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一千多年前,有个叫苏轼的老师,某天晚上在院子里张罗饭局,酒过八巡之后,突然看见天上的月亮,于是,诗兴大发,把他怀疑人生的感慨都写进一首《水调歌头》里面了,脍炙人口,流传千古。这首词人们几乎能倒背如流,它的美学意味和词句间传达出的意境以及对人生的感叹,很容易让人陶醉在这首词的美感中。当然,苏老师是个文学家,人特感性,写出的词既大气又细腻。

后人也都把这首词当作文学作品来看,这一点错都没有。我们欣赏的时候也很少琢磨第一句“明月几时有”。有多少人看了这句词之后会问:是呀,月亮到底啥时候有的?甚至,我们在仰望星空的时候,也很少去想头顶上白花花的月亮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因为我们从可以辨别周遭的事物那天开始,就一直看到月亮挂在天上,它挂你没商量地挂在天上。我们上学的时候,会有一点粗浅的天文知识告诉你,月亮是地球的卫星,还有一些你根本不想记住的数据。或者你能从大人那里听到关于“嫦娥奔月”之类的民间传说……

苏东坡老师不是研究天文学的,是研究东坡肘子的。所以,他写完第二句后,便像文学青年一样开始抒情,开始逃避人生。这首词丫写得挺矫情的,哎呀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在那摆了半天心灵Pose,最后一声长叹,一句好莱坞式结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后来的人也跟丫一起嘘嘘感叹。

但有个人,跟苏老师这句词过不去了。对呀,明月到底几时才有的?就为了这句话,在十多年前,他写了一本书,专门探讨月亮的来历。大家知道,当时正在批判“××功”,这本书被当成十大伪科学书籍给禁掉了。这本书原来有个名字:《人类曾经被毁灭》。现在这本书又再版了,名字叫《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作者叫李卫东。

先说说这本书的大概内容:作者通过一些神话传说来证明月亮是一个外星人的宇宙飞船。他证明的过程和逻辑方式相当精彩。我对外星人兴趣不大,我周围有很多外星人,我都看不过来呢,至于天外来物,有和没有并不重要。本来,我是想当一本科幻小说看的,但在阅读过程中,我被这本伪科学的书颠覆了。

这年头,介绍伪科学是要冒点风险的,热爱科学的人会毫不留情滴把你干掉。比如方舟子老师,比如土摩托(袁越)老师,他们用科学的规矩在告诉我们,不能相信伪科学,要相信科学。我也爱科学,但我有时候也爱伪科学。我爱有根有据的科学,不爱没有根据的科学。有时候,不光是伪科学没有根据,科学也没有根据。但是科学家会严肃且严厉地告诉我:“不以规矩,不成‘方袁’”。您瞧这两位爷的姓氏,起的都那么有科学依据。

我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最初会有一种反感,觉得有点太夸张了,当然,我尽量调整自己的阅读心态,把它当成科幻文学来看。但看着看着,我就被作者的逻辑思维方式给打败了。注意,不是他的观点!他的很多观点我也是持怀疑态度的。

这本书牵扯到一个最核心的逻辑问题,不是他在证明自己观点的方式上,而是他让我开始怀疑历史和科学。一个属于文科,一个属于理科。当我认为李卫东在胡说八道的时候,我认为我是站在一个十多年接受的各种观念教育的立场上,因为从上学那天开始,教科书上就告诉我们,我们人类是从哪里来的,说得很清楚对不?人类几百万年的历史,用几颗牙和头盖骨就证明了,我们什么时候怀疑过这些?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核心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们不懂进化论的人基本上没有任何条件接受了。马克思老师说劳动创造了人类,但我们也从来没有问过,什么样的劳动创造了黑人、什么样的劳动创造了白人、什么样的劳动创造了黄人?为什么有人就进化成了黑人,有人就进化成了白人?反正诸如此类的问题,太多了。如果想多了,我们就自然去怀疑历史和科学了。但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去这样怀疑过,因为我们太无能为力,很多人,很多时候,当我们想不明白的时候,就自动放弃了。还不如接受过去的经验或真理,反正这些跟自己没直接关系。

