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想报道这件事么?

王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博客读者。
   因为一件困难的事,给您发邮件,寻求道义的帮助,如果能稍加指点,将非常感谢!
   事情是这样的:
   武汉大学的著名教授,设计学院院长张在元博士,在国际建筑设计竞赛获得17次奖项,为学校、国家作出了杰出贡献(2005年指导学生获得中国第一个UIA金奖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奖”),
   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都曾有采访。创办武汉大学建筑系,为此事寻求过钱学森的帮助(随便搜索“晚年钱学森”就能知道)
   他,这样一个称得上杰出的知识分子,竟面临绝境、被学校弃之如敝履!2年前,他得了一种很稀有的病(神经元传导障碍),已经病危。然而,他所在的武汉大学今年竟然派员到他的病床前,当着不能言语、靠呼吸机维生的张在元博士宣布:终止他与武汉大学的聘用合同,停止医疗费和住房。当时张教授如遭雷击,面色大变,老泪纵横!
    我们学生深为老师的境遇不平。可是,投告无门!现在张教授生命垂危!请发动力量救救他吧! 
    中国知识分子的下场竟然如此之惨不忍睹!教书育人的机构,难道可以不讲道义吗?中国的最高学府怎么可以这样冷漠无情?

    您也看到了,我这个学建筑的学生文字水平比较差,对于政策也很少关注,只是凭直觉的道义感在操作这件事。希望能引起媒体关注。
     详情请联系我:13501220120(北京)戚非子

240 thoughts on “有媒体想报道这件事么?”

    • 是驴,难免有一天会被卸磨,没有劳动合同的驴,一般都会被分解成酱驴肉。在河北很盛行。

      毛病不在驴的健康状况,而在于对驴的态度,贵国几百万上千万的社 会主 义建设者,不是N多年前就被社 会 主 义的坚强领导们科学的发展成了正确下岗的驴肉吗??

      • 本人几年前当过大学老师,晒晒工资单:
        本科生没工作经验的1800一个月,研究生没经验的3000一个月。基本课时每周12-18节,超出了才给课时费,本科生20多一节,副教授40多一节。要在本校赚外快的,比如给成教上课的,课时费打6折,40%上交上级单位。别的收入部分:国庆,新年发些购物券和现金2000-3000块。现在大学老师没有聘用制了,新来的都是合同工,就是说可以马上滚蛋。本人头两年没有医保社保,后来也没给俺补上。工会,有等于无,因为工会经费都得领导批准才发放。所以谁也不会替你说话的。俺觉得自己就是个民工,和广东工厂里的打工仔是一样的。唯有拼命在外接课/客,寒暑假办培训班招生,才能保证生活。所以当大学老师没有想象中清闲,也一点都不高尚。因此我很理解张博士的遭遇,也很同情,实际上这只是冰山一角。

  1. 学建筑的人都知道张教授,近年鲜有他的消息,前段时间对此事有耳闻,非常震惊。。。愤慨,非常担心张教授,希望有媒体关注!

  2. 靠,这是什么思维啊?
    武汉大学有义务为每个老师养老送终吗?医保去哪里了?(说医保可能比较扯淡)
    要用纳税人的钱养活某“功勋卓著”的人吗?单位要尽自己份内的义务,个人同样有自己的职责,别什么都往单位头上推

  3. 王老师,想对您的T衫提点小意见:
    能做点XXL或XXXL的么?
    要不然我只能眼看着别人穿了,这种感觉您是体会不到的。
    要不您有时间问问六爷,可能他老淫家是深有体会的。
    能定做也中。您考虑一下。

  4. 如果属实,这个学校就是畜牲当道!赶紧找个好律师,告丫的,顺带让舆论把这王八蛋校长扯下来!

