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比脏话更脏的

见到一篇你的字,彼时我和我的学生一起看完。
文章的标题和文章的结束,让我想掩住我的学生的眼睛。她今年14岁。见什么学什么。
你说了这样一句话“知你妈的逼情啊!……”
前因后果,我只是路人甲乙分不清楚。但既然是给千万人看的字,不该这么写。
若要泄愤,找到那个具体的对象,指着他的鼻子骂一顿,他若不服,你们可以直接对决。但文字,不可以这么写。
你若姿态高一点不愿意去找他理论,可不可以也请你姿态高一点,不要做这骂街状。
也许你会说你们可以不看。这是强盗逻辑,在看一篇文章之前,我无法告诉我身边的孩子,这篇文章有脏字,看了不好。我只对她说,这个叔叔是个记者,做文做人,值得你学习。
可是,十四岁的孩子转身之后,对着教室里不干净的地板会说。扫你妈的逼地啊。因为她是班长。
做人可以张狂,但张狂总要找个合适的地儿。
                                                                 兰州教师  木木

—————————————-
类似这样的信我收到的已经数不清了,都是批评我说脏话的。我认为每一个写信的人说的都没错,说脏话终究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生活中我也很注意,很少说脏话,尤其是在异性和未成年人面前。甚至,有很多傻逼认为:不知道像你这样一个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人怎么混进了三联。那只有一种可能:三联本身就是一个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杂志。

关于我说脏话影响未成年人,正如这位老师所担心的那样,确实有这种可能。就像郭敬明老师的书可以毒害一个未成年人一样,但是很少有人去质问郭老师,但一定会有人为我经常在博客上说脏话感到担忧。但是,脏话究竟对未成年人影响有多大?是否可以让一个孩子本质变坏?至少我没见过有这样的因果关系的社会统计。同样,我怀疑郭老师毒害青少年也没有证据。不知道这位老师看到我介绍的《脏话文化史》,是否会给文汇出版社写封信抗议,或者直接给新闻出版署写封信,强烈要求封杀这本书。我想,版署的领导会很重视你的意见的。

你的这封信让我想起了《美国俚语大全》的作者罗伯特·查普曼的一段话:“本辞书一旦问世,人们也许要问:堂堂学者,何至于下功夫去研究这种污言秽语?更可恶的是,此人竟敢向我们和纯真无邪的青年兜售私货,其居心何在……本书出版后,有些青少年也许会躲在一角偷阅,偶得‘脏’字而顿生‘邪念’。但试问:没有俚语词典,我们的文化是否就能添一分高雅,增一分尊严,多一分美满和谐的气氛,少一分思想‘污染’呢?果如此,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可惜不然。那么,我也只有不悔初衷。”

这里请允许我说明一下,你不能因为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而去限制成年人的言论自由。但是贵国的思维方式一向是这样,以保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的名义,剥夺了成年人的乐趣。这位老师的出发点是善良的,但同时也是可悲的。至少,你做为她的老师,你是有责任告诉她成年人的世界是怎么回事,有责任告诉她如何分辨她该理解的话语。或者,就告诉她,哪些是脏话,哪些不是,脏话表达的目的是什么,什么场合可以说,什么场合不可以说,什么年纪可以说什么样的脏话,做老师和家长的都应该告诉孩子,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应该明白这些——这叫知情权,我也刚跟一个傻逼那里学来的。至于一个人学会了说脏话就会变得怎么样,我看大可不必担心,脏话是全人类必修的语言之一,任何人都无法回避。你不说脏话,不代表这世界干净了。

我也有责任去关心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但我也更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知你妈逼情”更可怕的东西在侵蚀污染未成年人。你作为老师,当然有更直接的责任去告诉你的学生。具体到我的博客的内容,你可以这样告诉你的学生:“王小峰的博客有些内容你可以看,有些你可以不看,因为你可能因为对背景信息不了解而看起来费劲,但你长大一定能看明白的。他的文章中有些脏话,你也许会对那些脏话感兴趣,不过脏话都是在特定语境下说的,不能滥用,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能说服一个孩子并且让她接受成年人的道理的最好方式就是能让她明白道理是什么,如果她不接受,只能是你的方式不对。

事实上我这么想都是多虑,脏话是人掌握最早最快运用最熟练的语言,也是知识的组成部分,这东西跟郭德纲会武术一样,拦都拦不住,难道你想给孩子脑袋里安装一个滤霸或者一道防火墙吗?

关于我博客说脏话这事儿,以后正人君子们就别给我写信了,我不说也不能保证罗老师不说,罗老师不说也不能保证其他老师不说。如果你担心未成年人受到影响,请把上述文字有表情地朗诵给这些孩子听。

————————————
不友情提醒一下:大家可以讨论问题,但不要对这位叫木木的老师进行人身攻击。那些总说别人装逼的人,你们连逼都不是。

guest
30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大贲
大贲
Guest
2009年11月19日 12:57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小肥羊
小肥羊
Guest
2009年11月19日 23:25

最近无意中发现淘宝网的评价文字中不让出现数字“62”,非常不理解。在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62是杭州方言中的某不文明用语的谐音。这也算是理由?除了62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小肥羊
2009年11月21日 21:20

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看看王先生以及众多骂友们的博客,学习学习!

怪怪
怪怪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09:58

木木啥也别说了,也别着急了,
慢慢学习你会长大的,来给哥笑一个?