当我认为李卫东的观点有道理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失去了一种想象力,过去我们都习惯了用一种固定的方式思考问题,这归功于教科书。教科书是专家编写出来的,专家差不多也是在坚持某一种世界观下才有资格编写教材的,这个逻辑告诉我们,有些东西是不能怀疑的,怀疑就要出问题,必须无条件接受。看这本书我就觉得,想象力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啊。

因此我们不能去怀疑“为什么有些猿进化成人,而为什么有些现在还是猿的动物不能进化成人”,“为什么月亮不偏不正地正好可以挡住太阳让我们能看到日全食”,“既然物竞天择,为什么人要直立行走跑得比很多动物都慢,一只兔子都比博尔特跑得快”……哈哈,这类问题太多了。可能在过去,你的脑袋里闪现过这样的问题,但你因为很容易从书中找到答案或者因为会触动坚固而严密的理论而不敢去进一步思考这样的问题,然后你就停止思考了。

如果我们真的严谨地去思考一些问题,会发现,现在的历史和科学其实就是一个筛子,到处都是漏洞。但是历史学家和科学家尽量把自己的理论搞得块头大一点,不至于从窟窿里面漏下去。如果大,就意味不严密,不精细。

《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这本书最主要的价值就是它颠覆了很多我们过去毋庸置疑的东西,至少让我怀疑,我过去接受和了解到的科学其实跟伪科学差不多啊,比如达尔文老师的进化论,最初也是不完全归纳法想象出的一种理论,后来科学发达了才慢慢被证实一些东西。同理,人们也有权利去想象任何事情,哪怕遭到传统势力的反对(进化论在当初不也是遭到别人的反对么。当然,现在也一样)。

你想想,如果把有些不严谨的科学和历史推翻了,会有多少专家失业,更主要的是,这些人会很丢脸。因此,既得利益者会极力维护一种现状和所谓的成果,你不服的时候他们就会用大棍子抡过来,用他们块头最大的理论来否定你——你这样违背科学道理!你这样违背历史唯物主义!你这样就是伪科学!你这样……他们从来不用逻辑来反驳你,而是用一种霸道的方式,这时候他们跟流氓差不多。

《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写得很有意思,尤其适合脑袋一团浆糊的人阅读,关于他的推理,我觉得精彩的不是他最终证明了什么,而是证明的过程,他掌握的知识真多,看似无关的东西,被他逻辑分析到一起,就变得相当有趣了,很多思维方式让你出乎意料。好像在看美剧,眼看山穷水尽了,忽然柳暗花明。

我不去剧透书中的内容了,自己去看吧。

206 thoughts on “明月几时有?”

  1. 5年前,朋友推荐此书,共享了电子版给我,看得很上瘾。
    用现在科学不能解释的事物并不代表是不存在或者迷信的,只是目前我们不能解释而已。我坚信这句话。

    Reply
  2. 这个可以一说。一个结论是凭什么能够使人信服的呢?一般说来,逻辑的结论是凭理性,事实的结论是凭证据。而目前的自然科学正是这样一个用逻辑和证据编织起来的网络。当然,以人类目前的水平,这个网络还有很多不足,但这并不影响它比目前其他的结论更加可信。怀疑态度是好的,但这怀疑是应该以了解科学作为前提的。一个根本不知科学体系为何物的人,是没有资格怀疑科学的,就像没有资格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是坏人一样。为什么现在有人会宁愿相信很粗鄙的伪科学,而不愿相信科学呢。多半是因为科学的体系之高深,它需要掌握太多知识才能理解,而愚蠢的人从来不承认自己的愚蠢,他们直接把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想象成自己可以理解的,于是伪科学便诞生了。就像你提的那几个关于进化论和月亮的问题,我觉得如果你略微了解科学是如何解释它们的,也就不会再提了。

    Reply
  3. 此书和科学不科学没有任何关系,这是《DOCTOR WHO》剧本的最初构思。如果曾轶可尚可和音乐沾边,这本书和科学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不靠谱,啥都靠不上。