    • 作为一个武大娃,我想说武大今年丑事多了去了—但是这个操蛋校长顾海良的位子做得还是蛮稳当的—
      不过我听说顾海良也不长久了—自他从党委书记降级成校长—他自己也预感不太好了—

      • 我也是武大的学生,前几天刚刚还在闹邓晓芒老师的事情,妈的,现在又搞这样的事,老子后悔了,真应该去华科的。。。老子要骂人,个婊子养的顾海娘!!!那个龟儿子支持这件事他妈的死了都要被鞭尸!!!老子想杀人,

        • 其实不是个别校领导能左右的。顾至少没让那么多牛逼的老师走掉,前几年留住了赵林,这次又承诺邓晓芒老师不会走,只是另外帮助华科建设人文。要学点本事还是去华科好,但武大的校风和风景是很多学校没有的,要满足。

        • 淡定 淡定

          这件事情我觉得一方面靠舆论压力,多在校内和天涯这些网站上宣传

          然后就是学生有时候就应该向学校施加一些压力,然后看看能不能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些问题

          国家的体制导致,我们出了什么问题都得等上面来一个人给摆平,人民民-主专政的jb体制

        • 武大的校风叫好啊?你是跟华科比的吗?有没有搞错啊!那个风气那个莫斯我就不多说了,我去华科同学那住的地方待过几次,那个差异感,就像换了一个国家的感觉……总之武大感觉比较浮躁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多,不是一个适合沉下心搞学术的地方

          ps.我就是武大人

  5. 。。。。。。作为一个在武大呆过四年的人,我觉得很丢人!但是,在转过国内这么多所大学之后,我觉得任何一所所谓的“大学”都是收学生钱、对上级负责的的机构,如果按照学校的本职要求来看,它们的道义早就丧失了。在他们眼里,可能只有拉经费、做项目、比排名吧。
    对学生忽悠大于教育,敷衍多于真情。很奇怪每年校庆都有校友回来捐赠。呵呵,如果是我,绝不捐赠,只因我对这些冷漠的教育机构(恩师、同窗除外)没有感激之情,只有相互利用之后的漠然。

  6. 创办武汉大学建筑系的人居然和武大是聘用关系,这武大也太牛逼,这哥们也太不会保护自己。

  7.  张在元,故乡是湖北省公安县长江边的一个小村庄。1966年于公安一中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1967年开始参加国防三线建设任建筑设计描图员。“文化大革命”十年绘制毛泽东主席大型油画肖像260余幅。1982年开始参加国际建筑设计竞赛连续获17次奖项。1984年开始主持筹备武汉大学城市规划专业。1988年赴东京大学留学师从国际著名建筑师楼文彦教授。1995年获东京大学工学博士学位(主攻现代建筑与城市设计)。

    • 张教授,听过一次和刘校长两个人一起的一个讲座,很难忘。
      少见的好老师。
      武大的做法太不厚道了,几百万贪都贪了,又搞起兔死狗烹来了。

  8. 作为武大的一名学生,我绝不相信有如此的事情会发生,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也许真有此事也难说,唉,武汉大学现在正面临多事之秋,还希望各位给予足够的谅解和指正,武汉大学是一所好学校,真不希望就此声誉扫地啊~~~~

    • 看了邓老师的事情没?学校搞的一团糟,顾海娘还去找华科的校长掐断后路,真不要脸,我爱我们的母校,但是那些恶心巴拉的人看着难受,就像捏在手上的脓,甩都甩不干净

      • 如果我的学弟学妹都是你这种素质,我只能说很遗憾,看来我们的武大真的没救了。看到太多只会骂学校却什么也不能为学校做的学生了,不过像这样用些乱七八糟的语言攻击自己母校的还是第一次看到。记得我的一位同学工作以后有一次接受采访,采访结束后所有的记者佩服的说不愧是武大毕业的,同学当时那叫一个自豪啊。这位谁,请问你有这样的意识吗?除了骂,你想过你能为学校做些什么吗?武大的衰落,不只缘于管理层的腐败、不作为,也缘于很多毕业生令人难以满意的形象以及行事作风。如果你什么都不能做,至少不要为学校丢脸

        • 我不是武大的,一直以来我很羡慕武大,我所在的高中每届能考上像武大这样的大学也不多,所以武大在我心中一直是很美好的。但刚才看了上面自称是武大的学生的言语,真觉的不是我能想到的,虽然我现在的学校很多人说话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一个大学生真不应该说的这样直露,毕竟每个人都只是普通的一位,不可能没有犯错的机会。他们能取得现在的成绩,就有一定的能力。不过作为学校的一份子,学校发生这样的是,是应该被批,不过方式不应太粗鲁。

  9. 这么有名的教授,按说大学都应该抢着要啊,以增加自己学校招生时的砝码,为什么要抛弃呢。就因为他快死了?这不符合逻辑啊?死了也可以留名啊?我的导师们的待遇都挺不错啊,这么有名的为什么如此下场?如果信中内容属实,这其中肯定有更蹊跷的东西。这位写信的学生是不是断章取义啊?