花哥
花哥
Guest
2009年11月20日 15:01

既然说到言论自由,感觉你对别人的言论自由也谈不上多尊重。
有时候你会对不同意见的人进行赤裸裸的人身攻击,有时候你干脆禁止别人对你的话进行评论。
你的问题不是说脏话,而是和你痛骂的很多人和组织一样,对他人的基本权利缺乏起码的尊重。而你偏偏拿言论自由来为自己辩护。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花哥
2009年11月21日 21:18

在一片对木木的讨伐声中,你是看到的为数不多的中立者.
不是木木不领情,而是王先生表达他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是没错的.
只是这表达让人觉得苍冷罢了!

jeep5042
jeep5042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05:37

真的是木木!

我就是天仙
我就是天仙
Guest
2009年11月20日 15:24

小峰同学已经很诚恳了,而且象小峰同学这样的人,现实生活中怕是很难得说脏话的。
木木老师有点木
木木老师的学生更木,14岁了,连个逼字都分不清的乱学乱用,还当班长捏
想当年本天仙和天仙们的一干同学14岁的时候,不管说不说脏话,至少都明白哪些字是脏字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我就是天仙
2009年11月21日 23:42

第一:为什么现实中不说脏话,文章中要说脏话?
第二:你十四岁的时候懂得的多,可以活学活用逼字,厉害!
第三:你,算什么东西!

jeep5042
jeep5042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05:38

急了!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jeep5042
2009年11月30日 21:26

怪了!

恰恰
恰恰
Guest
Reply to  我就是天仙
2009年11月29日 15:11

就你这样的还天仙??别侮辱天仙了
越看越忍不住想说脏话,因为我很粗鄙,没有别的表达方式,只剩脏话了

但是我不能因为狗咬我一口我也就要狗一口

珍惜生命 远离肮脏 即便我们身边都是肮脏 但也要在可以明辨肮脏的年纪拒绝自己再制造肮脏

V
V
Guest
2009年11月20日 22:13

o…

觉得是脏话了说明你往脏的地方想了……
对八起~

心无杂念语言就是个表达情绪的工具~内字就这么凑起来顺口嘛,不要这么小气吖~

不用想太多了

眼睛是蒙不住的,俺们都是从脏兮兮的人类社会里长大的,还在乎这一点儿没实际意义的脏话咩。。。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V
2009年11月21日 21:15

“觉得是脏话了说明你往脏的地方想了……”
不得不佩服阁下有才,真太有才了.我骂你一句脏话,只要你不往脏的地方想就会觉得很受用吗?
天才啊!

哈哈
哈哈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21日 22:09

哈哈,你来刷屏啊?
吓我一大跳.

x
x
Member
2009年11月21日 00:09

 [现场提问]我想说我非常荣幸,站在这里向您提问,我认为我很幸运,我也感谢这个机会,您的演讲非常清楚。我是周元天(音),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学生,我想问一问,现在已经有人问您得诺贝尔奖的问题了,那么我不会以同样的角度问您,我想问的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因为您很难才能得到这个奖,所以我在想您是怎么得到这个奖的?还有您的大学教育怎么样使您得到这个奖项?我们很好奇,想请您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校园经历,如何才能走上成功的道路?[ 11-16 13:53]

  [奥巴马]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课程学了之后可以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不能担保的。不过很显然的,在座每个人都在非常努力地学习,非常有好奇心。同时,愿意自己去思考一些新的想法等等。[ 11-16 13:54]

这种问题很拽也没脏话,亏他怎么想得出?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傻,是放倒钩钓奥巴马?比上海钓鱼执法的鱼钩们还作践自己。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x
2009年11月21日 23:11

木木的回复被删了。厉害人多了去了!

揉沙子
揉沙子
Guest
Reply to  x
2009年11月30日 11:11

这个要顶!上海应该为倒钩申请专利。

泛泛52090
泛泛52090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01:10

我觉得完全没必要跟那老师讲这么多···
说得好听点,这叫无法沟通·
说得不好听点,这在浪费“青春”(嘿)~
我还想说一句——郭敬明实在不行~跟韩寒不是一个级别的···

jeep5042
jeep5042
Guest
Reply to  泛泛52090
2009年11月30日 05:39

对头!

段桥
段桥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18:03

王小峰的博客属于18岁以下限制级~!

木木
木木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22:50

各位说脏话有理者们,请你们一定记得,自己是空气污浊的一部分!所以,不要说有更脏的.脏和脏固然有可比性,但比来比去,终归是个脏!

chogt
chogt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22:53

但是,我真的到过,被人骂却因为不会说脏话而直跺脚的地方……

当时我是旁观者,心里却很复杂……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chogt
2009年11月21日 23:23

我现在是旁观者,自己的旁观者和世界的旁观者。
心里也很复杂!

无语
无语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23:28

那位跳脚的木木老师,你也表演完了吗?你的那些回复,没有别的作用,只会让人感到你的模样是多么的狰狞恐怖。相对你那些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的言语,表哥的直言快语让人感觉更真诚。来这里的大多是成年人,懂得分辨是非。你作为一个老师,不加任何的引导的把未成年人带到这个博客来,你为什么不反思反思你自己。我劝你也别再这里丢人了,真为你的学生感到悲哀。

木木
木木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23:36

呵呵 我的回复怎么样,大概轮不到你评价!
狰狞恐怖啊?你觉得?呵呵,刺到痛处就是会难受,没关系,你可以暴粗口!
我的学生我无法二十四小时跟着去引导。有你这样的杂种制造垃圾,我只对他们担心。
你不必为任何人悲哀,只为自己和你爹娘悲哀一把就可以了!
呵呵!

