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教材

有一次,听U2的唱片,躺在沙发上发呆,脑袋里开始想象一个场景:我在首都机场坐飞机,非常碰巧碰上了波诺,然后我像罗老师见到曾轶可一样,一定很激动,便上前要求合影签名,然后会问他很多问题,我想他一定很有礼貌对待我……这就是我听U2的唱片从来没觉得他们是一支朋克乐队的原因。事实上,当我看《波诺谈波诺》这本书的时候,发现我想象的场景出现,他一定是很有礼貌的。有诗为证:

书里面提到有一次一个很红的歌星到都柏林录音,波诺去录音棚看他,在停车场停车的时候,该歌星的保镖过来,说这个位置已经给爱尔兰一个歌星留了,你不能停。波诺说:我就是那个爱尔兰歌星。保镖说:你不是。所以坚持不让波诺停车。因为在保镖看来,爱尔兰歌星出门,一定会像他保护的这位红歌星一样是前呼后拥,保镖都拿着对讲机,还有一些马崽,浩浩荡荡。而波诺只有一个人,并且停车的技巧很差,怎么可能是爱尔兰歌星呢?全世界的人都是势利眼。于是我脑袋里又想象一个场景:有一天,小强老师出门,我给丫配上六个保镖,七个随从,一律全副武装,走在街上,颐指气使,一定会不断有人走上近前说:“钱学森老师,你又回来了?”“曾志伟老师,您来北京发展了?”“姜文老师,你最近还拍片吗?给我签个名。”我相信,一定会这样,连警察看见之后都要开绿灯。

《波诺谈波诺》是一本很有趣的书,整本书采用对话体,一个法国人,因为第一次采访U2,波诺对他产生了一个很好的印象,后来,波诺说,我们该好好谈谈,出本书,于是就有了这本书。作者米奇卡·阿萨亚很幸运,他回忆说:当波诺在一个有两万多人的体育场呼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觉得该有所回应了,便约了波诺,家长里短的开始对话。

这种体裁读起来很琐碎,没有时间线、空间线,就是聊到哪儿算哪儿的方式,这种方式很冒险,搞不好会很失败,搞好了会很精彩。而好的标准是,被采访者的谈话要一定很精彩,波诺做得非常漂亮。他不仅是一个歌手,社会活动家,也是一个头脑清晰、幽默深刻的聊天者。你想想,你平时都喜欢跟什么样的人聊天呢,就是波诺这样的人。整本书在阅读过程中,感觉是你在跟波诺对话聊天。能跟这种人聊天,简直是他妈一种享受。

出于对米奇卡·阿萨亚的信任,波诺在这个长长的对话过程中相当坦诚,不回避任何问题。你不用猜测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尽量把话说得最明白。而且,你根本感觉不到一个全世界那么有名的明星在为人处世上是那样的谦逊和蔼。明星给人的印象往往是:这孙子红了之后很雷人。然后变得虚伪和狭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喜欢撒谎,不自信,顾虑重重。最主要的是,这些人的表达都太成问题,说不清看不明,说出三里地你听不到一句像样的话,更别说精彩的“twitter式语言了”。但波诺不同,他口才很好,幽默、风趣,对很多问题都看得非常明白,说话入木三分,如果你把波诺的话整理一下,都可以贴到twitter上。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真诚,温和中带有一股挡不住的力量,作为一个摇滚歌星,你看不到他话语中那些愤怒和焦躁,他很朴实,在阅读中会让你产生亲切感。波诺说:

“不要对人们的符号作出反应——左翼、右翼、激进主义、极端保守主义。不要用谣言来判断别人。找到他们的闪光点,因为那会帮助你的事业。我紧紧遵循着一忠告。”

于是,我更想在机场上碰到他了。

米奇卡·阿萨亚的访问方式我很喜欢,他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仅仅扮演一个把握方向的人,他的话不多,目的是让波诺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当然,这必须建立在对对方全面了解的前提上——这家伙跟U2混了近20年。他的问题也相当随意,没有刻意设计。当然,这样的采访方式也很冒险,但用在波诺采访上会万无一失。

