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想报道这件事么?

王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博客读者。
   因为一件困难的事,给您发邮件,寻求道义的帮助,如果能稍加指点,将非常感谢!
   事情是这样的:
   武汉大学的著名教授,设计学院院长张在元博士,在国际建筑设计竞赛获得17次奖项,为学校、国家作出了杰出贡献(2005年指导学生获得中国第一个UIA金奖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奖”),
   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都曾有采访。创办武汉大学建筑系,为此事寻求过钱学森的帮助(随便搜索“晚年钱学森”就能知道)
   他,这样一个称得上杰出的知识分子,竟面临绝境、被学校弃之如敝履!2年前,他得了一种很稀有的病(神经元传导障碍),已经病危。然而,他所在的武汉大学今年竟然派员到他的病床前,当着不能言语、靠呼吸机维生的张在元博士宣布:终止他与武汉大学的聘用合同,停止医疗费和住房。当时张教授如遭雷击,面色大变,老泪纵横!
    我们学生深为老师的境遇不平。可是,投告无门!现在张教授生命垂危!请发动力量救救他吧! 
    中国知识分子的下场竟然如此之惨不忍睹!教书育人的机构,难道可以不讲道义吗?中国的最高学府怎么可以这样冷漠无情?

    您也看到了,我这个学建筑的学生文字水平比较差,对于政策也很少关注,只是凭直觉的道义感在操作这件事。希望能引起媒体关注。
     详情请联系我:13501220120(北京)戚非子

240 thoughts on “有媒体想报道这件事么?”

  1. 天哪!这是武汉大学学生的文笔么?什么叫“停止住房”?莫非张教授这把年纪了还在住福利分房?

  2. 有图有真相。欢迎围观http://t.sina.com.cn/1652787044。借表哥宝地答疑:1、我为什么会知道?答:我是张在元的学生,常有联系。2、有没有张老师家人的授权?答:是征得同意的。3、为什么我在北京?答:因为早就毕业工作了。4、有何不便?答:公布哪些具体细节由法律代理人决定。目的是解决问题,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作为武大学子,适当为尊者讳。

  3. 我也是学建筑的,有些课本还是张教授所编
    和学生关系好的老师往往不会讨好领导
    很多知识分子喜欢被人拍马屁
    身为湖北人,就我所见所闻,湖北的大学暗箱操作还是蛮多的
    相对来说云南这边就淳朴点

  4. 现在高校都是聘用制了,还一年一签合同,是挺无情的,学术无止境,一拨一拨换人,是很残忍

  5. 我是一只母猩猩,与我相伴十年的公猩猩去年因一场车祸永远的离开了我。他非常热爱音乐和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而且很喜欢读你的博客。他的离世让我感觉到对生活彻底的绝望,我成了一名正在疗伤的忧郁症病人。在每天的巨大悲伤和无所事事的百无聊赖中,我开始读你和桑格格的博客,很奇怪,有时候我竟然可以被你们的文字触动而笑出来了。谢谢你,还有格格。不知道怎样表达我的心绪,只想你可以看到这篇留言知道在遥远的东京也有你的读者,并因为你的文字而逐渐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谢谢。

  6. 合同!关键是合同!合同里面怎么规定的,就怎么做。不多,不少!

    不要看到个大个子,就把所有的责任往大个子身上推。

    你想享受终身聘用制加终身医疗保障吗?可以。但代价是,只有天分很高的人有被聘用的机会,而且工资会长期保持在很低的水平。我们国家过去不就是这样的么?你仔细想好了吗?你愿意这样吗?