无语
无语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21日 23:46

哎哟,果然比跳大神精彩,开骂了,你忍很久了吧?还以为你是个圣母多圣洁不食人间烟火呢,每天道貌岸然的教育学生还不够,还要到外面教育这个那个,结果自己还不是一样出口成脏的,啧啧,老师,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我的确是替自己感到悲哀,居然来好心劝一个不知道是多少代近亲繁衍产生的智商低下的生物,我真是情何以堪,杯具啊!!!!!!

您继续跳大神,哈哈,有意思~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无语
2009年11月21日 23:48

呵呵!

jeep5042
jeep5042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05:43

木木啊木木,我对你的景仰之心犹如滔滔黄河之水天上来啊!

揉沙子
揉沙子
Guest
Reply to  无语
2009年11月30日 11:20

OMG!我以为他(她)只会说“扯淡”,连“杂种”也很娴熟呢!应该还有吧?别藏着掖着了!

木木
木木
Guest
2009年11月21日 23:47

王先生那篇文章
本来没有牵扯这么多东西的
木木也绝无就此夸大其词 吹毛求疵之意
可见围观不是什么好事情 众粉丝原想着巴结
却没有巴结的水平 呵呵
木木只是对围观观众做了回应
大家有实在气愤的 可以骂将开来
要不带脏字?郭跳跳是您前辈呢!没啥

段桥
段桥
Guest
2009年11月22日 21:47

孩子不懂而滥用实在是老师没有去正确的引导。
和脏的客观存在没有关系。
讲到水平, 有水平的老师应该指导孩子在正确的地方合适的程度下使用脏话。 比如三表哥的“知你妈的逼情啊……!”在文章中就用的很好, 所以我相信三表哥的语文老师很有水平。 而“扫你妈的逼地。”就属于滥用。 木木老师应该花多点时间引导孩子而不是在这里所谓“骂将开来…..”
当然木木老师如果把理想定义在净化灵魂和社会的基础上, 大可不必当老师, 比如牧师, 方丈之类的可能更加适合吧……

段桥
段桥
Guest
2009年11月22日 21:51

嘿嘿, 有点意思

我想看看这段话怎么显示;

“咱俩不能在一起, 都是你妈逼的….”

木木
木木
Guest
2009年11月22日 22:46

孩子不懂而滥用实在是老师没有去正确的引导。
和脏的客观存在没有关系。
讲到水平, 有水平的老师应该指导孩子在正确的地方合适的程度下使用脏话。 比如三表哥的“知[我是二百五]的逼情啊……!”在文章中就用的很好, 所以我相信三表哥的语文老师很有水平。 而“扫[我是二百五]的逼地。”就属于滥用。 木木老师应该花多点时间引导孩子而不是在这里所谓“骂将开来…..”
当然木木老师如果把理想定义在净化灵魂和社会的基础上, 大可不必当老师, 比如牧师, 方丈之类的可能更加适合吧……

饶有兴致地看完这段文字,不得不佩服你的思维,微笑而已!有些人,尚且值得一争,但有些人么……呵呵!
但,你既然这么说了,不回应显然你会自我感觉很良好。一个人在自然环境良好的生态里,不用引导都是健康的。而在生态恶劣的环境里,你即便再引导,亦难免身上的灰尘。作为对文化生态负有责任的各位大仙们,自家的垃圾自家处理了,别仍到公共环境来。目的,仅此而已。若说垃圾是别人先仍的,我为了对付他的垃圾,只好搬出自家的垃圾,这心态是不是有点劣根性了?这个世界不是比着谁比谁更坏的。虽然人是可怜的,在进入社会程序的过程中,要面对那么多爱和智慧无关的东西,但请兼顾人身上的神性,能辽阔一点是一点罢!
至于你说的要净化灵魂和社会就“不必当老师,应该当牧师”的话,这神奇的思维从哪里来呢?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好象不是形容牧师和方丈的吧?

段桥
段桥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24日 21:17

其一, 垃圾既然是扔了, 那木木老师您就老老实实地告诉自己的学生那是垃圾别往嘴里塞。您的学生犯的是吃垃圾的毛病而不是扔垃圾的毛病。
其二, 从第一点衍生开来, 既然连基本识别垃圾的能力都没有能力去教授与赋予, 而出来指责扔垃圾的行为有不妥; 这和便秘解不出污秽而抱怨马桶吸力不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其三, 就现实而言在净化人类灵魂工程方面, 所谓的老师的确是没有牧师和方丈们作得到位(少林寺方丈除外)

所以木木老师有三“不”, 不明事理, 不识时务, 不识抬举

好笑
好笑
Guest
Reply to  段桥
2009年11月26日 16:27

看来这个人的回复,看到了人的悲哀。木木老师说不值得一争是说对了。
如果你的城市空气污浊,你能关上鼻子不呼吸吗?“吃垃圾的毛病!”错了就是错了,别玩弄这些词语,虚伪!

