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议

我买过很多历史书,中国的,外国的都有,中国的居多。但这些史书多没有认真读过,原因有三:一、多数时候是自己无法找到一个进入历史的突破口,即是什么让我会对历史发生兴趣?仅仅是了解一些历史常识?但这个动力不足以让我去读历史,了解完了又如何?我倒是想写一本《历朝那些鸡巴事儿》,专门研究一下古人是如何淫乱的,但前提是你得看好多关于历史的书,我的古文功底相当于现在的英文功底,所以作罢。二、很多书都是一些史学家或伪史学家的著述,其观点仅在我理解的范围之内,不足以震撼我,何必浪费时间去看这些嚼出来的馍馍呢。三、说到根上,今天了解历史,是为了能让自己更清楚底看待现实,仅仅把历史当成知识或谈资去了解,跟没了解一样,而今大部分撰述关于历史的书籍多数哗众取宠,因为图书的终端是市场,有商业竞争必然会左右它的初端,踏踏实实做学问的作者少了,急功近利的作者多了。

看过几本西方人些中国历史(文学)的书,文字、思路都是挺新颖,但感觉西方人还是太不了解中国历史,写的浮皮潦草,糊弄一下西方人倒还可以,糊弄中国人就不行了。我一直想看的是,能有中国人跳出中国人自己的思维局限去评判中国历史,这一点很难。别看今天中国人都已经很洋化了,实际上骨子里仍然延续了中国人传统的思维方式。就拿很多中国人谈论民主这一点,我一看到就想笑,骨子里还是不折不扣的传统思想。而从事历史研究的专家学者,往往是为了出学术成果,变得不学无术,整天研究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一来比较安全,二来比较容易出成果,从研究的思维上已经变成了定势,我看他们研究一辈子也不过是点缀一些历史的花边新闻。

前些天在三联书店买了一本《非议历史》,封面封底上的一些耸人听闻的文字让我怀疑这又是一本出于读者猎奇心里精心炮制的烂书,但翻了几页,觉得作者还算真诚,不是在故弄玄虚,便买了下来,回家看,挺好看,一晚上看一章,对于我这个不太了解历史的人来说,算是开了眼界。对于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但凡有点思考人生的想法,都想从历史里借鉴点什么,传统的所谓以史为鉴,在后来更多地被表面化和教条化,因为大多打着以史为鉴旗号的人,仅仅是看到了历史的表象,几千年来人们都在说以史为鉴,鉴到最后,历史永远停留在一个轮回中。这说明,过去所说的以史为鉴的人,一定是局限在某个框框之内,使之无法真正走出来审视自己或时代。更何况,一旦社会进入到某个经济繁荣时期,就更不会去想到曾经的教训,物极必反、盛极必衰是一个哲学问题,而在一个民族的兴衰发展规律上内在的原因一定是人的局限问题。以此审视当今时代,不亦如此吗。《非议历史》的作者周非,至少开始试图挑出这些局限去反思历史,从中可窥到一直缠绕在中国人亲手制造和迷惑的历史迷雾中的一部分答案。

《非议历史》从尧舜禹说到鸦片战争,纵贯数千年,但作者谈论的核心很清楚,那就是中国几千年灿烂的文明为什么没有让中国走向科学与民主,为什么没有让社会制度变得更加合理,原因是什么?那就是历朝历代的君王都希望建立一个像西周那样的理想社会,无论从制度的演变乃至统治思想体系的建立,无一不是从这个为出发点。而孔子把西周的社会制度研究了一遍并修订了历史之后,对后人的影响日渐加深,尤其是他作为一个思想家,他本身的儒家思想不仅被后人演变成一种宗教,也变成历朝历代统治者的“主体思想”,也就是说,任何一代皇帝,都要为自己的统治建立一套思想体系,而这套思想体系往往有过于理想化,越理想化就越容易出问题,越容易出问题,就越加理想化,然后就变成了恶性循环。写到这里你明白了吧。反正看这本书,字里行间都会让我联系到当下。到了汉朝,董仲舒确立了大一统的思想体系,历代君王都把个思想当成了宝贝,很简单,利于自己的皇权统治,但结果恰恰是大一统,把中国统死了。大一统是什么,周非在书里列举了十条特征:疆域大一统、思想大一统、学术大一统、皇权大一统、思维大一统、文武大一统、民族大一统、公私大一统、宗教大一统、好坏大一统。