    多数合同的结构是在反复博弈和互动中形成的,倾向于达成对双方而不是一方最优的安排。看起来对一方不公的安排,完全可能实际上是很公平的。

    如果企业不肯给你终身聘用和终身医疗保障,很好,多要点工资就可以了。你可以拿多出来的工资到市场上买商业保险,获得你需要的保障。

  7. 我也曾是武大的学生。在对武大痛心之余,我也要对我上面一些亲爱的校友们感到痛心。武大最近是多事之秋,高层贪污、邓晓芒出走,又爆出张在元教授的医保门。我爱武大,它的确人杰地灵,仪态万方。但我一点也不想为母校遮羞,武大的贪腐、麻木不仁已经箭在弦上,如不清策,迟早一败涂地,我们手中的学位也将一钱不值,成为耻辱。
    难道最近几年曾经或正在武大生活的学生们感受不到学校管理秩序混乱、食堂贪污腐败严重、教师待遇极差,行政管理人员人浮于事、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你知道学校的行政楼、教务处,多少学生急匆匆地要求他们办理出国手续、证明书,总被一次次地支唤,而这些人都在上网打游戏,让学生心急如焚。我当年硕士期间给学生代课,一个学期仅得授课费700元,这个数字难道不会让你匪夷所思吗?如果教师毫无外快,只能清贫度日。腐败案里所提的弘博公寓我也是住过的,建筑偷工减料,家具碰碰经常掉皮,管子这里漏漏那里漏漏。食堂东西根本无法下咽。这些东西学生们想必都深有体会,怨声载道吧。
    我也爱武大,但你要是爱武大,就别怕家丑外扬。我为这些家丑终于有一天都昭示天下击掌欢呼!武大如果永远偏安一隅,只能一代代地委屈了学子,寒了教师们的心。易中天、程千帆,包括前日被苦苦挽留的赵林,何以出走?大学若无大师,有大学何用?我们武大学子的神经也得彪悍一点,让舆论监督帮我们把蛀虫们都一一清理干净。蓬生麻中,你既然相信皇皇武大已近百年,就要相信,如果她真有能担得起百年之称的体魄,也不会被一时的风波所击垮。

    • 中国的大学基本都这样,谁也没比谁干净多少
      有些地方,武大还算做的好呢

  8. 在贵国,只要你的官职达到一定级别,那么,共产主义在你这里就实现了。看来张院长现在没有担任现管院长职务了。所以搞成这个样子,卸磨杀驴了

  9. 合同!关键是合同!合同里面怎么规定的,就怎么做。不多,不少!

    不要看到个大个子,就把所有的责任往大个子身上推。

    你想享受终身聘用制加终身医疗保障吗?可以。但代价是,只有天分很高的人有被聘用的机会,而且工资会长期保持在很低的水平。我们国家过去不就是这样的么?你仔细想好了吗?你愿意这样吗?

    多数合同的结构是在反复博弈和互动中形成的,倾向于达成对双方而不是一方最优的安排。看起来对一方不公的安排,完全可能实际上是很公平的。

    如果企业不肯给你终身聘用和终身医疗保障,很好,多要点工资就可以了。你可以拿多出来的工资到市场上买商业保险,获得你需要的保障。

  10. 作为曾经的建筑系的学生,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难过。张在元老师在我在校期间还不在编,好像是客座的,后来应该正式加入。没有得幸他的授业,但他的讲座和著作让我们受益不浅,的确是位有学识,有风度的师长。系里的人事复杂,不知道他这些年的情况,生病的事情也曾听闻,岂料现在病危,又加之学校如此狠手,真是天命无情。唯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此事。

    我基本上不在网上灌水,不参与讨论。这次是例外。因为我觉得国内高校的问题大家都有目共睹,没有要造谣生事的意思,只希望能引起网友的关注和讨论。说实在的,这些年高校干出的让人不齿的事儿还少吗?

  11. 这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比一般想象的糟糕。。。
    从社会现实看“合同”也不太可靠。。。
    长叹~~~~~~~~~

  12. 公有学校和公有企业一样不靠谱,如果基础公共投资有完善的监督机制还行,否则学校的运行就和学校的房子一样扯淡,体制决定这类事还会层出不穷。

  13. 以下内容转自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71123
    ===================
    发表评论人:[游客]t [2009-11-16 0:48:53] ip:58.19.71.* 删除 回复
    大家不要被这个消息忽悠了。真是情况如下:上个世纪80年代张在元先生,确实是在原武汉大学任教,不久以后自己不辞而别,前往东京大学读博(论文博士,前后花了8年时间),之后又辗转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世纪之交前后张先生回国,回国后头几年一直自己开公司(公司名称:喜马拉雅空间设计,该公司被张先生自己号称为美国、西班牙、日本、中国跨国联合的建筑设计研究机构。实际上仅仅是张先生自己注册的公司。为了把名声做大,他聘请了读博期间的各国同学为设计师,虽然无实质性的聘用关系,但张先生仍然以此为噱头,号称喜马拉雅为跨国的学术机构,这样显得很学术性而非商业性。),公司经营状况一般。于是张先生萌发了返回学校教书的念头。2005年,武汉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领导班子换届,张先生获悉院长可自由竞争,于是参加了新院长的竞选。由于新武汉大学领导班子不熟悉其历史,在三位竞争者中排名最后的的张先生又获得了当时在位的某校领导的青睐(也是被其获得多个国际大奖的光环以及喜马拉雅的背景所忽悠)。于是顺利走马上任,上任前签署了院长聘用协议,协议规定聘期为4年,且人事关系不进武大。上任不到2年,张先生便得了一种怪病,运动神经元损伤,俗称”肌无力“。此后无法胜任院长工作,学院的行政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张先生得病之后,学校与学院先后为其花费了不下20万的治疗费。站在学院学校的角度,张先生上任不到2年,工作无法胜任,且增加了医疗开支(相当于普通教师15-20人的医疗费)。2009年4月底,张先生聘任时间到期,学校即刻解除了聘任关系。
    这则消息中存在玩文字游戏的地方。1、号称张在元先生为老教授。张在元先生离开原武汉大学时,职称为讲师,2005年利用学校的某领导的信任,外聘成为院长。在未走正常程序的情况下跳级评为教授,因此张先生只能称为新教授,称其为老教授有不实之嫌。当然从年龄的角度这样称呼,也说得过去。2、作为外聘的院长,解聘符合合同要求。3、所谓杰出贡献,在学者的眼里至少应该是个长江学者。文中以指导学生获得一个大奖就认定其成就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且该大奖也并非中国的第一个,上个世纪90年代,天津大学的学生就已经获得过了。他自己获得的17项国际大奖大家可以自行上网搜索一下含金量,不要被”国际“二字忽悠了。
    —————
    关于这个评论的内容及其真实性,我目前无从判断,现在也不好说孰对孰错,所以还是有待媒体或者有能力者对事件真相进行调查。