过路的
过路的
Guest
2009年11月24日 13:09

算是看不下去吧,有责任感的人真是不多了,出来支持木老师一把。
三联怎么收了个王小疯,他该站西直门立交桥执勤去。

对无语说
对无语说
Guest
2009年11月25日 16:07

那个自称无语的:
你脸着地的出生面目丑陋的出来本不是你的错,可是你后天缺乏教养就是你的不对了哈,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哦!跟小峰哥哥学点好的,不要学说脏话,乖哦~~

泥巴
泥巴
Guest
2009年11月26日 16:38

1、”有很多傻*认为:不知道像你这样一个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人怎么混进了三联。那只有一种可能:三联本身就是一个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杂志。”——这话明显不对:米缸里有时候也会混进老鼠屎。
2、“脏话究竟对未成年人影响有多大?是否可以让一个孩子本质变坏?”——这有点像制造黄碟的人问:黄碟究竟对未成年人影响有多大?是否可以让一个孩子本质变坏?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不会让孩子“质”上变坏,让他们在“量”上变坏就是可以接受的?你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将脏话?
3、“这封信让我想起了《美国俚语大全》……不知道这位老师看到我介绍的《脏话文化史》,是否会给出版社写封信抗议,或者直接给新闻出版署写封信,强烈要求封杀这本书。我想,版署的领导会很重视你的意见的。””——这样的联系根本是没有道理的。人家是在进行语言学研究,是科学;你是一种什么情况?你是日常语言中总出脏字。这是有本质区别的。当然,这种区别最终是由人的本质的不同而产生的。你也有《脏话文化史》,我个人认为,那里面的脏话再多,都不是你个人教养的表现,你也知道不会有人为此给新闻出版暑写抗议信,就是有人写,新闻出版暑也不会采纳,你就别摆这样的姿态了。
4、“你不能因为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而去限制成年人的言论自由。”——自由,向来是有前提的。比方说,我在你的孩子面前(不知道你有没有孩子,也许没有)大谈色情是多么有诱惑力,我说这是我的言论自由,但你会怎么说呢?一个幼儿园所有的老师都讲脏话,你会把孩子送过去吗?当然,你对着你老婆一个人的时候,无论你的嘴有多么脏,别人也无权干涉。再者,你有你的言论自由,孩子有健康成长的权利,别人的孩子的家长也有维护自己孩子健康成长的权利。
5、“脏话是全人类必修的语言之一。”——你说错了。什么叫“修”?就是学习。有小混混学说脏话的,但大概谁也没有听说过脏话是必须学习的。我们可以说脏话往往是环境,有时孩子处于那环境中就免不了被动的学,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说必须要学。请问,你送不送你的孩子去学?送到哪里去学?好像从古到今,从中到外,还没有这样的专门学校。或许你可以创办一个这样的学校并身体力行亲自任教?
6、“脏话是人掌握最早最快运用最熟练的语言,也是知识的组成部分,这东西跟郭德纲会武术一样,拦都拦不住,难道你想给孩子脑袋里安装一个滤霸或者一道防火墙吗?”——这话说得千真万确,就是绝对真理。但这不能成为你可以在孩子面前大放厥词的理由。拦不拦得住是一回事,拦不拦是另一回事;而且,你的行为不是拦不拦的问题,而是在往孩子们的脑子里灌。再说,就像撒尿,也应该是“人掌握最早最快的”吧,你在厕所里撒是对的,你在幼儿园里对着孩子撒,那可能就是疯子了。
7、“我不说也不能保证罗老师不说,罗老师不说也不能保证其他老师不说。”——腐败分子也会按这个逻辑来说话的,小偷也会这样说的,但正直的公安会说:“我抓一个是一个,杀一个是一个!”不过,你这话里也还有合理的成分在,那就是你也知道脏话不说比说好。谢天谢地,你还是承认公德的。
8、“如果你担心未成年人受到影响,请把上述文字有表情地朗诵给这些孩子听。”——看到这样的话,呜呼,我还能说什么呢?
9、这一条我没有引用你的话了。我想说,脏话,应该说,每个人都说过,包括我自己,所以,不能说你说了脏话你就不是人。关键是,一,脏话毕竟脏;二、当你的脏话对孩子产生了影响,你应该认识到这不好,尽量想办法消除这影响;三,当别人批评你在孩子面前说脏话,你不该辩解,不该为讲脏话设计一些理论依据,尤其不该还含蓄地表达对批评你的人的轻蔑。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泥巴
2009年11月28日 22:51

谢谢,虽然知道你并不需要.

ayaya
ayaya
Guest
2009年11月26日 22:20

恩恩。。。。也许大概似乎明白了老师的意思,就是,即使骂人,也不要带脏字儿。
不带脏字,一样也可以达到效果。比如鲁迅老师,他老人家说痛打落水 狗。。。。没带脏字,可是已经达到骂人的效果了。这就是文化的力量,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从小,就听人说, 这世上,老师是最厉害的,为什么呢,他们骂人不带脏字,可是能把人骂得翻白眼气死。哎,表哥不是老师,没有这功力,原谅原谅。

哎哟就爱表哥这调调,没法没法的,谁让咱没文化没知识呢,真是贱。

泥巴
泥巴
Guest
2009年11月27日 10:57

是的,父母,教师,都有责任为了提高孩子们的免疫力而将社会的阴暗面告诉孩子,告诉他们社会上有腐败分子,有小偷,有脏话,有出口成“脏”的人,但我们不必用身先士卒(孩子)的方式来告诉他们,不必亲自去腐败,不必亲自去做小偷,不必亲自去讲脏话,更不能教孩子们去实践这些东西。注意,教育与教唆是有本质区别的!!!如果混淆了这样的本质区别,那就不配为人父母,不配做教师,不配做影响大众包括影响孩子的文字工作者(包括记者)!!!