《非议历史》对历代的知识分子进行了反思与批判,从春秋战国的策士到后来中国统一的谋士,知识分子逐步沦为皇权的工具,也是他们日渐丧失眼力,使后来的思想变得暗淡无光。这让一个地理位置上的封闭帝国上的人逐渐变成了思想领域封闭的人。直到后来被人用枪炮打开国门。

书里更主要反思了为什么中国过去对科学技术的不重视,这也是在古代形成的文人有了学问就要变成官爵思维定势,一旦为官就变成帝王的谋士,也变成了世俗认可的价值观——这才叫出人头地。因此,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给科学技术领域的人才提供过土壤,即便我们聪明地发明创造出一些东西,也都淹没在一种实用层面,而不会变成生产力突飞猛进(四大发明是最典型的)。因此,即便是在唐朝这样的盛世,当时全世界最强大的帝国,经济如此繁荣,也没有导致科技的繁荣。而进入宋元明清之后,不管是有科技萌芽还是有资本主义萌芽,因为没有这样的土壤,都胎死腹中。

可以说,中国是这个世界上相当奇怪的帝国,她创造了灿烂且阴暗的历史文明,现如今,我们对她的灿烂或阴暗都已麻木,儒教或儒家文化特有的溶解力,可以淹没任何一种外来文化的侵袭,这也让中国人养成了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心态。即便在今天,不管中国在各方面发展如何迅猛,她骨子里特有的传统局限制约中国进步的思维或思想体系仍然阴魂不散,说到大,中国出现的任何问题都可以从历史上找到;说到小,你作为一个人身上出现的种种问题也可以从历史上找到。总结一句就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个有先天缺陷的东西,遗憾的是在后来的进化过程中并没有把这个缺陷基因进化掉。

12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anoe
canoe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17:35:43

第二段第八个字写错了@[email protected]黑马输入法吗?

轻描淡写
轻描淡写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17:56:35

不断学习新颖思路。。避免不小心脑子坏了。

东床驸马
东床驸马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18:25:06

国宝又找我麻烦,真是巧合。。。我是赞成遗忘的,当年看完柏杨先生的倚窗闲话后就决定了,换一个体系,不想活得太累,象法兰克福那边的mm一样。

schwert
schwert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19:52:12

三表这篇写的很认真啊。

老猩猩
老猩猩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20:32:34

请问一下,有一期表哥以色列照片集的PPT封页和封底上有一张特别的小图片(红色的,两个人抬一颗心那张)。我想要这张图片的原始图片,不要从封面上截图哈。请发至[email protected]谢谢

look
look
Reply to  老猩猩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9:32:06

嗯嗯,那个我也喜欢。也发给我。

koko
koko
Member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22:38:10

最后一段的3句话想着费劲,皇帝不急急太监哇。
俺想明白了,历史赋予我看博客,我就认认真真地看。

带三个表姐
带三个表姐
2009年09月17日 2009-09-17 23:54:08

谢谢推荐,我去读一下。

keli247
keli247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8:06:50

谢谢推荐 不过以后用不着这么多人在一起下套

echo
echo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8:44:24

很多人问,为什么看历史,很多人回答,以史为鉴。

现在我来告诉你,以史为鉴,是不可能的。

因为我发现,其实历史没有变化,技术变了,衣服变了,饮食变了,这都是外壳,里面什么都没变化,还是几千年前那一套,转来转去,该犯的错误还是要犯,该杀的人还是要杀,岳飞会死,袁崇焕会死,再过一千年,还是会死。

所有发生的,是因为它有发生的理由,能超越历史的人,才叫以史为鉴,然而我们终究不能超越,因为我们自己的欲望和弱点。

所有的错误,我们都知道,然而终究改不掉。

能改的,叫做缺点,不能改的,叫做弱点。

顺便说下,能超越历史的人,还是有的,我们管这种人,叫做圣人。

——《明朝那些事儿》

我觉得吧
明月说的话比较有道理

老猫
老猫
Member
Reply to  echo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9:48:00