  14. 大学里面确实和官场上一样,尔虞我诈,拉帮结派,勾心斗角; 真的 确实是这样 我几个老师都这么说

  15. 看到张老先生的介绍里面有“入选剑桥大学《世界名人录》、《世界著名学者名录》”字样,不禁想说几句。这些名人录根本就是骗钱的把戏,和剑桥大学也没什么关系。其它荣誉不了解,不评价。

  16. 不论事实如何,都希望教授能得到更好的治疗。

    热爱自己学校的人大概都会希望这些事情早日平息下来吧。

    好像从没有发过言,但这次实在不愿看到武大被整个端出来被骂来骂去!

    武大也许在很多方面都不如国内的有些大学,而且它确实有自己的问题,确实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好好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实在没必要因为某些人的不当行为,就给它扣上肮脏的帽子。而且我也相信武大改革的决心和能力。

    从武大走出来的某些人,正激烈控诉教育过自己的母校,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正门牌坊上的那几个大字?还记不记得老图书馆自习室夏日的清凉?还记不记得风雨操场上的哨声?。。。还记不记得每年3月间烂熳的樱花大道?。。。。。。如果你还记得,就请不要将污秽的字眼画在母校的脸上!

    总之,看到此贴很痛心,看到有些人的言论更令人发指!

  17. 我的朋友的事,她父亲被120害死了,不知道有媒体愿意报道吗?
    她的 QQ号 34560274

    生命与120急救
    幸运卷卷 发表于2009年11月06日 14:14 阅读(86) 评论(13)
    分类: 个人日记 举报

    最近家里事情太多,一直没机会来将一些事情写出来,今天父亲去世已经一个月了,再怎样也得把这些说出来了.起码让活着的人对我们恩施州中心医院120急救中心的真实嘴脸有所了解,避免以后发生类似的悲剧.

    以下以流水形式记述:

    今年国庆,,我还在武汉上研究生的课,原本10月7号考试后8号买好票回家的,结果10月6号晚10点突然接到LG电话,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父亲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了,当时头脑一麻,不可能啊 爸爸身体一直很好,从没生大病,也没心脏方面的毛病.很难让人接受,最后见到爸爸还是9月30号下午4点多,我带着行李准备去武汉,爸爸抱着树在院子里荡秋千,因当时开了车,我看到的还是一个远景………….结果当晚没睡 直接买票7号早上飞回.…………省略一些殡仪馆以及葬礼的情节.

    爸爸后事处理的差不多后,我了解到爸爸当时抢救的情况后对120的抢救抱怀疑态度:

    1,从爱民医院开车到体育馆路红磨房上面只需要2分钟不到的时间,从爸爸家就算走路的话也最多5分钟内可到医院,但120救护车当晚却8分钟才到,中途还打过去2次电话催促.

    2.我LG赶去父亲身边的时候,跟120电话就说了是老年人,50多岁,可能是心脏问题,接电话的护士问是否喝酒了,LG很肯定的回答没有喝酒.结果医生来的时候空手跟着上楼,居然还问是不是喝醉酒了,我LG肯气愤的回答,"没有喝酒,明明电话报案的时候就说清楚没喝酒是心脏有问题了的."后医生看见人已经不行了,才赶紧叫护士把急救包拿上来,注射强心剂,展开心肺复苏(俗话就是人工呼吸与按压胸口),按了一会,没有心跳,脉搏,呼吸,(没到30分钟)医生就放弃了,也没有用最重要的抢救设备-出颤仪(俗称电击),家属要求说送去医院,医生说人死了,医院不收了,拖去也没有用.拒绝送去医院,上仪器,继续抢救.宣布我父亲死亡,临走前不忘找我LG要了100块出诊费.LG问需要签字或者开什么东西么.医生说不用,直接找医院去开死亡证明就行了.