段桥
段桥
Guest
2009年11月28日 09:16

儿童嘴巴与五四精神–转自单正平博客
单正平 发表于 2009-11-25 22:24:00

本来我很想写一篇谈五四的文章,但犹豫了多少天都不曾下笔。几乎每个人都在谈五四,我又能说些什么呢。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我觉得记下来,有助于对五四的理解。

今年4月9日,是个星期五。我五岁的儿子从幼儿园回来说,下午老师用胶布封住了他的嘴。我初听没有在意,以为孩子说瞎话。过一会他又问我,有毒的胶布封嘴巴会不会死?我很奇怪,觉得似乎有点问题。仔细询问,才知道果然是老师封他嘴巴了,他开始并不害怕,还觉得蛮好玩;直到别的小朋友说,胶布有毒,会死人的,他才哭起来,自己撕掉胶布,嘴巴扯得很痛。我还是不大相信。我宁愿这是孩子的谎言。

生活在一个谎言充斥的社会环境中,现在的小孩很早就被迫撒谎,进而就自觉撒谎了。前不久重庆綦江的虹桥跨塌,事前有个小朋友,听见桥梁断裂的声音,家长说这桥要垮,她在作文里说了这个事。老师认为不妥,说怎么能写桥垮,要她修改作文,变暴露问题为歌颂业绩。我想老师的惯性思维是,即使现实中有垮桥之事,也不能说,更不能写成文章,何况桥还没垮!结果没几天桥真塌了。这个莫大的讽刺于是成了一则小新闻,成了虹桥垮塌案中一个“花絮”,在报上捅了出来。但我认为,这件小事比虹桥垮塌更应引起我们特别是教育工作者的反思。由于学校里有意无意教儿童撒谎,久而久之,小孩自己谎话连篇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了。所以,现在你对儿童说的话也不可全信,要有点怀疑态度。

但儿子坚持说他没有撒谎。我找其他小朋友了解,果然确有其事。

为什么要封嘴?因为我儿子喜欢说话。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心里有什么想法就想说出来。而老师呢,不能容忍他这种太强的表现欲和发表欲。

我当即去找园长,园长不在家。我越想越生气,越生气想得越多,结果就想到五四那里去了。五四的争民主争自由,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不就是争个说话权力么?用现在的时髦话讲,不就是要有话语权么?可五四争到了多少?或者说,五四争取到的,后来又丧失了多少?我们习惯在制度层面上来考虑自由问题,比如言论、出版这样的自由有没有,有多少,是真有还是假有,等等。但我们很少考虑,有了制度保障,是否就一定有言论自由。

就说这位幼儿教师,没有任何一种条例章程容许她可以封孩子的嘴;相反,她受过正规的幼师教育,在学校学习的都是如何以爱心,以合乎儿童天性和生长发育规律的办法去保护、教育孩子。但她还是这么干了,而且心安理得。等到下个星期一园长找她了解情况时,她还满不在乎:是啊,我是封他的嘴巴了,他老要讲话啊,不封他不安静啊。园长根据有关条例,说这属于严重体罚,不是小问题。可她来向我道歉时,仍然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说她是闹着玩的。随后她又搬了一位自以为有点权势的人,来向我道歉,这个人仍然强调说,其实就是玩一玩,没什么嘛,再说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和后果。言下之意,我有点小题大做。

 我听了这些人的表白解释,很有感慨。不光是当权者,就是在一般老百姓的潜意识中,也都有不让人讲话的强烈冲动。一个人话说得多了,很容易招人讨厌;而“沉默是金”。我的母亲在知道这件事后,她老人家的态度也是如此:小孩该管就得管,说那么多话,有什么好处!

这样一种少说为佳,沉默是金的心理究竟是如何形成的?除了道家消极避世的哲学影响外,还有什么原因?上世纪在中国长期居留的美国传教士卫三畏,在他的回忆著作《中国总论》中说的一段话,我以为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了这个问题:他说帝国政府为了维护其统治,“建立了一个在所有阶层严格监督,互相负责的制度……它像一张网罩在整个社会的面目上,每个人都被隔离在他自己的网眼里,但又有责任与周围所有人相联系。这使得老百姓对政府官员及其作用满怀恐惧;每个人都认为避开才是安全的。这种相互的监督和责任,虽然只是部分地渗透到民众中,但必然侵蚀人们的自信心并产生普遍的怀疑;而完全隔离的目的,虽然要以牺牲公正、真理、诚实和天性为代价,但却是政府力求达到,并且在一种惊人程度上实际达到的目的。在一般未受教育的人们心目中,政府的概念只是某种永远存在的恐怖……因此,由于社会时时处在造反的临界状态,这些民众就被责任、恐惧和孤立隔绝的三重绳索所束缚。”简单说来,因为人们有无数“祸从口出”的经验教训,所以才认定了沉默是金。这种长期的压抑,就像美国学者格里德所说的,使得中国民众成了“无声的存在,没有个性,不善言词。”他们“从不说话,除了造反时的呐喊。”厌恶说话很可能成了百姓的潜意识,成了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我甚至这样想,这种集体无意识是否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生理机制的变化,我们的耳膜是否已经变得比别的民族薄了许多,听话多了耳朵痛?