    Reply
  4. 不讲逻辑和优先权的李卫东博士
    ——刘华杰(北京大学哲学系,100871)

    比我年长几岁的李卫东先生还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就读博士研究生时,我就有幸读过他的大作《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1999年被评为中国十大伪科学著作之一),当时的印象是他借用了丹尼肯的许多东西,另一个印象是他不讲究逻辑,不讲学术规范就不用说了。时过多年,李先生博士毕业了,博士学位也拿到了,新书又出了几部,想必学业也大有长进。最近翻看了大作之一《人有两套生命系统》,倍感失望,发现李先生仍然是老路子,没有创新,虽然封面上印着“提出最新假说”,“破译地球文明众多谜案”。

    在我看来,虽然李卫东比柯云路多了个博士学位,但功底和想象力差不多。先不讲他们的理论是否真的高明,姑且算高明,那么谁更高明,谁先破译了众多谜案?显然,据我所知,柯云路要比李卫东早,论优先权的话,柯先生当然要排在前面。当然,还可以往前追溯,柯公子也不是第一个破译了那些难解之谜的吧?善良的人习惯上认为他们很有想象力、创造力,我则丝毫没感受到,可能是太迟顿。他们的许多说法,我似乎听得耳熟。我不知道他们那一行是否也讲究优先权。

    当年董妙先在《多四季论》中也引用了丹尼肯的观点和“证据”,也破译了众多谜团。董书封底称:“令人信服地揭示了大自然一系列崭新的规律,集天下之大奇,解世界万谜于一书。”(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出版社1991年)据《文摘旬刊》1999年10月29日第707期报道:“1991年7月董妙先的《多四季论》由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新华社就此学说的问世,向世界播放了一则通稿,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单位先后报道了这一重大学说。董妙先的这一理论开始备受科技界的关注,中美两国科学院院士、世界人类学泰斗贾兰坡先生赠言董妙先:道破天机多四季。”这则文摘据说源自《江海侨声》1999年19期,作者林新华、廖和平。按理说,董妙先的学说(也是伪科学)也比李博士的早,影响也更大。我们倒是想知道李如何评价董。李先生为何只说自己如何行,把“前辈”放在了一边?反过来,柯与董会如何评价李呢?

    有一个也许例外,李卫东提出“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我当时是第一次听说,有点新鲜感。但看了全书,仍然没看懂,不知李说的“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是何意。这太空人是不是人?如果是人之一种,那么就等于说“人是人的试验品”。在非起源的意义上,这样说没错,日本人就干过这惨无人道的活计,拿中国活人做解剖。在起源的意义上,这样说则不合逻辑,人生人,人试验人,等于没说。那么太空人不是人啦?不是人,则肯定是一种有思维能力、有目的性的东西,以“神”代之,未尝不可。于是“人是神的试验品”。同样,在非起源的意义上,这话也极好懂,集权时代的君王不是拿百姓做试验吗。但在起源的意义,这话就是另一种意味,从我们哲学的观点看,它基本上等于宣传一种有神论,如果是一神论的话,这跟旧约圣经的说法差不多,圣经早就讲“上帝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人”。如此看来,“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经不起细仔的语义分析。也许我分析得还十分粗糙,但愿李博士纠正其错误,以澄清其
    本义。

    话说回来,从进化的角度看人类的起源,根本不需做出那么多假设,一切是一种自然的演化过程,我们为什么要引入更多的特设性假设呢!退一万步,李卫东的命题即使是一种类似科学的命题,与现有的也许还不够成熟(有些已经很成熟)的科学命题相比,仍然不具有任何吸引力。我指的是学术意义上的吸引力,而不是指在民众中的吸引力。一个东西是否科学,不能以全体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要由科学共同体决定,要由同行评议决定。