  10. 搜搜和这位张先生有关的资料。。。貌似挺奇怪。。。抱歉偶阴谋论调。。。感觉这位也不是什么正路子上的家伙。。。

    • 哥们,如果一个东大(注:东京大学,跟国内各种东大一概无关)的博士都不是正路子上的人,那你不如直接说搞建筑的都是狗他妈带大的算了……

  11. 还是应该查证一下吧?无论是有无功勋,学术如何,人品如何,哪怕是后勤的一个工人,学校一般也很少会解聘一个马上退休而且重病的人。更何况这个人即便病了,也可以利用他的名声招研究生、申请项目。这个情况太蹊跷了。

  12. 我来说两句吧 虽然我一直是看三表叔博客的 但是很少当猩猩 我本身是武大的 但不是城设的 看到这篇日志 我本来想在校内上写篇日志声援这个博士的 但在我发表之前我本着求实的态度去问了一下我一个城设的学姐 看事情是否属实 得到的结果是这个博士确有其人 而且是他们的前任院长 这封信的内容属实
    但另一方面 我的学姐说这个博士本身很有很有钱 有自己的公司 女儿也混得很不错 所以治疗费用并不用担心
    当然 这并不太表学校做的是对的 这种对待一位功勋卓著的老教师的做法只能说令人寒心
    对于楼上的各种评价 我想说的是 这种事本身在国内见怪不怪 但是如果你以此批评国内的大学乃至武汉大学的话 我只能说不要那么幼稚了 这种J8事实很平常的好不好 你真以为大学是个什么地方 鸟大了 什么林子都有
    还有那个SHIRE的 我真心希望你能得个什么绝症 然后你单位一脚把你踢开 因为我绝对相信医保制度和你本身的贱坚强一定能带你走出困境的 嗯哼~

      • 我也觉得这种名教授一定不缺银子,至于老泪纵横,那可能是对学校的做法感到寒心吧…..如果这些是真的.

    • 我是武大城设院的学生,大五(建筑系五年),应该是和张院长有过直接接触的最后一届学生,我大二时他就病倒了。
      张院长是东京大学的博士,属实,是因为国际竞赛获奖受到那边教授的邀请。回国后05年任我们院院长(出国前本身就是我们院的),在任期间确实对我们学院有所贡献。至于楼上有人说“这位也不是什么正路子上的家伙”的猜测我感到很费解。
      至于“我的学姐说这个博士本身很有很有钱 有自己的公司 女儿也混得很不错 所以治疗费用并不用担心”,我以及已经毕业的一些学长学姐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样的:作为一名建筑师,张院长的确有自己的建筑事务所,但并不是什么很大规模的公司,卧病几年,几乎没什么盈利,院长的妻子是医生,女儿在美国读书,整个家庭目前没有良好的稳定收入可以继续支付高昂的医药费。为此,他妻子多次找学校理论,并无成效。
      作为该院的学生,这是我知道的信息,虽然我不能保证完全正确,但我想说,请“七七以北”这样的热血青年公布一些信息时更慎重一些。对于你们自己,可能只是一时爽快,但对于我们真正接触过张院长的学生来说,看到这些信息很心痛。。

      • 首先 我并不是图一时爽快才公布这些信息 因为我即使公布了,了 我也不觉得我怎么爽快了 我也是因为为这位博士鸣不平才关注这件事的 怎么说呢 如果我公布的信息是虚假的 并导致了你的不快 那么我道歉 但对于我本人来说 就我所看到的 我认为武大里面的知识分子要么混的极其差 一旦自己活着家人得了重病就真的很艰难 要么就混的极其好 而领导则一般是后者 所以我才认为我之前发布的信息是可信的 这之后我也会找更多人去求证这些
        至于学校 我只有一句话好说 那就是 我无话可说

  13. 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大家别激动先……武大是个好学校这是毋庸置疑的,请不要趁火打劫。

  14. 单一个体在权力集团面前几乎没有话语权。

    建议:围魏救赵——从武大的院长、副院长查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