当然好听的话除外,喜庆的声音即使有两百分贝,我们的耳朵似乎都能承受。

格里德在评价五四时说,“中国现代史上划时代的事件之一,就是努力打破了中国民众那种无法理解,不可思议的沉默。”但鲁迅先生却没有这么乐观。他笔下的闰土们还是在沉默中慢慢老死。呐喊了一阵子的五四一代,似乎也沉默下去了。所以鲁迅先生才有痛彻肺腑的决绝之语: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七八十年过去,现在的我们,既没有爆发,也没有灭亡,而沉默似乎还在继续。

由此我又想到了张志新。近年有人说,应该查一查,当年谁下令割断了张志新的喉管。有人研究后说是毛远新的旨意。但又有研究者指出,在辽宁执行死刑时“享受”此种“照顾”的并非张志新一人,而有十几人之多。因此我倾向于认为,就算毛远新亲自下过命令,但出这主意的,未见得就是毛远新本人;我估计很可能就是行刑队自己或公安部门的安排。为什么这么说?新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规、任何领导人规定可以对犯罪嫌疑人刑讯逼供,但此类现象何曾绝迹?再往前说,蒋介石大概不会亲自过问白公馆渣滓洞用什么刑具方法审问共产党员罢。把犯罪的责任推给上司,推给别人是我们躲避良心审判常用的招数。我自己的经验也能提供一点佐证。

1976年末,打倒四人帮不久,我所在的工厂里,有个青工,大概是因为失恋的刺激,精神失控,在厂门口的水泥柱上写了两条标语,攻击华国锋和邓小平,说他们背叛了毛泽东的文革路线。这当然是要被定为反动标语的。公安部门立即侦察处理。所幸这青工的父亲是个军队干部,经他努力,一再解释说孩子确实神经出了毛病,公安部门同意先由精神病院作鉴定,然后再处理。于是厂里派我和另一人带他去外地的医院鉴定。我们出发前,厂里专门开会研究的主要问题是,万一他在火车上,在大街上再喊起反动口号,怎么办?那时还没有现在这种很方便的胶带可用,给我们两个监护者想出的办法是,腰里带一根绳子,几块手帕,一把大号扳手。如果他要喊,又无法劝阻,那就先一扳手砸昏他,再捆绑堵嘴。所幸病人一路很老实,没给我们机会施暴。当初他要真是喊起来,我大概非砸他几扳手不可。因为你不如此,就意味着你的立场有问题,甚至就成了同案犯,至少是纵容犯罪。

以己度人,当年残害张志新的人,大概和我的心理相去不远,他们未必完全出于革命义愤,或担心“反动宣传”的影响扩大化,他们肯定有自保的考虑。尤其需要强调的是,万一张志新喊起口号,产生了“反革命宣传”的不良后果,那么追究责任最积极的很可能不是领导者,而是一般民众。他们会对行刑队的责任心提出质疑,并进而追究其动机意图。五十年代初梁漱溟先生在会议上,公开要求跟毛泽东辩论,结果与会者一起呐喊,把梁先生轰了下去。毛泽东理直气壮地说,不是我不让你讲,是大家不让你讲。我觉得这件事很有典型意义。从那以后,大概再也没有平等讨论问题的可能了。再高级的会议上都可能一哄而上,围攻不合领袖意志的少数人、个别人。比如庐山会议,彭德怀就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可能。文革期间的口头禅是,只许敌人老老实实,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同样的道理,如果我那位患病同事在西安的大街上喊起“反革命口号”来,我们两人肯定要首先被西安的革命群众抓起来追究责任,我们居然让反革命狂呼口号,居心何在?

我在前面说沉默还在继续,可能会有人不同意,毕竟现在和二十年前不同了。是有了很大不同。但现在的沉默,只不过换了新的方式,从根本上还是冷漠、懦弱、恐惧、极端自私、没有是非、丧失良知的表现。国有企业的领导化公为私时,工人们沉默着;工人盗窃企业财产成风时,厂长沉默着;村长乡长胡作非为时,农民沉默着;农民违法乱纪时,乡镇干部沉默着;干部大搞权力寻租时,其他干部同样沉默着!不是没有说话的人,不是没有举报的人,不是没有因为勇于任事,敢于讲话而被诬陷、迫害、直至被杀死的工人、农民、厂长直至县长市长;但这些人数量之少,声音之弱,比起全民性的集体沉默来,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如果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中国人是敢于说话的,我们的国企恐怕不会到今天这个样子,权力寻租大概也不至于猖獗到如此地步,基层社会的失序混乱乃至无政府状态,也不会到今天这个程度。

然而向何处追究?该责怪谁?

现在我要回到故事本身。我对幼儿园提出的要求是,孩子不能再交给这样的老师了,或者孩子调班,或者换老师,请幼儿园决定。我下一步的打算是:如果幼儿园对我的要求无动于衷,我要向有关部门申诉;如果有关部门还不能解决问题,我要上法庭解决。但幼儿园的态度比我还要严厉。他们停了这位老师的工作,甚至有让她下岗的打算。后来有人告诉我,如果我把这事披露给媒体,这个幼儿园大概就没有小孩敢来了,他们就得关门了。原先找我说情的那位先生,托人代话给我,说这位老师的丈夫已经下岗了,她要再下岗,她家就惨了,希望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最好反过来替她求求情,让幼儿园不要处理过重。我无言以对。我当然不能“小题大做”,让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没有饭吃。在这里,他人吃饭的人权,比我儿子说话的人权更重要。悖谬吗?可事实如此。如果我真要不依不饶地追究,那我就未免太矫情,太夸张,太不是个东西了。不是吗?

 直接责任是在她。但她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明白,自由说话对人意味着什么。她是从事启蒙教育的教师,可她自己还没有被启蒙。此事发生没几天,我在报上看到,有个地方发生了同样的事。显然,这种“管理措施”不是某一个人的独家发明,很可能正在不知不觉间逐步普及呢。如果说五四意义上的启蒙运动已经完成,已经过时,那么面对这样的教师,我们该说些什么呢?鲁迅当年“救救孩子”的呐喊,如今又有了什么样的时代含义呢?