    李博士在《人有两套生命系统》开篇就说:“喜玛拉雅山上的雪人,神农架中的野人;令人恐怖的百慕大三角洲(不应有“洲”字),扑朔迷离的UFO事件;宇宙中无反应的暗物质,基因里沉默的非编码区;埃及的金字塔,玛雅人的编年历;大洪水的记载,史前文明的考古……无论哪一项,都是人类目前无法解释的谜团。只有面对这些的时候,人类才真正感到了自己的无知。”我不知李博士的结论是根据什么,以UFO为例,去年北京就识别一起UFO,确认那是飞机造成的,最近台湾也明确了一起UFO是飞机造成的,台湾UFO协会的会长也出来讲了话,怎么能说无论哪一项都无法解释呢?李可能反驳说,还有更多的UFO目击事件,其实这不说明任何问题,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任何一个确凿证据表明声称的UFO现象确实存在并且是科学所不能解释的。William K.Hartman在《天文学:宇宙之旅》中(英文版第496页)列出一张有趣的表格,表明历史上报道的UFO事件与社会因素有明显的相关性,如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后,UFO出现的频率大增。这说明UFO现象有某种“社会建构性”。美国科促会的拉克斯对UFO也有科学的研究与说明,《科学美国
    人》评论他的著作时说:“在叙述不明飞行物的著作中,没有比这本书更明白和富于洞察力了。”

    至于百慕大三角之谜,库什先生有一著作《百慕大三角之谜——已经解决》,他的研究结果表明百慕大三角是“虚构之谜”。他的这部书受到伦敦劳埃德船舶协会、美国海岸警备队和一些科学家的称赞,被誉为关于这一问题的最权威的著作。对此,李博士为何视而不见?

    再说金字塔,洛杉矶格里菲斯天文台台长克鲁普对古天文学和所谓的金字塔之谜都有研究,他指出:“直到1880年,被誉为现代考古学之父的皮特里到达埃及,开始对大金字塔进行全面考察,这才终于驳倒了史密斯的谬论。皮特里证明,大金字塔确实是根据一种古埃及的度量单位建造的,但这种单位是皇腕尺(约为20.63英寸),而不是金字塔寸。”另由赖因德的手稿得知,在大金字塔建成七个多世纪以后,埃及人还在用3.16作为圆周率值。如果古埃及王国时代金字塔的建造者们想把圆周率值使用于大金字塔的话,它的值应当体现3.16而不是现在的3,14。实际上一些奇怪数字是人为凑出来的。如果真想凑的话,一只“夜壶”的各种尺寸(包括壶口的角度)的多少多少倍或者多少多少分之一,也可以是圆周率、万有引力常数、自然对数的底、欧拉常数,等等。甚至凑出费根鲍姆常数,这很容易做到,也许都用不着解一元一次方程。

    关于玛雅文明,通过普罗斯科里阿考夫,凯利、马修斯,格雷厄姆等人的努力,人们已经揭示了一些文字的含义,已经认识到石碑、庙墙上的浮雕包含的丰富历史资料。现在甚至知道那个被声称的“古代太空人”名字叫帕凯尔,当然他只是一个历史人物。克拉斯说:“丹尼肯的大多数解释纯粹是对有争论的考古材料不完全理解而发出的一派胡言。”(见《科学与怪异》,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

    问题是当有了一些科学的解释时,有的人宁愿不相信科学的解释,而去猜想更复杂、更神秘的所谓解释。那么这种“猜想”,可以是任何东西,但最好别往科学上扯。

    李博士一面说:“科学的一些尴尬正面对历史的嘲笑,人类转了几千年一个大圈子正在走向起点。”(2页)一面借别人之口呼吁“科学要对默默无闻的业余爱好者开放。”(37页)他还歪曲科学,对科学作宿命论的解释:“积四十多年的研究成果,科学家越来越相信,所谓命运的某些部分就是被注定的,如精子和卵子结合的瞬间,这个人今后生活中的许多内容就被决定了,比如说,根据基因的坏损程度,就决定了人什么时间要得什么样的疾病,甚至一个人的年寿多长也可由分析基因的变化得出,如果基因科学再进一步发展,那么科学家就会告诉你,你将在哪一年,死于哪一种疾病。难道这不是古代所谓的命运吗?”(27页)恕我无知,我还没听说遗传学已经有这本事,李博士的科学真是够厉害的。方舟子是学生物学的,请方先生来评论一下,也许是我错了。(方舟子按:遗传学没有那么神。对某些致命性、确定性的遗传病是可能通过基因检测较为准确地预测生存时间的。但绝大多数与遗传有关的疾病的发作都不确定,而且受环境因素影响。这么神的遗传学要等李博士去创建)