我知道,很多学新闻专业的同学看我博客,甚至我常常收到一些在校新闻专业的学生写来的邮件,问我新闻采访方面的问题。好吧,我告诉你,《波诺谈波诺》是一本很好的新闻采访教材,比你老师教的那些华而不实的马克思主义新闻学管用多了,只要你真的耐心看三遍,你可以去《时代周刊》工作了。别担心你对摇滚乐不了解,也别担心一些背景常识让你在阅读中感到困惑,当你看下去,你会发现这一切担心都是多余,波诺在回答中释放出来的信息不但会让你认识到这个爱尔兰小个子的一切,还会让你了解到太多摇滚乐之外的东西——你生活中会遇到的方方面面。

看完这本书,我也感觉挺遗憾,从我做记者以来采访的人有好几百了,还没遇到像波诺这样的人,唯一接近的是马未都。
——————————————————
本书作者Michka Assayas中文翻译成“米奇卡·阿萨亚斯”,我到网上查了一下,鸭长得像一个纯种法国人,所以,Assayas这个名字最后一个“s”不发音,应该叫“米奇卡·阿萨亚”。有人会觉得我多事,你说如果你叫“章脑丸”,我们都叫你“章脑残”你舒服吗?哈哈!顺便要提一下,这本书的翻译有少量错误,都是编辑马虎造成的。

guest
3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
J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21

中新网11月12日电 综合媒体报道,11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2009年度“全球最有权力人物”排行榜,将67名国家元首、政界人士、商业大亨、宗教领袖等列入榜单。美国总统奥巴马高居榜首,俄罗斯总理普京名列第三。榜单前10名中,有4名国家元首,6名商界领袖。

转自QQ新闻
第二名尽在不言中

三表早睡

翠枫居士
Guest
Reply to  J
2009年11月13日 12:46

跟这有个吊关系啊 基本是供某些人YY的东西,其他还有啥意义呢?????/

别摸我大腿
别摸我大腿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23

我就在都柏林呢,呵呵!

耳旁风
耳旁风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38

U2,下一场音乐会就瞄准他。

新陳代謝
新陳代謝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41

天涼了 穿上自己心愛的毛褲吧

hypnos
hypnos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54

上個月去chicago看了U2的演出 眼淚差點沒飆出來 可惜財力有限只能買比較靠后的座位

一言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56

我要问你借此书。

渔果
渔果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2:56

点一下

Xiaoxing
Member
2009年11月13日 03:51

“比你老师教的那些 不 华而不实的马克思主义新闻学管用多了”

路过
路过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4:28

Bono!

李小侃儿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7:08

嘿,马未都感觉还不错。

大灰郎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8:37

哈,我希望能在机场的厕所碰到他

我跑题了吗
我跑题了吗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8:44

不过这么一说,想一想小强老师真的狠像钱老师啊

CHEN
CHEN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8:52

明星给人的印象往往是:这孙子红了之后很雷人.

哈哈,简称“孙红雷”~

vita
vita
Guest
Reply to  CHEN
2009年11月13日 09:08

哈哈哈哈。全文笑点在此。

Chloe
Chloe
Guest
Reply to  vita
2009年11月15日 22:55

看到此处就趴下了

陈丹
陈丹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09:18

Assayas最后一个s是发音的,法语并不是所有最后的辅音都不发音。
他跟那位法国导演,张曼玉的前夫,是亲兄弟。

林琳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10:17

是我多事,觉得不对,要说——
其实那个Assayas 的s是发音的。
这里http://forvo.com/word/olivier_assayas/可以听到发音示范。
如果纯种法国人指的是高卢人,那Assayas们就不是。这个姓很少见,41年到65年法国有七个人出生,其中巴黎的4个就包括55年生的Michka和58年生的拍电影的Olivier。比熊猫还稀有。66年到90年生出了两个人,是不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小孩子呢也不好说。他们的爹是君士坦丁堡人,叫Jacques Remy,也是拍电影的,二战时为了躲集中营还到南美去拍片逃难。生在土耳其所以才有这么一个颇有希腊味道的姓。另外,据某反犹网站揭发,他们是犹太血统。
哪儿的人算纯种呢,其实,尤其是看得出来的纯种。Michka和Olivier的照片我觉得太不像勒潘老师, Jean-Marie Le Pen 会希望看到的纯种法国人模样了,头发又黑又卷,眼睛漆黑,精明透顶,还很瘦,一副地中海人的长相,滑头滑脑,太不让人信任了。纯种法国人,勒潘老师认为,起码要向他看齐,少量黄头发,谢顶,胖乎乎,大肚子,憨憨厚厚的,戴付金丝眼镜。其实很像唐杰忠老师的黄金甲版。最不济也要像美女演员德诺芙看齐,金发碧眼,足以代表法国做女神雕像模子。
萨科奇也不是纯种,也是犹太人,我想一定是因为他不纯种加犹太才反华的,嗯哼。
再说,也不能因为是法语就最后一个辅音一律不发吧?外国人外国姓儿放到法语里不发怎么行呢。张曼玉老师到了法国就被唤作马季常嗝 Maggie Cheung。那个鼻音G,法国人打死也要嗝出来,一是他想不到这是鼻音,因为他没有eng这个音,唉;二是他使劲嗝一下,表示他也能说外国话了。见到一个亚洲人就往人家名字后面加嗝,也不管有没有鼻音,很多人都这样。
多事多完了。

