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以色列

如果你去旧金山,别忘记在头上插朵花;
如果你去以色列,别忘记带一瓶老干妈。

去以色列之前,一位在以色列的朋友托我带一些榨菜和老干妈,我觉得有点夸张,但是后来由于拉杆箱太小,只好放弃。到了以色列,我就后悔没有把老干妈带来,因为带来之后我至少可以扣留一瓶,以色列的吃的口味都太淡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一路上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想念杨子送我的那饭盒包子的原因。如果你去了旧金山,别忘记在头上插朵花;如果你去以色列,别忘记带一瓶老干妈。

在贵国,我吃到的最难吃的西餐是德国餐馆的西餐,每吃一口我都会由衷地同情一次雅利安人。据说其他国家的西餐也好不到哪里去。

客观地讲,这次去以色列,我们每顿都是在当地最好的饭馆就餐,但我仍旧吃不惯。在北京我吃西餐觉得挺好吃,可是出去才知道,原来北京的西餐已经很本地化了。在外面虽然吃不惯,但是由于每天消耗的体力较大,每顿还都吃得快撑死了。

一般观点认为:一个比较散漫的民族,他们的美食业一定比较发达,世界上美食比较发达的有贵国、法国、意大利,的确,这三个国家的人都挺散漫的。因为他们把吃当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对待,每天要在饭桌上花很多时间,如果饭菜不可口,是无法体现散漫性格的。我猜想,如果一个宗教比较活跃的地区,美食业一定相对比较落后,因为精神层面远远超过了口腹层面。以色列人吃东西基本上不太讲究,对饮食的口感味道也没有什么开发与追求。

我们每餐都是相当的丰盛,第一顿早餐是在酒店里吃的,自助餐,各种吃的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两百多种,以前吃满汉全席也没见过这么多。面对几百种的吃的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有一半吃的我头一次见到,口味如何或者与什么东西搭配才好吃都不清楚,万一不可口就浪费了。还有一半我吃过,比如面包,有二十多种,但这一半有大部分我不喜欢吃,于是就剩下极少数我认为可以吃的东西,比如西红柿。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早餐,我五米一徘徊,最后拣了一盘子自己认为可以下咽的东西(如图)。

第一顿早餐

以色列人对把吃的做成什么口味不讲究,但是对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很讲究。犹太人禁食猪肉,阿拉伯人也禁食猪肉,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们还有一种禁忌,一些比较讲究的餐馆,遵照犹太教的规则,如果有奶制品,就不能有肉,有肉就不能有奶制品,这是《圣经》里说的,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们第一顿早餐就是完全按照这个规矩做的,只提供奶制品,不提供肉类。我们喝到了一种当地的三鹿牌酸奶,非常好喝。但是我也把牛肉馅的包子带进了餐厅,道德优越者又该批评我不守规矩了,就像我在不该拍照的时候拍照,不该吃肉的时候吃肉。我得给你们道德优越的机会,对吧,我不说出来你怎么能够有优越感呢。嗯哼!

西餐的菜单就两三页,头菜、主菜、甜品,你顶多也能点三样东西,多了也吃不下去,我往往是头菜沙拉端上来之后就吃饱了,等主菜上来之后,基本上就不想动叉子了。但是为了能让自己有体力,强迫自己把主菜吃下去。而这些主菜基本上是三文鱼和牛排之类的硬通货。以色列的鱼比肉还贵,在贵国,我一向是很喜欢吃三文鱼的,但是很贵,每次只能点上三四片,吃的还不过瘾。这回在以色列,他们做的三文鱼都是上来一整条,我终于可以尽情享受了。连吃两顿,终于把自己吃顶住了,这东西太腻了,未来一年内我不会热爱三文鱼了。于是我改吃牛排,也是连吃两顿把自己吃顶住了,未来一年也不会想吃牛排了。