    李博士还有一高论:“鲁班用木头造了一只大鸟,它能在天上飞好几天。我们说这就是飞机,而且比现代的飞机还要先进,至少它不用中途加油。鲁班不但会制造飞机,而且还会制造机器人。”古书上的说法姑且都算确有其事(这是很成问题的),古书也没说机器的事,飞鸟变飞机是多大的跨跃?李博士进而说:“鲁班在春秋战国时期可以造出飞机,造出机器人,那么战国时候的扁鹊具备一些透视的特异功能也不算离奇吧?”扁鹊会看病,能够望诊,这也没什么神秘的,现在的许多中医甚至普通人有时也有这个本事,为什么要特设出一个什么“特异功能”来?李博士怎么没说鲁班造出了比B2还先进的飞机?

    李博士的月亮飞船说,据说也不是首创的。但李博士有添油加醋的本事:“大约在15000多年以前,一艘来自宇宙深处的外星人飞船——月亮宇宙飞船,突然拐了一个弯,驶进了太阳系,并降临地球近地轨道,悬浮在中国西北部地区的上空,低得仿佛一踮脚就可以摸得着,传说中的‘神’驾临了地球。这不是科幻,而是事实。”(见《人类曾经被毁灭》,九洲图书出版社1998年)如果没有最末一句,李博士你尽管说你的,我不会干涉的。阿波罗登月已成功取回月样,分析结果表明,月球几乎与地球一样年长,都有40多亿年,月岩的成份与地球岩石的成份也差不多。在这样的年代李博士还敢信口胡说月亮是飞船,我真替这样的博士害羞,中国真是钱太多了,培养这样的博士还不如把钱用在希望小学上!月亮还悬浮在中国西北部上空,有鼻子有眼,没说悬浮在李家灯笼杆上?何不说是你吹口气变出了现在的月球,岂不更神,还劳驾什么太空人!

    李博士还会计算概率,“在银河系180亿个行星系中,假如1%的星系有生命的可能(凭什么?),那么概率是1.8亿(这概率还有单位!);在这1.8亿中,假如1%有生物,那么概率是180多万。”我只知道概率是介于0和1之间的数,怎么还能达到180万!对不起,我知道李博士的真正意思,开个玩笑,李先生习惯于用自家的数学语言。

    李博士说:“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大学教授中基本承认特异功能的仅占17%,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基本承认有特异功能的上升为65%。数字是无情的,它说明人体特异功能的客观存在越来越被社会所接受。”这又是在编瞎话。如果真的如此,美国的特异功能研究早被主流科学界认可了,事实并非如此,何宏可以证明这一点。如果真如此,美国的“星门”计划也不会在1995年中止。

    有意思的是李博士竟然还与李洪志等大师叫上了板。260页上李博士提到了法轮功、香功等,并说:“哪一位气功大师能回答以下问题,我们就承认他是真的,否则统统是江湖骗子。”有什么问题呢?如什么是气?气功是怎么产生的?气功在整个东方文化中所处的地位是什么,它与阴阳哲学有什么关系?什么是经络?什么是穴位?经络的理论究竟是什么?等等。不知李博士为何以这些作判据。李博士接着说:“我们必须明白一个事实,实际上中国的气功是没有理论的。”(261页)我们暂不管是否有神功,只说普通的气功,李博士此一断言是否能征得正统气功界的认可,神功界更不提了。

    据我所知,真假气功都是有理论的。徐平主编《气功学》(科学出版社1996年,一部正规气功书)第三章就是“传统气功学理论”,李博士不承认?至于严新神功、沈昌神功、李洪志法轮功,你李博士若说人家没有理论,人家肯定不同意,我倒希望看看你们如何争论。