    我觉得该医生抢救过程不完善,没有尽力.上该医院网站查了这个急救中心的相关介绍,和心源性猝死的相关只是和抢救知识,便拉上LG就到恩施州中心医院(爱民医院)3楼的急救中心去找这个医生对质.一去急救中心,设备真是简陋,当时是个谭姓医生在那,我说需要咨询情况,并拿会出诊费的收据,于是他们赶紧补了收据,收据显示时间10月10号.姓名也打错了 用圆珠笔更正的.那个谭姓医生要我先找主任,于是来到一楼急诊找到李美清医生,我把死亡证明给他了,他一看说哦,这个病人在车上就死了 什么什么的.我说错了,他说你急什么,听我说,我说你压根都说错人了,他才仔细看了日期,发现不是另家家属找他麻烦后才电话叫出当时出诊的医生,又要我跑去3楼当面问那医生.

    邱江,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就是这个人的失职导致一条生命的无法挽回!!我问他当时为什么那么近,花了8分钟才到,他不承认说3分钟到的.我说不可能,明明我LG打出第1个电话后等了3分钟还没来,电信都有打印了2个电话间隔的时间都已经是3分钟了.然后他说那我们跑下楼 进车里 也要时间,所以…………含糊过去了.

    我问,当时为什么到楼下后,却空手不带急救包上楼去,耽误了抢救时间,他说他要搞清楚状况,我说打电话就告诉120了,是心脏方面出了问题,为什么还说不清楚状况,他还一口否认自己上楼的时候问是否喝多了这话,我开始问120接电话有没有录音,他们说有,我说要求听录音,他们说要按正规手续办理后才听,我说好那去办,毕竟电话里说明是什么状况了的,医生就应准备相关的抢救设备带去。这时,他们说那里的没有录音了,总是有问题的,说只能听到一句话,还说当时可能我LG电话报案时慌张了,没说清楚,开始推卸责任了。

    我接着问,你们当时开始心肺复苏时,简单的初步按压不起作用,没什么不抓紧时间用高级生命支持,也就是出颤器进行除颤(我们经常电视中看见的当人没心跳呼吸后使用的电击抢救),他说车上没这个设备,我说那你们网上介绍科室的时候写的是“共配有救护车8辆,其中负压型1辆,重症监护型3辆,普通型4辆。写的拥有监护仪、除颤器、呼吸机、心电图机、血糖仪、吸痰器等一流的急救设备”。那为什么抢救却说没设备,他说是他们不晓得自己医院的网上怎么宣传写的,说都是医院网上都是乱写的,故意写好点,欺骗人的。这次是我们运气不好,刚好轮到没有设备的车了。我说难道一个人的生命,是靠碰运气么?运气好才有设备的车,运气不好就没设备的车?你是个医生,你要对这话负责。他说对,是的,运气不好。

    好就算车上没仪器,当时我们家属要求送去医院继续抢救,为什么不去?为什么要拒绝?你们网上写的“三二一”原则为什么最后那条一定要遵重患者意愿和遵循急诊原则”不遵循? 他说因当时他觉得人已经死了,我说那你说的死只是临床死亡,并没用任何仪器辅助检测以及抢救,不能完全就断定这个人已经医学死亡或者法律死亡,他说医院不会收死人。我说那急救中心要进尽力抢救任何送来的濒临死亡的人,包括所谓的临床死亡(没有心跳和呼吸的),毕竟之前只是在家里,没设备的情况下判断的,并没使用除颤器,并没使用呼吸机,和监护仪,根本没全力抢救后确实无效,监护仪显示真正死亡。 他说因为没担架,没担架工人。无法送医院。我说那你这个120的急救车是干吗的,连这个都没有?他说是医院一直以来都没配备。我说那既然没这些你们急救必须的相关器械和人员的话,那还成立个120干吗?不是祸害更多的人么?这时,邱江医生说,其实你爸爸家离这这么近,应该自己送来医院的,还喊我们120干吗,耽误时间! 我说这是信任你们120,难道这个也有错?当时因没人手,不敢乱动病人。才第一反映叫120的!结果120的医生却自己这么说!