木木
木木
Guest
2009年11月28日 23:09

段,你是个有点可笑的人,或许你自己并不觉得.
如果我说你引述别人的博客毫无意义,那篇文章里的论点和这里的讨论并无多少交集,你怕也是意识不到吧?
人可以无知,但不要拿无知出来晒.如果一个文化人口出污秽是合情合理的话,一个官员贪污受贿也没什么值得指责的,一个毒品贩子贩卖毒品也不算危害社会,就本质而言,都是恶的一部分.
不要牵扯任何所谓更脏的,所谓教师教育无方,这是两码事.一个人贫乏到只剩下脏话表达思想的时候,任何曾经的牛人,都是可鄙的面孔.
喜欢博主的人不少,冲着他牛博的地位和有尺寸的”冷静”,但如果因为喜欢而觉得连他说的脏话都顿时可爱起来的话,这和当年”文化大革命”时候盲目的不加辩识的政治热情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说脏话的人,并不是冲着什么正义的目的去的,而只是图一己口舌之快,仅凭这一点,其不顾影响的自私就是狭隘一种.

三个表带
三个表带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29日 12:27

同意木木老师的观点。难道还有谁狂妄到觉得自己能股东三寸不烂之舌来证明在社会主义的课堂上和公共场所讲脏话是正确的吗?套用他们的话说:太傻逼了吧。人家王先生自己都根本没跟老师争,态度也很诚恳!王先生的意思只是想对老师说:假如有强奸犯当着您的面掏出他那罪恶的工具准备对您实施非礼时,而老师您却只是狂喊“包皮垢,有包皮垢啊”!这是不是有点没关注到地方啊?怎么讲?—“矫情”?别只为了快感而战斗!《有比脏话更脏的东西》。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三个表带
2009年11月29日 18:26

别以支持的名义做狡辩的说辞。如果有强奸犯行恶时教人怎么对付是一回事,但作为所谓文化人厚着脸皮去做强奸犯是另外一回事。首先,下流的话不应该说,私人领域还好说,只要亲近的人不觉得反胃就成。但访问量如此之高的公共环境,出口成脏就是对他人的不尊重。支持说脏话的人愿意不愿意被污染是一回事,说脏话的人该不该在这里说是另一回事。被强奸的人懂不懂的保护自己是一回事,你可不可以去强奸别人是另一回事。不懂吗?

三个表带
三个表带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29日 12:31

支持

段桥
段桥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29日 13:09

咱只是晒晒当今所谓灵魂工程师的素质。

脏话, 无知人是图一时之快, 有知人是被逼急了不说不行; 堵人嘴的口齿伶俐,道貌岸然, 其实满肚子坏水一辈子都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然有些还到不了那个段位糊里糊涂被利用着罢了。

可悲至极不过如此尔。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段桥
2009年11月29日 18:36

若真有人能把那一肚子坏水在肚子里装一辈子,能把那道貌岸然的样子往别人面前装一辈子,那人比你好!起码,他的一辈子没有污染到别人。你以不被人利用的所谓清醒以为自己是个明白人,却连最起码的辨识力都没有,还真以为自己修炼到了某个段位。你不在原始丛林中,便被公共环境影响着也影响着环境,你不希望别人朝脸上吐一肚子坏水出来,就把自己那一肚子坏水在肚子里稳稳地装着。这个世界,不是容纳你肚子里坏水的地方,那些坏水,只应该坏在你的肚子里。

泥巴
泥巴
Guest
2009年11月29日 15:20

段,如果一个人在跟别人辩论的时候都把握不住话题,那他就没有资格跟别人辩论。我看你应该退出这里的辩论了。

jeep5042
jeep5042
Guest
Reply to  泥巴
2009年11月30日 05:57

你也可以退出了。

段桥
段桥
Guest
2009年11月29日 19:25

是么? 您把握得好好哦!我好崇拜你哦!

都不知道你到底把通篇文章看完读懂了没有, 咱也就提醒提醒木木老师有空多备备课, 抓抓升学率, 引导引导学生识别真善美别老往成人圈子里边混。 脏话再脏污染了公共媒体也好碍着您天真无邪的双眼也罢,骂是骂该骂人的娘操也是该操人的大爷, 至少没有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毒害孩子灵魂来得丑陋。 有比脏话更脏的。

然后我再给您磕个响头别跟我提辩论两个字了。 感觉就跟家养的小狗硬要上桌跟你一起共进晚餐一样。

最后引用三个表代的一句话羞辱羞辱你, “你连逼都不是”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段桥
2009年11月30日 02:46

木木不需要你提醒该如何备课。主要是你没有这个资格。
木木授课,从不以抓升学率为目的。木木并不阻止孩子们睁大眼睛看成人的世界,至于成人在被孩子们看的时候经不经得住看,就看各人的品行了。关于真善美,孩子们读书处世,如果环境良好,不必强调亦能学得会,比如面对一朵花的盛开,不必告诉他们是美丽的他们自己看得到。有比脏话更脏的你就可以说脏话,有比小偷更坏的你就可以做小偷,有比狗咬人更恨的你就愿意做条狗,这样的不知反省的比较思维,不是愚蠢两个字可以概括的。
看得出你的奴性人格,动不动就跪下磕头了,但你即使把头磕了,你估计也没有资格和人在同一个桌子上共进晚餐。
最后,本来就不是,何来羞辱一说!