DaxP
Guest
Reply to  林琳
2009年12月6日 14:01

解答的很清楚 而且那个推荐的网站forvo.com很好 收藏了

butter
butter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10:35

这孙子红了之后很雷人…
我就记住这句了。。。。

自由风
自由风
Member
2009年11月13日 11:53

三表哥啊,不带这样滴!
这本书是不是因为你的推荐才没货了啊?
我也是学新闻的,基本上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机看你博客更新了没有。
最近也在研究整一个独立博客,但是还没等写东西呢,就被GFW了。。。

翠枫居士
Guest
Reply to  自由风
2009年11月13日 12:48

哥们 你这也太什么了吧 你以为GFW那么低俗呢 是个人就被 GFW 啊

自由风
自由风
Member
Reply to  翠枫居士
2009年11月13日 18:13

糟了,又留下了语言漏洞。
我的意思是说,使用的服务器本身就是被墙的 呵呵

无语
无语
Guest
Reply to  自由风
2009年11月13日 21:31

这么快就没啦?我早上起来看还有呢,没来及买,现在就没啦?无语啊

1992
1992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13:05

“不要对人们的符号作出反应——左翼、右翼、激进主义、极端保守主义。不要用谣言来判断别人。找到他们的闪光点,因为那会帮助你的事业。我紧紧遵循着一忠告。”

这一句建议张贴在新上任的教育部部长办公室

ldragon
ldragon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20:30

俺为什么没看,因为俺不懂流行音乐,怕读不下去。波诺感觉有点像博主链接里的某个男媒体人,也许是“猩猩”相惜模仿的?

nina
nina
Guest
2009年11月13日 22:03

其实我觉得似乎跟整个西方文化的教育背景也有或多或少的关系。好像他们很注重幽默感的培养(maybe德国人除外)。很多外国名人都很会搞笑。我以前很喜欢无所事事在Utube上看外国帅哥的上节目受采访。最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那个supernatural的Jensen的加拿大影迷见面会。也是fans问问题,他回答。平淡无奇的问题都能给回答得很搞笑。。。

nina
nina
Guest
Reply to  nina
2009年11月15日 11:47

刚刚无聊在new york times看到一文章写BONO和柏林墙的,很搞笑说他和乐队20年前去柏林参加支持柏林墙拆除的游行的时候,站错了队伍,走入了反对柏林墙拆除那边去了。他们想象第二天不少报纸上的照片赫然有他“反对拆除柏林墙”义愤填膺的样子都觉得搞笑。然后还说,绝对不是最后一次BONO犯这种错误。。。
In fact, the band had gone to the wrong side of Potsdamer Platz (and of history) and took part in a march against the fall of the wall. It was like a bad Irish joke. The bandmates found it darkly funny to imagine the papers back home carrying a photo of them protesting Mikhail Gorbachev’s great drawing back of the Iron Curtain.
http://www.nytimes.com/2009/11/15/opinion/15bono.html?_r=1&ref=opinion

trackback
2009年11月13日 22:58

[…] Posted 新闻教材 […]

cleverdie
cleverdie
Guest
2009年11月14日 00:23

上次在涵芬楼看到过

阿修罗
Guest
2009年11月27日 22:50

今天再次把这篇文章看了一遍,决定去买这本书

willwong
willwong
Guest
2009年12月7日 14:17

我严重反对你这样评价“华而不实的马克思主义新闻”
,因为马克思主义新闻,连华而不实也算不上,最多是
陋而不实,问题是,
竟然还有相当多的250在做拯救所谓的马克思主义,
不管是出于策略或别的目的,正因为这些马克思主义学者,
在贵国,马克思主义就是一具僵尸,而且让人狂躁与不可接受

32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