    一个完整的心肺复苏是包括使用除颤器的,这个流程也贴在他们120办公室内,他们一个完整的抢救过程都没完成,就对病人放弃了,并推借口说是医院没配设备没有担架和担架工人。

    邱江说要是有除颤的话可能0.1%的希望可挽救,但是做为急救医生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抢救。要进全力,使用任何可行的方法去挽救一条生命。(我查了下相关的文献资料,以及咨询了其他医生,象我父亲这个情况,及时使用除颤器的话,复苏的可能性是最起码60%,黄金抢救时间是3-8分钟内……)可他,却让我爸爸错过了黄金抢救时间,还不尽力去抢救,根本不配做一个医生,一个最根本的原则都没有。他的武断,他的不负责,导致父亲的去世,是无法原谅的。

    后来他说了实话承认10月6号晚上出的那台车,是医院之前出过车祸的报废车,车里的所有设备全部报废,其实就是一个喷着120字样的空车,里面什么都没有!那既然已经没设备,为什么还要继续使用?还怪是病人运气不好?还说是不该叫他们120来,还说他们这些医生跟医院反映设备不齐全,没担架,医院一直没解决。

    最后我问邱江,你那天抢救过程的记录呢?拿我看,一个男的(不知道是医生还是司机的摸样),说那你这个要办正规手续后才可看,我说那等我去办手续你们早就补写个非常完美的抢救过程了,这时,那邱江就直说了实话,没有写记录抢救过程。一点都不负责,不正规。

    我LG就问,那你们抢救这样的病人多么,抢救活的有多少。他说这样发病的病人多,但几乎都没抢救过来。!那确实,凭他们这样的职业道德,以及没有最关键的设备—-除颤器,怎么可能抢救活心肌梗塞的病人!

    当时想找6号晚上那个接电话的调度人,周惠,本想问当时说清楚病人的病情了的,还强调说是老年人,情况十分危急,可她为什么没传达给出诊医生!这个是工作上的失误!!!!!可那天这个女的不当班。没正面质问到!最近有空了打算还要去找她的!

    在3楼问完后,我到1楼去找急诊主任李美清,他说没有齐全的设备不关医院的事,120急救是政府行为,是政府没买齐设备,需要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是医院只有3个车有设备(与网上介绍完全不符)。我说那要是当时电话强调病人是医院领导的亲戚那会不会开有设备的车。他说那情况允许的话可以调有设备的车来,要是当时强烈要求要有设备的车的话可以调!

    当时来了些病人,李美清怕其他病人知道这些事情。便打发我离开。假装要我留了号码,说了解情况后反馈。结果等了一个月也没有打过一个电话!

    以上这些问话,全部有录音资料。绝对属实。!希望大家对恩施州中心医院的120急救中心不要过于信任。免得也遭遇我父亲这样的待遇。就算我父亲使用了仪器送进了医院也无法抢救成功的话,起码也是完成了一个完整的抢救流程,起码也是医生尽力抢救了,那样的话,人走了,是命,是错过了时间,家属也会好想点,毕竟抢救该做的都做了,总没有失职和不尽全力的好.要是换做是该抢救医生邱江的孩子或者他老婆的话 我想他不会那么快就放弃的!肯定不会!只因这次抢救的不是他的亲人.他有众多借口来推卸他的责任! 那些医生是麻木的,没有医生应该有的职业道德。只知道客观的找借口,推卸责任。

    要是有谁再遇到这样的病人,直接平躺自己送去医院抢救吧。找120估计死的希望远远大过救活的希望!除非是什么慢性的或者摔个轻微骨折,或者是破了点皮外伤.这样不严重,不需要医生抢时间的病人可叫下120罢了!

    以下再贴出恩施州中心医院网站上对120急救中心介绍原文:

    120急救中心

    时间:2008-06-20 11:52 作者:恩施州中心医院 来源:恩施州中心医院 编辑:今点 阅读:155 次

    2002年,120急救中心由州政府决定组建成立,挂靠在州中心医院。急救中心下设调度指挥组和院前急救组,以日常紧急救护为主要任务,同时承担重要会议、重大社会活动的急救医疗保障工作,全州重大突发性灾难事故、公共卫生事件的救援任务及全州急救知识的宣传普及教育工作。
      现有工作人员25人,医生6人,护士10人,司机8人,调度员1人。共配有救护车8辆,其中负压型1辆,重症监护型3辆,普通型4辆。拥有监护仪、除颤器、呼吸机、心电图机、血糖仪、吸痰器等一流的急救设备。
      自成立之日起,120急救中心率先在全州开通“急救绿色通道”,坚持“三分钟内出诊,必须在两声内接听急救电话,一定要遵重患者意愿和遵循急诊原则”的“三二一”原则,年出诊2200次,急救病人1800余人,以快速的急救反应能力和精湛的急救医疗水平为州内群众的生命安全保驾护航。

    2009-11-06 15:08:12这个事情医院方面就不了了之了? 要是有精力的话 就投诉他们告他们! 太草菅人民了! 爆一下光! 虽说人死不能复生 但是就是要让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径爆下光 以免以后有更多的人受害!

