱就可以雇个人替自己受审坐牢—有人说是为大学生就业开辟了新的思路,—-接下来的情况只怕会更更惨。我看是不是该给咱这朝代正式起个名字了。

      Reply
    • 他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看了他一眼,问:“余秋雨先生,您想去哪?”

      胡老师:能让我开吗?

      司机:“你有驾照不?”
      胡老师:“有的,专用F1赛车驾证。市区飙车N久就撞死一人记录!”

      Reply
  2. 他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看了他一眼,问:“王小老湿,你是带三块表的王小老湿吗,您想去哪?不收费,给我签个名儿”

    Reply
  3. 那个审判,我无意间也看到了,确实和案发那天捂着脸拍的模样不太相像。难道是发型改变的缘故?审判的时候脸似被打肿了。。瘦子斌变身胖子斌。

    Reply
  4. 知道我是穿越了~~~

    只是 上午听MJ的歌时想到了LISA
    进而想到了 我们的尼影帝

    在看你这个文章时 自然的想到了 FACE OFF

    Reply
  5. 不过才3年吗。告诉他一个方法。
    进去的第二天,就找个狱霸把自己揍一顿。
    第三天,他就可以保外就医。永远脱离监牢了。

    Reply
  6. 哈哈,记得在首映式上见到三表哥时,印象中不说话有些严肃的样子。不过,文章就不一样了,很幽默。

    Reply
  7. 我以前高中和刚上大学的时候很喜欢余秋雨的书。那时之前他出过的所有的书,我都买下了。而且全都买的正版。那本游欧洲的“行者无疆”我很喜欢,看了很多次,看完对欧洲充满幻想。

    Reply
  8. 刚才在google reader打开这篇文章的时候,忘记在http后面加s了,于是就提示“抱歉,发生了意外,阻碍了阅读器完成请求”。加了s,又可以了……大大,这篇文章看来犯禁了,您小心……

    Reply
  9. 哈哈,不带这样子损人的!

    不过觉得你加的思密达还瞒好玩的!

    我们会计是朝鲜族的,他经常觉得自个和韩国人挺近的!

    整的全体人常喜欢挂在嘴边的话是:“高丽棒子”!

    还记得同事讲了一段话:“我觉得你长的挺像韩国人的(浅台词:只不过是不想说你是高丽棒子)”

    Reply
  10. 是,胡斌前后形象迥异。我的第一反应是形象公关的结果,案发现场遮脸的照片,一看就是宠坏了的坏家伙;庭审时却搞的象个可怜的乖孩子。为了博同情吧?

    Reply
  11. 王三表:我不说。最多暂时沉默,但不会绝对沉默。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拒绝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参加各种文化活动的邀请,包括大量的评奖、颁奖活动,原因就在于我不赞成那些活动的基本内容或发生方式。历年来我受到最多的诽谤,主要原因就在于我的直言。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