    说到这,我想到二李有共同之处:都敢信口开河,杜撰歪理邪说。李洪志在写《转法轮》时,开河开得还不够放松,只是在各地讲法时一激动,才说地球爆炸了多少次等。而李博士白纸黑字,自己以“生命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面目连续推出大作,比洪志兄又前进一步,李家着实“人才”济济。不同之处是,据我所知,李博士目前还没办班,没有组织,一个人单练。

    实际上,我对一边有意贬低科学,一边借科学又来论证自己学说的人,极其鄙视。李卫东和李洪志都是这等人。相反,对真正的反科学者倒有几分敬意,因为在科学的时代能够逻辑上相对自洽地反思、批判科学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至于批判得对不对,那是另一回事。补充一点,在民主的社会中,大家应当维护言论和出版的自由,李博士出版一些歪理邪说本身是无可指责的,人们所能做的只是评论与批判它们,揭露其虚假。我也欢迎李博士针锋相对地批评我,笼统批评意思不大。

    (2000-12-21)

    Reply
    • “说到这,我想到二李有共同之处:都敢信口开河,杜撰歪理邪说。[我是二百五]在写《转[我是二百五]》时,开河开得还不够放松,只是在各地讲法时一激动,才说地球爆炸了多少次等。而李博士白纸黑字,自己以“生命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面目连续推出大作,比洪志兄又前进一步,李家着实“人才”济济。不同之处是,据我所知,李博士目前还没办班,没有组织,一个人单练。”
      其他批判基本有科学根据,但这段文字颇得文革真经,服!

      Reply
  5. 科学=逻辑=有道理=不和俺一样的就不尊重现实=霸道=流氓=暴力=野蛮无理=原始=俺的祖宗=外猩淫

    Reply
  6. 已经学到的知识给人们带来的思维惯性是下意识的, 也是成长/发明/创新/挖掘新领域的极大障碍.

    Reply
  7. 事实证明我实在太有远见了,六七年前当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买过那本书….《人类曾经被毁灭》,破破的装帧,封面上一个巨大的蓝色球体,至今还在我家书架上摆着!
    因为从小就看这种伪科学书籍,导致我大脑如今一团浆糊,上课经常想起月亮是外星人的宇宙飞船这一伪事实…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书里一直说“我们认为”而不是“我认为”。

    Reply
  8. 人家三表一开始就很不严肃地告诉大家这不是一片科普文章。
    一个自圆其说的逻辑推理,结果不一定就是事实,要我们看事情多动动脑子,发挥点想象,仅此而已。
    怎么啦?就等着鸡蛋里跳蛋黄呐,猴急猴急的。

    Reply
  9. 切,好像您不说就没人知道似的,我看了人类曾经被毁灭,我觉得挺好的,最起码作为中医的启蒙书是不错的。本来打算买月亮这本,查看了内容基本等于翻版就没买,作者也为难呀,搞了半天以前那本是禁书啊?李洪志是个乱世的奸雄,无可厚非。一将功成万骨枯,也不看看如今是谁的天下。

    Reply
  10. 小时候对外星人、百慕大、野人什么的特感兴趣,曾经照着一本书的指引天天晚上到后院冥想,盼着外星人出现。可惜没能坚持三个月,遗憾啊。

    Reply
  11. 看过《人是外星人的试验品》,同学买的,推荐我看的。在很多页两侧空白处拿铅笔写了好多评语,后来还书前又费了老半天劲给擦掉了。就像现在发帖、删贴。

    Reply
  12. 大概看了下,发现前后矛盾的地方很多。
    同一个论据,作者想这么说时就这么说,想证明另一件事时就换个说法。

    Reply
    • 严重同意,我才看到1/3处,发现有一些地方是这样的。
      不过我喜欢看这一类的书,即便有漏洞也没关系,挑别人的毛病总能挑得出的,不管自己检查几遍还是会有。
      我喜欢他从不同方向论证自己观点的方法,不过现在看来要当心一下他写的论据是否真实。

      Reply
  13. 呵呵.如果真如此,一团浆糊看了,就变两团浆糊了! :))

    科学到如此,可以说到了穷途末路.( 原因就是,人的聪明才智,谁比谁差多少呢? 你想到的,前人百年前,千年前就可能已想到了,论证过了.)