    主人的回复: 11月6日 15:39
    医生推责任给医院,医院推责任给政府,那政府又推责任给谁呢 删除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2楼 喃 咔 2009-11-06 15:09:08把你写的东西 发到天涯 和那个什么楚天的什么网站上去!

    主人的回复: 11月6日 15:38
    不晓得发那上面怎么修改也  删除
    喃 咔 喃 咔 喃 咔 0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3楼 喃 咔 2009-11-06 15:11:15我好心提醒你 你要是想办他们 就尽快办 别紧拖啊拖的 时间浪费了不说 他们趁着这么长的时候 没准在那私下的狗日的在商量什么对策好掩盖下来 有可能还会毁灭证据什么的。

    主人的回复: 11月6日 15:38
    主要是最近没精力啊 删除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4楼 墮落亼類 2009-11-06 16:43:43这事还了得!!!找点关系,直接捅到省政府去。先做好准备工作,新闻、媒体、报纸、网络这些都是造成舆论压力的好办法。节哀……

    2009-11-06 18:36:29谭老师 社会就这样哦!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们年轻一代也了解了不少政府。

    主人的回复: 11月6日 22:20
    但120急救是拯救人的生命的,怎么能儿戏呢?怎么能以运气好坏来定人的生死呢? 删除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6楼 靓の 2009-11-06 22:16:44 有时抢救就是那几分钟的事情,医院实在太不负责了,关键是国庆期间,医生估计想随便弄弄了好休息!

    主人的回复: 11月6日 22:19
    哎,就是啊,出诊之前肯定都很大意,完全不负责,不然有设备起码希望会占一半,毕竟我爸爸身体一直没问题,毕竟是初犯. 删除
    押丫 押丫 押丫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7楼 押丫 2009-11-07 16:43:30老师。。。节哀顺变
    我相信那些医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相信有一天,当他们也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绝对这就是当时自己犯下的错,得到了报应!!!

    冰晶雪儿 冰晶雪儿 冰晶雪儿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8楼 冰晶雪儿 2009-11-07 18:22:11抱抱美女。
    小地方的醫院就是這樣的,設備,醫德都不行。
    前年我爸出車禍,送去醫院,去醫院了半天醫生也不搶救,說沒有家屬簽字,最後耽誤了,人命關天哪裏有時間等家屬去,對現在的醫院很無語,唉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10楼 埃山 2009-11-12 21:42:02追溯任何一个个人的公职罪过,在今天这个社会里基本上都是绵软无力的,只能使他人犯下的过错继续伤害自己,但愿早日医疗卫生改革早日提上议事日程,作为弱者的我们每一个独立的人才会有真正的安全感和尊严。
    节哀!

    主人的回复: 11月12日 21:44
    作为这个特殊的职业,在某些方面人性应该体现出更多,并不仅仅只一个职业道德了. 删除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11楼 □ 潰.散 2009-11-14 17:40:28……我真的是差点气死哒!
    找,一起找新闻媒体公开出切。。。
    真的是太垃圾哒!

    主人的回复: 11月16日 14:47
    目前 绕的幸福就交到你们手里了 一定要对它好 删除
    撒哈拉之心 撒哈拉之心 撒哈拉之心 0

    发纸条 加好友 送礼物回复 引用 举报 12楼 撒哈拉之心 2009-11-15 16:40:17公民想要告政府 告领导 告组织
    永远不会有结果 。 这我尝试了一万遍
    什么投诉啊 都是没用的
    光是民院门口的银行 和不远的邮局 已经让我没有任何语言了
    什么超市啊 卖场的服务员态度就更别谈。

    曝光?找谁曝光
    恩施有电视台么….就算找重庆找成都找武汉的电视台 谁又愿意来
    曝光了会有任何改变?
    不说这个爱民医院了
    就是州中心医院 什么疾控中心 都是稀烂
    特别是疾控中心 我第一次去以为是一个报废了的 没有人的医院
    擦 星期一整个医院只有一楼开了灯 并且只有一个女的值班
    黑漆漆冷清清 我真怀疑恩施人民的生活到底怎么在保障

    主人的回复: 11月16日 14:46
    我都后悔当时没喊上 恩施电视台那”今晚九点半”的记者一起去 起码也有偷拍的镜头记录,比声音更直观. 删除

    主人的回复: 11月16日 14:45
    目前我妈又得了癌,现在手术后化疗中,带宝宝,工作的事情等等 还没精力去联系报社媒体 哎
    希望一切慢慢都好起来吧…… 删除