怪怪
怪怪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04:06

你糊涂粥喝高了吧?

因为你我都怀疑身处贵国,一般意义上讲教师还值不值得尊重了!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怪怪
2009年11月30日 11:40

请问,你怀疑的理由是什么?请告诉我不值得在什么地方?谢谢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怪怪
2009年11月30日 11:44

请问,你为什么有了这样的怀疑?

怪怪
怪怪
Guest
Reply to  怪怪
2009年11月30日 12:39

陈琳自杀人家的隐私,关闲杂人等什么事儿,扯什么知情权呀,
挨骂都是活该。问题没出在三表这儿。
————
“这里请允许我说明一下,你不能因为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而去限制成年人的言论自由。但是贵国的思维方式一向是这样,以保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的名义,剥夺了成年人的乐趣。这位老师的出发点是善良的,但同时也是可悲的。至少,你做为她的老师,你是有责任告诉她成年人的世界是怎么回事,有责任告诉她如何分辨她该理解的话语。或者,就告诉她,哪些是脏话,哪些不是,脏话表达的目的是什么,什么场合可以说,什么场合不可以说,什么年纪可以说什么样的脏话,做老师和家长的都应该告诉孩子,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应该明白这些——这叫知情权,我也刚跟一个傻逼那里学来的。至于一个人学会了说脏话就会变得怎么样,我看大可不必担心,脏话是全人类必修的语言之一,任何人都无法回避。你不说脏话,不代表这世界干净了。
—————-
你要是看不懂,可以多念几遍,若还看不懂就先眯着。
当老师的也别总觉得什么都是自己对,心理定势太强了,
把别人都当成自己的学生了,谁人你都要训导几句,
太恐怖了,也太烦人了。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怪怪
2009年11月30日 21:11

呵呵,对于一个鹦鹉而言,恐怖是经常发生的事。
以为你会提出什么让木木反思的地方,高估你了!木木的导师说,当人对你有怀疑的时候,认真听他说,但前提是那是人。
木木自己就是学生,不过是又担负教孩子们一些方程计算,没把别人都当学生,自觉没那个资格。
“你不说脏话,不代表这世界干净了。”也许是这样的。但你说脏话,世界却一定会更脏一些。因为你世界更脏了一些,你是不是很骄傲?
那个要知情权的人的狭私的窥探欲和说脏话的人的狂妄的发泄欲是一样恶劣的东西,谁更脏一些,这样的比较,本身很浅薄!
当然有比这些浅薄更浅薄的,如你便是。挨骂的人的确活该,那份对逝者不尊重的恶劣品行简直可归入禽类,但写一篇你不确定什么人看什么人不看的文字的时候,不应该说脏话。也许被骂的对象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被骂了,骂人的话、人的粗俗却不知道被多少人学了去,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且不说孩子,即便是所谓成年人,有独立人格的又有几个!骂人的人骂完就痛快了,可世界却因此而脏了些许,是很缺德的。

怪怪
怪怪
Guest
Reply to  怪怪
2009年12月1日 02:09

你个糊涂型永动机,我哪有功夫修理你呀,
自己维护去吧~~~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怪怪
2009年12月1日 12:34

鹦鹉先生,你除了学舌,居然真没一句端得出的人话来。呵呵

段桥
段桥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07:22

估计血压高了。 算了, 不跟你轮斤拨两了, 咱还是那句观点; 脏话是要继续的,“骂该骂人的娘, 操该操人他大爷”。对于丑恶的思想, 丑恶的贵国源头, 就要用丑恶的文字去应对, 不然不得已惊他一身冷汗, 令他如坐针毡。 您不是咱打击对象, 东西玩开了不免会伤及无辜, 您和您的小同学们多担待着了。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段桥
2009年11月30日 11:42

愚蠢!

段桥
段桥
Guest
Reply to  木木
2009年11月30日 22:25

穷教书的,
爷忙着挣钱没空搭理你,
给个台阶你还不肯下了。
等爷忙好了收拾你,你, 你~…。

jeep5042
jeep5042
Guest
Reply to  段桥
2009年12月1日 10:09

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也急了?连穷教书的出来了?不像话啊!

木木
木木
Guest
Reply to  段桥
2009年12月1日 12:28

愚蠢的东西,呵呵,木木虽然是教教书,却不会比你穷。只有真正穷的人,才整天想着挣钱,把灵魂丢一边儿去了……

泥巴
泥巴
Guest
2009年11月30日 09:05

段,我不是,我不觉得羞辱,倒觉得光荣。你是不是呢?看来你是以是为荣的。本来,看了你的漫骂,确实有点气愤,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呢;后来想,大凡到了人身攻击的地步,应该是黔驴技穷了,有点相当于狗急跳墙,又有点像是自寻短见。算了,这样的“人”,就不去一般见识吧,再也不搭理就是了。

段桥
段桥
Guest
Reply to  泥巴
2009年11月30日 22:27

什么里格东西~!

花呀
花呀
Guest
2009年11月30日 18:17

第一次留言哦,三表哥好像厚道了很多。

trackback
2010年1月8日 02:09

[…] 鉴于身边有大量的朋友对讨论问题时说脏话报以支持的态度,并且我今天看了一篇让自己费外恶心的文章(http://www.wangxiaofeng.net/?p=4242),我觉得仅仅从态度上表明我对于说脏话的态度已经不够,写篇文章作为两种对立观点(起码是我这一边的观点)的阐释,大概能让我感到略微舒服一点。 […]

303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