在耶路撒冷吃午饭,上来一小碟调味品,绿色的糊状东西,其实就是当地的辣椒酱。没想到,这东西让大家开胃了,我把辣椒酱和在米饭里面,真好吃,连吃两份米饭,吃晚饭,陈楚生老师点了一个汤,服务员善意提醒陈老师,这个汤有点怪味儿,你可能不喜欢。陈老师犹豫了一下。我说,你在广东地区什么怪的东西没吃过,他们肯定怪不到哪里去。于是陈老师点了这个汤,等汤上来,才发现,哪有什么怪味啊,相当好喝,很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这反过来说明,以色列人如果吃中餐,一定会觉得怪怪的。

以色列有一种食品叫糊姆斯,一种糊状的酱,他们每顿饭都必有这种东西,据说是用鹰嘴豆熬制成的,很健康的食品,但我吃不惯,味道有点酸,把面包或者烙饼蘸着糊姆斯吃,我吃了一次就不想吃第二次了。但是当地人告诉我,这东西非常好吃。我倒是很喜欢吃橄榄,有点苦,放在嘴里,越嚼越香。

后来我反思自己,为什么土摩托出国后吃什么都觉得香,而我吃什么都觉得味道太淡,因为土摩托吃的是科学,只要能摄入足够的营养,吃什么不重要。而我吃的是味道,科学与伪科学的差距不过如此。

67 thoughts on “吃在以色列”

  1. 看完整篇 好想试试陈老师点的那个什么汤

    想像中是有点酸酸的味道!!

    我要去喝水了!!!

    另外,我也觉得三文鱼不错。
    但我一定要沾芥末才觉得它好吃!

    Reply
  2. 那盘早餐看起来很健康!好吃不好吃,就不知道了。

    不能继续看你这篇了,虽然写着不好吃,可我还是越看越饿,尤其那张照片,赶紧下线了。

    Reply
  3. 爱吃三文鱼,吃自助的时候,眼巴巴地等着,一来就扫空,如是二三,差点给赶出去,所以我也爱以色列。

    Reply
  4. 现在肚子空空,看了三表那一盘都觉得食欲大盛呐
    验证码居然还是“2488”“饿死爸爸”?

    Reply
  5. 去尝尝大婶子们在家现做的胡穆斯,那才好吃哈.

    中国心很难说,但中国胃真的是一生一世呢

    Reply
    • 对,对,对,尤其是男人,一辈子的口味基本就在5岁前被妈妈给决定了,但,作为采集动物的女人,适应能力却超强。在国外,一般都是男同志在宾馆里泡方便面,女人们边逛边吃,兴致和胃致都极高。呵呵,如果进化论再次能被应用,那么亿年之后,就只剩下女人物种了。

      Reply
  6. 验证码输入错误,从头再输一遍,尽量做到记忆无分毫之差。
    吃完中中饭,回来看西餐图片。呵呵。数了下,映在眼里的有16种,可能有重叠的。想起那本书一个小阿拉伯人到以色列人家,款待的就是另小阿拉伯人吃不惯的一种很甜的小圆球的东西,记不清了。西红柿下边是小小黄瓜吗,乳瓜么?

    Reply
  7. 好像有点牵强,中国人在世界上来讲算不得散漫,毕竟是东亚儒家圈的,不信奉及时行乐。印度人更散漫,但印度的食物一般,日本人不散漫吧,但日本的食物不错,而且他们更愿意花时间,一个寿司得弄多久啊,讲究得要死。所以跟散漫与否扯不上关系,一般来讲,少信仰、重世俗的民族会更注重吃穿一些。当然我可以说,吃穿也能成为信仰,反正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对的。如果从两个人吃饭或拉shi的动作都能推测出民族差别,这也未免扯淡一点(对不起冒犯了)

    感觉现在的中国人有点奇怪,到了发达国家死命羞愧着,要学习这个,要学习那个,不认同的都是愤青;到了落后国家又有一种肤浅的优越感,发现我们政府原来也不错啊,虽然没自由但是吃得好啊(= =|||)
    其实就TM地球上的两个地方而已。