    上一页 1 下一页转到 页确 定共13篇评论,第1页/共1页

    使用签名档匿名评论发表评论
    系统正在进行升级维护中,暂不支持日志评论,敬请谅解!
    点击这里发表评论,如果您要显示签名档,请点击“附加功能”并勾选“使用签名档”
    日志评论推出新附加功能!评论可以通知所有好友了。您还可以进行设置,保护个人隐私。
    附加功能
    使用签名档 道具:请选择道具隐身草彩虹炫天使之爱 悄悄话 | (以小纸条形式发送) 查看今日免费发送数量

    通知所有好友(该评论可显示在所有好友的好友动态里)设置

    马上开通空间,体验权限日志、私密记事本等全新日志体验!提交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日志列表
    秋高气爽

  18. 我只想说一句话:凭我对事件的大致了解,我相信如果张老师清醒着,他决不会让这样诋毁武大的事情发生。其中另有原因。

  19. “发表评论人:[游客]t [2009-11-16 0:48:53] ip:58.19.71.* 删除 回复
    大家不要被这个消息忽悠了。真是情况如下:上个世纪80年代张在元先生,确实是在原武汉大学任教,不久以后自己不辞而别,前往东京大学读博(论文博士,前后花了8年时间),之后又辗转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世纪之交前后张先生回国,回国后头几年一直自己开公司(公司名称:喜马拉雅空间设计,该公司被张先生自己号称为美国、西班牙、日本、中国跨国联合的建筑设计研究机构。实际上仅仅是张先生自己注册的公司。为了把名声做大,他聘请了读博期间的各国同学为设计师,虽然无实质性的聘用关系,但张先生仍然以此为噱头,号称喜马拉雅为跨国的学术机构,这样显得很学术性而非商业性。),公司经营状况一般。于是张先生萌发了返回学校教书的念头。2005年,武汉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领导班子换届,张先生获悉院长可自由竞争,于是参加了新院长的竞选。由于新武汉大学领导班子不熟悉其历史,在三位竞争者中排名最后的的张先生又获得了当时在位的某校领导的青睐(也是被其获得多个国际大奖的光环以及喜马拉雅的背景所忽悠)。于是顺利走马上任,上任前签署了院长聘用协议,协议规定聘期为4年,且人事关系不进武大。上任不到2年,张先生便得了一种怪病,运动神经元损伤,俗称”肌无力“。此后无法胜任院长工作,学院的行政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张先生得病之后,学校与学院先后为其花费了不下20万的治疗费。站在学院学校的角度,张先生上任不到2年,工作无法胜任,且增加了医疗开支(相当于普通教师15-20人的医疗费)。2009年4月底,张先生聘任时间到期,学校即刻解除了聘任关系。
    这则消息中存在玩文字游戏的地方。1、号称张在元先生为老教授。张在元先生离开原武汉大学时,职称为讲师,2005年利用学校的某领导的信任,外聘成为院长。在未走正常程序的情况下跳级评为教授,因此张先生只能称为新教授,称其为老教授有不实之嫌。当然从年龄的角度这样称呼,也说得过去。2、作为外聘的院长,解聘符合合同要求。3、所谓杰出贡献,在学者的眼里至少应该是个长江学者。文中以指导学生获得一个大奖就认定其成就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且该大奖也并非中国的第一个,上个世纪90年代,天津大学的学生就已经获得过了。他自己获得的17项国际大奖大家可以自行上网搜索一下含金量,不要被”国际“二字忽悠了。”

    以我个人的了解,有很多不实之处。

    1,当时张院长并不是不辞而别。张院长的自传《红环0.18》里本来就有交代为何离开。再者,据我的老师告诉我,因为一个总所周知的事件,老校长被迫离任,然后院系里另一派系借此对张院长施压使之离开(当然,我并不能保证这的真实性,因为我也是听来的,可是,至少不是如帖子里所说的“不辞而别”)

    2,关于”公司经营状况一般。于是张先生萌发了返回学校教书的念头“的说法,我认为除非能够证明,不然如此轻易的断定张院长的动机,是否太武断?