    已经不能靠演释的方式来证明了,得靠归纳(当然是不完全归纳了,谁能穷举!),再加想象力,然后,得一伪科学结论,然后,再用一次不完全归纳来证明其结论. 爱因斯坦那啥定律也是这么证出来的.

    特别是社会科学,基本上都是基于概率来做结论.那更是不靠谱!

    纯属讨论. 🙂

    Reply
  14. 建议对进化论怀疑的人看看
    《自私的基因》和《谜米机器》
    好像这两本书也是三表介绍的……管它呢,这不重要。

    《外》这本书我的大概印象是,就算它里面的引言都不是杜撰的,就算它说的都是正确的,也只能证明人是外星人造出来的,无法证明进化论是错的,无法证明猴子进化不出“人”,至多能证明地球生物的进化过程被“人”为干涉了。

    进化论是一个近似于无敌的理论,因为它都不怎么算是一个观点,它只是一个看待事物的角度,就好像,你面对一堆复杂无比的事物,理不出头绪,然后站在一旁的达尔文招乎你:“来,来,到我这个角度看看。”你一看,可不是,太简单了,太自然了,太完美,1+1=2,2+1=3,3+1=4,……1234567……

    Reply
    • 补充一点

      不仅动物的产生可以用进化论来解释,甚至蛋白质的形成,钻石的形成,元素周期表,原子的形成,星体的形成……都可以用进化论来解释,但是好像没什么用,只是提供了一个理解事物的角度,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思。不过间接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Reply
    • 再补充最后一点

      进化论似乎不是一个严格的科学理论,因为它不可证伪。你如何证明进化论是错的?
      在没有意识的干预下,也就是自然环境下,生存下来的都是适应环境的,因为不适应环境的都死掉了。
      如何反驳?
      扩展到物质世界,我对于进化论的理解就是,进化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这不废话嘛!不存在的肯定是因为不合理。不高兴的人当然是因为他不高兴,……
      所以说,进化论是一种无敌理论。
      但是进化论仍然是非常非常伟大的理论。

      Reply
  15. 大概15年前看到他的《人是外星人的实验品》和《人有两套生命系统》,您说的这本像是第一本的新编再版,后面这本的很多观点也十分危言耸听。老乡如果好这个口味,建议瞧瞧。

    Reply
  16. 《人类曾经被毁灭》是在你那篇贴有“猩猩进化成互联网人”一图的文章里我回复时早推荐过的书。看完深感“除了人的思维模式,一切都变了”,同时google一下发现书中关于月球与地球体积比和距离等部分数据似乎有误。这书假如能成为中小学课外推荐读物或者节选上语文课本

    Reply
  17. 1年前吧,看过,推理能力的确很NB,尤其对神话的起源和界定写的很好。NB之处在于他告诉你什么情况下会有这些神话,这些神话证明了什么~
    可以学习

    Reply
  18. 看完推荐,于是去看了这本书,因为说是适合脑子混乱的人看,嘻嘻。前面几章挺有意思,从《人有两套生命系统》开始就古怪起来了。作者的确很渊博,所以,我无法判断他的论据是否都真实、正确,但就论据本身而言,很有意思。关键是他的论证,似乎有点胡言乱语,很多逻辑混乱,让人感觉作者想跳出既有他所反对的某些思路,但是,又跳不出。比如对进化论的态度,开始说是不能相信,后来又口口声声说人类应该如何进化。难道我没看明白,这个进化和进化论不同?

    Reply
  19. 要是哪天看见一国产票房冠军电影说的是某中古神话博士被凌晨电话惊醒要求调查一神秘事件,调查过程中逐步发现外星人就是经络变的并且扎寨月球,同时片中大量出现同仁堂软文,那我就告丫们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