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颜色

在以色列期间,我还是很想念饭局的吃货的。
某日北平时间后半夜,陈晓卿老师上线。
我说:“真想你们。”
陈老师说:“那我们视频吧。”
我说:“好,看到你我会哭的。”
于是我们视频。但半天看不到陈老师,只见黑影晃动。
我非常着急:“你能把灯打开吗?我看不到你。”
陈老师:“我屋子里的三个灯都打开了,快烤死我了。”
我:“哦,我忘了,你在开灯和关灯状态下都一个颜色。”

36 thoughts on “一个颜色”

  1. 大叔,你注意保养阿,都**岁的人了。
    趁着还能动 多打算出去畅快畅快,哪像咱们平民……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