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式提问

央视记者:“你最后终于拿到了冠军是不是特别激动?”
运动员:“我又不是傻子。”
央视记者:“刚才比分咬得很紧的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运动员:“很紧的时候我想到了你的同事赵忠祥老师。”
央视记者:“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跟电视机前的父母说两句话?”
运动员:“我是孤儿!”

每逢大型国际赛事,央视倾全力投入报道的时候,你总能在电视上看到如此央视风格的采访,这就像那个傻逼记者问“终于开胸验肺是不是特别高兴”这类问题一样。

往往遇到这样的提问,我总是觉得这些记者很弱智,因为我也是做记者的,至少这样的问题我是不好意思开口说的,这类问题等于根本没问。记者最忌讳问两类问题,一类是回答可以写一本书那样的问题,比如你问一个历史学家:“您是怎么看中国这五千年的历史呢?”如果这位历史学家心脏不好或者血压不稳定,估计你连听到他回答的机会都没有了,直接去八宝山了。还有一类就是预设好让人回答是和否的问题,比如央视的部分记者。

为什么央视记者给人如此印象呢?我倒认为,这并不是记者素质低下,能混进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还是有些本事的,我更相信是因为进了电视台后被驯化成了废物。如果我们分析一下,会发现,这类提问都是很有把握的,至少自己把握好了,至少回答的人不会乱说。关键是,这类问题不用过脑子,所以就不会犯错。

去上海参加书展,就遇到这样的问题,有个记者问我:“当你看到书展来的人这么多你有什么感受?”我是做记者的,遇到什么问题都明白提问者的意思,换句话讲,这就像一个刑警后来犯罪,他的反侦查能力会非常强。我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脑海里突然闪现了新闻联播里的一个场景——一个CCTV记者采访一个站在一片麦田边上的一个纯朴的农民:“你看到这一片丰收的景象,你是什么感想呢?”农民伯伯把事先备好的台词有表情地背诵了一遍:“这都是党的政策好啊,让我们农民过上了好日子,连续八个月没下雨,还是大丰收啊。这要是国民党,我们都不知道到哪里要饭去呢。”其实我也想这么回答,但是我怕当时笑场,这是一个笑点多低的回答啊。而且会感觉挺不尊重人家的。其实我知道他想要的答案——现在大家越来越喜欢读书了,现场一片和谐,大家非常喜欢看书,这充分说明,贵国正在崛起……如果你总是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样的回答,那不是很失败么。

后来在网站做视频访谈,主持人也问了类似的问题,我就有点烦了,变的一点都不配合。主持人问:“书展上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我的回答一样可以很主旋律,但我真不爱这么回答。我从来都是人多的时候会感觉从心里往外烦躁,可我能这么回答么?你看人土摩托是怎么回答的:“我看到一对双胞胎的小孩,长得特别可爱。”

后来访谈结束后,我专门向这个主持人道歉,这不是她的问题,而是这个环境的驯化有素。看来,并不是只有央视记者才有专门问这种问题的专利。

91 thoughts on “央式提问”

  1. 一个老师和蔼地问前来入学考试的6岁孩子:小朋友,你是喜欢音乐啊?还是喜欢画画啊!
    小朋友果断的回答:我喜欢猴子!

    Reply
  2. 央视记者:“刚才比分咬得很紧的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运动员:“很紧的时候我想到了你的同事赵忠祥老师。”

    为什么想赵忠祥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