    3,”2005年,武汉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领导班子换届,张先生获悉院长可自由竞争,于是参加了新院长的竞选。由于新武汉大学领导班子不熟悉其历史,在三位竞争者中排名最后的的张先生又获得了当时在位的某校领导的青睐(也是被其获得多个国际大奖的光环以及喜马拉雅的背景所忽悠)“。 排名最后与否我并不知情(当然我也不知道作者是如何知情的)。但就在ABBS,大家去搜索05年4月的在学生广场,可以看到很多当时攻击张院长的帖子。(因为当时我刚进入武大,看到这样的帖子也不免怀疑张院长,但毕竟后来谣言止于智者)

    4,”张先生得病之后,学校与学院先后为其花费了不下20万的治疗费。站在学院学校的角度,张先生上任不到2年,工作无法胜任,且增加了医疗开支(相当于普通教师15-20人的医疗费)。“这个能说明什么问题么? 难道,因为他的治疗费用高,所以学院就有理由”降低成本“而解除工作关系么?

    5,”这则消息中存在玩文字游戏的地方。1、号称张在元先生为老教授。张在元先生离开原武汉大学时,职称为讲师,2005年利用学校的某领导的信任,外聘成为院长。在未走正常程序的情况下跳级评为教授,因此张先生只能称为新教授,称其为老教授有不实之嫌。当然从年龄的角度这样称呼,也说得过去。“在”新教授“和”老教授“上玩文字游戏的正是作者本人。

    6,”所谓杰出贡献,在学者的眼里至少应该是个长江学者。“ 第一,这样的标准不知作者是如何规定的。第二,在张院长任上,学院内发生了非常大(绝对是非常大,以我在学院内这几年的经历,但恕我不能透露个人信息)的变化。不过,至少有一项能够说明,就是城规建筑两个专业都通过了建设部的评估。(虽然我个人觉得这个没什么实际意义,但似乎这是唯一能横向比较的东西)

    我个人对这件事并无看法,而且如果的确是按规矩办的话,我觉得无可厚非,毕竟学校是个多种利益糅合的地方,感情多半是没什么用的。
    但,作者的论断,恐怕是不妥的——至少,每个论断应该给出依据吧。

  20. zz的

    大家不要被这个消息忽悠了。真是情况如下:上个世纪80年代张在元先生,确实是在原武汉大学任教,不久以后自己不辞而别,前往东京大学读博(论文博士,前后花了8年时间),之后又辗转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世纪之交前后张先生回国,回国后头几年一直自己开公司(公司名称:喜马拉雅空间设计,该公司被张先生自己号称为美国、西班牙、日本、中国跨国联合的建筑设计研究机构。实际上仅仅是张先生自己注册的公司。为了把名声做大,他聘请了读博期间的各国同学为设计师,虽然无实质性的聘用关系,但张先生仍然以此为噱头,号称喜马拉雅为跨国的学术机构,这样显得很学术性而非商业性。),公司经营状况一般。于是张先生萌发了返回学校教书的念头。2005年,武汉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领导班子换届,张先生获悉院长可自由竞争,于是参加了新院长的竞选。由于新武汉大学领导班子不熟悉其历史,在三位竞争者中排名最后的的张先生又获得了当时在位的某校领导的青睐(也是被其获得多个国际大奖的光环以及喜马拉雅的背景所忽悠)。于是顺利走马上任,上任前签署了院长聘用协议,协议规定聘期为4年,且人事关系不进武大。上任不到2年,张先生便得了一种怪病,运动神经元损伤,俗称”肌无力“。此后无法胜任院长工作,学院的行政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张先生得病之后,学校与学院先后为其花费了不下20万的治疗费。站在学院学校的角度,张先生上任不到2年,工作无法胜任,且增加了医疗开支(相当于普通教师15-20人的医疗费)。2009年4月底,张先生聘任时间到期,学校即刻解除了聘任关系。
        这则消息中存在玩文字游戏的地方。1、号称张在元先生为老教授。张在元先生离开原武汉大学时,职称为讲师,2005年利用学校的某领导的信任,外聘成为院长。在未走正常程序的情况下跳级评为教授,因此张先生只能称为新教授,称其为老教授有不实之嫌。当然从年龄的角度这样称呼,也说得过去。2、作为外聘的院长,解聘符合合同要求。3、所谓杰出贡献,在学者的眼里至少应该是个长江学者。文中以指导学生获得一个大奖就认定其成就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且该大奖也并非中国的第一个,上个世纪90年代,天津大学的学生就已经获得过了。他自己获得的17项国际大奖大家可以自行上网搜索一下含金量,不要被”国际“二字忽悠了。

  21. 我觉得仅仅从做生意的角度,武汉大学的做法是非常愚蠢的。

    就算你没有为教授养老送终的义务,就算你的做法无懈可击,那又如何。你损失了名誉。

    而名誉,对一所大学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大学和其他商业机构不同,他是靠名声活着的,名声吸引优秀人才。优秀人才提高名声,名声带来捐款,名声带来一切。名声受损,损失极大。

    不划算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