    Reply
  8. 读完后现在我也陷入反思,为什么陈(黑)老师出国后喝什么都觉得不是酒、三表哥吃什么都觉得味道太淡,而土摩托老师哪怕在冰岛在非洲都吃嘛嘛香?原来真的是因为土摩托老师吃的是时候总有当地MM地陪,只要能摄入足够的谈话时间,吃什么不重要。而表哥和陈黑老师吃的是乡愁,荷尔蒙与胃酸的差距不过如此。

    Reply
  9. 尽管读了快一年了,但这是我第一次当猩猩黑留言,这篇写的我在大中午刚吃完竟然有饿了并留口水的感觉。。。

    上周刚认识一个以色列来上海出差的朋友,非常的有礼貌,非常的绅士,这几天看了你介绍的以色列的文章很过瘾,让我对这个国家很感兴趣,也才知道原来之前真的对以有很多误解。。。

    继续猫蹲儿看你的以色列游记。

    Reply
    • 原来是hummus,中文没反应过来,还是希腊的糊姆斯最好吃,粉红色的海鲜酱,一点都不酸,也是蘸饼吃的。

      Reply
  10. 坚定地选择做一个好人,让我在面对铺天盖地的流氓和道德感模糊的笨蛋的时候心理上充满自信和鄙视,但有些人给这种理直气壮的鄙视另外起了个名字叫道德优越感,不知道为什么,一件本来好像无比正当的事情因此又显得面目可疑了。 —据说是罗永浩说的

    Reply
    • 人家以色列在向中国推销自己的旅游资源,声光秀估计也是其中之一。话说没有表哥拍的图片,你知道那是嘛玩意儿吗?你既然道德高尚,可千万别说你没有看那些图片,否则你也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切~~

      Reply
      • 看了,可我依然不知道那是嘛玩意。我没笑一百步啊。就发了一段话。还得让您批评。 三表爱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我怎么说是我的事。您不是party。您不能限制我言论。谢谢

        Reply
  11. 不带老干妈其实也是对的。要不三表哥什么食物里都搁,就吃不到以国风味了嘛。
    不过我的厨房里老干妈是常年必备,德国同学以为那是个“看着很凶的男人”(因为它的商标照片不咋好看)。

    Reply
  12. 三表 说

    “道德优越者又该批评我不守规矩了,就像我在不该拍照的时候拍照,不该吃肉的时候吃肉。我得给你们道德优越的机会,对吧,我不说出来你怎么能够有优越感呢。嗯哼!”

    王朔 语
    “教育别人当好人是为了方便自己做坏人”

    Reply
  13. 太不幸了,我在饭点来到了这站,可饭还没着落呢,好饿…..
    更不幸的是看到了酸黄瓜,好多口水……

    Reply
  14. 在美国圣诞期间,犹太人经常去中餐馆儿,一是因为他们不过圣诞,二是因为节日期间很多饭馆儿不开张,三是因为中餐馆儿一般不会用奶制品。

    Reply
  15. 王三表的两个凡是:

    凡是以色列的,都是好的,即便嘴里淡出鸟来了,精神层面也是高的;
    凡是贵国的,都是不好的,即便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还是要它叫着散漫。

    Reply
  16. 糊慕斯是在阿拉伯和以色列地区很盛行的一种佐餐食品,概念和老干妈差不多。不过是糯糯,酸酸的,有种豆香味, 可以叫 小湿娘。

    如果能吃到阿拉伯大餐,还有一种主菜,叫:干粑粑。。 无论是形象,颜色都和名字及其贴切。希望吃的时候不要有心理障碍。

    Reply
  17. 挺好的。我这样告诉自己。等到我哪天不在以色列了,我也会想念这里的饭菜的。虽然我有一个坚挺的中国胃。

    Reply
  18. 想移民去以色列,很和我的口味。从来没觉得中国菜好吃除了粤菜几乎都是油及其多盐及其多要么及其辣还有不洁的感觉。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