人间是没有圣人滴

复仇加百列
复仇加百列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9:07:06

很少跟三表的文章,今天这文章有味道,不跟不行。
中国自古以来的教育,是以服务王权作为目的,所以奴性是很重的,奴性重的文化,不需要教人去思考,只要求服从就是完美。没有思考,即使再多的以史为鉴,又能鉴出什么?所以永远停留在历史的表面,而深层的原因,一般人不会想到去追究,即使追了,也没那脑子,有头脑去追究的人,明白追究以后会有什么结果,就不去追究。
五千年的历史,太长了,许多东西是刻入基因并代代遗传的,而西方,从中世纪才开始摆脱蛮荒时代,随后就进入了一个文化碰撞的年代,民主就诞生于此。而西方的教育也并非为了王权,是为了宗教。目的不同,结果自然会有很大差别。

无饼
无饼
Reply to  复仇加百列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13:41:28

怎么解释日本、韩国、香港、台湾?

谁告诉中国教育必然导致不思考?宋代科技怎么说?明末“心学”怎么说??上世纪80年代又怎么说??为什么古代史书比现在写得好??

这些东西都是处在变化的时代中,停留在表面的是你。5000年的事情一句话就总结完了,自以为深刻的肤浅。

柳叶眉
柳叶眉
Reply to  复仇加百列
2009年09月19日 2009-09-19 19:15:53

顶一下复仇加百列。一切都围着最高权力—皇权的指挥棒转,确实把中国人害惨了。知道么,我忽然想起《大红灯笼高高挂》了,那就是中国的缩影。又惨又恶心。

x
x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17:29:23

基因的多样化是自然特征…不可能全部生物都是鸟,海龟进化成鸟要修改多少亿万个基因才可以呀…鸟自由短命,海龟老庄慢吞吞但长寿…问题是作为个人很多时候没得选

我来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2009年09月18日 2009-09-18 21:44:40

推荐LZ看看黄仁宇的书,那个很不错。

柳叶眉
柳叶眉
2009年09月19日 2009-09-19 14:37:11

三表和表粉们都撕开了嘻哈的假面,认真谈论起果实来了,比牛博还牛博。稀罕啊!我有点怀疑,老罗和三表在共享同一群粉丝。至少也是很大的橡胶园。

梦武士
梦武士
2009年09月27日 2009-09-27 22:12:09

其实作为学历史的人看到这篇东西挺悲哀的,现在真正的历史著作没人看倒是实际情况,但是好像大家有都想当然去猜测史学界的情况,有时候感觉真的很不爽。看了一下上面大家说的史学著作,或者说所谓的史学著作,除了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好像还真么有像样的,连黄仁宇这个美国式百家讲坛史学家的著作都能在中国大行其道。另外,很意外,没人说《明朝那些事儿》,这一点很欣慰。
另补一句,儒学不是宗教~儒学宗教说都是康有为这个伪儒生弄出来西化产物,当然任继愈先生力倡此说,但是先贤大家已经论述得很清楚了,儒学并不是宗教。

猩猩还是那个猩猩
猩猩还是那个猩猩
2009年09月30日 2009-09-30 9:51:31
又是一个疑似抄袭
又是一个疑似抄袭
2009年10月04日 2009-10-04 19:46:32

黎鸣在10几年前出版的《问人性》非常非常深入非常非常激烈的探讨过问题。看了小山的此文,我就觉得没有必要看了。估计小三会喜欢看看黎鸣老头写的东西。有博客可以看的(估计班门弄斧啦)。我个人比较赞同此观点。我们中国人最缺的是真善美中的真,追求真知识。学而优一则士就没有真知识了,也就无从谈科学和科技的进步了。

8年前在北京看小山的报纸上的连载(SM三国的),大呼过瘾。8年一直念念不忘,终于又找到了(中间过程还蛮波折的,最后管他是小峰还是小山,反正文字还是我是当时第一次看的感觉也就无所谓到底山还是峰了,8年来小山站到峰了进步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